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透误我

作者:不知懿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苏醒

      姜沅芷怔怔地看着白色的天花板,还没从之前的情绪中抽离出来。
      
      故事中那三千年漫长岁月,她只在无意中与结局擦肩而过。而那些死亡、逃离、等待与错过,也只能透过他人只言片语,窥见一二。
      
      情之一字,等过了沧海桑田,敌不过命运寒凉。
      
      那一丝凉意还在身体中流转,姜沅芷也猜得到是为什么——
      
      图腾四族的传承刻在血脉之中,在之前也随着血脉觉醒而被唤醒。此次她算是因祸得福,青渡血脉第一次觉醒,修为一次三级跳,但她这时也笑不出来。
      
      她微微偏过头,看见自己手腕上那泛着浅浅蓝色的镯子,材质似玉非玉,触手微凉。
      
      那是蓝辰留下来的那套首饰里的,她曾经猜测过来历,但怎么都查不出来,最终也只能不了了之。
      
      而此刻得了传承,她才猜到那是什么。
      
      是妖骨。
      
      蓝辰真身死于三千年前,他借尸还魂后留下了自己的妖丹妖骨,温养了三千年,不知在哪一年打磨成了女子的首饰,最后未多提一字,只是送到她手上。
      
      她以为老先生只将她当做合眼缘的后辈,于是把他所有的倾囊相授,却原来一切早有前因,并没有什么萍水相逢的付出一切。
      
      他留下他们在扶湘,给予了庇佑和容身之地。
      
      那些新衣与发绳。
      
      夜间屋内那一星灯火。
      
      辗转送到她手上的秘籍。
      
      他看着他们被推入祭坛下地窖。
      
      寒云之乱中遇到危险时的暗中相助。
      
      黎明之际,他拦下他们,独自去赴一场必死之局。
      
      他所留下的藏书、矿石、刀与琴谱,他所留下的妖丹和妖骨。
      
      三千年前血与火,三千年间如水岁月,三千年后大雨中,她自山上走来,驻足村头,他在屋内远眺,见故人归来,又走过。
      
      他不说。
      
      过往一切藏在他的心中,他缄默不言,千言万语无人听。
      
      西寂岭中的小村落,扶湘村头那座小院,小院中老人闭目养神,最终剩下的那排归思之树。
      
      所思之人,所思之地。
      
      何时能归,何时方归?
      
      姜沅芷闭上眼,只觉得眼角有泪划过。
      
      .
      
      等她整理完情绪,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了。姜沅芷这才有闲心关注环境,结果这一抬头,才发现容煊正站在窗边,背对着她啃苹果。
      
      姜沅芷心情有点复杂。
      
      虽然她刚刚醒来没什么大的动静,但毕竟也没刻意掩饰,一般人也就算了,容煊好歹是修真者,没可能发现不了。
      
      刚才她情绪其实算是有点失控的,当然没什么心情和人交流。恰好容煊也没打扰她,等到这会儿她冷静下来了,才借着咬苹果的声音显示了一下自己的存在感。
      
      这个人……大多数时候看着不正经,甚至有点万事不上心的样子,但其实总是体贴的。
      
      于是姜沅芷也就轻轻咳了一声,容煊这才若无其事地转过身,坐到她床边来。
      
      他看着似乎精神不是太好,有点恹恹的,皱着眉,一年难得见一次的“容煊心情不好”模样。
      
      姜沅芷看了他一眼:“几天了?”
      
      容煊抿唇:“十三天。”
      
      姜沅芷也不客套,直接切入正题:“这次是怎么回事?”
      
      容煊随手把苹果核放到了一旁,神色又严肃了三分:“有人混进来搞的袭击,校方怀疑是有内应。这次事情闹大了,毕竟天谕学宫里有背景的人那么多。我们也就算了,总有闹得起来的人。”
      
      “出事的不只有我一个?”姜沅芷立刻反应过来了。
      
      “事实上,起码一半毕业生遇到了袭击,”容煊又拿过旁边放着的一个苹果开始削皮,“但大部分是轻伤,数你和顾汐澜伤得最重。”
      
      姜沅芷愕然:“顾汐澜?”
      
      容煊点了点头:“我知道你想说什么。狩猎开始没多久,顾汐澜就遇到了周颂,之后一直是一起活动的。他们俩几乎是最早一批遇袭的,当时顾汐澜拼着两败俱伤也重伤了对方,对方一见不对就跑了。周颂立刻弃权求救,直接把人送到了医馆去。按照时间来算,你遇袭的时候,顾汐澜已经重伤了。实际上如果不是你跑得那么里面,应该能提早接到警告。”
      
      “你是说,我遇见的那个是假的?”姜沅芷想了想,觉得“伪装顾汐澜骗过周颂”的难度要比“伪装顾汐澜骗过她”来得大,也就暂且认同了这个说法,于是接下来的问题是,“我当时似乎看见了容晏和卿萝?”
      
      “她那个伤势,别说再去把你怎么样了,连爬起来都难。之前又都有周颂给她做不在场证明,嫌疑不大。”容煊冷静地回答,“容晏和卿萝确实在。实际上最开始卿萝也被敌人攻击了。本来双方实力相当,卿萝想脱身也不容易。但是敌人运气不好,容晏刚好经过,二打一僵持了一会儿,对方见落了下风就又跑了。”
      
      “……又跑了?”
      
      容煊甩掉手上那一长条的苹果皮,把削好的苹果递到姜沅芷手上,才接着说:“这次的袭击者也不知道什么来历,实力都不弱,但是几乎都是一击不中就跑。但容晏和卿萝又不是吃干饭的,看他跑了当时就追上去了,然后这才撞见你被那个‘顾汐澜’背后捅刀。也是你运气好,当时在场的卿萝刚好是木系的,多少会点治愈术法,辅修的又是医术,这才拉住你的命。这几天你也好几次差点没缓过来,幸好你命还算硬。不过为了赶紧把你送到医馆来,卿萝弃权求援,成绩也废了。”
      
      姜沅芷模模糊糊想起点什么,但那念头一闪而过,于是她也只好笑了一声:“那我这运气确实不错啊,不过袭击者是什么人现在查到了吗?”
      
      “没有,”容煊摇了摇头说,“查不出来。”
      
      姜沅芷不死心:“一点线索都没有?”
      
      容煊想了想:“我们这里只有两条。假扮一个人不是那么容易的,你和顾汐澜都是好几年的交情了,要骗过你也不是一般人做得到的,何况她当时拿出来的确实是顾汐澜的阙如……一方面就是,从‘擅长伪装模仿’这方面去查,另一方面是……她假扮谁不好,为什么偏偏假扮顾汐澜?”
      
      “……可能是因为顾汐澜是和我关系最好的姑娘?”
      
      “那他们为什么要针对你?”容煊又问,“你最近得罪谁了?”
      
      “我好好地在这里读书能得罪谁,”姜沅芷没好气,“说了差不多没说,那你的第二条线索是什么?”
      
      “卿萝遇见的那个人,似乎是风系的。对方当时几乎只用了一招风系攻击术法里最基础的风刃,但是下手非常狠。”
      
      姜沅芷又问:“本来就是敌人,还能怎么个狠法?”
      
      容煊似乎是思考了一下措辞:“我是说,对自己和敌人都狠。他几乎只有攻击没有防御,好几次宁愿以伤换伤也不收手,就是那种不要命的打法。那气势就像不惜任何代价也要弄死卿萝,所以他最后干脆利落转身就跑的时候卿萝和容晏一个都没有料到,让他一下子窜出去老远。”
      
      “这个打架画风,似乎有点眼熟啊……不对!”姜沅芷忽然注意到了什么,“容晏和卿萝那边的消息你是怎么知道得那么清楚的?再说他们俩干什么宁愿成绩作废也要救我?”
      
      “当然是我告诉他的啊,”窗外忽然响起一个声音,有人从外面敲了敲窗子,“哎,开个窗啊。”
      
      姜沅芷循声望去,只见外面已经是深夜,一只巨大的傀儡木鸢停在窗边,而容晏正坐在木鸢背上,夜风中青衫猎猎,姿势非常洒脱不羁。
      
      容煊走过去打开窗,容晏便从窗口爬了进来,手上光芒一闪,那个巨大的傀儡木鸢就被他收了起来。
      
      他环视了一周,坐回整间房里唯一的椅子上的容煊岿然不动,姜沅芷沉默地看着这兄弟俩更没有动的意思,最后只好叹了口气,跳到窗台上坐着了。
      
      一室沉寂中,容晏一挑眉,开口:“既然你家小姑娘已经醒了,那你应该有空来和我聊聊接下来的剧本了吧?”
      
      “什么我家小姑娘,”容煊冷静地反驳了对方的称呼,才问,“这么简单的事情居然还要当面聊吗?你打算挖我墙角让我朋友背叛我于是以‘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理由拉拢施恩,具体怎么演你自由发挥,一句话的事情,用得着你冒着暴露的风险大半夜地跑过来?”
      
      “话不能这么说,”容晏怡然自得,“我这不是要先来和你们对口供吗?万一没对好你们不小心拆我台怎么办?”
      
      姜沅芷一开始只觉得自己是不是误入了什么异世界,但她很快就意识到了哪里不对:“所以你们能给这里的第三个人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吗?啊?说好的仇深似海不共戴天的兄弟俩呢?”
      
      容晏居然还很惊讶地问容煊:“你还没和她说?”
      
      容煊点了点头:“本来打算狩猎结束后说的。”
      
      容晏眉头一跳,口气中有点幸灾乐祸:“那你现在麻烦大了。”
      
      他转头对着姜沅芷笑得春风和煦:“正式自我介绍一下,九歌容晏,你可以和这家伙一样叫我哥。”
      
      姜沅芷觉得她看见容煊的表情扭曲了一下:“我好像没叫过你哥。”
      
      容晏唉声叹气,神态却很轻松:“弟弟叛逆怎么办?当然是随他咯。但某人再不乐意也改变不了我大三个月的事实啊。”
      
      “别忘了现在的身份可是你比我小,要叫也是你先叫……”
      
      姜沅芷打断了容煊的话,一字一顿:“所以在讨论谁兄谁弟之前能先告诉我真相吗?”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恭喜那位猜到容晏就是那个“朋友”的小天使啦
    容·被出身和修炼天赋耽误了的情报头子·热爱八卦·即将被身边的熊孩子们逼成老妈子画风·每天觉得心很累·晏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