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太子当婢女的日子(重生)

作者:不吃糖包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2 章

      几个人终于走到天音阁,赵承志已经在那等着,见到有人走过来,赶紧站起来,先是看到秦婉儿跟宋惜惜,后面又跟着一个游龙。
      
      赵承志脸上的喜意还没来得及收,就被游龙鄙视的看了一眼。
      
      突然被瞪赵承志也不甘示弱,挑眉看了看宋惜惜,游龙只得上前一步,挡住赵承志的目光,省的他再做什么妖。
      
      这边的暗动被秦婉儿看在眼里,偷偷闪过一丝笑意,若不是自己身负重任,说不定还真能跟这些人成为朋友。
      
      可惜道不同不相为谋,秦婉儿捏了捏手中的帕子,媚眼如丝看向赵承志,赵承志被看的晕晕乎乎,赶紧迎上来道:“我看了,这里面什么琴都有,你想挑什么就挑什么。”
      
      这样一来,宋惜惜就跟游龙站在一起,宋惜惜迟疑了会,后退半步,并不跟游龙并肩,游龙自然察觉出来,前边赵承志带人挑琴他没什么兴趣,索性就慢慢走。
      
      要看看这个小娇娇还要做什么,两人只见静的很,突然宋惜惜的肚子咕咕叫了起来。
      
      游龙脚步顿了,转身看向宋惜惜,宋惜惜没想到自己的肚子这会响了,羞的满脸通红,可游龙肯定不会当作没听见。
      
      宋惜惜捏着手中的书,脸红的厉害,可肚子又响了几声,游龙皱眉道:“晚上没吃东西吗?”
      
      宋惜惜摇头,游龙有些想生气,又问:“中午吃的什么?”
      
      这话让宋惜惜愣了一下,游龙脸色更加难看:“早上呢?”
      
      竟然是一天没吃饭?宋惜惜在干什么?刚想发火,游龙又想到宋惜惜在太子府的处境,脸色黑的厉害,但这会却是在埋怨自己。
      
      宋惜惜见游龙不问了,想进去一起看琴,游龙脸色又黑了几分,伸手拉住宋惜惜道:“还看什么琴,去吃点饭。”
      
      说完,游龙就要喊人,宋惜惜现在就怕别人看见她跟太子有关系,急忙拽住游龙的袖子道:“别,别喊人,我一会回去了自己做!”
      
      游龙不信宋惜惜这话,皱眉道:“你会做吗?”肯定是不会,若是会做饭,怎么会饿上一天。
      
      宋惜惜有些羞愧,总觉得自己什么也不会做,尴尬的捏紧手中的书,游龙见此,心里软了几分,低声道:“走吧,去凝香阁,我给你做。”
      
      游龙会做饭?宋惜惜惊讶的看过来,游龙觉得有些好笑:“还算能入口,走吧,不会让别人看见。”
      
      毕竟是一天没吃东西,宋惜惜咬咬牙,跟着游龙回凝香阁。
      
      凝香阁是有个小厨房,可游龙稍稍收拾一下,那也没见到什么能用的食材,只好先把水烧上,然后说道:“你在这等着。”
      
      说完几个纵身,不到片刻,游龙手里提着面粉猪肉鸡蛋调料又翻墙进来。
      
      游龙见宋惜惜乖乖的坐在那等他非常满意,从怀里拿出一个饼子,想了想只撕下四分之一给她:“少吃点,先垫垫肚子。”
      
      宋惜惜点头,见水开了要去倒水,游龙拦着道:“你坐着吧,我来。”
      
      游龙做事手脚麻利,先给宋惜惜倒了水,再打了井水开始洗菜,面粉也揉的飞快,宋惜惜只觉得还没看懂,面条都已经擀好了。
      
      游龙见宋惜惜好奇,指着面条道:“今天做都还不够好,回去时间充裕了,我认真给你做。”
      
      话是好话,但这么说宋惜惜总觉得自己贪吃的很,摆手道:“没事,我可以学的。”
      
      说着,修长的手指在游龙面前晃了晃,游龙罕见的笑了出来,见宋惜惜目光疑惑,游龙道:“你把手掌放在我面前,让我看看。”
      
      宋惜惜虽然不解其意,但还是将右手手掌摊开在游龙面前,乖的让人心颤。
      
      游龙一个手调料,另一个手也摊开,说道:“你看你的手白白嫩嗯,这是读书习字的手,我这个带着茧子的才应该做活。”
      
      这话让宋惜惜有些不服,但他们的手掌放在一起,一个宽大,一个细小,确实自己的不像能干活的,可宋惜惜还是将手掌凑近游龙道:“谁说我的手没有茧子,你看看,手指上,这可是写字磨出来的。”
      
      厨房灯火本就昏暗,饶是游龙眼里好,那也是凑着看了许久,还真的有一层薄薄的茧子,跟他的完全不同,感觉这茧子也是软乎乎的。
      
      但看宋惜惜一脸认真,游龙也没反驳,锅烧热了,开始炒切好的肉丝。
      
      锅里油呲啦呲啦的响,游龙挡在宋惜惜面前,不让油溅到宋惜惜身上。
      
      宋惜惜见游龙动作熟练,好奇道:“你怎么还会做饭呢?”
      
      游龙手上不停,回答道:“你也知道,我们家这江山是抢来的,没当太子之前,我可是什么都做过的。”
      
      见宋惜惜听的认真,游龙又道:“其实肚子饿也没什么不好意思,以前我们家,十天里有九天都是吃不饱饭的,那时候饿啊,怎么办呢?就上山挖野菜这都是加餐,然后慢慢就什么都做,那时候最大的梦想就是天天能吃到白面。”
      
      这样的日子宋惜惜从未体会过,虽说家中苛责,可宋惜惜的生母毕竟有身份在,表面上无人敢苛责她,纵然有时吃的差些,那吃饱也是足够的。
      
      游龙说的事情,对宋惜惜来说太过遥远,不过想想吃不饱饭,那实在是可怜。
      
      游龙见小娇娇在心疼自己,本来想安慰的话到了口中又成了卖惨:“有次回家的时候正好遇上大雨,在路上看见一辆马车的车轱辘陷在泥坑里,就上去帮忙,那人家见我年龄小,穿的破烂,但热心肠,便要送我一些钱和几块麦芽糖。”
      
      宋惜惜好奇道:“然后你用钱买了想吃的白面吗?”
      
      游龙摇头道:“钱我没要,只拿了两块糖,那是我第一次吃糖,就觉得天底下没有比糖更好吃的了。”
      
      以为是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宋惜惜听的高兴,觉得故事温暖的很,笑眯眯的说道:“你跟那个路人都很好,一个路见不平,一个知恩图报。”
      
      游龙轻笑一声,见宋惜惜听到这里开心的很,就把原本要卖惨的话咽了回去,他没说完的是,他的两块糖,被村里的里正儿子看见硬说他是偷的糖,要把糖抢走。
      
      游龙当时年轻气盛,跟里正儿子打了起来,因为这事游家没办法,彻底从村里搬了出来,家中的田地也被里正侵占,一家人走投无路,正好又遇上他偶然救过的路人。
      
      那路人的马车上原本有他身怀六甲的夫人,这下一看,路人竟然穿着麻衣,妻子跟孩子都没了。
      
      虽然路人没说,游龙却听过,似乎是他们在街上吃饭的时候,当地县官见路人的妻子漂亮,不顾路人妻子怀有身孕,硬是要强占,那妻子贞烈的很,一头撞死在墙上。
      
      路人一介书生,被县官打了一顿扔到城外,要不是正好被游家捡到,现在早就不知道死在哪了。
      
      而这个路人,正是他们游家现在的军师。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