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透误我

作者:不知懿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对质

      半夜深山野路,枯枝败叶老树。身侧无名古墓,一地尸骨,熟人巧遇此处。
      
      先反应过来的还是容煊,他迅速地收敛好了情绪,镇定地微笑:“好巧。”
      
      姜沅芷的目光从容煊的脸转到他手上的刀,又看了一眼惨死的荒原人,最后扫过不远处伫立着的“巨人”。
      
      说实话,面对这样的场景,很多事情都已经是显而易见的了。
      
      于是她也露出一个俗称“皮笑肉不笑”的表情:“确实好巧。”
      
      .
      
      因为之前耗时已经不少,担心没能及时回去被人发现,两人都颇为默契地选择了先回扶湘,另外抽时间对质。
      
      然而等到他们俩坐在厨房里时,已经完全没有什么剑拔弩张或是秋后算账的气场了。
      
      旁边的炉子上煮着给老先生的药,姜沅芷搬了个板凳在那里剥豆子,容煊则拿着针线补衣服。
      
      两人此前几乎是靠着一哭二闹三上吊才逼得老先生答应看病吃药好好休息,而这些药材也差不多耗掉了他们俩这些年积攒的所有积蓄,却仍然无法阻止老先生一日日衰弱下去。
      
      至于为什么补衣服都是容煊的活,倒不是因为姜沅芷就不会,主要还是因为容煊在这方面实在太有天赋,堪称心灵手巧当可嫁人,以至于他们家的分工看起来和一般人家完全是反着来的。
      
      因为他俩主动抢走了所有的家务活和闲杂事,以至于忙到只有这种时候才能顺便处理一下掉马问题。
      
      仔细想想,这一次掉马看起来惨烈,但说到底也没有那么多恩怨纠葛,说开了也就是分分钟的事情。
      
      于是两人心有灵犀简单粗暴地跳过了“你为什么瞒着我”“你凭什么不相信我”“这一次要是不撞上你什么时候才对我说实话”之类的浪费时间的问题,直接切入了正题。
      
      姜沅芷一边扭开手里的豆荚,一边微笑着表达了自己关于“阁下你这么叼为什么会被区区人贩子抓住又为什么非要跟着我”的疑问。
      
      “我被抓住的理由和你是一样的,至于跟着你,毕竟救命之恩当以身相许……”面对姜沅芷一脸“你看我信不信”的表情,容煊老气横秋地叹了口气,“其实是觉得你这个人天真又心软,怕你被卖了还帮人数钱。刚好我也没什么目的地,就当还你个人情了。”
      
      莫名其妙被戳上“天真”“心软”标签的姜沅芷忍不住磨了磨牙,这种被个小孩子小看了的感觉简直酸爽。偏偏对方还是出于好心,她总不能说“我年纪比你大多了哪里轮得到你多管闲事”,再一想到就这一路见闻来看自己还真的受了对方不少帮助。本来是觉得自己管吃管喝还管教学也算等价交换,这下一看其实对方都不需要难免心虚,于是只能直接转入下一个问题。
      
      “你那个……到底是什么能力?”
      
      容煊从善如流:“傀儡术。”
      
      姜沅芷:“……”我读书少你莫驴我!
      
      傀儡术在修真界也是一个源远流长的流派了,真要说起来其实是两种完全不同体系的能力的统称。传统傀儡术是机关术的一个分支,而一般被称为“邪道傀儡术”的“牵丝傀儡戏”则属于巫术范畴中的魂魄咒术。
      
      星海纪能人辈出,傀儡术也发展到一个巅峰——不管是传统傀儡术还是邪道傀儡术。但不管是哪种傀儡术吧,为了方便操控,傀儡偶的体型都是接近真人大小的。即使是某些不剑走偏锋不舒服的怪胎,那也是往小了改进。事实上傀儡偶的宗旨就是轻巧灵活,像容煊这样搞出个巨人来……真当操控这么个重量级的大家伙不需要力气啊?
      
      姜沅芷忍了又忍,还是忍不住吐槽:“你手不会断吗?”
      
      “我的操控方法和一般的傀儡术不一样啊,不是用傀儡线控制的。”容煊倒是像被质疑惯了,也不恼,“我以前在家中翻到过一本古籍,应该是后众神纪时期流传下来的残卷。里面提到这种方法,我觉得还蛮有意思的。”
      
      “你家?”姜沅芷眯起眼,“这种传了上万年的古籍都能被你从家里挖出来,肯定不是什么小门小户,你到底是哪家的?”
      
      “我家其实还真不怎么有名,说了你估计也是没听过的吧……”容煊下意识摸了摸鼻子,顶着姜沅芷的目光,最终还是手一摊,“九歌容家。”
      
      “九、歌、容、家?你爹是不是家主?”姜沅芷垂死挣扎,看着点头的容煊,只觉得历史观都颠覆了。
      
      说好的如玉君子呢?到底是这货骗了历史,还是历史骗了我?
      
      .
      
      某种意义上,说这个年代九歌容家不怎么出名倒是真的,一百个人里九十九个没听说过,剩下一个多半是九歌本地人。
      
      奈何,九歌出了个【容煊】。
      
      星海纪中期第一人、传统傀儡流宗师、一手将容家推上一流世家地位的【容煊】,此人一路升级,打败反派拯救世界,走上人生巅峰迎娶白富美……啊呸,就这点不对,他单身了一辈子。
      
      以至于后世的穿越小说中,很少有写这个时代的男主文,因为你黑了【容煊】就等着被他的粉骂到死,不黑【容煊】……原创主角都苏不过他;反倒是女主文层出不穷,嫖的就是【容煊】。
      
      星海纪前期的宣无洄、中期的【容煊】、后期的徐肃,并称三大男主重灾区——要颜值有颜值要武力有武力,有钱有权父母双亡,不嫖他们嫖谁。
      
      然而姜沅芷只觉得满心卧槽。
      
      出大事了!
      
      这家伙不乖乖在九歌呆着走他的剧情,乱跑什么啊?!她是不是无意中干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啊?!
      
      嫖男神?不好意思她真没这个爱好,而且算起来她勉强还是容煊和卿萝的cp路人粉。然而如今再回想,她好像把人家的初遇给搅和了啊!
      
      然后是能力,【容煊】确实是学的傀儡术,作为传统傀儡术集大成者,这家伙的战斗方式是载入史册的。所以姜沅芷清楚他一贯走的是“谁和你1V1老子偏要群殴你”路线,傀儡阵能玩出花来。【容煊】的傀儡术,擅长的是一心多用和各式阵法,傀儡偶都是正常大小的,没听说过他弄出什么巨人来啊?!
      
      最后,最重要的一点是,480年——也就是今年——9月,【容煊】求学天谕学宫。然而如今已经是6月了,别说容煊至今没有流露出一点要出发去天谕的想法,就算他现在马上出发,三个月也根本不够从第五洲西北的扶湘赶到极东的天谕,也就是说容煊百分百错过今年的天谕入学。
      
      若是一般人,晚一年入学也就晚一年,反正人生那么长,一年也算不了什么。但那是【容煊】啊!世界等着他拯救啊!BOSS等着他解决啊!他要是走偏了世界毁灭怎么办?!
      
      再一想要不是她横插一手,人贩子事件里估计是容煊卿萝联手自救,给伟大友谊奠定基础;要不是她把容煊带到了扶湘,说不定他早就被容家人逮了回去该上学上学,然后乖乖地走正统傀儡路线而不是搞什么创新……这么一想她还担心什么蝴蝶翅膀,这根本已经刮起龙卷风了啊!
      
      ……和这种糟糕的现状相比,人物性格OOC什么的,已经不算大事了。
      
      姜沅芷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你没事乱跑什么啊?”姜沅芷沉痛控诉,字字泣血,“你说你一个大少爷,明明可以在家吃香喝辣非得跑出来,现在吃这么多苦头你是图什么啊?!你就不怕你家人担心吗?你对得起你爹娘吗?!”
      
      容煊垂下眼,神色有几分讥诮,这是姜沅芷从未在他脸上看到过的表情:“担心?我父亲不盼着我死外头算不错了,我真出事他怕是要笑出声来。要不是我跑得快,指不定哪天就给人腾位置了。”
      
      什么鬼?容家不是五好文明家庭吗?这父子相杀的既视感是怎么回事?不是顺风顺水吗?这一副饱受迫害的口气是怎么回事?
      
      姜沅芷感觉自己的历史素养和作为cp路好的尊严受到了侮辱:“……给谁腾位置?”
      
      “我父亲那位真爱的儿子咯。”容煊冷笑了一声。
      
      姜沅芷硬生生把那句“你爸真爱不是你妈吗”咽了下去。
      
      ……史料记载,【容煊】父母一向是琴瑟和鸣举案齐眉,母亲死后做父亲的便也一病不起,半年后病逝。【容煊】还没记事便父母双亡,好在容家比较和谐他父母留下的人也忠心,才能没费什么波折就坐稳了继承人的位置。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又是哪儿冒出来一个真爱啊?!
      
      姜沅芷的内心真的是崩溃的。
      
      她倒是想多问几句,奈何不管怎么问都好像是在人家伤口上撒盐,于是她只能怏怏地闭了嘴。
      
      反而是容煊很快收敛好了情绪,反过来问姜沅芷:“你又为什么会自己跑去杀荒原人?”
      
      “啊?”姜沅芷一头雾水,“你不是早就碰到过我了吗?之前你不是还帮我打掩护?我还奇怪你之前干嘛那么惊讶呢。再说我不去杀谁去杀?我又不知道你也是个扮猪吃老虎的。”
      
      “难道不是你在帮我们打掩护?”容煊也惊讶了,“你家长辈就任由你冒险?”
      
      “等等‘你们’是谁?我怎么不知道我有什么长辈?”——这辈子血缘上父亲那一边的亲戚她是不会认的,没毛病。
      
      “那我刚到扶湘那天遇见的人是谁?”
      
      “你遇见谁了?”
      
      两人脸色都严肃起来,这才发现他们之间出现了一个信息差。
      
      “就是刚到扶湘那天,当时我说我去找东西吃,走到村外去了。结果走了没几步眼前忽然一片大雾,雾散了就看见个男人。”容煊回忆了一下,“看不出年纪,感觉说他二十多也可以四十多也可以,长得和你有点像。说是你长辈,名字叫蓝辰,问我和你怎么认识的。你没见过他吗?”
      
      “……没有。”
      
      她确实没见过这么个人,但是这个名字她是听过的。
      
      蓝天白云的蓝,日月星辰的辰。
      
      让左靖炎转交那本册子的人、她那位神秘的长辈,就叫这个名字。
      
      左靖炎说,这个人已经死了很多年。
      
      但是几年前,容煊见过这个人。
      
      她潜意识里其实一直认为容煊是个小孩子,很多事情都觉得没必要让他知道。所以从来没有和容煊提到过关于左靖炎和蓝辰的那些事,容煊也没有理由撒这种谎,何况按理来说他也无从知道这个名字。那么要么是左靖炎骗了她,要么是蓝辰骗了左靖炎,再不然就是容煊遇见的那个“蓝辰”其实是冒牌货。
      
      也就是说,这三方至少有一方有问题。
      
      .
      
      ……所以说,她最讨厌解密游戏了!
      
      姜沅芷恨恨地在纸上又记下一笔,发现仍然毫无头绪。
      
      然而就算人生中全是谜团,日子照样还是要过。
      
      所幸目前看来,“蓝辰”这个人对他们并没有恶意,甚至根据推测,那个暗中保护他们的第三方势力很可能就与他有关。当务之急还是把那些荒原人都解决掉,然后等寒云之乱结束后,第一时间就把容煊骗到天谕去。
      
      至于解密——姜沅芷在思考了三天之后,终于决定把所有和穿越无关的线索全部共享给容煊,他有本事扮猪吃虎瞒着她这么多年,有本事一致对外啊!!!
      
      再不济,多个人和她一起发愁也算是好事……吧。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姜沅芷:我的内心是崩溃的。
    容煊:别看我,我是无辜的。
    蓝辰:而我无处不在。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