论魔术师在巨人世界的可兼容性

作者:沐玉竹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chapter.05

      干净整洁的房间里,黑发少女闭着眼坐在床上。良久,一双透亮的碧色眼睛缓缓睁开,散发细碎的光芒。少女裸露在外的皮肤隐隐闪过蓝绿的亮色,看起来似乎是什么繁密的刻纹。
      
      “唉,虽然还是有些损伤,不过至少终于能使用魔术了,虽然只有一瞬。”
      
      自从上次学习立体机动装置发生了一些意外后,利威尔三人便让她待在家里,尽量少出门。于是凛便趁着没人在家的时候悄悄的练习魔术。
      
      “哎呀,他们应该快回来了吧。”凛估计了一下时间,正想起身,却忽然间停住了。
      
      等等,因为没有材料,她用了消毒水和清洁剂在地上画魔法阵……
      
      急忙翻找起来,不出意料只剩空瓶子。
      
      空气中仿佛蹦出四个大字:吾命休矣!
      
      ↑话说清洁剂这种东西真的能拿来画魔法阵吗→_→
      
      对此某四战选手表示,只要胆子大什么都能拿来用。
      
      想象了下利威尔发现在回家想要打扫一番,结果发现清洁剂全被她浪费后的惨状,凛最终决定出门悄悄把用掉的清洁剂补全。
      
      说起来由于某次意外,导致她在利威尔等人眼里几乎就是一个玻璃人,每次出去身边总会有个人跟着,这还是她第一次在没有人陪同下出去呢。
      
      *
      正如利威尔所说,地下街是一个残酷的地方,生活在这个地方的人为了生计什么都会做——就好比凛第一天所遇到的人贩子。
      
      说实话,在这里,凛的东洋面孔就像行走的钱袋子一样引人注目,仿佛在说,嘿,快来抢我吧,抢完你就发达了。
      
      虽然一路上总有人找凛的麻烦,但是看到凛脸上显而易见的笑容后,就能明白很明显她是乐在其中的。毕竟你不能阻止一个已经一个多月没有活动的人“锻炼身体”,那可真是太残忍了。
      
      在解决了几波被吸引来的,或调戏或求财或找事的人后,心满意足的凛正要打道回府,忽然间拍了一下自己的头,“等等,我不是应该问问他们要去哪买清洁剂吗?”
      
      难道说穿越时空之后,不仅身体变小了,脑子也跟着缩水了吗?
      
      凛无奈的摇了摇头,算了,反正他们也不可能这么早回来,还是随便溜溜吧,总能找到地方的。
      
      伴随着四周阴暗处投来的不怀好意的目光,凛来到一条宽阔的街道上。这里有着不同于地下街其他地方的高大建筑,隐约还能从街道旁的屋子中传来叫好声或叫骂声。
      
      这是赌场?联想到在过去世界里,为了练习宝石魔术而变得十分拮据的艰苦生活,凛毅然决然的走了进去。
      
      有哪家的家主能混的比她还惨啊!对不起了爸爸,我给远坂家丢脸了。
      
      *
      刚一进门,凛就被里面的味道给熏得够呛。屋内充斥着中烟味,汗味,以及长期不打理卫生的臭味,在昏暗的室内里灯光影影绰绰的,一看就是一个混乱之地。
      
      身为名门之后的凛本能地想离开,但是一想到今后购买宝石所需的高额费用,还是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自凛一进入赌场,就已经有人关注到她了,“哟,这不是利威尔家的那个东洋人吗!不在家好好呆着,怎么有心情来这种地方,还是说……”说着,一脸狞笑着伸出手,“你想来这里解解闷?”
      
      凛皱了皱眉,在那个人的手碰到她之前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另一只手成肘猛击对面人腹部,在对方由于剧痛难以动弹时,勾住其手臂,将人掀翻在地。
      
      一脚踩在男人身上的凛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你说什么,这里有些吵,能再说一遍吗?”
      
      少女眸光内敛,看不出情绪。漂亮的脸上带着贵族般优雅的笑容,不看动作完全是名媛淑女的样子。但一想到刚才,面前的“优雅大小姐”是怎样把一个平时恶名昭彰的小混混虐得毫无反抗之力,人们只觉得不寒而栗,再不敢因为她秀美的外貌而小瞧她。
      
      原本周围看热闹的人纷纷散去,唯恐这个煞星看自己不顺眼,步前一位作死人士的后尘。
      
      果然,能被利威尔收留的人,岂止是脸蛋漂亮那么简单。
      
      凛收回了脚,像一个高傲的女王般环视一周,“那么现在应该没有人再来找我麻烦了吧。”
      
      随着凛的前进,周围人自发地给她让出了一条路,生怕惹到了她。由于地下街一贯以来的混乱形势,人们早已养成欺软怕硬的性格,在面对难以抵抗的人时,往往会选择退让,就像他们曾经面对利威尔以及现在的凛的时候。
      
      凛一路畅通地来到了赌桌旁,在前进的过程中顺便观察了一下人们的赌局。虽然世界不同,但是赌博的方式却意外的相似呢。想到过去为了赚钱买宝石所创造出的专用于赌博的魔术,凛瞬间对自己充满了信心。
      
      虽然只有一瞬,但是足够了。
      
      在凛停下脚步的赌桌上进行的项目是骰宝,也就是最简单比大小。
      
      围在赌桌旁的人都神情激动,紧张的注视着最中央的骰盅,随着庄家的铃声响起,周围人开始下注。
      
      “我压大!”
      
      “小!小!小!”
      
      “这可是我最后的钱了,保佑我一定要赢!”
      
      凛微微一笑,从衣服里掏出一块闪着耀眼光芒的红宝石,“我压围骰,三个一。”
      
      四周一片静寂,就连庄家也是一愣:“你确定?如果你输了可就要赔150块宝石了哦!”
      
      “当然,我从不做后悔的事。”
      
      庄家闻言心中大喜,这是哪来的傻姑娘这么急着来给我们送钱来了。他脚下一动,轻轻踩下地上的某个开关,既然你想给我们送钱,那我们也不客气了!
      
      凛低下头,嘴唇微张,在感觉到细微的魔力流失后,抬起头看着得意的庄家,可别高兴的太早了呀。
      
      围观的人这时早已忘记了之前凛在门口的惊人之举,开始窃窃私语起来。这里是地下街唯一的赌场,几乎聚集了所有想要靠赌博赚钱的人,也算是有些见识。但尽管如此,他们也从未见过金额如此大的赌局,而且对象还是一个乳臭未干的东洋女孩。
      
      地下街是什么地方?这里就相当于贫民窟!在听说这里有大事件后,早就忘记自己在干什么,都激动的在凑到一旁看戏。
      
      一旁的赌局依旧在进行,随着站在一旁的荷官缓缓将盅盖揭开,庄家脸上浮现出激动的神情,忽然间似乎是看到了什么令人难以置信的东西。怎么会!明明……明明不是这个啊……
      
      “哇哦,真不好意思,没想到是我赢了呢,”凛故作惊讶道,“既然如此,按照规定我这150块宝石要由庄家支付哦。那么,快拿出来吧。”说着就指着自己原本放下的那块红宝石示意庄家。
      
      “不可能,你绝对是出千了,那些筹码我们是不会给你的!”
      
      “喂喂喂,周围人可都看着呢,我一直站在这里,哪有机会出千呢?更何况,你怎么会在揭开盅盖后,想也不想就直接认为我在出千呢?”凛收回了手,抱胸站在原地,毫不畏惧地直视着庄家凶狠的表情。
      
      “还是说……你是提前知道了结果,才说我出千?”
      
      听到凛的话,周围便嘈杂起来,似乎是在怀疑庄家出千的可能性。毕竟只要是赌,最终盈利的就只有庄家。而这些人想来也已经在这里输了不少钱了。
      
      庄家被吓得冷汗直流,“怎,怎么会。我只是觉得这未免太巧合了吧。”
      
      “巧合?我可不这么认为。”凛状似思考,“不过既然你们不信,那就再赌一次吧。为了证明我不是出千要不直接换一种赌法,让你来挑,我如果赢了总不能再说我是作弊了吧?”
      
      “□□怎么样?这和骰宝可是完全不同的项目。”庄家渐渐冷静下来,开始思考怎样才能将局势朝对自己最有利的方向引导。
      
      凛的脸上依旧挂着优雅的笑容,“就这个吧。”
      
      由于刚才的意外,越来越多的人围了上来,想凑个热闹。听到要赌□□,立马挤了上去,想要抢先占据一个好位置。
      
      “等等,别挤啊!”
      
      “谁特么把老子推出去了!”
      
      ……
      
      “既然观众都已经准备好了,你站在还在这里做什么呢?还是说,你怕了吗?”凛挑眉道。
      
      “怎么会。”庄家说得咬牙切齿。可恶,那个东洋人!区区玩物,也敢这么嚣张!
      
      *
      “那么,请下注。”
      
      凛撤下了她优雅的礼仪,笑的张扬又顽劣,手中把玩着一块耀眼的蓝宝石,“要玩就玩大的,我压0,赌注是这个。”
      
      又一块珍贵的宝石出现引得全场惊呼。
      
      “是吗,希望你还有上次的好运气。”庄家深吸一口气,这次一定要赢!
      
      凛笑得意味不明:“那是自然,幸运女神对我可是相当好的。”
      
      听到二人的对话,周围人又是一阵惊讶,□□是由38个数字组成,其中只有一个0,它的难度可想而知。
      
      新来的荷官一看就是老手,他熟练的在转动的□□边打珠。
      
      0、00、0……
      
      珠子的速度渐渐慢了下来,眼看就要停下来。庄家对荷官使了个眼色,对方内心了然,不动声色地按下了桌子下的一个小按钮。
      
      注意到荷官的行为,庄家终于露出了满意的笑容,随即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迅速崩起了脸。
      
      他们自以为做的隐蔽,实际上一直被凛看在眼里。通过微调打珠角度,并在其他数字下增加重力和磁力吸引吗?看来那桌子下面有东西呢。不过,这么低级的手段也想赢我?
      
      唉,还以为会有什么新式手法呢,结果不管是在哪里手法都差不多,真没劲。
      
      凛垂下眼,手不动声色地抬起后又悄然放下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看着□□。
      
      因为在场的魔术师只有凛一个,所以没人看到随着无声的咒语,一抹细微的蓝光从少女另一只垂下的手中闪出,迅速钻入眼前的□□。
      
      珠子转动速度逐渐慢下来,对面人几乎都控制不住脸上得逞的奸笑,但这笑在看到珠子稳稳停在0时变成了不敢置信和狰狞。
      
      “啊呀,真是巧呢,不好意思又是我赢了。我想,这可以证明我之前没有出千了吧。那么,这些我就不客气地收下喽,”凛才不管他的表情有多可怕,美滋滋的把桌上的各种宝石金币拢到自己面前,“以及别忘了我上局赢到的筹码,请在明晚前送到利威尔家里,如果没有按时送到的话,我认为你不会想知道后果的。祝好运啊,各位!”
      
      见好就收,凛已经准备回去了。一激动耽误了不少时间,她可没忘清洁剂还没买呢。
      
      “等等!”忽然一个粗犷的声音传来,凛头也不回的继续向前,却被几个人挡住了她的去路。
      
      一个两个人她倒不怕,但要是输钱的人也一拥而上就难办了,毕竟寡不敌众。而且自己的身体还没完全恢复,再加上现在可是标准的十三四岁少女的体力,怎么看都不可能安全通过。
      
      凛停住脚步,回头一看,刚刚说话的人众星拱月般的站在那里,周围赌徒都鸦雀无声脸上充满了畏惧的神色。
      
      至于庄家,他已经控制不住笑了出来,明眼人都能看出他们是一伙的。
      
      思索了一番,凛认出了他,他是地下街仅次于利威尔的混混头子。不同于利威尔是以极强的个人实力称王,这个人手下很多,甚至和王都贵族有联系,进行着暗中交易,因此才能在地下街有这种势力。
      
      凛记得利威尔总是嫌弃他身型臃肿,脸上的疤痕狰狞又丑陋,甚至还有一些恶心的癖好,最重要的是身上永远脏的不行……
      
      或许在利威尔眼里,地下街的所有人都是脏的不行吧。
      
      “呦,小美人,看你玩了半天,是想要钱吧!跟我来一把,赢了我给你钱,就算是宝石这种稀罕货都可以,还能放你安全的离开这里。输了就跟我走,当然这宝石金币还是你的。怎么样,划算吧!”
      
      虽然他这样说着,但是凛也不会忽视周围蠢蠢欲动的人,这样看来就算是赢了,对方也不会轻易放过她的吧!
      
      更何况这个家伙竟然对她这具十三四岁的身体起了欲念,果然是个变态吧。
      
      不对,现在不是骂他的时候吧,凛表情僵硬了一瞬,重点是怎么离开这里好嘛!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对不起大噶!!!我错了!!!
    下午还会有更新!!!
    会把之前欠的字数补回来的
    目前进度(4300/12000)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