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后婴宁(重生)

作者:官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常郢昊一饱口福,看这天色也不早了,便请辞。
      
      路上白琼撑着伞,懊恼道:“小少爷,您可真是,一下就掉进老太太的陷阱了!阎城主既给小姐回了信,又怎会不愿意娶小姐呢?再说,阎城主也不能自己上门提亲吧?还是要长辈接手的。”
      
      “你说这作甚?我又不傻。”常郢昊圆润的小脸上笑嘻嘻,“老夫人把我当小孩儿似的逗我呢,真以为我跟着便宜姐夫玩几天就会忘记这事?等着瞧吧。”
      
      “族老给您的任务不是这样的吧?”白琼郁闷道。
      
      “差不多啦差不多。咱们不也能逼着阎家娶阿姐吧,我的阿姐,是这么好娶的?”常郢昊轻哼一声,过了这个年他才十一岁,就算他再怎么学,也难以成长到给阿姐撑腰的程度。
      
      大曾祖的话不能不听,但是他想办法把婚期定在几年后不就好啦?不过成不成还是要看便宜姐夫的。
      
      白琼沉默了,行吧,小少爷开心就好。
      
      两人要出府,而有人却要进府,双方在大门口不小心撞上了。
      
      且说肖茂安被杨府的有钱亮瞎了眼,要去质问阎修,结果去军营跑了个空,被赶了出来,又匆匆往城主府来。
      
      迎面就瞧见杨府的小少爷,肖茂安呼吸一窒,背过身去,默念:你看不见我你看不见我……
      
      白琼笑眯眯打招呼:“肖公子,找阎城主?”
      
      肖茂安虎躯一震,转过身来,对上常郢昊好奇的目光,一哆嗦:“对、对啊。”
      
      直到上了马车,常郢昊才感受到一丝丝不对劲:“那位肖公子怎么好像很怕我似的?”
      
      “不是怕您,是怂了。”
      
      入夜时分。
      
      常婴宁从白琼口中知道了阎老夫人的态度,心里便有数了,不过……
      
      “明日阿弟真准备去军营看看?”语气中有一丝无奈。
      
      “小少爷脾气也倔得很,说了要去,那肯定是会去的。”白琼拨弄着灯芯,回头问道:“明日奴婢也跟着去吧。”
      
      “算了,让他自己去吧。”常婴宁疲惫地打了个哈欠,“明日你再去清点一下粮食,若是没错就送去城主府,和李掌事交接一下。”
      
      “嗯?”白琼不明白,“小姐您不是说要趁着这件事,立个好名声吗?不经咱们的手,如何让那些百姓对您感恩?”
      
      “你傻呀,我如今的身份是阎修的未婚妻,咱家单独行事和与城主府一同行事,效果可大不一样。”常婴宁放下手中的账本,揉了揉眼睛,“再说,咱家也没有那么多人手可用,到时若发生混乱,祸及人命,是算在我们头上呢,还是算在阎修头上?”
      
      “那肯定是算在我们头上了。”白琼恍然,“把粮给阎城主不仅可以彰显两家交往密切,还能达到小姐的目的,我们也省了很多事。”
      
      “没错。”常婴宁赞许地颔首。
      
      屋外,忽然传来敲门声。
      
      “大晚上的,谁啊?”白琼高声问道。
      
      “小姐。”是王婆的声音,“我有急事向您禀报。”
      
      “奶妈?”常婴宁和白琼面面相觑,“这么晚还过来,白琼,快去开门。”
      
      门只开了个缝,寒风疯狂钻进房内,凉风吹在温暖的身上,屋内两人一齐打了个寒颤,等王婆进来,白琼立即把门关上。
      
      搓着被风吹得冒鸡皮疙瘩的手臂,白琼问:“王婆,到底是什么事,这么晚还让您亲自跑一趟。”
      
      “小姐。”王婆眉头紧蹙,似乎有烦心事,“老太爷那边,出事儿了。”
      
      “何事如此焦急?”常婴宁忙倒了杯热茶,让王婆捂着双手。
      
      王婆叹息道:“就连族老也没想到,老太爷有在身上藏银票的习惯。进城的时候他买通了看守他的李二,给洛阳的二爷送了信去。是负责采买的沈氏发现李二花钱大手大脚,逼问之下才知道的,刚刚才告诉我,我心里慌得很,就过来了。”
      
      府里谁不知道小姐让他们隐瞒主家姓常,就是为了不让洛阳那边的有心人发现。常二爷吃里扒外,勾结外人,平日里对下人也苛刻得很,就这样的人,老太爷居然还想让他跟过来?
      
      让他来了也不要紧,可若是让李叔仲之流知道了呢?常家的处境又会艰难许多。
      
      王婆绝不允许这种事发生,故而直接过来,看看小姐有没有什么办法。
      
      “老太爷糊涂!”白琼心中又怒又无奈,张口就骂老太爷糊涂。可不就是糊涂了,不然怎么会做这种自掘坟墓的事情?
      
      常家上下,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老太爷还想不想过清净日子了?
      
      “我早该想到的。”常婴宁并未感到慌张,只有种‘终于出现’的感觉,丝毫不觉意外。
      
      距离那信送出去,已经过了大半个月,脚程快一些的只怕已经到了,不过现在北方都在下雪,信应该还在路上。
      
      她现在写信给洛阳的眼线也于事无补,根本赶不上。上次洛阳来过信,常婴宁知道常永兴已经彻底背叛了常家,他想要抓常家的大总管献给旬邑王,只能是一场空。
      
      算算时间,也差不多了。
      
      常永兴这个年应该过得很不好吧。
      
      常婴宁勾唇:“都回去睡觉吧,这事还得族老出面。”
      
      她得弄清楚祖父信里写了什么,只盼他没有大咧咧地直接说他们在平凉。
      
      “回去吧,我也预备睡下了。”
      
      两人见常婴宁丝毫不慌,还能露出笑容,心中倒也安心许多,相伴着出去了。
      
      而今夜的洛阳,也并不太平。
      
      常永兴一家四口背着包袱,深一脚浅一脚走在雪地里,朝着西边而去。
      
      他的双脚已经冻得僵硬,常家离去之时,丝毫没有给他留活路,银子没留多少,他们家用了半个月就快没了,最后把家里能变卖的都卖了,才维持着常家还在时的富贵生活。
      
      抓大总管的事一失败,常永兴便失去了旬邑王的信任,最后还是靠着那虚无的珍宝图,才从暴怒的旬邑王那捡回了性命。
      
      所幸,三天前,有人从西方来,捎来了老爷子的一封信。
      
      常永兴双眼里冒着光,这是他最后的机会了。
      
      常家,是真的空无一人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都好困啊……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