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透误我

作者:不知懿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珍宝

      容晏靠着自己的口才成功地忽悠了自出生起就未曾离开过四方谷、几乎没怎么经历过人心险恶的玄楚一族小单纯。先拉关系再讲道理,威逼利诱一起上,接着树立一个共同敌人,最后以中二发言一记绝杀。
      
      大佬出马闲人闭嘴,乌江月最终还是这么被容晏说动了。
      
      所以在把与此事无关的扶湘少年少女们安顿好之后,姜沅芷等四人便跟着乌江月走到了破败的灵初神殿内。
      
      在乌江月的指引下,他们最终停在了大殿尽头的壁画前。
      
      这壁画果然很有些玄妙之处,与幻境中不同,真实的灵初神殿中的壁画并未定格在三千年前,而是依然在延续,与八方长知塔上的一样,最外侧的最后一张图,天谕万古遥遥对峙。
      
      图腾四族人都已长眠,只剩下乌江月不人不鬼游荡人间,这废墟中的壁画却依然在一年年变化。
      
      大殿尽头的那张图,画的是神话传说中的世界起源。
      
      天地间一片空茫,四方有高大的柱子通天接地,左右两边的天柱之下,各有一人倚坐。
      
      代表着东方之极的右边的柱子下,长发的女神半仰着头,双眸轻阖,神情平淡,仿佛无悲无喜,但细看又觉得她嘴角微微翘起,神色带着温和的怜悯。
      
      这壁画即为精致,几乎连她的头发丝都看得一清二楚。阳光洒落下来,初神眉间的额饰流光溢彩。
      
      那是一块纯白的晶体,雕刻出圆融的弧度,分明并不华美精致,却能让人见之难忘。
      
      乌江月的指尖落在那纯白的额饰上,似乎是在轻柔地抚摸,但谁都知道,他触碰不到任何生者世界里的东西。
      
      姜沅芷几人也不催,就静静地看着他不知在想什么。
      
      良久,乌江月才收回了自己的手,轻声说:“血。”
      
      见几人似乎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他又补充说:“机关就在这幅壁画上的额饰里,用图腾四族族人的血就能打开。”
      
      姜沅芷与乌夜啼对视了一眼,乌夜啼主动退后一步,姜沅芷走上前去。
      
      ——不管怎么说,姜沅芷的图腾四族血统是比乌夜啼要纯粹的,在这种没有技术含量只看血统的情况下,显然是让姜沅芷上比较方便。
      
      冰蓝色灵力自指尖划过,殷红的血流出来,见乌江月点头,姜沅芷也不犹豫,就将手指按到了那纯白色晶体上。
      
      于是晶体中,有血色渐渐洇开来,仿佛蔓延扩散浅红色的雾。那色彩越来越深越来越深,竟逐渐趋于墨色。
      
      在晶体被完全染成黑色的那一刻,初神忽然睁开了眼睛。
      
      那双眼,像是活的一样。
      
      姜沅芷心里一跳。
      
      也不知怎么回事,分明是同样的神情同样的脸,嘴角的弧度都没有分毫变化,初神一睁眼,整个气质便完全不同了。
      
      像是愤怒,像是不甘,像是带着嘲讽神色,垂眼看着天地浩劫。
      
      ——她在愤怒于什么,不甘于什么,又是在嘲讽谁?
      
      没有人知道了。
      
      壁画之前的地上无声地出现了一条通道,深不见底,只隐约看得清通道入口的方寸之地,却能让人感觉到这通道的蜿蜒曲折,不知通往何方。
      
      乌江月无声地走进了通道之中,姜沅芷跟在他身后,其余几人依次跟上,乌夜啼留在了最后断后。
      
      也不知道是乌江月作为一个鬼能够在黑暗中清晰视物,还是他在四方谷停留了太久,对每一寸土地都熟悉到闭着眼睛也能走到了,他在黑暗中,无声而坚定的向前走去。
      
      即使以姜沅芷的眼力,也只能看到一点影影绰绰的轮廓。虽说也不是跟不上,但毕竟没有必要。
      
      何况身后还跟着几个视力不如她的。
      
      姜沅芷抬起手,指尖泛起莹莹光芒,照亮了身前身后的路。那光并不刺眼,照亮的范围也不大,但确实是比之前好走得多了。
      
      没有人说话,漫长幽深的通道中,微弱的光芒下,几人无声地走着。
      
      姜沅芷忽然觉得这一幕有些许眼熟。
      
      半晌后她回想起来,数年之前,她和容煊也曾跟在阿草身后,走在天谕学宫的密道中,打算去探查藏书阁九层的秘密。
      
      那是她最后一次见到阿草,如今想来,恍如隔世。
      
      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可回忆中阿草坐在窗台上,回过头来时的笑却仍然清晰得仿佛在眼前。
      
      .
      
      姜沅芷微一晃神,乌江月已经停下了脚步。
      
      她抬头时看见面前石质的大门,门上浮雕仿佛就要挣脱出来,在那点微弱光芒映衬下显得更加震撼人心。
      
      最中心是一幅熟悉的图腾,她在镜中、在图腾四族人的脸上见过无数次,而环绕在图腾四周的是四个风格古朴粗犷的图案,却能让人一眼辨认出各自特征。
      
      那是鸟兽虫鱼,是展翅的鸟,奔走的狐,缠绕的蛇,以及游动的鱼。
      
      赤芜、素墟、玄楚、青渡。
      
      代表的是一整个图腾四族。
      
      几人都不自觉放轻了呼吸,沉默地仰望着石门上的图案。
      
      只剩下乌江月轻缓如吟唱的声音回荡在这片黑暗之中,那是古老而神秘的语言,除了乌江月自己,怕是没人能够完全理解其中含义。
      
      那样古老的语言,在图腾四族中都已经废弃许久了,几乎与如今的文字不是一个体系,根本没有办法逐字翻译。即使是从血脉中获得了传承的姜沅芷,也只能听得出一些反复出现的词句所表示的具体意向。
      
      天空中的日月,大地上的山水。
      
      闭目的古老神明,沉睡的历代先祖。
      
      燃烧的火与流动的水,新生死亡与轮回。
      
      那是图腾四族祭祀时的祝词,在他们的传统中,神明的力量从自然中得来,也终将回归自然。天地不灭,神明不死。而图腾四族的力量也从自然中得来,那便是同出一源,所以那些逝世的先人才会与传说中的神明并称。
      
      图腾四族的祭祀与庄严肃穆的人族祭祀不同,那是在将自己的见闻与先人长辈轻声诉说,不必繁文缛节,只是闲话一般。
      
      人族信奉的神,是强大的人一般的存在;而图腾四族所信奉的,归根结底是自然本身。他们感激着天地万物,哪怕只是一棵树一朵花,也被视作是力量的源泉,当心存敬意。
      
      后世有人说人族的骨子里其实是不信仰什么的,他们所谓的神是他们自己的模样与自己的心性,是自己的化身,他们相信的只是他们自己而已;而继承图腾四族文明的妖族却不同,在他们观念中,神是万物,是一切,即使神像也是人形,但那也只是一个虚假的外壳而已。
      
      世界上真的有神明吗?自然与天地真的能赋予生灵力量吗?
      
      或许有,或许没有,没人说得出来。
      
      随着乌江月的尾音落下,石质的大门缓缓开启。
      
      姜沅芷本人干脆是不相信什么神的,但面对这样的场景,却还是不能不心存敬意。
      
      .
      
      石门之后,是一室珍宝。
      
      有传统意义上的金银玉石,也有各种稀有材料,还有堆成了小山的妖丹妖骨。
      
      妖族在西寂岭繁衍无数年,死去的族人自然也不少,而这些他们最后的价值都堆积在这一片地方。
      
      乌江月领着几人绕开满地珍宝,走到一扇小门前,转头对着容煊扬了扬下巴。
      
      那扇门不知是用什么材质制成的,泛着银白色的冷光,门的中心是一层套一层的转盘一样的东西,每一层上都刻画着许多姜沅芷不认识的符号。
      
      那些符号似乎有什么规律,仿佛是另一种文字。
      
      意思足够明显了,那门后便是三君交予图腾四族保管之物。若是真如他们所说,容煊与三君颇有渊源,自然有办法打开这扇门。
      
      容煊神色似乎也有些沉郁,他站在门前,手指落在最中心的转盘上,从里到外,一层层推动转盘。
      
      ——那些符号在第五洲上没有任何记载,大概没人认识,但只要是他前世那个世界的人都不会陌生。
      
      这只是一个最简单的密码盘,但若非是他这样的在那个世界中生活过的人,必然是一头雾水。
      
      想来这是千万年前流落到这个世界的那三个人,对于同乡的馈赠。
      
      不过估计安慕尧自己也没有想到,他所留下的遗产都便宜了他这个小叔叔吧。
      
      容煊有些想笑,却笑不出来。
      
      他也已经远离那个世界十几年了啊。
      
      九歌自然是他的故乡,却也不可能代替那片浩瀚星域。
      
      第五洲的人不清楚天河夜光的来历,他却是知道的。那是星际时代特有的花种,元初第一军校之外的花海,曾见证无数代人求学经历。
      
      千万年前安慕尧三人来到这片土地,想尽办法在朝夕城外种下自己带来的花种。天河夜光年年开花岁岁不败,却终究不是当初的模样。
      
      他隔着时光与世界,触摸到故人在这片土地上留下的痕迹,却清楚地知道,那个世界也好,他的故人也罢,再也见不到了。
      
      “咔哒”一声,转盘的最外面一层严丝合缝地扣上,小门缓缓开启。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