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透误我

作者:不知懿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反转

      有些事情,不好往深里想。
      
      原先是没有考虑过这方面的问题,但是一提醒再去想,会觉得处处都是佐证。
      
      乌夜啼自己就曾经说过,当年裴家的老家主曾上八方长知塔为自己的两个女儿算过命,结果塔主并未说出真正的预言,只是用街头神棍的把戏糊弄了过去。足可见不管乌夜啼有没有别的心思,八方长知塔主都没有“必须说实话”这个设定。
      
      几人中,乌夜啼确实是最让人捉摸不定的一个,她们在天谕学宫几乎没有交集,后来这一路上乌夜啼也很少表现出自己的想法和喜好。至于前世……姜沅芷前世根本没听说过乌夜啼这个人,确实无法断言她是个什么样的人。
      
      虽然按照白蘅和她自己的说法也解释得通,但是从阴谋论的角度来看,也并非无法理顺。
      
      最初是乌夜啼主动找上门来,送了《素墟星泽录》,又提了八方长知塔。
      
      从朝夕城天谕学宫到秋心城八方长知塔的路线是几人一起协商的,但毕竟最短最方便的路线也就那么几条,他们可以选择的范围并不大。虽说不能保证,但是走这条路的概率足有七八成。
      
      ——另一个角度来说,如果乌夜啼和白蘅真的是一伙的,素墟的预知能力又不是作假的,那她当然知道他们会选择什么道路。
      
      是乌夜啼让他们去寻找八方长知塔主询问,而八方长知塔主的话证明了乌夜啼虽有目的却无恶意,一切都仿佛顺理成章。
      
      之后又是乌夜啼建议前往四方谷,自从他们踏上这条路,万古的人便一路跟随在他们身后,甩都甩不掉。
      
      再后来,乌夜啼靠着自称半吊子的占卜来推断会不会战斗,但谁又能保证,这到底是占卜预言,还是双方有默契?
      
      ——疑邻偷斧,不过如此。
      
      该不该相信她?该不该怀疑她?
      
      最好的结果是万古势力中有人拥有预知能力,若是没有……确实是乌夜啼最为可疑。
      
      .
      
      其实到了此刻,姜沅芷心中的天平已经开始倾斜了。
      
      最初那段时间,他们为了甩开尾巴几乎是不眠不休在赶路,而追上来的只有顾辞镜与双胞胎三人。这三人的能力已经表现得很清楚了,一个雾系,两个幻术系,没有一个是预知方面的。
      
      如果有那个能力的人远在天边,那也没办法那么迅速地把消息传递到顾辞镜三人手上。要是真的能隔着距离把一切都算对,这能力简直是bug级了。
      
      何况容煊还提出了另一点。
      
      这种bug级的预知能力即使存在,也不会与其他的战斗方面能力并存,甚至有可能会付出身体素质之类的代价,换句话说,就是战斗力并不会高。
      
      这样的一个定位,在第五洲上或许珍贵,但是在万古城内却很可能被人舍弃。
      
      朝不保夕的日子,每个人都在拼命活下去,怎么会为了知道未来而护着一个战斗力低下的人?
      
      他们也算与万古宗的不少人打过交道了,显而易见的一点是,那些万古核心高层,个人战斗力都不会低到哪里去。
      
      他们这样的团体,真的会保留这种辅助系的角色吗?
      
      而这样的怀疑,在万古几人休整完毕又追上来时,到达了顶峰。
      
      容晏那一场消耗了近半傀儡偶的爆炸果然没能给对方造成减员,实际上不过第五日,万古一行六人就又跟了上来,之后便被他们带着满山林地跑。
      
      考虑到对方多半已经知道他们打算前往四方谷,若是走直线基本上就是给对方的追杀提供方便,所以这几日一行人绕了不少路,甚至有时候完全放弃了方向而在山林中乱走。
      
      ——然而每一次万古几人都能跟上来。
      
      在经历了又一次遭遇战并脱身后,几人沉默地在一片空地上休息。
      
      这几日双方遭遇的次数越来越多,从未进山林前的三五日一次到现在的一日三五次,每个人都感觉到了心力交瘁,甚至逐渐有力不从心之感,没人还有心情说话了。
      
      而万古那六人却像是不知疲倦一般,仿佛都很习惯这种高强度的频繁战斗。
      
      又或者是,他们确实已经习惯了。
      
      到了这个时候,几乎已经证实了容晏的话。
      
      他们几人频繁改道,对方却还能紧紧跟上来,这必然是有人泄密。
      
      有人出卖了他们。
      
      也不是没有怀疑过是不是哪个人身上落下了追踪设备,但用各种手段查探过,都没有发现异状。
      
      之前的满山林乱窜,另一方面也是为了逼着那人频繁传递消息,试图发现端倪,但乌夜啼却并没有什么特殊的行动,也不知是对方手段太过隐蔽,还是从一开始便是他们误会了。
      
      姜沅芷在心中苦笑起来。
      
      即使到了现在,理智告诉她处处是疑点,她却还是下意识地相信着乌夜啼。
      
      或许这就是来自于图腾四族血脉的影响,青渡与玄楚的后裔,即使隔了千年万载,还是会有种来自血缘的亲近。
      
      但是利益这种东西,并不与血缘绝对相关。到了这个时候,牵扯了太多因果,也不能凭着她所谓的第六感来做事。
      
      姜沅芷对着容晏点了点头,同意了对方之前提出的计划。
      
      若当真是误会,那自然皆大欢喜。若是真的……若是真的,隐患总该早点除去。
      
      .
      
      然而姜沅芷没有想到,在他们三人暗自定下计划并打算实行前,周颂找了上来。
      
      当她被周颂塞了张纸条表示要单独谈谈时姜沅芷是有些懵逼的。
      
      她与周颂说认识也认识了不少时间,单方面认识的时间就更长了,但却很少有单独相处的时候。毕竟周颂几乎每时每刻都和顾汐澜保持着同步,两人就没什么分开的时候。
      
      哪怕是瞎子都该看出来周颂对顾汐澜的意思了,顾汐澜显然也没有拒绝回避的打算,偏偏这人事到临头就犯怂,两人至今都还维持在“朋友”关系上,被无辜闪瞎眼的围观群众也只能冷漠地看着他们俩之间的窗户纸越来越薄越来越薄……却始终没有捅破。
      
      第一年还有些新奇,第二年就开始着急,第三年围观都围观累了。等到这第六年,他俩还是这个状态,其他人就只剩下“呵呵”了。
      
      反正就算不说开也不妨碍秀恩爱,他们这些真正的纯种单身狗操什么心呢。
      
      但对方既然这么说了,那姜沅芷当然没必要拒绝。先不说以周颂的人品会不会对她不利,就算真打起来了她也不见得就输给周颂。
      
      .
      
      两人面对面站在树下,金色的阳光自树叶缝隙中落下,洒了一地金辉。盛夏的烈日进了这草木郁郁苍苍的山林,也变得清凉起来。
      
      画面还是有几分唯美的,姜沅芷却觉得有些尴尬。
      
      面对一个说熟当然熟说亲却不算亲的前历史名人现异性同伴,而且对方和另一个人几乎已经盖章了情侣关系,单独相处时觉得尴尬是难免的吧?
      
      不过姜沅芷很快就没有心情尴尬了。
      
      因为神色有些沉重的周颂开口就是一句:“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万古那些人一直能跟上来?这种山林里找路本就不容易,我们的行进方向别说规律了,有时候根本是连自己都不知道会走到哪里去,而且也小心着没有留下痕迹,为什么还是甩不掉他们?”
      
      姜沅芷不答,她隐约猜到周颂要说什么了。
      
      果然,周颂问完后自问自答:“是有人告诉了那些人我们的方位。”
      
      他的神色有几分恹恹的,姜沅芷本来以为是因为之前一路打过来,身上往往是旧伤未愈又添新伤,虽然都不怎么严重,但毕竟不是毫无影响。加上进了山林以来几乎就没能好好休息过,疲惫也是难免的。如今看来,却不仅仅是因为这样。
      
      某种意义上来说,周颂和顾汐澜彼此之间颇有几分相似性,却与姜沅芷等人,或者说,与这个时代有些格格不入。
      
      比起心中藏着秘密的姜沅芷和容煊,比起天生心思缜密的容晏,比起行事神秘莫测的乌夜啼,周颂和顾汐澜大多数时候都有几分没心没肺的样子,到哪都能自娱自乐随遇而安,作风也偏向随心所欲肆无忌惮。他们俩的身上没有什么谜题没有什么责任,想一出是一出。即使这一路血火,也没能在他们身上染上颜色。
      
      对于顾汐澜来说,仿佛只要有好吃的就足以让她心满意足,周颂更是连食物都不怎么在意。
      
      他们很少顾虑后果,很少犯愁,总之是今朝有酒今朝醉,明天有事明天说。
      
      在这样一个处处基调有些晦涩的时代,他们俩像是一抹亮色,纯粹而鲜活,无忧到近乎天真。
      
      也是在认识了他们本人之后,姜沅芷才隐约意识到为什么历史上的他们会选择那样的人生。
      
      说到底,周颂也好顾汐澜也罢,倒有些像是姜沅芷前世那个时代这个年纪的少年人,不像自战乱中走出。
      
      她也没见过他们俩这么低落的模样。
      
      姜沅芷想了想,还是安慰他说:“倒也不能下定论,说不定是因为对方有什么特殊的能力呢?”
      
      周颂沉默了很久,最终叹了口气,说:“没有什么特殊的能力,我看见了,有人在向外传递消息。”
      
      姜沅芷一愣。
      
      周颂轻声说:“是顾汐澜。”
      
      ……顾汐澜?!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