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英美]我开口你们都得死

作者:陵光烬语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见家长下

      “他是个好人,并且很聪明。”误以为辛克莱在贬低沃伦,史蒂夫稍稍感到有些不快。
      
      “我可没说他是个坏孩子,”辛克莱连忙举起手示意自己绝对不是在说沃伦的坏话,“只是,正像你说的,他太聪明了,非常的早慧——从他来我们家的第一天起,我就知道我心心念念、软糯可爱的弟弟,飞了。”
      
      跟史蒂夫谈论起过去,辛克莱慢慢也就不紧张了,他双手插在口袋里掂了掂脚尖,笑着眨眨眼,“你看出来了吧,我们一家,赫莉和沃伦都是被我爸妈领养的,确切地说,沃伦是祖父去湖边钓鱼的时候带回来的——不是夸张,我们当时一度以为爷爷终于按捺不住‘拐’了别人家的孩子回来!”
      
      史蒂夫的脸上流露出忍俊不禁的神情,“为什么会这么想?”
      
      “爷爷一直遗憾自己的孩子都不是‘武学奇才’,做梦都想让我爸妈再生一个,可惜他们忙于事业一年都见不上几次面,有一阵子他念叨得都快魔障了,”辛克莱大笑着说,“而且当时的沃伦,看上去真的不像是被遗弃的孩子,我们报了警,等了足有一年,才确定他真的没有家人。”
      
      “总之,他来到我们家之后就成了我爷爷奶奶眼里的小王子,长得漂亮、不哭不闹,又聪明、学什么都一教就会——简直就是住在你家里的别人家的孩子,”辛克莱咂咂嘴,似乎这一点就是让他最不满的地方,“幸好我跟他差了足有十岁,赫莉就惨了,被这么一个‘怪物’追在后面,她的青春期简直就是充斥着书本的噩梦。”
      
      “听上去,他从小就很优秀,那为什么会没有朋友?”史蒂夫感到好奇,沃伦的家庭组成虽然有些复杂,但家人间的关系非常亲密,通常这样在充斥着爱的环境下长大的孩子,不该是沃伦这样的性格。
      
      “……因为在沃伦小学二年级的时候,出了一个事故,”辛克莱脸上的笑容倏忽隐没,“他解剖了一只兔子。”
      
      “抱歉?”
      
      “我说过他很聪明,对很多事物也保持着高度的好奇心,而当他从书本和老师那里得不到答案的时候,他就会自己去追寻,”辛克莱说,“那所小学有一个‘动物园’,里面养了一些无害的小动物,他想知道病变后的内脏与健康时有什么区别——那只是所普通的小学资源非常有限——因此,他自己去抓了一只生病的兔子,还当着他同学的面把它解剖了。”
      
      “你可以想象,一个不满十岁的孩子,满手是血又一脸兴奋的向你展示温热的内脏是多么令人受刺激的场面,”辛克莱一脸惆怅地挥了挥手,似乎这件事也让他受惊不小,“老师、校长挨个谈话,沃伦甚至被强制带走做了心理检查,虽然最后被证明没什么问题,但事情已经传开了,没人敢接近他。”
      
      “那件事之后沃伦好像也明白了自己跟普通孩子不一样的地方,后来他干脆就不跟那些孩子说话了——一直独来独往,也没人敢招惹他,”辛克莱叹了口气,“没几年我们就从马里兰搬来了纽约,不过沃伦……”
      
      史蒂夫明白了,沃伦没有遭受到□□上的霸凌,他受的伤是在看不见的地方。
      
      “都是老掉牙的事儿了,还提它干嘛!?”赫莉的声音突然冒了出来,她叉着腰怒气冲冲地瞪了辛克莱一眼,似乎是埋怨他随便把沃伦的伤疤揭给外人看。
      
      “又不是……美国队长……”辛克莱嗫嚅了几句,摸摸鼻子面现尴尬。
      
      “我会保守秘密的。”史蒂夫彬彬有礼地微笑道。
      
      赫莉耷拉下凌厉的眼眉,辛克莱刚刚提起来的过往她同样也记忆尤新,那也是她不愿提及的过去。在荷尔蒙分泌最旺盛的中学阶段,自己的弟弟出了这样的事,她在学校里也不可避免地受到了牵连,而更让她现在想起来还懊恼不已的是,她一度因为这个非常憎恨沃伦。
      
      “爷爷,沃伦!你们差不多就停手吧,奶奶烤了苹果派!”赫莉的嗓门又高又亮,如果不是确实没有血缘关系,她简直才是那个遗传到卫凯精髓的孩子。
      
      “嘿!你这小子!我还没说停呢!”卫凯反手把杆子往地上一戳,怒指跑得飞快的小孙子。
      
      “爷爷,那可是苹果派!”沃伦一阵风一样跑过史蒂夫三人身边,“啪嗒”一声从后门窜回了屋里。
      
      “沃伦喜欢一切跟苹果有关的东西,尤其是奶奶亲手烤的苹果派,”辛克莱笑着大着胆子拍了拍史蒂夫的手臂,“进来尝尝奶奶的手艺吧,队长。”
      
      **
      “你身体刚好怎么又开始做这些事……”
      
      厨房里,卫凯拧着眉头围在桃乐丝身边转来转去,嘴里不高兴地嘟嘟囔囔。
      
      “这不孩子们都回来了吗,哎呀——”桃乐丝恼火地用力拍了自己丈夫一巴掌,“——出去!你又不帮忙,别在这里碍手碍脚!”
      
      “奶奶,我来帮忙!”赫莉连蹦带跳地进了厨房,笑嘻嘻地端出了一大壶花草茶。
      
      沃伦斜坐在沙发扶手边,手里捧着热气腾腾的苹果派吃得不亦乐乎,嘴里还呜噜呜噜个不停,“唔(厄)伯泽渥,别嗷(咬)唔(我)的脚,你唔楞(不能)吃糖。”
      
      与史蒂夫有一面之缘的缅因猫眼见自己的小主人“郎心似铁”,便一扭头挨蹭到史蒂夫腿变,柔软的长毛粘得他的黑裤灰蒙蒙一片,史蒂夫笑着点了点大猫的脑袋瓜儿,顺手拿过一旁的毛线球抛给了它,猫咪果然立刻被转移了注意力。
      
      “你可以陪他玩儿一会儿,厄波泽渥很喜欢你,”沃伦舔掉手指上残余的糖霜,含糊不清地说道,“我都湿透了——奶奶,我先去楼上冲个澡!”
      
      他叫了一声,飞快地跑上了楼,那速度简直不是史蒂夫平时认识的沃伦·蜗牛·卫。
      
      “知道啦,都给你留着呢。”自己养大的孩子,那点儿小心思桃乐丝知道得一清二楚。之前几次沃伦回来的时候她都在病中,没有精力给沃伦准备点心,这次好不容易她恢复了过来,自然要多多烤上几炉派,正好也可以让孩子们都带回去吃——本是地道美国人的桃乐丝在与卫凯几十年的生活中思维和行为模式都被磨合成了半个中国老太太,那种儿孙吃好穿好常回来看看的精髓更是吃得透透的。
      
      借着赫莉还要值夜班的理由,几个孩子都纷纷表示晚饭就不留下来了,一家人和乐融融地消磨完一个下午,便在天色未暗前各回各家。
      
      “谢谢你们让我搭顺风车,队长。”赫莉说。
      
      “不必客气。”史蒂夫冲坐在后座的女人笑笑。
      
      “你有话跟我说,赫莉?”抱着一盒子苹果派,吸着那馥郁的香气,沃伦从头到脚都写着大大的满足。
      
      “你怎么知道!?”赫莉惊了,“真是活见鬼了,最近你的情商终于开始发育了?”
      
      “……”沃伦借着后视镜丢给自己姐姐一个非常负面的眼神。
      
      “好吧,就是你被那个变种人控告的事儿,”赫莉清清喉咙,这件事不好当着祖父母的面讲,虽然问题不大但她也顾虑老人会担心,相信沃伦也是一样,“局里会给你最大的支持,当时的摄像记录的很完整,你什么都不用担心。”
      
      “我不担心啊。”沃伦感到莫名其妙,他可从没把这件事儿放在心上。
      
      “……行吧,当我瞎操心,”赫莉翻了个白眼儿,抱着手臂靠回了椅背,沉默了一会儿她又说道,“不过最近局里忙得不可开交,可能有时候也未必顾得上你,你自己的事还是多上上心吧,你跟那个测谎的博士关系不是还不错?到底借了人家的势,记得亲自去解释一下道个谢什么的。”
      
      “知道了,”沃伦古怪地看了一眼赫莉,“你什么时候也跟辛克莱似的这么婆妈了?”
      
      “我婆妈!?”赫莉好悬没把鼻子气歪,“你但凡让我们省点儿心,我至于这样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神盾局——你就是个普通的技术人员,别什么热闹都往上凑知道吗?”
      
      史蒂夫警觉地用余光关注着赫莉,他确信弗瑞已经把消息封锁了,赫莉只是一名普通的警察,她怎么可能知道这些?
      
      “我心里有数,”沃伦有些不耐烦,干脆把话题从自己身上转移开,“你刚刚说局里很忙,最近又出什么大案子了?”
      
      “……是亨利,”赫莉不是不知道沃伦在转移话题,但这件事她觉得对方也有必要知道一下,毕竟他们姐弟俩跟亨利的关系还不错,“他最近碰上麻烦了,有个自以为永生不死的疯子一直在跟踪、恐吓他,最近更是丧心病狂到偷了他的解剖工具杀人,试图嫁祸给他——还不止一次!大家都气坏了,但凡有点时间的都憋着一股劲儿在这个案子上呢。”
      
      “亨利?”沃伦惊讶地半张开嘴,他有一阵子没去光顾亚当开的古董店,上次纽约东河一面后他也没再联系过亨利,没想到不过短短几个星期对方居然碰上了这种事。至于说永生不死……沃伦垂下眼陷入了自己的思绪——难道是亨利暴露了?
      
      他不清楚情况,也就不打算妄下定论,“我明晚去古董店看看。”
      
      “那最好了,你最有老人缘儿,亚当一定担心坏了,”赫莉忧心忡忡地说,忽然她像只警觉的狐獴一样立起了身子直直的看向窗外,“等等!那边好像不太对劲儿。”
      
      史蒂夫一脚踩下刹车,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几百米开外的阴暗巷子里似乎有几个人影儿正在争执,他静心一听,发现是几个青少年。
      
      “啧,这帮不省心的小崽子!”赫莉一边麻利地解开安全带下了车,一边向史蒂夫说道,“没事儿,都是‘老熟人’了,还不用你出手,队长。”
      
      “托马斯、杰弗里!我不是说过再让我看到你们欺负人我就带你们回警局吗!?”赫莉一嗓子吼了出去就把那边挤作一团的几人吓了一跳,她从口袋里摸出警官证,大步走了过去,“你们在干什么,嗯?抢劫?”
      
      “不、不,这怎么可能呢?我们就是、就是玩儿呢!”被赫莉叫破姓名的两个男孩儿你推推我我撞撞你地跑走了,他们确实没被抓到犯罪事实,赫莉也不能拿他们怎么样,这帮小崽子有经验的很,就算打人也只会往肉多的地方招呼。
      
      “没事儿吧?我不是说过了吗,下次他们再找你麻烦就狠狠地打回去,”赫莉把跌倒在地的男孩儿拉了起来,帮他拍干净身上的土,“你不能这么回家吧?跟我来警局。”
      
      “我没……”支吾了半天,男孩儿摸着脑袋垂下头默默跟在了赫莉的身后,“……谢谢你,赫莉。”
      
      “沃伦!你也在,”男孩儿一眼看到坐在副驾驶上的沃伦,而下一眼他立刻就激动得上气不接下气,“你、你是美国——”
      
      “是我,快上来吧,孩子。”史蒂夫向后座的方向摆摆头,见这孩子弱小的身量,他多少也猜到刚刚巷子里发生了什么。
      
      沃伦瞟着那个男孩儿,一脸若有所思。
      
      “我是彼得,彼得·帕克,你又记不得我的脸了对吧?”彼得习以为常地笑着说道。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亨利:哦嚄,我就想知道为什么每次出场,我都这么倒霉。
    蠢作:欢迎你们还不是小叽居的小叽居闪亮登场!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