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谷仙梦录

作者:拥城屠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十二章-天书大考(二)

      
      其实,我从未步入过功绩堂。我晓得长梧的神位被供在了此处,与祖祖辈辈的大神老仙们摆在一起,受着后辈仙神们的朝拜,然而于我却始终是个不敢触及的禁地。
      
      功绩堂神殿就设在藏书阁的背面,十分的雅静。随着苍离御风而行,远远瞧见神殿门口冗长的步道,苍离缓了飞势,转头对我轻声道,
      
      “咱们下去吧,这里不可御使仙术。”
      
      我点了点头,随着他飞降而下,落在一扇石拱门之前。拱门十余丈高,十余丈宽,风霜磨砺之下显得很是古旧,周身的纹路已辨识不清。待我与苍离走近,拱门上方突地倾泻直下一团盈雾,好似一席幕帘一般将神殿景象照得个严实。我转头向苍离使了个眼色,不明所以。苍离轻声向我道,
      
      “陶仙你可是第一次来此处?”
      
      我微微点了点头,默然不语。
      
      苍离眼神中似有柔光一瞥而过,继续道,
      
      “但凡要入功绩堂朝拜的仙神,都需经受这 ‘帘雾’灼礼,洗净周身浊气方可入内。”
      
      说罢,他便领头朝拱门走去,一个阔步便没入浓重的雾中,只一瞬间,雾气便将苍离铁塔一般的魁梧身躯全然淹没,我好似瞧见有幽幽碧火在他周身燃起。我心内一惊,原来所谓的 “灼礼”便是真的浴火啊。
      
      “陶仙!快些吧……”苍离的声音自帘雾那头传来,我只好咬咬牙,走向帘雾。双眼一闭,我往前迈了一步,并没有想象之中的烈焰焚身之感。只觉得周身暖洋洋的很是舒泰,我微微睁开了眼,眼前一片赤色,恍惚间似有仙乐飘飘瑞音绕耳,眼前琼楼仙阁,幻象万千,遥遥之处好似影影绰绰的有许多的仙神们在欢唱饮宴,恍惚间似有一个紫衣的身影一闪而过,我心猛地一坠,倏地瞪大了眼想追去瞧个分明,可那些影像却如烟似梦,转瞬即逝了。再一眨眼,我已步出拱门,眼前万象俱灭。
      
      苍离黑漆漆地杵在我面前,瞧着我满脸的迷痴,摇了摇头道,
      
      “那些只是欢喜昙相,皆为虚幻,好了,进去吧。”
      
      我一时仍难以自拔,只楞楞地立在原地不动。苍离扯了我一把,将我拖拽着往前。
      
      我泥塑木偶一般随着他走入了内堂,目之所及满堂皆是高耸的玉柱。鳞次栉比真好似一片玉林。
      
      我一时怔住了,本以为功绩堂内会如凡间最尊贵的神殿一般层层叠叠供满了牌位,燃着长明灯,熏着沉水香,却从未想过原来仙神的祠堂竟是如此模样。
      
      我抬头仰望,才发现所谓的功绩堂其实并无屋顶,亦无围墙,只是一片莹白的玉柱连绵而成的茂林。玉柱虽高低粗细不均,粗粗瞧去都莹白剔透一个模样,我轻轻拂过身边的一根,一阵金光轮番闪烁,一行小字显现了出来,
      
      “暮殿神君之位……”
      
      “陶仙,莫乱动神柱,随我盘膝静坐,虔心祷告。”苍离低低地警告我,扯住我往一处空地盘膝坐下,双目微闭,双掌合十入定祷祝起来。
      
      我侧头看了看他,悄声问道,
      
      “这些,全是……先前泯灭的仙神?”
      
      “只有特殊功绩的才可位列于此……莫多语了,快虔心祷祝!”
      
      我闻言忙盘膝静气,合上了双眼,正欲入定,想了一想又睁开双眼悄声问道,
      
      “苍离,我……该向哪位大神祷祝才好?”
      
      苍离的铜铃巨眼微微翕开一条缝,飞速地瞥了我一眼,不耐道,
      
      “任一位都可,皆是了不得的大神!”
      
      “哦……”我只好闭嘴不语,敛息静气,虔心祷祝起来。念海之中,我在玉林间缓步而行,一柱一柱的细细察看,终于我心念一动,在一根玉柱前止住了脚步,痴痴地呆望着它,想要伸手却不又不敢触摸。我豫半刻,我轻轻开口念道,‘
      
      “是你么……”
      
      玉柱似乎听到了我的低语,自上而下耀过一阵紫光,涤荡开去,我敛息细听,好似有风鸣之声从我耳畔掠过。
      
      “长梧……对不起,拖到今日才来瞧你……
      
      长梧,你好么……我……很好
      
      长梧……菩提他长大了,你可愿佑他……”
      
      又一阵紫光耀过,我心内一酸,忍不住就要落下泪来。突地灵台一暗,心内猛地一刺,我忙睁开眼,竖起两指,触到眉心一按,扯出一道仙识散去,耳畔传来一片嘈杂的声音,我微觉不妙,忙侧耳细听,终于分辨出众声之中有小白尖锐地叫嚷声,
      
      “菩提,菩提,你怎么了,醒醒,快醒醒!”
      
      “苍离!出事了!”我腾地立起来,大叫了一声,便飞速奔出功绩堂,凌空一跃,朝着仙塾飞速而去。
      
      “陶仙,怎么了,你等等我……”身后远远传来苍离的吼声。
      
      旋即便到了仙塾上空,我打眼一瞧,只见前院内密密麻麻围着一圈仙,我忙飞降下去,使劲拨开众仙,挤入圈内,只见菩提惨白着一张脸一动不动僵躺在地上,小白跪在他身边,正慌乱地上上下下乱按乱戳,嘴里乱嚷道,
      
      “到底该戳哪个穴道啊?”
      
      我一把拍开它的爪子,厉声道,
      
      “你在胡弄些什么!”
      
      小白闻声抬头一瞧,见是我来了,大喜过望,一把拽住我的袖子叫道,
      
      “子君,你来啦!太好了,快救救菩提,他不知为何又昏厥过去了!”
      
      我紧皱着眉头,翻掌运起一团仙气,朝菩提双眉间灌入,却无论如何也不得入内,似遭遇了层层阻滞。
      
      我心下一急,忙俯身下去,去听他的胸口。四下突然一片寂静,众仙面面相觑,皆茫然地瞧着我,不晓得我到底在做什么。
      
      我侧耳细听,静悄悄的,什么声响也没有,心猛然一坠,一阵难以形容的剧痛袭来。我急得一把抱住菩提单薄的身子搂进怀里。众仙一呆,半响,终于有仙忍不住问道,
      
      “陶仙子君,你……你在作什么?”
      
      “……”我只管紧紧搂住菩提浑身发颤,垂着的头不住的摇着,嘴里翻来覆去念叨,
      
      “不会的不会的,菩提不会死的,我一定是老了,耳朵聋了,听错了,怎么会没有心跳呢……”
      
      “子君……”小白犹犹豫豫伸出小手轻轻戳了戳我,小小声唤道。
      
      “别碰我!”我好似触电一般对着小白大吼一声。
      
      小白吓得往后一缩,圆瞪双眼带着哭腔嗫嚅道,
      
      “子君……子君……莫不是疯了……”
      
      “陶仙……”一个清冷的女声传到,我木然地抬头,只见一张秀丽的俏脸正俯身瞧着我。
      “你在作什么?菩提他只是晕厥了……我方才已然查看过他的气息,喂他服下了定神丹,如今他怕是已入眠了……”
      
      “肃慎山长,我们子君她,她怕是急疯了!”小白惨兮兮道。
      
      “菩提,只是昏厥了吗?那……那为何我方才去听他心跳,什么也听不到……”我茫然地抬头问道,语声发颤。
      
      “陶仙,你……你先起身,喝一杯清茶安安神。”那张秀丽的脸上一张好看的薄唇一张一翕对着我道,“你怕真是糊涂了,菩提……他本是一株神树,何来心跳……”
      
      我浑浑噩噩地被扶了起来,又浑浑噩噩地被拉脱了手,菩提的身子被抱了出去,抬到一朵祥云上,我的嘴里被灌入了一杯清茶,也被推着爬上了一朵祥云。恍惚间似乎瞧见小白正在忙不迭地四处作揖,到处还礼道,
      
      “多谢诸位仙君,我家子君有些失心疯了,让大伙见笑了,我这就送他们回去,多谢多谢……”
      
      祥云缓缓飞去,我低头盯着菩提惨白的脸,左看右看突然觉得很是害怕,这是我的菩提吗?为何这样紧闭着双眼一动不动的,仿佛都不像他了。我脑中嗡嗡作响,喃喃道,
      
      “菩提,他……究竟怎么了?”
      
      “子君……,你……你还好吧……”小白坐的离我有些远,抖索着声音道,“菩提他在考试中突然大叫一声,一头栽倒昏了过去……”
      
      “考试……”我茫然地侧头去看小白,隐约记起之前是在功绩堂祷祝,祷祝些什么呢?哦,对了,今日是仙塾的天书大考,我与苍离正在功绩堂为菩提与小白向诸位大神亡灵祷祝,我脑中一个忽闪,突然清醒了过来。一把扯住小白道,
      
      “菩提在考试过程中晕厥了?”
      
      “是,是啊……”小白一缩脑袋,有些畏惧地答道。
      
      “为,为何?”我略略松了松钳住小白的手,追问道。
      
      “我,我不知啊……我正从子君手中接过了一柄金光闪烁的如意,就听到四处乱嚷菩提晕倒了……”小白答道。
      
      “什么?什么如意?我哪有给你什么如意……”我迷惑地问道。
      
      “不是真的子君,子君是我的天书,哎,不是,天书是我的子君,哎,也不对,”小白翻来覆去念叨,舌头缠成了麻花,它捋了几次,猛地一拍脑壳道,“我在考试,天书化作了子君你的模样,赐给我一柄如意模样的令牌,金光闪闪煞是好看,我正伸手去接,就从梦里惊醒了,然后就发现,发现菩提昏厥了……”
      
      我与小白对视了一眼,均有些颓然。回想方才自己竟然真有些魔怔了,脸上不觉微微有些发烫,仔细一想又不知为何只要一遇上菩提的事,我便会不自觉地方寸大乱。运使仙力将菩提安置到软床上,又温了一壶仙露缓缓与他灌下,瞧他面色比方才好了些许,这才放下心来,突觉得浑身乏力,忙盘膝坐下运转了千余大周天,这才自去歇息。
      
      第二日,菩提便醒转了,陆陆续续来了一些仙君探视,送了好些仙丹玉露琼果,司理处竟然连连热闹了好几日,也寻不到机会细问菩提。
      
      又过了三四日,一切好似恢复了平静,菩提也与往常一般,该去仙塾便去仙塾,回到司内只是安静地温书习字,却对天书大考只字不提。
      
      正当我以为一切安然无恙之时,仙塾送来了一册信笺。我拆开一瞧,原来是小白的天书大考成绩,信上告知小白成绩乙等,可继续研习白泽的排兵布阵课,我的“司命学”,而织女姐妹的古法瑜伽术与陆判的鸿蒙奥义学则不必继续研习云云。我阅毕微微笑了,没曾想小白平常咋咋呼呼,偷奸耍滑的,居然通过了天书大考且成绩不差。
      
      笑嘻嘻地将此好消息告知了小白,亲昵地撸了几把它的脑袋,又偷偷问了问皮金考得如何,小白贼兮兮道,
      
      “皮金那只臭麻雀只得了个丙等,只让它继续研习古法瑜伽术,别的几门课均不用再学……嘿嘿,子君,我到底比那只笨鸟聪明吧!”
      
      我也随着它贼贼笑了几声,心中暗自描摹着苍离那张黑脸,想来如今更是黑如墨汁了吧,边笑边随口问道,
      
      “菩提呢,菩提考得如何?怎的他的成绩还没来……”
      
      小白脸突地一僵,垂头不语。我狐疑道,
      
      “怎么了,为何不说话?”
      
      “我没有通过……自今日起,便不必再去仙塾了……”菩提不知何时从门外走进来,面无表情淡淡道。
      
      “啊……”我一时怔住,说不出话。菩提朝我惨然一笑,摇了摇头,低语道,
      
      “整个仙塾,只我一个没有通过天书大考,甲、乙、丙、丁……一个等级也没有……老陶,你辛辛苦苦的,养了一个废物……”
      
      “菩提……”我鼻子一酸,急忙唤他,他却早已消失在我模糊的视线中,飞身而上步入了他的房间,砰地一声关上了房门。
      
      “子君……菩提他……”小白扯了扯我的衣角,小小声道,“菩提他其实好难过好难过,他其他课业都特别优异,可不知为何,天书大考就是不成……往后可如何是好?”
      我茫然地盯着菩提紧闭的房门,摇了摇头。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拥大妈:一家有娃考试考不好,全家惨兮兮!
    女读者:4242,骂不得打不得,娃桑心我也跟着心疼啊!
    男读者:就是一顿揍嘛!
    拥大妈,女读者:........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