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透误我

作者:不知懿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桃源

      阿虎被容晏和容煊先讲道理后威胁恐吓了一番,最终被他的同乡镇压,只得蔫头耷脑地跟在了他们四人之后。
      
      这条黑暗的通道曲折而漫长,仿佛看不到尽头。乌夜啼走在最前面,容家兄弟俩紧随其后,之后便是那一串扶湘幸存的少年少女们,姜沅芷断后防备。
      
      这片地方,想来确实已经废弃很多年了。空气中都带了点密闭多年的腐朽气息,也分辨不清到底算什么味道。
      
      其实对于如今的他们来说,废弃荒凉到底倒算是好事。毕竟如今个个状态都是这样,实在经不起下一场战斗了。
      
      耗费的灵力且不说,姜沅芷因为动用图腾契约,这会儿完全是没有灵力的普通人状态,休整这半天也没能恢复一点,经脉甚至能觉出火辣辣的疼,也不知要多久才能回到正常状态。
      
      容煊的傀儡能量也差不多见底了,上一次拿出来的小型机甲彻底报废,不返修不能再次使用;这次用的巨人也已经濒临毁坏,基本只能在他的空间钮里当废铁。
      
      当然容煊在整理大侄子遗物时也发现了上百架安慕尧随身带来的机甲,毕竟对于安慕尧这种专业战斗人员来说,什么样的战斗环境都有可能遇上,不带几十架不同类型和作用的机甲就浑身不舒坦。而且估摸着那些是安慕尧和他的两个一起沦落到这个地方的小伙伴加起来的存货了,堪称容煊当时最大的收获。
      
      但是每个人的身体数据和条件都不一样,尤其是这种专门定制的高级品,并不是别人随便拿去随便就能用的。直接用就好像是把人塞进不合身的衣服里,损耗大并且人也不舒坦。何况机甲这东西是要耗能源的,而他上辈子被普遍使用的那种能源至今没能找到完美替代品。而要使用不那么完美的替代品,那必然是要重新改装过的,不能直接用。
      
      换句话说,材料不齐,没有时间,没改装过,如今的容煊差不多是空守宝山而无法变现。
      
      再遇见敌人,他只能挥刀上去和人肉搏了。
      
      而容煊这个人的肉搏能力,对付一般人也就算了,姜沅芷能压着他打到他怀疑人生。
      
      这还是因为姜沅芷擅长的是远程攻击而非近战,这要是换成近战专精的顾汐澜……或者说周颂和裴秋辞,一只手都能打他两个。
      
      如果说容煊好歹还有宝山,容晏就是真的山穷水尽了。
      
      这次废弃祭坛一战他本人都是勉勉强强才赶上,根本没来得及收回哪怕一具傀儡。不过反正也没大差别,传送阵一战他差不多炸掉了他库存的一半,废弃祭坛一战更是底牌尽出。最后为了脱身完全不计损失,就算他来得及回收,估计也回收不了多少。
      
      这么一算,四人中竟然只有乌夜啼情况最好,但她毕竟也面临了灵力枯竭的惨痛现状,何况四方谷这地方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就指望着多少了解一点内情的乌夜啼带路。
      
      此时就只能盼着这地方废弃得彻底一点,哪怕收拾起来麻烦,也好过在这种所有人浑身挂满debuff的情况下和人动手。
      
      .
      
      也不知走出多远,眼前忽然一亮,不过一步之差,黑暗的通道便到了亮堂堂的空地。
      
      所有人都惊呆了。
      
      扶湘幸存的少年少女们甚至有人倒吸一口冷气。
      
      传说中在三千年前被屠戮灭族、被血洗废弃的四方谷,此刻依然欣欣向荣生机勃勃。
      
      远眺能望见绿水青山,有瀑布有山泉,溪水潺潺自眼前流过,汇入远处一汪碧蓝湖泊。
      
      郁郁葱葱的草木苍翠欲滴,争奇斗艳的花朵姹紫嫣红。很多花姜沅芷几乎都认不出来,不知到底是什么品种。
      
      草木之间,有屋舍俨然。是西寂岭的建筑风格,不高大,也不太过精致,而偏向清新秀美。
      
      房屋像是与自然融为一体,透过敞开的窗能见到室内窗明几净,屋檐笼下一线清凉,窗外便是绿树成荫。
      
      树上鸟雀啾鸣,湖边甚至还有鹿在悠闲喝水,见了他们这些生人也不惊,甚至还有几只麻雀凑过来啄了啄他们的头发。
      
      而满身狼狈与血气的他们,像是这片地方最不和谐的突兀存在,几乎与周围环境格格不入。
      
      姜沅芷看向那莫名眼熟的湖泊——她曾在重伤时梦境中见到蓝芊,就在这片湖泊之侧——三千年过去了,这湖泊也像没有什么变化,依然是深深浅浅的蓝色。青渡族人三三两两趴在岸边,甩着长长的鱼尾,好奇地打量着他们这些不速之客。
      
      天边有红色流光划过,一抹赤色由远及近,到了近处才看得出那是一只模样几乎能说是华美的金红色大鸟。瑰丽的红色眼睛剔透得像是最名贵的红宝石,羽毛根部是烈烈的红色,往上色彩渐变,到了顶端便成了灿烂的金色,长长的尾羽微微张开,像一道火焰。
      
      ——或者倒不如说,整只鸟就像一团燃烧的火焰,灿烂而鲜活。
      
      金红色大鸟落在了他们面前的地上。灿金色光芒中双翅一敛,再展开时站在他们面前的已经是一个年轻的红衣女子,巨大的金红色双翼在她背后微微扇动,左半边脸上赤色图腾蔓延,与她那堪称明艳的眉眼相得益彰。
      
      与刚刚那红宝石般的眼睛相比,此刻她的眼睛还是更接近于黑色,细看才能发现眼瞳微微偏向暗红,却并不明显。
      
      她歪了歪头:“你们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
      
      她开口时声音婉转,像是玉石之声。
      
      容晏上前一步,含笑行礼:“我们是来自远方的旅人,被人追杀到西寂岭,慌不择路之下才误入贵地,未与主人打招呼便闯进来,是我们失礼了。”
      
      红衣女子却惊奇地打量着他们:“长老们早就在外面布下了结界,没有我族血统的人根本就进不来,你们是怎么进来这里的?”
      
      容晏不慌不忙,把乌夜啼推了出来:“我并不是很清楚,其实是我这位同伴发现了入口,领我们进来的。”
      
      乌夜啼神情似乎扭曲了一下,却很快地调整好了情绪,礼貌中带着一丝茫然地回答:“我不知道什么血统,但是外面的阵法很像是我小时候在家中藏书中看见的一种。当时我们走投无路,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打扰到贵地的安宁,确实是我们不是。”
      
      毫无演技的姜沅芷只能静静地看着两个戏精飙戏。
      
      但是……四方谷为什么还会有活“人”?
      
      蓝辰的笔记、蓝芊亲口所述、白蘅再次佐证,都言辞确凿地说明了一件事,三千年前妖族大劫,四方谷被天谕带人袭击,图腾四族灭族,逃出去的幸存者寥寥无几;其他妖族也受到波及,不得不迁往北地。
      
      四方谷被废弃成为死地,逐渐被世人遗忘。
      
      可是此刻他们眼前的四方谷,分明还是世外桃源模样。风景秀美鸟语花香,植物欣欣向荣,动物怡然自得,妖族安居乐业。仿佛什么大劫什么灭族什么出逃什么废弃,都不过是外人以讹传讹而已。
      
      .
      
      那红衣的女子自称叫做朱颖,是图腾四族中的赤芜一族族人。她判断不出装傻的乌夜啼的底细,最终决定带着他们去见长老。
      
      朱颖在前方领路,闯入者跟在后面,打量着这个奇妙的世界。
      
      树上有少年探出脸来,看着经过的陌生人。他的左脸上有银色的图腾,深灰色的眼睛看上去有些冷漠,脸上却笑吟吟的。背后拖着好几条毛茸茸的、蓬松柔软的雪白的大尾巴,尾巴尖泛着一点金色。姜沅芷不用数也知道,那是九条狐狸尾巴。九条尾巴团在一起都有一大团,此刻各自舒展着摇摇摆摆,使得这少年的占地面积大了两倍有余。
      
      树后转出一个年幼的孩子,眼睛极黑极深,黑色图腾覆面,有几分森然意味。然而他此刻的表情却要哭不哭的,委屈得很,于是便半点威慑力都没有了。而他完全从树干的遮挡后走出来时,旁人才发现他衣袍底下是一条细长蛇尾,黑色蛇尾上鳞片剔透,还带着点半透明的质感,漂亮得像是什么玉石一般。蛇尾拍打在地上,像是在闹脾气。
      
      姜沅芷对于这么一个大家都把自己的妖族特征和图腾大大方方亮出来的氛围感觉到了一种震惊。
      
      不要说是妖族几乎销声匿迹的星海纪了,即使是妖族已经回归的万年之后,大部分妖族也不会随随便便就把自己的耳朵尾巴露出来,去学校里转一圈都分不出来到底哪个是妖族哪个是人族。
      
      倒也不是有什么严格的规定说妖族必须保持完全人形,但毕竟与人族相比,妖族算是小众,可能是为了合群之类的问题,大多数妖会自觉性和人族保持一致。
      
      这种放眼望去全是毛茸茸和鳞片、不是翅膀就是尾巴的场景,对她来说也是一个奇景了。
      
      四方谷里的生灵似乎互相之间都认识,他们一路走过来,一路都有妖和朱颖打招呼,朱颖也好脾气地一一回复,气氛热闹而融洽。
      
      不过想来也不奇怪,四方谷也就那么大。他们从小便一起生活在这里,十几几十年下来,自然能把所有人都认全。
      
      眼看着就要穿过森林,忽然听见“哎呀”一声。
      
      一只被尾巴裹成一个球的白团子从树梢落了下来。
      
      一声清脆的啼鸣后,旁边树上的一只金红色大鸟俯冲下来,在半空中叼住了一条尾巴,停在了空中。
      
      白团子被叼着尾巴倒挂在空中,这才露出一张之前被尾巴挡住的、粉雕玉琢的脸,因为姿势问题脸涨得通红,显得面上银白色的图腾更加明显了。
      
      朱颖咳嗽了一声:“水红,下来。”
      
      那鸟便也乖乖落了下来,停在了朱颖的肩膀上。叫水红的鸟比朱颖的妖形小了好几号,已经不仅仅是一般幼崽和成年体的差距了,倒像是两个完全不同的物种。但是她们确实又非常相像,简直像是等比例缩小后一样。
      
      姜沅芷思考起来,自己对于鸟类是不是有点脸盲以至于看谁都一个样?
      
      水红四下打量了一下,把叼着的白团子往离朱颖站得最近的姜沅芷怀中一塞,愉快地鸣叫了一声,拍拍翅膀整理起自己的羽毛来。
      
      姜沅芷一低头,对上两双深灰色的眼睛。
      
      如果不看图腾和尾巴,那白团子就是个看上去格外漂亮的三四岁小姑娘,然而小姑娘怀里还抱着另一只小号的白团子。一只白色的小狐狸蜷在小姑娘怀里,九条尾巴几乎团成了一个球,一妖一狐正用即为相似的目光看着她。
      
      姜沅芷没忍住……揉了一把毛茸茸的尾巴球。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