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透误我

作者:不知懿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祭坛

      “扶湘没了,大家都不在了,只剩下我们……”后半句话几乎卡在喉咙里,那少年仿佛是挣扎了半晌才说出口,“……都回不去了。”
      
      扶湘啊。
      
      那片隐于群山之中的、远离人世的世外桃源。
      
      姜沅芷没有再仔细问下去,九歌容家前车之鉴犹在眼前,扶湘会遭遇什么几乎是显而易见的事情。
      
      容煊也沉默了下来,没有说什么。
      
      这十余个少年少女一路逃亡,个个狼狈不堪,又累又饿。此刻见了熟人一松懈,几乎都崩溃了。
      
      “阿芷姐姐……”看上去年岁最小的女孩看着她,抽泣着问,“为什么山神不保护我们了呀?为什么他不保护扶湘了呀?”
      
      这孩子看上去还不到十岁,姜沅芷和容煊当年在扶湘时甚至亲眼看到过她刚出生的模样。
      
      于是她不知该如何回答。
      
      本就没有什么山神,千百年前是隐居在扶湘的蓝辰和蓝芊保护了这片土地,五年前是她与容煊直面了荒原之人,最后是蓝辰与泉鳞同归于尽。再后来她离开扶湘,未曾担忧过这片土地。因为那里就该是红尘之外的清静之地,村人们世代居住于此,偶有外人闯入,或留下来成为这片土地的一部分,或终有一日离开,不将尘世喧嚣带来。
      
      本该是这样的。
      
      “麻烦大了……”乌夜啼轻声说。
      
      姜沅芷瞬间反应过来她在说什么。
      
      与万古几人的决战近在眼前,如今还要加上这些根本未曾修炼过的孩子。
      
      这些扶湘的幸存者,年纪最大的不过十五岁,最小的也就六七岁,还被哥哥姐姐抱在怀里,别说战斗力,他们连自保之力都没有。
      
      想要在实力不在他们之下的万古之人手中全须全尾地保下这些孩子,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但他们也不可能狠心地放任这些孩子们去死,那这些人必然成为他们的弱点与软肋。
      
      本就不高的胜率,再一次被拉低了。
      
      往更深层次想,以万古之人的能力,怎么就放任这些几乎可以说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孩子逃掉了?不仅让人逃了出来,还就这么巧地在废弃祭坛之前遇见了他们。
      
      姜沅芷的心沉下去。
      
      若说这不是有意的,怕是没有人会相信。
      
      然而如今没有别的道路可走,这些孩子既然被驱赶至此处,那么凶手显然做好了相应准备。
      
      姜沅芷与容煊顾不得和他们叙旧,只能草草把现状解释了一遍。这些孩子像是在这场大灾中忽然成长了一般,虽然依旧疲累,却都渐渐冷静下来。
      
      容晏又叹了口气——这段时间他叹的气可能比之前几年加起来都要多——或许是出于天性,又或者是多少有几分同病相怜,他走到幸存者面前,温声安慰了他们几句,之后便一人分了一具傀儡偶给他们。
      
      “躲在木偶后面,拉着它们的手跟紧它们,知道吗?”他说,语气并不重,却自有令人信服的能力,“别怕,相信我,一切都会过去的。”
      
      乌夜啼没多说什么,只是无声地在每个人肩膀上拍了拍。姜沅芷却敏锐地注意到,有黑色雾气自她指尖飘出,逐渐散开,最后只余浅浅一抹淡色,围绕在那些人身边。
      
      扶湘的幸存者被容晏指挥着的傀儡偶们带到了一边,跟在几人身后,向那处祭坛走去。
      
      .
      
      姜沅芷仰头望去,这立于山林中的古老祭坛算不上精致,好像是用巨大而粗粝的石头垒就。带着古朴与野性之美,仿佛听得到先人的声音回荡。
      
      那些遥远岁月中的人们,还未曾培养出后来的精细。他们生于自然长于自然,与天地相争,与万物同存。他们仰头时看到苍穹上的日月与星辰,低头时看见大地上的山水与野兽。划过天幕的闪电是自然的怒火,而降下的雨水是世界的馈赠。
      
      他们奔跑在大地上,建起能够遮风挡雨的建筑。那不是后来的雕梁画栋,而是石是木,是那些古老壮美之物。
      
      再后来这段被称为蛮荒的时代过去,人族走出了山林,就此远离天地自然。后来的建筑越来越精细越来越繁复,人们将木材切割处理,在其上雕刻绘图,那些亭台楼阁,再不会有这样的原始之美。
      
      于是后来的后来这古老文明就这么面目全非,无数过往在传承中遗失。大部分蛮荒时代的产物被推倒化作尘埃,而少数没被推倒的,在被时光遗忘的角落逐渐腐朽。
      
      如同秋心城上八方长知塔,如同西寂岭中这废弃的祭坛。
      
      祭坛边的草木长了千万年,没谁再去干扰它们的生长,几乎把当初的路都给挡严实了。而草木深处的废弃祭坛早已落满了尘土爬满了苍翠的青苔,偶有鸟雀在地上啄食,并未发现不同。
      
      这原用于与神明交流的场所,如今已彻底被山林同化。也幸亏这祭坛是以巨石筑造,若当初是木制,只怕早就在三千年中坍圮成一片废墟。
      
      祭坛之中有几道人影,大部分姜沅芷几人都已经熟悉。
      
      顾风清,顾丰羽,顾沂。
      
      顾辞镜,顾时雅,顾时幼。
      
      ……顾汐澜。
      
      他们的神色都挺轻松,坐在一块巨石上晃着腿的顾汐澜甚至手里还拎着一袋东西,正从里面捞出几粒来塞进自己嘴里。
      
      那东西似乎是淡黄色的,显出一种半透明的质感来,在石缝间照进来的天光之下流光溢彩。
      
      是一袋糖。
      
      还有最后一个陌生人,姜沅芷从未见过,但显然有人见过。
      
      自从接近废弃祭坛,姜沅芷就把感知领域放到了最大范围,所以即使她此时没有回头,也感觉到了扶湘幸存的少年少女们恐惧与怨恨的颤抖。
      
      对方的身份呼之欲出,便是扶湘之难的始作俑者。
      
      对面八人守株待兔已久,而他们五人还带了十余个几乎无法自保的普通人。
      
      何况没人能保证顾行没有在这里留下他的傀儡偶。
      
      天地寂寂,最终还是顾汐澜含笑开口。
      
      “看在之前交情的份上,不如你们来选怎么动手?”
      
      “动手之前,先让我问几个问题如何?”姜沅芷冷声道。
      
      “好嘛,”顾汐澜眨了眨眼,微卷的睫毛纤长浓密,两颊梨涡深深:“当然可以呀,毕竟长得好看的女孩子就是有特权嘛。”
      
      姜沅芷问:“你们为什么要对容家出手?又为什么要对扶湘出手?容家和扶湘,到底哪里碍着你们了?”
      
      “没有哪里碍到我们啊,”顾汐澜身边,那个陌生人接话,语气轻快,带着点理所当然的坦荡,“主要还是你们两个人的问题,其实本来他们不用倒霉的,谁让他们认识了你们呢?总之就是被你们连累的啊。”
      
      顾汐澜点头表示赞同,顺手又漫不经心地往嘴里塞了几颗糖。
      
      姜沅芷一边觉得火气上涌,一边又觉得心头冷下来。
      
      荒原里出来的人,都没有什么三观可言。而万古宗这些人,更是将荒原特色发挥得淋漓尽致。
      
      无话可说了。
      
      那便打吧。
      
      .
      
      扶湘的幸存者躲在一边,沉默地看着忽然爆发的战斗。
      
      乌夜啼与姜沅芷对上的都是自己的老对手,一边是白色与黑色雾气纠缠得难分难舍,另一边是无数冰蓝色流光中轻烟般的身影。
      
      周颂一声不吭,重剑一横,直接圈住了顾汐澜与顾风清两人。
      
      容晏身前的地上浮现无数阵法,符文流转,隐隐泛着光芒。阵法光芒大亮,一具又一具傀儡出现在阵法中心。
      
      姜沅芷余光瞥见一点傀儡偶数量,暗自心惊。
      
      容晏这怕是把自己所有的家底都掏出来了,而且根本是用着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方式在硬扛,傀儡偶几乎完全放弃了抵抗专注攻击,等到破破烂烂看上去撑不下去时就自爆,不见容晏一点心疼模样。
      
      空间属性的顾风清与时间属性的顾沂都被拉走了,剩下四人当中,两个幻术系,一个风系和一个目前能力存疑显然都不足以很快地摆脱容晏这不计后果的“人”海战术,一时被拖在了战斗之中。
      
      而趁此机会,容煊迅速地把他的“傀儡偶”也召唤出来了。
      
      也算是老熟人了。
      
      ——当年在寒云之乱中立下汗马功劳,最后因为损耗太大不得不退休的“傻大个”,在经过容煊这几年的返修改造后,终于又一次重见天日。
      
      比起当年“除了硬度一无是处”的巨人,如今完全可以称得上一句“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何况这不是三日而是五年。如今再看这巨型傀儡居然有几分轻巧,比起当年的笨重也显得灵活了几分,似乎不再符合“傻大个”这个外号而只剩下了“大个”。借着工具之利,容煊也毫不客气地从自家表哥那里分了两个对手过去。
      
      这点时间下来也算能看出来,这后来赶到的第八人是土属性的,容煊顺便把他和顾丰羽一起分走了,剩下双胞胎面对眼前千军万马。
      
      双胞胎的镜像幻术好像能分出无数分.身,但那毕竟是假的,面对真的数不清的不要命的敌人,双胞胎也就陷入了苦战。
      
      风刃虽利,土石虽沉,然而巨人表示这点力道只够挠痒痒,躲在铁疙瘩里的容煊稳坐钓鱼台,压制住了面前的两人。
      
      ——当然,这东西耗能量还是快,容煊一早就提醒过,他最多只能撑一刻钟,多了巨人就真的变成一坨没什么用的铁疙瘩了。
      
      而那边乌夜啼和顾辞镜打到一半,忽然抽身向祭坛中心而去。顾辞镜身形一晃便要追上去,却有冰蓝色箭支凌空而来,落在她面前,阻住了她的脚步。
      
      姜沅芷面上覆盖图腾,契约已成,冷色调将她神情也衬出几分凛然冰冷。此刻正一边与顾沂缠斗,一边分心阻拦顾辞镜。
      
      下一刻,数个傀儡偶就阻拦在了顾辞镜面前,手中兵器各异,配合得天衣无缝。
      
      顾辞镜几次脱身不得,只能回返,直面姜沅芷。
      
      至于周颂那边,也不知是他化悲愤为力量还是顾汐澜到底对他留着点情分,竟也撑住了一时没露败像。
      
      场中乌夜啼成功脱身,其余人个个都是一对二,甚至还隐隐占了上风。
      
      但姜沅芷也清楚,之所以有这样的效果,完全是他们底牌尽出、不考虑后续地一味强攻,短时间内不可能复制第二遍。容晏的傀儡一个接一个地报废,容煊的傀儡能量持续稳定下滑,姜沅芷自己的爆发也有时限……说到底这局面也只能维持一时半刻,等到时间过去时,若乌夜啼还没能打开入口,那便完了。
      
      又是十余具傀儡偶接连自爆,金石与阙如和空间刃的碰撞声不绝如缕,泥土凝成的巨大怪兽一爪拍在容煊的傀儡之上,姜沅芷手上弓弦震颤,几乎出现幻影,无数箭支在图腾加持下连绵不绝地射出,像一支曲。
      
      忽然听见乌夜啼的声音。
      
      “好了。”
      
      在这样繁杂的背景音下,这声音其实并不算大,听在耳中却犹如天籁之音。但场中无人敢放松,下手更狠的万古几人自不必说,容晏傀儡爆炸频率几乎翻倍,容煊的巨人抬手抓住那泥兽便狠狠往地上撞去,姜沅芷咬牙从身体各处汲取灵力支撑着图腾的力量,周颂一声爆喝,强势压下了顾汐澜与顾风清的攻击。
      
      终究是将万古的所有人都拖在了战场中。
      
      被容晏派去照顾小孩的傀儡偶趁机把扶湘的幸存者抱起,绕过战斗中心,向乌夜啼的方向冲去。
      
      万古几人虽脱不开身,却也不可能放任他们就这么离开,刹那间空间刃与风刃齐飞,又是几只小型一些的、泥土化作身体的兽从地面窜起,祭坛被彻底破坏,成了一片断壁残垣。
      
      按照容晏所给的指示,那些傀儡偶也不浪费时间回身战斗,只用身体挡住所有的攻击,一门心思向前冲去。
      
      想来这祭坛当年称得上壮丽恢弘,面积实在不小,虽然傀儡偶的速度也不算慢,但姜沅芷只恨这地方太大。
      
      好在那些傀儡偶终究还是撑过了万古之人一波爆发,将那些普通人都推进了入口。
      
      容晏长出一口气,神情放松了些,哪怕那些“保姆傀儡”因为之前挡攻击损耗太大纷纷自爆,也没能让他感到可惜心疼。
      
      被保护者已经安全了,那么剩下就轮到了在场的五人。
      
      乌夜啼还在支撑着入口,容晏动作停顿了一下,十指上缠绕的半透明丝线忽然飞舞起来,傀儡偶大军一顿,之后疯狂向万古几人涌去。
      
      “走!”他低喝一声。
      
      也不需要谦让,容煊第一个脱战,收回傀儡向入口方向而去,姜沅芷和周颂紧随其后,容晏指挥着剩下这不到三分之一的傀儡断后拦截,爆炸不间断地发生。他的眼角眉梢已经没有了笑意,只剩下冷硬神色,如山岳,如磐石,像是千年万载也不会动摇。
      
      从后来的历史看,他确实是这个时代最后的磐石与支柱。
      
      星陨之战时狼烟四起,既有恶煞凶兽趁机肆虐——按照白蘅所说,只怕那些是被禁锢在真正荒原上千万年的存在——又有荒原之人趁火打劫,顾烟和及万古之人也虎视眈眈,内部新仇旧恨人心不齐,原本声望最高的天谕教遭逢重创教主失踪……
      
      在这样的背景下,最终是容晏站了出来,整顿第五洲势力,带人围剿顾烟和,重新封印荒原,还来太平人间。
      
      姜沅芷只记得他被人称颂的好脾气与好人缘,却一时忽略了他也是自血与火中杀出来的星海纪中期、乃至整个星海纪的第一人。
      
      宣无洄与徐肃确实和【容煊】齐名,但若论功绩,依然不如他一人。
      
      似乎意识到到嘴的鸭子就要飞了,万古几人显然也不愿意就这么认输,竟生生从傀儡大军中杀出一条血路来。
      
      白色的雾气悄无声息地缠上了乌夜啼的脚踝,顾丰羽的风刃夹杂着顾风清的空间刃铺天盖地而来,入口处摇摇欲坠,乌夜啼灵力也已经消耗了不少,此刻一边与那雾气僵持一边维持着入口处更是逃避不开,咬牙厉声道:“别管他们了,快点!”
      
      数具傀儡偶忽然挡在乌夜啼身前,虽然抵挡不了多久就被空间与风刃搅碎,但毕竟争取到了一定时间。
      
      金石重重地落下来,将那无形的雾气也生生斩断。
      
      雾气一断,原本在与那雾气角力的乌夜啼身形一晃,一个踉跄摔在了地上,立刻被姜沅芷和容煊联手拖进了入口处。
      
      失去了乌夜啼的灵力维持,入口处渐渐开始消散。
      
      周颂和容晏都与目的地还有几步距离,而万古几人也赶了上来,速度最快的三人几乎在他们俩咫尺之间。
      
      姜沅芷屏息凝神,估算着距离和速度。
      
      ……来得及!
      
      她还没来得及松口气,那陌生的第八人忽然笑了一声。
      
      ——祭坛崩塌陷落,仿佛天摇地动。
      
      这种情况本奈何不了他们这些修真者,可惜此刻正是争分夺秒的时候,分秒之差都不能有。
      
      金石生生插在了一块巨石上,缓住了下落趋势,其后周颂翻身而上。
      
      容晏在一具傀儡上踩了一脚,借着反冲力落回了平地上。
      
      入口缓缓闭合。
      
      两人似乎都放弃了,干脆停在了原地。
      
      姜沅芷心急如焚,却没有别的办法。
      
      周颂忽然回身,将容晏向入口方向推去。容晏措手不及之下被他推开,容煊立刻甩出一截链子把他拉了进来。
      
      追兵已至,周颂一笑转身,重剑横于身前,是一夫当关姿态。
      
      煌煌剑光中,入口最终还是闭合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这章其实发了两份便当来着……
    反正周颂和顾汐澜就此下线了,有些事番外见吧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