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透误我

作者:不知懿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双世

      三君留下的投影消散,只剩下姜沅芷和容煊两人站在这个密室里面面相觑。
      
      容煊看着姜沅芷,有些无奈的开口:“好吧好吧我说实话,如果没猜错的话,那个幻境其实是根据我们的记忆捏出来的,我确实有个叫阿尧的侄子没错。至于他怎么会变成夕之君的我就也不知道了。”
      
      姜沅芷步步紧逼:“我没记错的话,你们家这一辈里年纪最大的就是容晏,他是怎么能有这么大的儿子的?”
      
      “呃……怎么和你解释好呢,”容煊斟酌了一下表达方式,“阿尧他其实是我上辈子的侄子,全名叫做安慕尧。然后我又活了一辈子,并且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失去当时的记忆。而且这也不像是一般意义上的轮回转世,一般意义上的轮回转世怎么都是转世时间比前世死亡时间要迟的,我这边重活的时间线似乎也不太对……”
      
      “……不用说了,不就是你也是穿越的吗。”面对这种神奇的展开,姜沅芷面无表情。
      
      容煊顿了顿,反问:“也?”
      
      两人双双陷入沉默。
      
      到头来还是容煊的心理素质比较过硬,在无言以对了好一会儿之后,他若无其事地笑道:“想不到在这么远的地方还能遇到老乡啊。”
      
      姜沅芷:“……”
      
      所以说,穿越之后遇到另一个穿越者这么小概率的事件,居然可以用一句他乡遇老乡概括吗?
      
      ……考虑到上辈子并不认识,连他乡遇故知都算不上。
      
      “所以那个幻境中,其实是你前世的经历?”
      
      容煊回想了一下:“有一部分是我前世的经历,但是还是有不一样的。比如当时并没有你的存在,还有阿尧……他小时候被人绑架了,一直到十九岁的时候才找回来。那个幻境应该是有自动补全设定的功能,比如变成了他没去上学在家受教育,但还是有矛盾之处,所以才会被我发现不对。”
      
      “说起来,你哪里人?哪里毕业的?怎么穿越的?”
      
      真要说起来姜沅芷是真的不知道自己怎么穿越的,如今对比一下容煊的经历,说不定能有些新的发现呢?说不定能找到回去的方法呢?
      
      容煊摸了摸鼻子:“鸣鹿星系望河星人,毕业于元初第一军校武器设计与研发专业,辅修机甲设计,新星历4139年实习时被派遣驻扎北晴星系前线,4141年被敌军围困,半年后资源耗尽,我带人引爆了驻星,再恢复意识就已经是在这里了。”
      
      姜沅芷:“……”
      
      为什么他说的每一个字都听懂了,连起来就完全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你呢?”
      
      于是姜沅芷也只能无视掉那些她完全没听懂的信息,按照自己的情况回答:“西衡人,天谕高等院校学生,乾坤二十一转980年入学,远程物理学院弓箭专业,辅修乐理,不知道怎么来这里的。”
      
      显而易见,容煊也……没听懂。
      
      “怎么感觉我们好像不是同一个地方来的……”容煊有些无奈地笑了笑。
      
      姜沅芷也有这种感觉,干脆快刀斩乱麻:“难道穿越前时间点不同?简单地说,我来自近万年后,你怎么说?”
      
      容煊思考了半天:“我觉得不是时间点的问题,我可能,和你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
      
      “嗯?”
      
      “你穿越前的世界也是可以修炼的对不对?”
      
      “你们难道不行?”姜沅芷感觉有点不可思议,连修炼都不行,那个世界的人得有多弱啊!
      
      “应该说体系完全不同吧。我们那里没什么灵力的说法,倒是有精神力和体术。但恕我直言,即使是体术达到双S级的那几位,放到你们这里应该也只有刚从天谕学宫毕业的水平。”
      
      刚从天谕学宫毕业……姜沅芷评估了一下实力水平,感觉到了一种震惊。
      
      这个年代的修真者实力评价其实不成体系,反正有什么事打过一场就是,谁强谁弱自见分晓。但是在万年后大家是立志于把一切都搞得明明白白的,从刚踏入修真之途的一阶,到最强的十五阶,想升阶除了实力评估还有笔试,姜沅芷自己在上辈子莫名其妙地穿越之前刚拿出六阶的证书。而这辈子单纯按照实力来看,也应该有五阶水平了。
      
      但是她从天谕学宫毕业时是五阶不代表所有天谕毕业生都是五阶,真说起来毕业生平均水平大概只有两三阶,放在她前世简历上都不好意思写的水平,结果这居然已经算是一个世界的最高战力了吗?
      
      于是她下意识连声音都放低了:“原来你们这么没用的吗?我们那里近三千年没人突破九阶就让大家都觉得是耻辱了,你们弱到这种程度,居然都不羞愧的吗?”
      
      “……实际上对我们来说,你们的实力才叫做不科学,”容煊想了想,诚恳道,“而且我们会利用科技,说真的我们的顶级武器轰掉一个星球应该还是容易的,这么算起来比起你们的顶尖战斗力大概也没差太多。”
      
      “星球?”
      
      “一个小型星球,面积大概和朝夕城也差不多吧。”
      
      “也就是说你们自己本身没什么战斗力,只能依靠武器和那个什么,科技?可那毕竟是外力啊,你们长辈难道没教你们太依赖外力很难提升自身实力吗?哦你们自身实力确实很差。”
      
      容煊沉默了一瞬间:“……可是人和动物的区别就在于人会利用工具啊。而且按照研究结果来看,我们那边公认的人的潜能是有限的,基本上体术双S级就已经顶天了啊。讲真我才不明白你们是怎么一级一级一级不停地升上去的。我要是医学院或者人体潜能研究学院的,说不定就忍不住把你们谁给解剖了。”
      
      “人形本来就是最适合修炼的啊,你没看见妖族修炼到最后也是往人形转换的吗?”
      
      “说实话,如果说灵力和精神力对我来说一定程度上还能共通,动物能变成人才是我最不能理解的事情。”
      
      “你为什么不能理解?”
      
      “我为什么要能理解?你们也不能理解什么叫一颗导弹炸掉朝夕城吧?”
      
      “照你的说法,这个导弹比你们最强的人的力量还要强,你们就不怕被武器反噬?”
      
      “……导弹还能反噬人?说出去会被笑死的啊。除非你操作失误。”
      
      “比自身强大太多的力量,本身就很难掌控,为什么不会反噬?”
      
      “你一定要说的话,”容煊认真想了想,“虽然论杀伤力导弹确实很强,但是我们理解它的内部构造和原理,所以当然知道怎么利用它。”
      
      “不是很懂你们。”
      
      “我才是不懂你们。”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下回你倒是让我看看能炸掉朝夕城的武器是什么样的呗?”
      
      “术业有专攻啊大小姐,我一个弄激光武器设计和机甲设计的,你让我去造导弹?”
      
      “那你说的激光武器和机甲又是什么?”
      
      “比如说我的刀可以算作和激光武器一个原理的,虽然我因地制宜用的是火系的矿石和妖丹,但反正差不多;机甲的话,你可以当做是一种傀儡吧?只不过你们的傀儡是人在外部控制的,机甲是人从内部控制的,这样。”
      
      “也就是说你们的傀儡,好吧机甲,起码要能装下一个人?”姜沅芷忽然福至心灵,“所以说你当初说的家里翻出来的特殊的傀儡流都是忽悠我的,其实就是你说的机甲?”
      
      “……你还挺聪明的嘛。”
      
      姜沅芷忽然想起了什么:“不对啊!修炼方法就是三君教给别人的,按照你的意思,夕之君是你前世的侄子,而你前世的人根本不会修炼之法,那他是怎么教别人的?”
      
      “可能是另有奇遇吧,”容煊回答,“不过真要说起来,你们的修真之法与我们那里的精神力锻炼方法倒是有点相似。对了,我这里有个好消息你要听吗?”
      
      “怎么说?”
      
      “没猜错的话,阿尧当初应该是身穿,所以,”他抛了抛手上的“纽扣”,“他的空间钮在这里,我们发财了。”
      
      “空间钮?”
      
      “用你们的话说,须弥戒。”
      
      .
      
      此次夜探藏书阁容煊算是赚了个盆满钵满,姜沅芷却有些不太开心。
      
      一方面是阿草就此失踪,不过这一点她也算是有点预感,因为之前阿草的言行就有点告别的意味在里面,但离别毕竟是让人高兴不起来的。
      
      另一方面就是……物质上是赚到了,该有的谜团还在那里,完全没有被解答。
      
      不得已,只好再次把希望寄托在号称藏书如海的藏书阁,这次的目标是三君相关记载。
      
      “所以我们到底为什么会穿越?”姜沅芷一边翻,一边还是想不明白,“既然我们俩的生日是同一天,也就是穿越到这里的时间点是同一天,那么肯定会有联系。可是你是死了,我又没死,这到底是怎么挑的人?”
      
      容煊沉默地翻书。
      
      “如果把三君降世日算作你侄子穿越的那天,那么就和我们一样又是三月初七,但是我们和他们的穿越方式也不一样,为什么刚好是这一天?”
      
      容煊沉默地翻书。
      
      “还有天谕到底是想……”
      
      “别说了,”话到一半被容煊打断,“有人来了。”
      
      姜沅芷一抬头,对上一张算是熟悉的脸。
      
      乌夜啼。
      
      此人从书架后面转出来,站在他们俩面前,笑靥如花。
      
      半晌,乌夜啼开口:“你们最近一直在藏书阁找资料,是有什么问题想不明白吗?”
      
      姜沅芷不语,容煊笑道:“确实有些疑问,不过师姐大概也无法解答吧。”
      
      乌夜啼微微一笑,意味深长:“我确实不一定能解答,不过……你们听说过八方长知塔吗?”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路人:你和夕之君什么关系?!你是她的后人?三君居然有后人?
    容煊:我说他是我看着长大的大侄子你信吗?
    路人:……
    容煊:我其他的亲戚你想认识一下吗?
    路人:不了不了,感恩比心。
    下章依然是和正文没有多大关系的不在一个时间点上的路人番外,再下章换卷,组队完毕后要开始周游大陆啦。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