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透误我

作者:不知懿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长明

      扶湘这块地方,千百年都少有什么变化,所以一点小事都会变成邻里津津乐道的谈资。
      
      而扶湘最近最大的新闻,是老先生收留了一对从外面来的表兄妹。
      
      至于外面到底是哪里……总之西寂岭十万大山之外,就是外面。
      
      姜沅芷单手拖着一只小鹿走出山林时,容煊正众星拱月般被一群小孩围在中间。
      
      “真说起来,外面和这里也没什么不一样的,不都是人住的地方嘛。”容煊落下最后一刀,吹掉木屑,把刻得栩栩如生的木雕鸟放到面前一个小女孩伸出的手上,顺手揉了一把她的头发,刚想接着说什么,一抬头看见姜沅芷,眼睛一亮,“小妹!”
      
      小孩们听见这句话,也抛弃了旧爱容煊,呼啦啦围过来叽叽喳喳:“阿芷姐姐又带了什么呀?”
      
      “鹿。”
      
      “鹿跑得那么快,阿芷姐姐怎么抓到的呀?”
      
      姜沅芷一本正经:“就是跑得太快了,撞到树上撞晕了。”
      
      听到这句话的容煊忍不住笑出了声,姜沅芷看了他一眼以作威胁,接着胡说八道:“运气好,没办法。”
      
      容煊咳嗽了一声,忍着笑意说:“我妹妹向来运气好,像我。”
      
      天真无邪的小朋友们都点头,有人大声嚷嚷:“我阿婆说阿芷姐姐的娘亲是山神的女儿,当然运气好了!”
      
      姜沅芷无视掉乱占便宜的容煊,毫不愧疚地跟着小孩们点头,作为“山神的外孙女”就是有这个好处,不管她拎出什么奇怪的猎物,不管她给出多么奇葩的理由,都有人会自己帮她解释。
      
      其乐融融,天下太平。
      
      .
      
      告别了小朋友们,约好下次再和他们讲故事,容煊接过姜沅芷手上的鹿,跟着她走回老先生的小院去。
      
      躺在藤椅上的老先生掀起眼皮看了他们一眼:“又是运气好?”
      
      姜沅芷面不改色:“是的。”
      
      “也好,刚好今天是长明节,你们处理好了自己去玩,不用管我。”
      
      姜沅芷估计老先生是真的猜到了什么,但他愿意装傻,姜沅芷自然也乐得配合。
      
      指使容煊进了厨房开始杀鹿,姜沅芷靠在一边袖手旁观,等到容煊开始剥皮拆骨,她才忽然想起来似的说了一句:“还有一只玉娘娘,我放在须弥戒里了。”
      
      .
      
      ——感谢天感谢地,感谢须弥戒绑定的是神魂,才能够在穿越时一并带过来,有机会必须给须弥戒的创造者上香。
      
      虽然说,因为穿越得突然,须弥戒里几乎是空的。但须弥戒本身也是贵得她现在倾家荡产都买不起,所以已经能算是意外之喜了。
      
      至于民间俗称的玉娘娘,学名沉玉。《异闻志》记载:“有兽焉,其状如马,其色如云,额生白角,多出于山林。性凶恶,是食人,非数人不可得也。其骨如玉,佩之不蛊。其名沉玉,其鸣自呼。”
      
      虽然这种生物凶残且难抓还不好吃,但是它的骨头好看,有几分像玉石,相较起来却便宜得多,很多家境不富裕的人家都用得起。不过骨玉质地轻,易损坏,加上确实没有真正的玉值钱,所以但凡买得起玉的都不屑用骨玉。
      
      但不管怎么说吧,骨雕的利润还是远高于木雕的。反正姜沅芷都是要进山林的,顺便也就帮容煊注意着点。
      
      姜沅芷每次明面上拿出来的都是还算温顺的猎物,凶残的那些全被她丢给容煊暗地里处理,每半个月一次地连同容煊的木雕骨雕一起拿到市集上去卖,总算是攒下了一小笔钱。
      
      但是姜沅芷还是觉得心好痛——在她上辈子,沉玉早已灭绝,大多数的骨玉又在漫长时光中损毁,物以稀为贵,最初被视作玉的低配版的骨玉反而价值比玉石更高,和如今相比更是翻了千百倍不止。
      
      如今这个价格,怎么看怎么像贱卖。
      
      最后也只能安慰自己,连当初得供在博物馆的骨玉她都能随手扔掉不心疼了,也算是另一种意义上的财大气粗。
      
      .
      
      容煊应了一声,没多说什么。姜沅芷沉默了一会儿,又问:“这地方的长明节,怎么过的?”
      
      长明节,又名庆明节、迎初节。在每年的三月初七,是为了纪念被视为修真者始祖的三君。
      
      传说中远古时期三君降世,驱赶、镇压妖怪,控制天灾和疫病,传授仙法,给人们带来了新的希望。后人为纪念她们,将她们降世之日定为长明节,寓意长夜已尽,黎明将临。每年的这一天,人们祈求风调雨顺、平安喜乐,自入夜起火光整夜不熄,直至黎明。
      
      在第五洲整个神话体系中,三君都算是最顶级的神明,和只在扶湘有名气的山水神根本不是一个档次。
      
      不过说实话,到了万年之后,长明节也不过是法定节假日之一而已,大家宁愿宅在家里,谁还在乎节日习俗啊。
      
      至于在秦家,她连院门都不能出,过什么节。
      
      容煊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不就是老几样,祭祀三君及先祖,分享食物,唱个歌跳个舞,给心上人送送花,拉拉手做朋友——最后这两个和我们俩没关系,当热闹看就行。”
      
      .
      
      傍晚先祭神后祭祖,一套流程下来天也黑了。容煊搬出桌子放在小院门口,摆好了鹿肉就拉着姜沅芷走出了院子。
      
      一出门就见花灯如海,家家户户门口都摆着食物,香味混杂着春日花香,是再真实不过人间烟火气。
      
      容煊带着姜沅芷就走到村口第一户人家那里去,这户人家摆的是粉白色的糕点,三个一份摆在洗净晒干的细长红叶上。容煊拿了两份,回来分了她一份,糕点小巧朴素,没什么花样,凑近了闻到淡淡桃花香,咬一口味道清甜。
      
      姜沅芷回头看了一眼,每个经过的人都自觉一人一份,不争不抢,和谐得像是有人在维持秩序。
      
      容煊三两口吃完了自己手上那份,又拉着她向下一户人家走:“还有上百户人家呢,别愣在那儿啊。”
      
      “只是从来没见过这种场景,好奇而已。”
      
      容煊一边走一边絮絮叨叨:“这个习俗不是到处都有的吗?你到底听没听过三君的传说?”
      
      姜沅芷无言以对,真的不是她孤陋寡闻,这只是文化差异啊。
      
      容煊也不等她回答:“传说当年三君赶走了妖怪,百姓感激她们的帮助,把自家的粮食拿出来给她们,三君邀请大家一起吃。所以到后来就变成这样子,到了长明节,家家户户把食物摆在外面,任由路过的人自己拿。同时也是表示自家粮食丰裕,热情好客。”
      
      想了想,容煊又补充道:“要是哪家的食物摆出来却没人吃,那才叫丢脸,所以随便吃就行。”
      
      一路从街头吃到街尾,入目的都是熟悉的人熟悉的景物,这才意识到,转眼间他们已经在扶湘住了小半年。
      
      忽然听见身后有孩子欢呼声:“妖怪来了!神仙来了!”
      
      ——是社火。
      
      戴着青面獠牙面具的妖怪和盛装的神仙,上百人的社火队伍热热闹闹地来。火把照亮人脸,浓墨重彩下眼睛里都是笑意。
      
      孩子跟在队伍后面跑,兴奋得不能自已。有谁唱着古老的山歌,曲调竟有种莫名的熟悉。
      
      姜沅芷还没想起来到底哪里听过类似的曲调,就被容煊拉着跟上了队伍。队伍越来越长,大家一起向村外走去。
      
      村外有个石头垒成的祭坛,社火队伍向那上面走去,其余人则止步祭坛之下。
      
      篝火一堆一堆燃起来,乐器也奏起来。没有什么章法,却有种乱哄哄的热闹。
      
      祭坛上忽然九声钟响,四角的火堆熊熊燃烧,映出祭坛上的景象。后人用想象和模仿,来讲述万年前一场战争。
      
      传说里被三君赶走的妖怪,其实指的是凶兽,祭坛上的人扮演的也是凶兽。
      
      反而真正占了个“妖”字的妖族,在当时是人类的盟友。
      
      从凶兽肆虐到三君降世,最后凶兽被驱赶入十万大山,妖族镇守在西寂岭边,自此换来太平人间。
      
      .
      
      姜沅芷忽然想起来,自己上辈子认识一个妖族出身的网友。大部分关于三君的传说,都是对方告诉她的。
      
      那个网名叫做“九妹儿”的女孩子,曾经很认真地说过:三君或许被神化了,但她们一定真实存在过。妖族比人族更加感激三君,因为她们将妖族带出了山林,帮妖族争取到了很长一段时间里和人族同等的地位。
      
      她说,乾坤九转的时候,妖族与人族大战,伤亡惨重,残部说是迁往北边的荒原,其实根本就是逃亡。即使到了那个时候,族人都想着,先祖曾答应三君镇守西寂岭,最终却食言了。
      
      她说,离开故土的妖族世世代代都盼着能回到西边去,不管怎么样颠沛流离,当初的承诺都代代相传。
      
      她说,我们等了七转乾坤,终于等到回家的一天。可是多少祖辈长眠在异乡,再也寻不回来。
      
      星海纪在乾坤十二转,妖族北迁至今已有三千年,他们还将继续流亡四千年,才得以回到故土。
      
      如今的扶湘演着当年的战争,而同样参与了这场战争的妖族归家无望,甚至被世人遗忘——三千年间,妖族相关的资料都被焚毁,无人再敢提起,时过境迁,再没有人记得。
      
      妖族的过往自此灰飞烟灭,只能从妖族自己祖辈流传下来的传说,还有仅有的那些未在流亡途中损毁的记载里拼凑。
      
      .
      
      一边的容煊显然没有姜沅芷这么多的感想,只是看表演看得津津有味。他伸手一拐沉默的姜沅芷,转过头来刚想说什么,忽然惊道:“你脸上怎么回事?”
      
      她下意识伸手去碰自己的脸,还没发现不对,容煊不知从哪里摸出来一面镜子,递到了她手上。
      
      姜沅芷本想吐槽“随身带镜子你可真精致”,视线一落在镜面上,瞬间没心情了。
      
      只见一个冰蓝色的图腾覆盖了她大半张脸,从眉心开始向左半边脸上蔓延,线条蜿蜒,繁复瑰丽,几分奇诡几分庄严。
      
      姜沅芷差点吓得砸了镜子——这玩意儿怎么也跟着穿越过来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中间那段文言文魔改自《山海经》,经cp帮忙润色,好的都是原文和我cp的,坏的都是我自己的。
    玉娘娘和长明节都是我瞎编的,没有特定原型。
    这一章乡村日常,对主角来说估计得珍惜当下,因为将来就没有这么悠闲的日子过了。
    妖族并不是背景板,不会永远下线的XD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