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透误我

作者:不知懿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九层

      夜黑风高,三人……
      
      好吧,准确来说是两人一鬼正趁着大晚上前行。
      
      姜沅芷看看眼前场景,有那么一两分感慨。
      
      三年前她独自一人,先闯明月楼再闯古祭坛,在明月楼见到了被囚禁的蓝裙女子——如今也已经知道了对方身份是妖族-图腾四族-赤芜族人——又在古祭坛捡到了一个随身导师。
      
      而三年后的如今,她跟着随身导师和多年基友再闯禁地,直取藏书阁九层,堪称首尾呼应有始有终。
      
      当然与上次不同,有地头龙帮忙,他们这次是在四通八达的地下通道走的。这地方似乎很久没人进来,落灰多年,让人见了就心生安全感。
      
      也不知道在这种没有路标看上去哪条路都差不多的地方阿草是怎么准确无误地找准方向的,一路往前,从不犹豫,从不回头……
      
      姜沅芷刚刚表现出一点“路盲的震惊”,就见面前一堵墙挡住了路,无路可走了,她立刻下意识地看向带路的阿草,第一反应是“完蛋她不会太久没来迷路了吧”。
      
      阿草却并不慌张,取下腰间玉牌就啪地拍在了墙上。玉牌泛起白光,仿佛石子落进水面,漾开一圈圈涟漪。那面墙竟然在涟漪中逐渐消失了,面前地上是一个繁复的闪着微弱光芒的图案。整体是一个直径一米左右的圆,圆内的花纹精细而玄妙,似乎还在缓缓旋转。
      
      以姜沅芷的能力,只能隐约看出那是个传送阵法,但着一般的传送阵法绝对不会这么复杂,也不知道叠加了些什么其他效果。
      
      姜沅芷若有所思。
      
      她去过藏书阁八层的次数不少,从未见过向上的楼梯,一直想不明白,现在看来……
      
      “藏书阁九层的入口,从来不在藏书阁上。一次一个,站上去运行灵力就行,”阿草开口,在这样寂静的夜里,她似乎也是担心惊扰到什么,声音很轻,“让他先走。”
      
      果然。
      
      容煊看不到阿草,也听不到她说话,姜沅芷转述后,他点了点头,走上了那个阵法,光芒越来越亮,过了一会儿光芒消失,容煊消失在她们面前。
      
      姜沅芷看了阿草一眼,见她微微点头,也踏上了传送阵法,开始运行灵力。
      
      “姜沅芷。”她忽然说。
      
      姜沅芷有些诧异地看着她,阿草几乎没有叫过她名字,反正只有她一个人能和她交流,叫不叫名字也没什么所谓,大多数时候都是直接省略了称呼,更别说这样郑重地连名带姓叫法:“怎么了?”
      
      “我在这里等,就不和你们一起进去了。”阿草见她想说什么,道,“你是注定的天命外的变数,是死局中绝无仅有的活子。《素墟星泽录》里没有你的名字,连天命都拘束不住你。
      
      她微微笑起来:“所以做什么都不用担心,听从自己的本心就可以了。绝生二字,从来不是断绝生机,而是绝处逢生啊……”
      
      .
      
      光芒与人影一同消失,阿草独自站在黑暗中。良久沉默后,她抬起手,袖口滑落。
      
      她的指尖已经几乎透明,而这透明还在不断向上蔓延。
      
      她还是无声地笑着。
      
      等你们回来,我也就不在这里了。
      
      将来你或许还能再见“我”,却再见不到我了。
      
      她看着自己的手指,感到被她斩断的联系重新连接,熟悉的感觉恢复,四肢百骸泛起剧痛——
      
      自她有生以来,这疼痛早就已经熟悉。撕裂的痛楚在血□□肤之中蔓延,是根茎在她身体之中生长,顺着血管与骨骼的缝隙,扎根在体内的每一处。根茎自她体内吸取生命力,然后钻破她的肉与肤长出。
      
      她是那株植物赖以生存的土,她的血肉与她的生命力,供养它生长……至死方休。
      
      她的一生,被这株植物束缚,也被天道束缚。纵使世上无人堪为她敌手,她仍在天命中挣扎不出。
      
      这一生她最恨的,便是这逃脱不得的命运。
      
      她听见血肉中根茎伸展的声音,像是那个贯穿她一生的预言。
      
      如同逃脱不开的诅咒。
      
      “……最初的先人走出森林,最后的末裔困死树上……”
      
      “……半生流离,一世坎坷……”
      
      “……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放不下,八苦尝遍……”
      
      “……你所爱的终将失去,爱着你的都会死去……”
      
      “……你所有的非你所愿,你所求的终将错失……”
      
      “……兜兜转转半生,最珍贵的早被丢弃……”
      
      “……一念之差,一无所有……”
      
      “……执念过重,不得善终……”
      
      “……众叛亲离,魂断故地……”
      
      “……求不得生,求不得死……”
      
      魂体逐渐透明至消失,地下通道中再无人声,如同从未有人踏足。
      
      隔着时间与空间的远方,永恒的黑暗之中,巨大的树默然无声。
      
      遍地尸骨,神殿残破。
      
      树上困着一个女子,碧绿的藤蔓自她皮肤下长出,爬满她身上每一寸,又与那树纠缠在一起,仿若从来一体,就这么把她吊在树上。
      
      良久,她的睫毛颤了颤,终究没能醒来。
      
      树下有另一人似乎感应到什么,微微抬头,左脸上图腾血红,半透明的身体表现出她的亡者身份。
      
      她低声说:“我在这里。”
      
      无人回应。
      
      .
      
      阵法光芒愈胜,眼前一暗又一亮,姜沅芷眨了眨眼,发现自己站在空旷室内,房顶上不知什么材质的光源洒下柔和光芒。面前是一排排高大的书架,最高处几乎能碰到房顶。大部分书架上都放满了玉简,只有离她最近的一个只摆了寥寥数卷。
      
      容煊已经开始翻玉简,时间有限,姜沅芷也不多说什么,就从最近那书架上开始从后往前翻看。
      
      “484年四月,学宫毕业考核被破坏,学生遇袭,疑似荒原势力手笔,初晴奉命调查。”
      
      “484年三月,初晴主持长明祭,未有错漏。”
      
      “484年二月,裴家继承人为其弟之事而来。”
      
      ……
      
      “479年四月,荒原插手战事,初晴率人援助。”
      
      “478年十月,镇守荒原边境之人反,使者协调失败。”
      
      ……
      
      “468年五月,余孽已清,天韵死于九歌。”
      
      “466年七月,余孽现身于九歌,天韵奉命追查。”
      
      .
      
      姜沅芷看着余孽二字,感觉到了深切的糟心,默然不语。
      
      你们好歹说清楚是什么余孽行不行?
      
      玉简太多,他俩翻了一夜都没看完一个书架。废了这么大力气却一无所获,姜沅芷都觉得有些气恼,翻出机械表发现时间已经过去不少,怕是天边都泛白了,最终也只能选择放弃。她转过书架去找容煊,却发现他正神色奇异地站在一面墙前。
      
      天谕估计是摆满一个书架再搬进来一个,这间房中还空着大半,像容煊身前的这面墙前就都空着。
      
      走近了就发现那面墙上有花纹,是大大小小的长方形铺满了整面墙,乍一看乱,细看才发现自有规律。
      
      “这墙有问题吗?”
      
      容煊看了她一眼,没说话,只是伸出手,开始在墙上不同的长方形上敲打。
      
      时轻时重、时缓时急,手指关节不断扣在墙上,像奏一支乐曲。
      
      他落下最后一声,收回了手。三息之后,就听闻机关声响,面前的墙向两边移开,露出一条新的通道。
      
      容煊拉过姜沅芷的手走进去,姜沅芷感到他手心湿热,脉搏急促,似乎颇为激动。
      
      于是她咽下嘴边那句“你怎么知道这个怎么开的”,只安静地跟着他走。
      
      路的尽头,是一个宝库。
      
      房间的体积并不大,被各种姜沅芷认识或不认识的东西塞得满满当当,银白色的墙面闪亮,泛着金属的寒意。
      
      容煊径直走过去,拿起一个纽扣一样的东西,似乎是想笑,又似乎是想哭。
      
      姜沅芷从未见过他露出这样的表情。
      
      在他碰到那“纽扣”的同时,房间内多出三个人影。姜沅芷吓了一跳,细看才发现只是三个投影而已。
      
      ——那是用特殊的方法留下的一段影像,能够将录好的内容让后人看到。这种投影多半会被一些大佬留在自己的……坟里。
      
      有些大佬没有后代或者觉得后代不争气,会选择将自己的遗产藏起来留给有缘人,也就是传承。所以说掉落悬崖捡到绝世秘籍并不是完全没有可能发生的事情,毕竟运气好说不定就真的掉到了哪个大佬的传承中。
      
      而就好像一种约定俗成,大佬们基本都会在传承中留下投影,说明一下自己的身份地位好让后人搞清楚他们拜的老师是谁。
      
      关于传承的故事姜沅芷听得多了,实力弱的就找个山洞之类,实力强的干脆自己开个小空间做秘境,但真是从来没听说哪个人敢在某些大势力的地盘上留传承的——这还不如直接传给后人啊!
      
      当然了,敢在天谕学宫的藏书阁里放传承,有本事有资格做这种事的大概也只有……
      
      三个投影两男一女,报的名字果然没有出乎姜沅芷的意料。
      
      黎音、暮谣、夜声。
      
      天谕创始人,三君。
      
      但是先不提说好的三神女为什么会有两个变性,更可怕的是这三人中某一张眼熟的脸。
      
      不是黎音,不是阿草。
      
      ——说到这个,姜沅芷之前翻遍了天谕教主资料,也没有发现第二个名字里带“音”字的天谕教主,如今事实又证明了阿草确实不是黎音,她就真的猜不出阿草的身份了。
      
      姜沅芷转过头去,深吸了一口气,问容煊:“所以为什么你在泉鳞幻境中的大侄子会长得和夕之君那么像?”
      
      夕之君暮谣,分明就是幻境中那个叫做“阿尧”的少年长大后的模样。
      
      不能深思,细思恐极。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阿草就此暂时下线,最后我还是没能让她说出自己的真名,so sad。
    不过没关系,祸害遗千年,总有她承认自己名字的那天。
    这边大侄子千里万年送挂来,亲情感天动地,值得表扬鼓励。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