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透误我

作者:不知懿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凝翠

      冬日最后的严寒褪去,转眼已是万物复苏的季节。
      
      树上偶尔露出松鼠的大尾巴,树叶拂动的沙沙声夹杂着稚嫩的鸟鸣声,一只长尾山雉在冰消雪融的土地上踱步,长长的尾羽色彩鲜亮。
      
      忽然有一支箭矢破空而来,打破了山林中的和谐,林中的生物仿佛都在一瞬间隐藏了起来,还残留的只有几声遥远的鸟啼和已经死去的山雉。
      
      姜沅芷从树上跳下来,并不留情地掐着山雉脖子把今日的午餐甩给了身后跟来的容煊。容煊没什么诚意地对山雉拜了拜,拿出一整套工具来进行惨无人道的开膛破肚。
      
      在容煊处理山雉时,姜沅芷从须弥戒里翻出一卷地图和一个罗盘,研究起了目前的方向和路线。
      
      看着她一脸如临大敌地把地图转来转去,容煊叹了口气,把手中串着山雉的树枝往火堆上一架,走到姜沅芷身后,第不知道多少次地试图给她讲解方向。
      
      直到他们俩解决了午饭,此次尝试依然以失败告终。
      
      显然路痴这种事情,并不会随着年龄增长而有多少改变,何况这还是在本来就容易迷路的深山老林。即使有蓝辰留下的详细地图这种技术支持,也没能拯救姜沅芷糟糕的方向感。
      
      他们两人已经在山林中走了好几个月了,所见都是相似的景象,除了彼此之外一个活人都见不着,能分清楚季节已经算不错,至于搞清楚现在的具体日期,那就实在是强人所难了。
      
      .
      
      几个月前,老先生——或者说蓝辰——与泉麟同归于尽后,扶湘的危机就被解除。所有被泉麟歌声迷惑的人都清醒了过来,除了最初失踪的两人以及蓝辰本人之外,并没有更多的伤亡。
      
      村人说,那天清晨,好多人看着老先生婉拒了别人的好意阻拦,一意孤行前往涟水,他这一走再没回来,其余人却都恢复了正常,便也都猜到了是他牺牲了自己。
      
      几乎整个扶湘的人都来参加了蓝辰的葬礼,他死得尸骨无存,便也只能立了衣冠冢。虽然所有人都对他怀尊重之心,但算来如今他在扶湘无妻无子无亲无友,最后居然也只有姜沅芷和容煊这两个做学生的与他称得上是熟悉。
      
      其实现在想来,怕是因为他原就是亡者,却借着禁术不肯离去,用已死之身禁锢已逝之魂,所以身上的死气才会重到那个地步吧。
      
      按照他生前所说,姜沅芷和容煊在屋后种下了一排归思树——传说这种树是客死异乡的游子精魄所化,能帮同样经历的魂魄归乡——便是他在这世上最后的痕迹了。
      
      他们在蓝辰的书桌下发现了暗门,暗门之下是比地上的房子还要大的密室。密室中摆了一排又一排的书架,书架上的数万卷藏书见证了他隐居在扶湘的岁月。最里面的几个架子上的书笔迹与那本由左靖炎转交的功法秘籍相似,其余的便都是另一种笔迹了——山水庙的匾额、村口巨石上的“扶湘”、功法夹层里的笔记、蓝辰这些年拿出的藏书,这些之前被他们忽视的细节,藏着的是无声的真相。
      
      除了这些书外,便只剩下了三个箱子。一个箱子中是大半箱各类珍稀矿石和一把雪色的刀,姜沅芷一眼便认出来那是兵器谱中总榜排名十一的“刀”——是的这把刀的名字就是开玩笑一样的“刀”,也不知道初代主人到底是怎么想的——箱盖角落刻了一个“容”字;另一个刻了“姜”字的箱子中是半箱琴谱与一整套看不出质地的首饰,蓝得好像雨过天晴后的天空,还有一颗无色剔透的、拇指大小的珠子。最后一个箱子要小得多,里面也只放了一卷地图,却详细描述了各地的地形、势力范围、风土人情与矿脉分布。看到这卷地图姜沅芷便明白,这两年蓝辰一直在写的只怕就是这个了。
      
      那个与他们朝夕相处了四年、虽然各自都有自己的秘密但确实像亲人一样的长者,他准备了那么久的东西,最终没能亲自送到学生们的手上。
      
      他们离开时今冬的第一场雪还未落,两人在院门前行了最后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拜师礼,之后再也没有回头。
      
      那个老旧的、没有门的院子,连同后院中的归思树,终于被落在身后了。
      
      而前方,是万年后修真界第一学府的前身,天谕学宫。
      
      .
      
      奉君之命,承天之谕。
      
      天谕这个名字,代表了太多的东西。
      
      太古之时,三君降世。在三君多得吓人的功绩中,有一条就是于离海边极东之城上建立天谕教,以神权制约君权。又于天谕名下立学宫,传授仙法仙术,教出了无数大能,成为第五洲修真者最早的源头。
      
      自天谕建立以来,多少势力兴起又衰落,多少家族崛起后沉寂,唯有天谕始终立于东方,震慑整片大陆,数万年岿然不倒。
      
      然而月有圆缺,时有更替,天谕也未能永远幸免。乾坤十六转,天谕走向末路,这个古老的势力在战火中毁于一旦。
      
      后世的天谕高等院校在废墟中建起,成为修真界最高学府;管委会又以“天谕”为名设立奖项,成为第五洲各领域最权威、最顶级的荣誉。
      
      天谕教最终淹没在时代浪潮中,而天谕之名代代相传,未曾磨灭。
      
      而这一年,天谕教还未覆灭,依然是第五洲上各大修真势力之首。
      
      .
      
      吃完午饭后姜沅芷和容煊便继续沉默着赶路,当初来扶湘时毕竟还有商队的顺风车可蹭,这次却选择了自己走。山林中几个月下来,只盼着能赶紧离开这片地方,实在没有什么聊天的兴趣。
      
      唯一值得高兴的事实,恐怕只有以他们的速度脚程来看,半个月内一定能走出西寂岭了。
      
      不知走了多久,太阳依然挂在半空中,投下寥寥几分暖意,他们忽然听见林深处传来奇怪的声音。容煊和姜沅芷愣了一下,对视一眼,同时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跑去。
      
      越往近处,声音越清晰。蛇类嘶鸣、树木倒地、叶子哗啦作响,夹杂着女子短促的闷哼声,简直可以靠声音脑补完整剧情。
      
      .
      
      “这姑娘什么运气……”姜沅芷扒着树叶藏在树丛里,远远望着林中突兀空地上厮杀的双方,心情复杂。
      
      一方是条碧绿色的巨蛇,三角状的头部极为狰狞,竖瞳冰冷,全身上下的鳞片形状像是一片片树叶,微微翘起,边缘锋利;另一方则是个少女,看着也没有比姜沅芷大很多。现场一片狼藉,看起来双方已经打了不少时间。
      
      关于蛇类有一句流传下来的古老说法,叫做“凝翠称霸,玄楚为王”,说的大概是最为凶恶的两种毒蛇——说是大概,是因为玄楚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蛇已经完全不可考,别说实体,连记载都几乎没有。于是这传闻中的蛇中之王形同虚设,蛇型凶兽中凝翠一家独大。
      
      相比起来,凝翠的相关记载就清晰得多。而这种蛇不仅体积极为庞大,又有剧毒,加上鳞片坚硬锋利,全身上下几乎没有破绽,连天敌都没有,差不多可以说是食物链顶端的存在,在所有凶兽中都算排得上号的难缠。
      
      这空地上的蛇,一看就知道是条凝翠,看样子岁数还不小,这都被这妹子撞上了,可不是运气差吗?
      
      那少女正死死抱着蛇身,姜沅芷隐约看见银光一闪,像是她把武器扎在蛇身上。凝翠似乎是痛狠了,一边拼命扭头想要去咬她,一边尾巴甩出去就撞倒一片树。整片空地大概就是这么来的,而且还在不断扩大中。
      
      然而那少女抱住的位置极巧,凝翠怎么都咬不到她,只能任由她拔出武器又狠狠扎下去。
      
      但这并不代表少女就占据了上风,蛇的体型太大,要害又不在背上,这么一下下扎,伤是能伤,却弄不死。而且虽然说她没被咬到,却不能说没有受伤——凝翠蛇鳞每一片都极为锋锐,且天生微微上翘,少女又不是铜皮铁骨,要撑住不被甩下去,花的力气自然不小。故而她与蛇接触的部位几乎都是鲜血淋漓,看得姜沅芷都替她疼得慌。
      
      “这有点难打啊,体型太大了……”一边的容煊凑在姜沅芷耳边小声说。
      
      姜沅芷皱起了眉,她忽然想到了什么:“你的傀儡体型也不小啊,这时候不拿出来你还等什么?”
      
      容煊没动,姜沅芷忍不住催:“你快点,那姑娘还不知道能撑多久!”
      
      容煊轻咳了一声:“你就从来没想过,为什么我那天会被你发现身份,又为什么从此之后再也没用过那个傀儡吗?”
      
      姜沅芷立刻心领神会:“……坏了?坏了你不修?”
      
      容煊有些无奈:“材料不足。”
      
      “老师给你留下来那么多矿石你告诉我材料不足?”姜沅芷压着嗓子质问他。
      
      “……那些,太珍贵了,”容煊委婉道,“我那个傀儡算是个残次品,除了硬度之外几乎毫无优点,为了修它用掉那些材料,所有的傀儡师和机关术士知道了都会被气死的。”
      
      姜沅芷嘴角一抽:“要你何用!”
      
      然而现在不是指责别人没用的时候,姜沅芷只能深吸一口气,低声道:“没办法,硬上吧。”
      
      就这么一会儿,那边的妹子已经快撑不住了,生生往下滑了一段,滑过的位置碧绿的鳞片几乎被染成鲜红。
      
      没时间犹豫了,容煊本身就已经把刀拎在手上,于是当下直接就冲出去,一刀狠狠剁在凝翠身上,虽然没能砍断,却留下了一道伤口。凝翠吃痛,一尾巴甩向容煊,被他险之又险地避开。
      
      姜沅芷看了看那边的两人一蛇,最终还是没敢冒险,左手捏了个诀,图腾渐渐在脸上浮现出来,右手在弓弦上一划,弦上染了血,这才拉开弓,对准了凝翠左眼。
      
      这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毕竟那边动作幅度又大速度又快,位置随时变换。而且疼疯了的凝翠根本是在毫无规律地乱窜,就算靠着容煊人为限制了一点它的移动范围,但还是连算都算不准确。
      
      箭矢离弦,呼啸而去。那边凝翠也不知是注意到什么还是单纯碰巧,箭擦着它的身子过去。然而不过瞬息,那箭竟又回返,最终还是准确无误地射中了蛇眼。
      
      ——虽然蛇本身差不多就是瞎子,主要靠的还是嗅觉,射不射瞎眼睛都一样。但比起覆盖着坚硬鳞片的其他部位,还是眼睛更脆弱一点。
      
      箭离弦之后姜沅芷就没有再看,也没有关注飞速下降的灵力,赶紧又是一箭射出——这回对准的是右眼。
      
      灵力不足支撑第三箭,连清语带脸上的图腾一起消失,姜沅芷喘了一口气,几乎是整个靠在了树上。
      
      不过足够了,凝翠受创不轻,残留的灵力还在它脑中肆虐,剧痛之下杀伤力都小了点,容煊躲起来更是毫无压力,连续几刀斩在同一个位置上,终于成功砍下了一段……尾巴尖。
      
      眼睛被射中,头冷飕飕地痛,背上被人扎来扎去,还被砍了尾巴……再好脾气的生物也要暴走,何况是凝翠这种本身脑容量就不足还脾气暴躁的蛇,抓不到放冷箭的,打不到砍尾巴的,它就卯足了劲要把背上的人甩下来。于是本来半盘在地上的,干脆半个身体都立了起来。
      
      也不知道是因为凝翠陡然立起所以少女单靠手撑不住,还是因为鳞片上都是她的血实在太滑,又或者是她单纯的力气不济又失血过多,总之少女手一松,落了下来。
      
      ——准确地说,是擦着蛇身翻滚下来,又在蛇身上留下了一整道的血痕。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恭喜您拾取宝箱x3】
    【您获得了武器“刀”x1、锻造材料xn】
    【您获得了神秘饰品x1、不知名宝珠x1,请自行探索功能及来历】
    【您获得了全大陆地图与攻略x1】
    【您获得了失传孤本xn】
    【您的老师已下线】
    【您的新队员即将上线,请自行探索组队功能】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