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太子当婢女的日子(重生)

作者:不吃糖包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4 章

      
      游龙捏着蜜糖,冷脸大步走了进去,腰上挎着大刀,身边又跟一个脸色严肃的赵承志。
      
      这架势是个人都以为他们是来寻仇。
      
      身后的士兵更是把手按在刀上,准备随时拔刀杀人。
      
      这些士兵可都是刀山血海里滚出来的人物,就这气势吓得笔墨铺子里众人瑟瑟发抖,小伙计更是腿都软了。
      
      街上行人早就跑得没了踪影,还以为下一秒这里就要打起来。
      
      宋惜惜咬着下唇,扶着兰芝走下来,就那几步路,走的宋惜惜腿脚发软,怯生生的看着游龙,差点就要哭出来的。
      
      原本昨日就哭过一场,眼睛本来就有些红,这会宋惜惜更是一双眸子闪着晶莹,游龙看着,总觉得她马上要哭出来。
      
      他一个枕戈而眠的八尺男人,以前最看不惯这样娇娇柔柔的女子,可这会看见宋惜惜的小脸煞白,泪光闪闪,脸色马上变得极冷。
      
      谁欺负这个娇气的小姑娘了,怎么还哭了呢?
      
      越想游龙越生气,打眼看了一圈,想把那个惹了娇娇生气的人找出来,这样的小女子都欺负,看我不赏他几百军棍!
      
      游龙脸色更冷,宋惜惜看着不由自主的抖了抖,刚想说什么,那掌柜的赶紧上前先一步道歉:“这位兵爷,宣纸的事,是我这小老儿的错,您大人大量,怎么赔偿,您说话就是。”
      
      哪能让小姐受过,李掌柜看着游龙就怕的很,赶紧将祸事往自己身上揽。
      
      游龙看向李掌柜,眼神仿佛有实质性的利剑一般,就算是久经世事的李掌柜也不敢大声喘气。
      
      “真的是你扔的?还骗人?”游龙说话就带着一股冷气。
      
      宋惜惜虽然怕的厉害,但不想让忠仆代自己受过,赶紧行礼道:“参见太子,太子纸张是我不小心遗失,碰撞到了您,我甘愿认罚。”
      
      游龙觉得好笑,薄薄的纸张,怎么还能碰撞到我,但见小女子马上要哭出来,他皱眉道:“莫要提了。”
      
      而这笔墨铺子的掌柜跟伙计一听是太子,只感觉牢狱之灾难免了!
      
      谁不知道新朝太子杀人不眨眼,简直是活阎王啊。
      
      见一屋子人都戚戚然,游龙觉得莫名其妙,可他不想走,还想跟这个娇气的小女子多说几句话。
      
      游龙将手中的宣纸往桌子上一扔,宋惜惜吓得后退半步,脸上带着些委屈跟惊恐,想着听听太子要怎么罚。
      
      “这个纸,给我装一摞回去。”游龙背着手,看这样子这铺子是娇娇家的,多光顾生意总是没错吧。
      
      宋惜惜等人松口气,不过是赔些纸张,倒也不是大事,李掌柜亲自带着人去库房搬了两摞半人高的纸张,小心翼翼的让太子搬走。
      
      可游龙抬抬眼皮问道:“多少钱。”
      
      宋惜惜跟李掌柜面面相觑,小心试探的说道:“太子殿下,不要钱,这是纸张砸到您,陪您的。”
      
      听此游龙一阵皱眉,再看娇娇小兔子一样眨巴眼睛,直接道:“纸是把我砸坏了还是砸伤了?为什么要赔?”
      
      虽然没砸伤,但是砸心里了,太子游龙心里默默补了句土味情话。
      
      “那您是来买纸的啊?”宋惜惜睁大眼睛,没想到太子这么好说话?
      
      然而一旁握着刀的赵承志跟士兵们则是一脸茫然,太子您买纸?您写字吗您就买纸?
      
      游龙这才知道是众人误会了,眼里闪过一丝笑意,声音却还冷硬的说道:“买纸,我看你家的纸好。”
      
      宋惜惜信以为真,赶紧点头道:“您也这么觉得啊,我也喜欢这批新到的生宣,纸质棉韧、手感润柔,以之行泼墨法、积墨法最好不过了。”
      
      说着,宋惜惜葱白的指尖抚摸了光洁如玉的生宣,眼底都是喜爱,抬头看向游龙道:“太子您更喜欢生宣还是熟宣?”
      
      这会的宋惜惜知道太子不追究刚刚的事,反而是来买纸的,少了些惧怕,眼底的劫后逃生的欢喜却是怎么也藏不住。
      
      游龙看着宋惜惜的欢喜更是心里开了朵花一样,但听到宋惜惜的话脸白了几分。
      
      什么叫生宣?什么又是熟宣?还有啥泼墨法、积墨法?
      
      游龙看了眼赵承志,赵承志赶紧摆手,这小姑娘长的挺标志,怎么开口的话他都听不懂啊。
      
      游龙假装淡定说道:“生宣好。”
      
      “那我给您挑些,刚刚搬出来的太多了。”宋惜惜指了指两大摞宣纸,刚刚以为太子要赔偿,那就搬的多了些,自己用的话,倒是不用那么多。
      
      谁知道宋惜惜刚要碰,游龙赶紧用刀柄按住纸张:“不用了,全都要了。”说完,游龙找补似的接了句:“我爱写字。”
      
      赵承志听到这话,直接笑出声来,见游龙瞪他一眼,赶紧摆手。
      
      刀柄碰到宋惜惜的指尖,虽是夏日,却也冰的宋惜惜手指有些酥麻。
      
      那可是刀啊!杀人刀。
      
      宋惜惜目光惊悚的看了一眼刀,结结巴巴道:“好,好。”
      
      说完缩了回去,再也不说话,李掌柜这会回过神,跟游龙算起了价格,李掌柜有心想卖太子人情,谁知道太子直接扔了一张一百两的银票,头也不会的走了。
      
      宋惜惜好像看见太子嫌弃的看了自己的刀柄一眼,又摸了摸刚刚自己指尖碰到的地方,惹的宋惜惜脸白了几分。
      
      是不是自己碰到人家的刀,被人嫌弃了啊。
      
      走在游龙身边的赵承志啧的一声,摇头甩尾的啧啧称奇。
      
      游龙目光一斜,踹了过去道:“再阴阳怪气,一刀砍了你。”
      
      赵承志被踹了也不生气:“太子殿下,您的爱好是写字,可不是砍人啊。”说完赵承志哈哈大笑,游龙脸黑了几分。
      
      老子回去就写字!
      
      当然,等回了太子府,这几摞宣纸就抬进库房,直到某天已经成了太子妃的宋惜惜清点库房的时候才发现,那宣纸怎么买回来的,还怎么放在那,笑得宋惜惜快喘不过气来。
      
      然而已经在回宋家路上的宋惜惜暗叹道:“听说太子武功了得,没想到也这么爱读书写字啊。”
      
      兰芝则想到另一件事,小声道:“小姐,再有两天,您就是去这位的府上吗?您刚刚怎么不说一声啊。”
      
      宋惜惜点头:“说又有什么用,再说就算去了太子府,也不见得会看见太子啊,我安安生生的在太子府当三年婢女,便能放出来,到时候自立门户,也不是不行。”
      
      话是这么说,但好好的小姐去当下人,兰芝还是为小姐难过。
      
      “老爷夫人怎么想的,为什么一定要您去当丫鬟呢,宋家又不是没有饭吃了”兰芝一想到这事就忍不住难受。
      
      自然是想让我借机攀附太子,成了太子的妾室,那我的好爹爹还怕没有官做
      
      但这话不能告诉兰芝,省的她再为自己难过,宋惜惜只好搬出来宋昌黎跟周氏的另一番说法:“我怎么说也是前朝郡主的女儿,家里怕新朝的官员再找麻烦。省的我连累宋家。”
      
      就算是这么说,兰芝还是替小姐委屈。
      
      等擦干了眼泪,两人这才回到宋家,没想到刚回到院子,等着她俩就是小半个院子的脏衣服。
      
      院子的下人们都知道了自家小姐还有两日就要去给别人当丫鬟,这会什么也不敢说,只看着二小姐院子的下人一盆一盆的脏衣服都拿了过来。
      
      二小姐的贴身丫鬟明月,正悠闲的坐在宋惜惜常坐的躺椅上,悠闲的吃着果子,见宋惜惜回来了,才不情不愿的起身敷衍的行礼道:“大小姐,这些衣服就劳烦您了,明日啊,我们院子里的丫头们再过来拿。”
      
      宋惜惜被这些衣服气的发抖:“这是什么意思?”
      
      “不是上午的时候说好了吗?我家小姐帮您锻炼锻炼,我家小姐说了,不用大姐姐谢,只是要洗的干净些,熨烫整齐了,下个月王家小姐生辰,我家小姐要穿的。”明月一想到高高在上的大小姐以后跟她一样,都是丫鬟,心里就得意的很。
      
      再有张漂亮脸蛋,那又怎么样,还不是被主母随手打发走了,丧家之犬,看她落魄,实在是心里舒坦。
      
      兰芝气的上前一步,推了明月一把道:“你这个尊卑不分的东西,怎敢,怎敢这么对大小姐说话。”说着,兰芝朝院里的丫头们喊道,“你们都是死人吗?别人都欺负到头上了,还不把她打出去?”
      
      这明月在宋惜惜的院子里耀武扬威了好久,自然也有不服气的,可通通被掌了嘴,这会还真的没人敢出来。
      
      宋惜惜见此,本来身体就弱的她捂着胸口,脸上娇柔愤恨,指着明月道:“我现在还是宋家的大小姐,你这么对我,就不怕我罚你吗?”
      
      明月听此眼神有些犹豫,可想到二小姐说的话,反正宋惜惜就也快成丫鬟了,谁怕谁啊:“怕啊,怎么不怕,大小姐您罚啊。”
      
      宋惜惜扶着兰芝,眼里闪着泪光,嘴上却道:“来人,将这不成体统的丫头给我捆起来。”
      
      院子里的人犹犹豫豫,没人敢动手,宋惜惜看了看兰芝,兰芝气的直跺脚,直接出去找了相熟的婆子来。
      
      兰芝的老子娘是田庄上颇为得力的管事,自然还是有人听话。
      
      明月没想到大小姐真的敢捆着自己去见老爷,当下哭天抢地,喊着大小姐欺负人。
      
      宋惜惜看着明月:“我本不欲罚你,可你这般欺主,就别怪我心狠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游龙:我这个人最爱的就是写字了【绝望.jpg】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