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透误我

作者:不知懿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无猜

      姜沅芷拽着容煊一路狂奔,一边跑一边咬牙切齿。
      
      想她自入学考试一次掀翻了五个同级新生开始,到如今打遍全校无敌手,从来就没在怕的,到底怎么就落到这么一个不能还手只能逃跑的地步?
      
      当然这不是她打不过的缘故,就后面追着跑的那些歪瓜裂枣小混混,别说这些了,数量再翻一倍她都能全部打趴下。
      
      关键在于,她要是动了手,就要因为在校期间私自打架斗殴而被退学了。对方光脚不怕穿鞋有恃无恐,她这边投鼠忌器还要带着个拖后腿的家伙……
      
      龙游浅滩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拔了毛的凤凰不如鸡——!给我等着!不报复回来我就不姓姜!
      
      .
      
      这半个月发生的事情简直就是一出大戏,围观群众倒是看热闹看得挺开心,姜沅芷却一天比一天气不顺。
      
      事情的起因和姜沅芷没什么关系,甚至就连容煊都算无辜。
      
      一切都要追溯到军校的贫困生补助制度。
      
      这一届元初第一军校的贫困生里出了个大佬,入学第三年就申请转班至本校公认的王牌专业——机甲战斗与指挥专业的尖子班,按照规则他必须战胜起码一个“同级同类班”的学员,在两个战指尖子班近百人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的同时,隔壁武器设计与研发专业尖子班中,以“战斗天赋实力差到让人不敢相信他是他爸妈亲生的”闻名的容煊不幸躺枪。
      
      ——大佬这摆明了是钻校规漏子捡软柿子捏,然而情报不足,阴沟翻船。
      
      容煊所谓的“战斗天赋实力差”是和他家那群天才亲戚相比,但在本专业中,即使不算出挑,也轮不到他垫底。
      
      何况他还是个专业课第一的技术帝。
      
      当然大佬不愧是大佬,把容煊逼到小手段齐出才勉强胜了一筹。然而这边容煊还没来得及松口气,那边大佬不爽了。
      
      在他看来,要是堂堂正正地输了也就输了,技不如人没什么可说的,可这一场他输的实在憋屈,一怒之下直接带人把容煊堵了墙角。
      
      容煊因为家世天赋成绩等原因在校内惯常独来独往,没什么交好的朋友。虽然考得上元初第一军校的人都有点脑子不至于搞出什么校园霸凌来,但这种时候也不会有什么人挺身而出。
      
      然而——又是一个然而——隔壁学院远程攻击系的系霸姜沅芷,和容煊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
      
      这一场正面开战的结局是双方同时受了警告处分,并取消了奖学金资格。
      
      上面说了,大佬是个贫困生。奖学金取消这事,对于容煊和姜沅芷来说只是可惜,对于大佬来说就不是件小事了。
      
      断人财路如断人生路,这下双方是真的结了仇,自此冲突一路升级,到如今简直有你死我活之势。
      
      .
      
      姜沅芷拽着容煊一路横冲直撞,可惜这次大佬真的下了狠手,简直到处都是围追堵截的人。
      
      再一次甩开追兵,一连跑过三条街,转过弯后,便见路中央站了个人,此人一副守株待兔的模样,看得姜沅芷心里一咯噔,再一细看,才松了口气。
      
      那是个看着比他俩还小几岁的少年,长相俊俏,眉眼中的冷意压不住稚气。
      
      少年冲着他俩一点头,慢条斯理地迎上了后面追来的人。
      
      之后的场景简直闻者伤心见者流泪,姜沅芷假惺惺地替那群被少年摁在地上摩擦的小混混们抹了一把辛酸泪,然后才想起什么似的转头面向好不容易喘匀了气的容煊:“你大侄子怎么会在这里?”
      
      容煊理了理衣服,云淡风轻道:“当然是我叫过来的啊。只准别人找外援,不准我们找外援吗?”
      
      虽然都是外援,但显然不是一个级别的战斗力。大侄子一出危机立解,真不愧是容家年轻一代最大的杀器。
      
      作壁上观的容煊一边欣赏着这场一面倒的战斗,一边盘算着怎么把这次吃的亏讨回来。他忽然感到心口发热,隐隐觉察出一种违和感,但又想不出到底问题出在哪里,最终也只能当做了错觉。
      
      .
      
      姜沅芷翻过隔壁家的墙头,落地时险些扭了脚,好在她反应快,迅速一手撑膝盖站稳了,一抬头就看见自家竹马那张脸。
      
      容煊有些无语地看着她:“说了多少次你不如直接走大门,干嘛非要翻墙过来?”
      
      姜沅芷哼了一声:“然后你家人问起我过来干什么,我说因为我打架受伤了所以来你家上药?上次因为这事被念叨了多久你都忘了?”
      
      “所以我说,你还是少打架吧。每次搞得一身伤,我家的伤药起码有一半耗在你身上。”
      
      姜沅芷睨他一眼,冷笑了一声:“这次我是因为谁惹上的麻烦?合着还变成我没事找事了?”
      
      容煊手一摊:“好好好我的错我的错,但你下次打架好歹也注意一点别受伤行不行?你只要自己不伤到我才不在乎别人被你打多惨,给你善后我又没有怨言。”
      
      “你能不能别像个老妈子似的?”姜沅芷嗤之以鼻,“这种小伤谁没受过一样。老规矩这事给我瞒着,反正你家现在没人对吧……”
      
      容煊落在后面,忽然说了一句:“有人啊。”
      
      姜沅芷推门的手一抖,正对上屋里给自己包扎到一半的少年看过来的目光。
      
      容煊慢悠悠地补上后半句:“我侄子也得回来上药啊。”
      
      ——毕竟是一挑几十,再怎么是百年难遇的天才也不可能做到无伤碾压,只不过对于他和姜沅芷这种准战斗人员来说,类似的皮外伤完全是小事,根本不会怎么放在心上。
      
      姜沅芷回头瞪了容煊一眼,转头对少年说话:“阿尧好啊,这次麻烦你了。”
      
      叫阿尧的少年也乖乖打招呼:“阿芷姐好,小叔叔好。”
      
      一边的容煊眉一挑:“你这辈分出错了吧?叫——姨——啊。”
      
      姜沅芷走过去,从药箱里把药水和纱布拿出来,一边拿一边反驳:“叫姐碍着你什么事了?我又没比他大几岁。”
      
      容煊笑道:“你自愿低我一辈管我叫叔,那我自然是没有意见的啊。”
      
      姜沅芷闭了嘴,专心对付身上的伤口,反正在辈分这事情上和容家这对叔侄较真,最后吃亏的永远是她自己。
      
      她身上都是些细细碎碎的伤,处理起来并不麻烦,唯一的例外是右手腕上划的一道有些长的口子,只有一只手能用,动作便显得有点别扭。容煊在旁边看了一会儿,终究是看不下去了,上前两步半抢半接地拿过姜沅芷手上的绷带,帮忙包扎时的动作却很小心。姜沅芷撇了撇嘴,没说什么话,只安静地配合着容煊的动作,一时间整个房子里都沉默了下来。
      
      阿尧自己解决完自己身上的伤,无言地看了他们俩一会儿,站起身走到厨房翻了翻,又拿着两管无色的液体走了出来。见他面无表情地喝着那些半凝固的液体,姜沅芷感觉舌根泛起一阵苦意,胃部都抽痛起来。
      
      她忍不住问:“这种反人类的东西你怎么还在吃啊……”
      
      阿尧咬着管口没有说话,神色居然显出了一点微妙的茫然。容煊按着她的手臂提醒她别动,嘴上却接过了话。
      
      “我这里有个不幸的消息你要不要听?”不等姜沅芷回答,他又自顾自地说了下去:“反正你不听也得听,因为你奖学金没有了的缘故,要是你不想明年连学费都交不起,最好省着点吃。”
      
      在她不可置信的目光中,他微微一笑:“所以味道再怎么反人类,你也只能吃这个了——毕竟便宜。”
      
      姜沅芷咬着牙:“恩将仇报!我是为了谁的缘故落到取消奖学金资格的地步?”
      
      容煊打完最后一个结,神态轻松:“那也没办法,我的奖学金也被扣了。要不你去和你爸妈求求情,就说你没有奖学金连饭都要吃不起了,让他们额外补给你一点生活费?”
      
      那当然是不可能的。要是求助家长,到时候又得解释为什么会被扣奖学金,最后还是得归结到打架斗殴问题,她一心捂着消息可不就是怕这种事。
      
      于是最后也只能忍了这口气,又把账在心里记了一笔。姜沅芷坐在桌边痛苦地把营养剂往下咽,只觉得自己的生活质量又开始刷新下限了——等等?为什么要说又?
      
      见她那一副剧毒口中过绝望心中留的模样,容煊颇有些无奈:“这东西所有人都在吃,怎么就你这么大反应?再说这好歹对身体好,刚受了伤你还想吃什么?”
      
      姜沅芷迅速把刚刚的问题抛到了脑后,她恨恨地说:“谁知道,反正就是吃不惯,这辈子都吃不惯!”
      
      “你中午将就一下,晚上我请你出去吃好吧?别一副我怎么虐待了你的样子啊。”容煊调出自己智脑上的账户看了一眼余额,斟酌了一下,最终还是妥协了。
      
      姜沅芷抬起眼看他,眼中都显得亮了起来。容煊叹了口气,又开始絮絮叨叨:“你也不想想我生活费里有多少是被你吃了,好歹我自己也总是要花钱的吧。我这种冤大头你一辈子都碰不上一次,你再惹事下次我绝对不管你了……”
      
      阿尧忽然冷淡地插了一句:“这句话你已经说了好多遍了。”
      
      容煊被他一噎,还没来得及反驳,就见他站起来把喝空了的管子往一边的垃圾桶里一扔,又说:“而且你自己本来就不花钱。”
      
      容煊轻咳了一声:“小孩子怎么说话呢,我房间里那些材料不用钱的吗?”
      
      阿尧随手拎起自己的包,抬腿往外走,走到门口才转过身,点了点头,说:“便宜的那些都是你在研发中心实习的时候分配的,至于贵的那些——”他顿了顿,“不是阿芷姐送你的吗?”
      
      虽然容煊难得被人呛,但姜沅芷看笑话归看笑话,如今话题都转到她身上了,她也只能帮着解释一句:“那总不能真的老是让他白请我吃饭吧,欠太多还不起很麻烦的呀。”
      
      “我也是不懂,”阿尧打开门,逆光站着时眉眼中带出三分天生的盛气凌人,“你真的那么吃不惯,干嘛还把钱花在那些材料上?你要是不花这些钱,也不至于天天嚷嚷着吃不起吃不起最后还是吃营养剂了。”
      
      他甩上门,脚步声渐渐地远了,正是冬日的正午,落地窗外透进来的阳光带着暖意,屋内一时没人说话。
      
      过了好一会儿,姜沅芷才幽幽道:“容叔叔,你侄子最近脾气有点大啊。”
      
      “情路不顺迁怒人而已,就他那情商,我看麻烦还大着呢。”容煊收拾好药箱,若无其事道,“别管他了,你上次的弓不是又磨损了吗?我那边新做了一张,你看看能不能用。”
      
      姜沅芷也把她那份营养剂的管子扔进了垃圾桶,一边跟了上去一边说:“他摊上你这叔叔也是不容易,情路坎坷还要被嘲笑。”
      
      容煊一笑:“我担心他做什么,好歹人称元初一枝花,靠着那张脸都不至于……”
      
      话到一半,他猛然一顿,有什么想法浮光掠影般从脑海中划过。
      
      这次他终于抓住了那一闪而逝的破绽。
      
      阿尧因为天赋实在过人,并没有走正规教育的道路,而是在家由他那个严肃起来能吓哭小朋友的爸——也就是容煊亲大哥——亲自教导。这也是为什么他能不怕校方追究做了这次外援的理由,因为他根本就不是个军校生,不用遵守校规。
      
      也就是说,他和元初二字是根本扯不上关系的,为什么会下意识想到元初一枝花这种奇怪的称呼?自己没那么恶趣味吧?
      
      不,不对。为什么阿尧不去上学?印象里他家历代也不是没有比他天赋更好的人,为什么只有他一个例外?自家大哥贵人事忙,又为什么抽得出功夫来教儿子?
      
      ——心口灼热。
      
      而且阿尧平日除了打架都在干什么来着?他也没有什么朋友,也不经常在家待着,那他在做什么?还有那个他喜欢了好久却屡屡碰壁的女孩子,又是怎么和他认识的?……十四岁的阿尧,长的什么样子?他的全名又是什么?容……尧?
      
      ——仿佛有什么东西在那里燃烧。
      
      还有姜沅芷……姜沅芷到处和人打架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之前也没出什么事,这次怎么就违反校规了?为什么之前她似乎完全没有受到校规的约束?为什么没人发现不对?
      
      ——容煊下意识伸手摸去,触到一串铃兰玉饰,花瓣温润洁白,顶端泛着翠色,陌生又熟悉。
      
      记忆逐渐模糊,一些仿佛从未经历过的场景却在脑海中浮现,周围的景象在扭曲中坍塌,容煊忽然惊醒,醒前最后一眼,他看见姜沅芷神色由疑惑转为恍然。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一个老俗梗。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