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透误我

作者:不知懿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伏击

      对于容煊前世所在的人类星际联盟来说,最大的敌人并不是浩瀚宇宙中其余的智慧生物联盟,甚至不是那些没有理智只知道吞噬一切的太空异族,而是自然界本身。
      
      随着人类的领域从星球内部扩散到了整个无尽宇宙,他们所要面对的自然灾害也就从山崩海啸飓风地震火山进一步变成了宇宙级的灾难,比如黑洞,比如空间坍塌,比如空间乱流。
      
      不管遇到什么敌人都可以打一打,实在打不过也有逃生机会,再不然被别的智慧生物联盟俘虏了都还有谈判可能,但是面对宇宙级灾难,是完全没有道理可讲的。
      
      好好的一支舰队开出去,最后连敌人的影子都没见到,就这么折在了空间乱流中,别说生还了,连尸体和舰队残骸都捞不到,想想就能叫联盟军部心疼到窒息。
      
      在经历了无数次惨痛的损失后,联盟军部痛定思痛,拨出了大量资金来研发空间稳定技术,最后不惜与其余智慧生物联盟合作,历时上百年,终于完成了这一划时代发明,这是全人类乃至全宇宙的福祉,功在当下利在千秋,无数军部大佬喜极而泣……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根据数据统计,空间稳定技术出现并不断革新后,军部意外折损率直降百分之八十,大部分的空间乱流和空间坍塌都不再是死神般的存在。
      
      诚然,这其中依然还存在着百分之二十空间乱流过于狂暴无法稳定的情况,而容煊他家大侄子刚好就是折在这百分之二十中,这才有了跑到这个世界当了回救世主的神奇经历——当然这件事情容煊本人并不知道,因为他死得比他大侄子还早——但是,大自然的力量之所以无法抵挡就是因为那是大自然的力量,像此刻他们面对的不过是有人用无数空间刃造成的短时间、小范围空间崩塌,真要说起来只能算是空间坍塌的削弱版本的山寨版本的次品,如果连这都解决不了,科技部的大佬们不如集体回家养老。
      
      于是这么一招蓄谋已久,面对什么敌人都可以称得上是绝杀的招数,就这么败于另一个世界的顶尖科技。所以俗话说知识就是力量,果然是古人智慧结晶。
      
      以及,正如容煊所说,他运气向来很好。
      
      运气很好的容煊镇定地上前两步捡回了在空间乱流消失后就掉落在了地上的空间稳定装置,虽说本来这是个一次性用品,但是这个削弱版本的山寨版本的次品,还真没本事就这么把它报废掉。
      
      大侄子的遗产用一个少一个,能回收当然要回收。
      
      场面一时非常尴尬,姜沅芷几人还在震惊之中,毕竟那么声势浩大的空间系法术,最后被容煊轻飘飘丢了个球就什么都没发生,实在让人无言以对;而敌方大概更是处在三观崩塌的情况下,一时也没有接着攻击。
      
      忽然一阵大笑声爆发开来。
      
      笑的不是乌夜啼,也不是周颂顾汐澜,更不可能是容煊姜沅芷。
      
      这块地方本就不是多么繁华,何况估计已经被人事先清场过了,所以在场的除了刚到的姜沅芷几人外,一共只有三个人。
      
      一人倚于树下,模样看起来微妙的眼熟,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有些偏圆,眼尾微微下垂,天生有种无辜纯良之感,笑意里还带着点腼腆羞怯,便显出一点孩子气来。
      
      第二人坐在一根不高不矮的树枝上,细长的眉上挑,狭长的凤眼也上挑,淡色的薄唇则紧抿着,整个人都带着一股锋利锐意,仿佛长剑出鞘,寒光凛凛。
      
      而第三人站在最高的树顶上,宽袍大袖在风中飞舞,像是随时都会御风而去,眉目清冷淡漠,一身气质清极静极雅极,仿若谪仙——仅限于他不动不说话的时候。
      
      这会儿在那里毫无形象地大笑的,就是这位好似九天谪仙人的青年。
      
      那人一边笑一边幸灾乐祸道:“哎老风你这次可踢到铁板上了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天道好轮回你也有今天哈哈哈哈哈哈哈不如去抱着你妹妹的大腿哭去吧!”
      
      倚在树下的那人抬了抬眼,神色不变,依然是带着点腼腆的笑意。黑色暗影一闪,“啪”的一声,树顶之人脚下的树枝忽然断裂。
      
      那人“哎呦”了一声,身形一晃,就从树顶轻飘飘落下来。
      
      像是蝴蝶,像是飞鸟,像是风中飘摇的一片落叶。
      
      姜沅芷若有所思。
      
      这人是风属性修真者,而树下的人,怕就是之前空间坍塌的始作俑者了。
      
      树下的人“呵”了一声,落下的人忽然节奏一乱,落地时有了几分狼狈,白色的袖子仿佛被利刃斩落,断口整齐,干脆利落。
      
      此人低头一看自己的衣袖,暴跳如雷:“顾风清你大爷!老子难得摆一次造型!”
      
      顾风清又是“呵”了一声,语气嘲讽。
      
      对方火冒三丈:“你就得意吧你!老子早晚把焚煌请来,我看你还能怎么得意!”
      
      那边两人内讧,这边姜沅芷不动声色地移动了一步,挡在了乌夜啼面前。
      
      乌夜啼背在身后的手指上黑色雾气蔓延,逐渐缠绕到传送阵的核心上,慢慢将核心载体腐蚀。
      
      这三人摆明了是在这里设下了埋伏,既然如此,所谓的“敌人不知道他们目的地说不定能把人甩掉”的说法就没可能了。现在需要防备的,是双胞胎与顾辞镜紧随而来,到时候腹背受敌前有狼后有虎,那才是更麻烦的事情。
      
      之前始终沉默的最后一人,却在此时把目光转了过来。
      
      他冷淡道:“丰羽,要是想因为完不成任务被绮南削,你就继续闹。”
      
      话音还未落地,他忽然出现在了姜沅芷和乌夜啼之间。
      
      容煊神色一厉,一把长刀凭空出现在他手上,冲他直劈下去。
      
      对方伸出手,又是用一根手指抵在了刀锋上。
      
      姜沅芷几乎无力吐槽。
      
      他们万古城出来的人是对这个姿势有什么奇怪的执念吗?
      
      但他并不是顾辞镜,灵力属性不同,造成的效果也不同。那刀上竟渐渐有锈迹蔓延,逐渐扩散至整个刀身。锈迹之后就是腐蚀,转瞬之间,那把刀便成了废铁,仿佛在水汽充沛处摆了几十年一般。他抬手敲在刀背上,刀身一颤,就此断裂。
      
      容煊这会儿拿出来的显然不是蓝辰留给他的那把“刀”,但也算是吹毛断发的利器,却在这么一点时间里便毁在了对方手上。
      
      腐蚀属性的灵力吗?似乎有哪里不太对……
      
      顾丰羽啧了一声,也不再和自己人过不去,加入了战局。
      
      当然他没忘了把自己另一边的袖子割了,来保证对称感。
      
      周颂叹了口气,抖落自己重剑外包裹的布料,提剑迎上了顾丰羽。
      
      另一边,顾汐澜身形一晃,落在了顾风清面前。
      
      众所周知的一件事情就是,周颂和顾汐澜全是话痨。
      
      但他俩也不是没有分寸之人,平日里再话痨,到了危机时刻也知道该严肃认真,所以此刻只听见风声中的利刃相撞声,谁都没有开口。
      
      然而这会儿两边一对一都是僵持状态,谁都奈何不了谁,所以时间一长,周颂也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嘴了。
      
      他抬剑一挡,居然就这么和人闲聊了起来:“哎我说,他叫风清你叫风雨,你俩是不是也是兄弟啊?”
      
      顾丰羽看了他一眼,身边风旋又起,神色嫌弃:“他是两袖清风的风,我是丰神俊朗的丰,谁和他是兄弟?”
      
      刚好听到这句话的顾风清嗤笑一声,刚想说什么,就听见那边有人声音冷沉:“有空斗嘴,不如动手。”
      
      顾风清在战斗间隙瞥了顾沂一眼,心知肚明。
      
      两次卡在对方说完后他开口之前制止,这家伙看着人模狗样,其实就是在拉偏架。
      
      ——怕是之前那段时间两个人在受顾绮南的摧残时培养出了革命友情,这会儿来一致对外了。
      
      被这么一打断,他也没有了还嘴的心情,不管怎么想,对面的顾汐澜都比一边没事瞎撩的顾丰羽和偏心眼的顾沂来得重要。
      
      直到一声清脆的碎裂声响起,靠着容煊和姜沅芷争取到的时间,乌夜啼成功地破坏了传送阵核心。
      
      姜沅芷心中暗自松了一口气,不必再防着背后有人前来,可以专心对付面前这人了。
      
      容煊若论战斗力在他们一群人里算是垫底,以至于为了缠住对方,她都没能拉开距离。对她来说这完全是扬短避长,就这么一会儿,二对一都打得颇为艰难。
      
      然而此刻乌夜啼完成了自己的任务得以脱身,反身对上了敌人,姜沅芷立刻抓住机会连退数丈,边退边拉开了手上弓箭。
      
      ——之前她一直拿着弓当近身武器用,此刻终于可以当弓用了。
      
      冰蓝色的箭支破空而去,箭尖红痕鲜艳。
      
      容煊也已经趁机退开,乌夜啼十指轻点,黑色的雾气如无数绳索,就要缠在那人身上。
      
      看起来他根本逃不开。
      
      那人却不慌不忙,也不知他是怎么动作的,竟脱离了黑色雾气的包围圈。
      
      再下一刻,他出现在了阵法核心旁边。
      
      姜沅芷那支箭紧随而来,他不闪不避,直到箭尖碰到他皮肤那一刻——姜沅芷清晰看见他身上有冰晶出现——才忽然消失了。
      
      那箭收势不住,狠狠撞在了阵法核心上。
      
      他又突兀出现在原地,伸手触及箭尾,下一刻,箭支化作流光散去。他手指去势不减,落在已经被彻底毁坏无法修复的阵法核心上。
      
      然而阵法核心忽然开始复原,就好像是回放一般,姜沅芷那箭造成的破坏和冰封消失,停顿一瞬后,乌夜啼黑色雾气腐蚀的痕迹也消失。
      
      不过眨眼,阵法核心已经恢复如初。
      
      姜沅芷忽然意识到了他到底是什么属性的修真者。
      
      是“时间”。
      
      容煊的刀的损毁,是因为那刀上的时间被加速,利器抵不过岁月,终究被锈蚀后断裂。
      
      乌夜啼的攻击被逃开,是因为那雾气的时间被减缓,于是有了空隙,轻易便让他脱身。
      
      姜沅芷的箭被避过,是因为对方自己身上的时间被加快,所以他的动作快到犹如瞬移。
      
      而阵法核心被轻易修复,就是因为时间逆流,回到了阵法核心被她们破坏前的时间点。
      
      这是基础五行之上的“时间”之力,不如“空间”浩大,却远比“空间”奇诡。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传送阵上浮现光芒,三道人影出现在光芒之中。
      
      顾时雅顾时幼和顾辞镜到了。
      
      五对六,腹背受敌,有心算无心。双胞胎与他们多次交手,已经算是熟悉了他们的攻击节奏;而新来的三人甚至是顾辞镜他们都不算熟悉,更不知对方有什么底牌。
      
      还有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冒出来的傀儡偶。
      
      危机已至。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说了有惊无险就是有惊无险!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