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谷仙梦录

作者:拥城屠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四章-水芝的明恋

      
      好不容易熬完了一日的课程,我懒洋洋地收拾着书箱,拖着步子往外走。菩提从身后拍了拍我奇怪道,
      
      “小白,你怎么不等我一块?”
      
      我楞了一楞,昏昏沉沉地记起我还套着小白的皮囊呢,忙清了清嗓子,喵呜了一声道,
      
      “今日太乏了,有些昏头了。走吧……”
      
      菩提瞥了我一眼,没在说话,陆判老儿还在慢条斯理地收拾着书册,我与菩提路过他桌案边,菩提很恭敬地拱手作揖道,
      
      “夫子授课辛苦了,今日的鸿蒙奥义很是玄妙,弟子受益匪浅,只是关于这三魂七魄,弟子尚有些困惑。”
      
      “哦?何处困惑?”陆判眯起老眼,温和笑道。
      
      “夫子只道,三魂皆聚,则为吾等的仙元,神元,灵元,如此说来,七魄又为何物?从何而来?”菩提一本正经,究根问底道。
      
      “呵呵……菩提甚是好学啊,”陆判眼神闪烁,他笑眯眯地转向我问道,“小白,你说呢?七魄为何物?由何而来?”
      
      “啊?这个……”突地被点名,我有点犯懵,挠头道,“七魄……三魂……”,提溜着眼珠子,我努力回忆昏昏沉沉间都听陆判讲了什么?脑子里却一团浆糊。
      
      三魂七魄?似乎在凡界的时候,常人提起的,如何说的来着?我支支吾吾道,“弟子愚钝,这三魂七魄好似凑在一起便是人的魂灵吧……”
      
      “人的魂灵?”菩提奇怪地转头盯着我,“人的魂灵又是何物?你是说人的灵元?”
      
      “嗯……”我被菩提一问之下更犯糊涂了,对啊,人的魂灵又是什么?如今飞仙了,得知了天机,才晓得鸿蒙奥秘并非如凡界传闻的那样,一切造化皆自真元池而启,想来,魂灵这个说法便是谬传。
      
      “我也不知哎……”我将小白的双爪一摊,老实道。
      
      “呵呵……”陆判瞧住我点了点头,颇意味深长地笑了几声,缓缓道,“小白很是渊博呢,我瞧你上课似在瞌睡,却不想你还晓得一些我课上未曾讲到的奥义。三魂七魄确可以讲跟类人有关……”
      
      “啊?!”我与菩提齐刷刷张了张嘴,不明所以地瞧着陆判。
      
      “呵呵,此处奥义颇为高深,待日后你们通过了天书大考,再慢慢讲与你们知晓吧,今日也累了,你们俩早些回去歇息。”陆判老儿很不地道地止住了话头,施施然遁走了。
      
      被挑起了好奇心却没有下文,我一颗仙心空空落落吊在半空,很不是滋味。我转头看着同样一脸困惑的菩提,嘀咕道,“陆判老儿真是只老狐狸,不知道葫芦里又卖什么药!”
      
      菩提瞪了我一眼,正声道,“什么老儿老儿的,小白你也太不敬师长了!陆判的奥义课玄妙无穷,越琢磨越觉得处处有深意,如此有趣,你却只在打瞌睡!”
      
      “不会吧,”我上下打量着菩提不可置信道,“你瞧瞧整个堂上,除了你哪个不再打瞌睡啊,你居然觉得陆判的课有趣??我瞧着,你才有趣……”
      
      我与菩提一路吵吵闹闹出了仙塾,才发现别的学童早就飞遁了,只有我俩拉在了最后。忙腾起云头,正欲往司里去。路过林子,林子里“嗵”地一声闷响似有物落下,“喵呜~”一声惨叫,一只白猫揉着脑袋从林子里钻出来,浑身沾满了树叶。它瞧见我,瞪大了一双湛蓝色的圆眼睛,半晌才幽幽地叫了一声,
      
      “喵呜~~”
      
      我一瞧不好,忙躲开他俩的目光,悄悄往后挪去,菩提叹了一口气,转过头冷冷道,
      
      “老陶!”
      
      “嘿嘿……”我干干笑了两声,“腾”地化出了真身,走上前揉了两下小白,柔声道,“小白,睡得可还香?”然后卸下书箱往它怀里一塞,弯出一个月牙笑道,
      
      “今日的课业都给你抄记在册子上了,奥义课太枯燥,我睡着了,不晓得陆判讲了些什么,你可问菩提去,他必然都细细听了。课业真是不少,你们快些回司里好生做来,本君还有许多要事,先行一步了,咱们司里见!”
      
      说完,我一个乾坤大腾挪,撇下两娃光速飞遁了。
      
      一路上想着菩提方才阴晴不定的脸色,心下有些惴惴,料想如今就回去,他必定要来找我一番质询,半道上便降下云头,打算去锻造司避避风头,顺道蹭个茶喝。
      
      还未近前,便瞧见一个碧色身影独自立蹲在司前一株桃树下,梳着双髻。
      
      我悄声上前,凑过头去,只见她拿着一根小树枝,不知在地上写写画画些什么?
      
      我晃着脑袋左看右看,总算看出来,好像是在写诗,我一句句轻轻念道
      
      “缥缈云深处,
      独挂无所住;
      此生缚缱绻,
      终得君子顾。
      
      好诗才啊,妹妹!”
      
      水芝听我突然朗声念出心事,吓得肩膀一颤,忙一把抹去了地上的印迹,转头涨红着脸道,
      “姐姐好鬼祟!到了也没个声响!”
      
      我嘻嘻笑着打趣她道,
      
      “我可是喊了你七八回呢,瞧你不作声,原来是在专心写诗。我道写诗作画此等风雅之事,只有水芸姐才做得,倒不想毕竟是双生姐妹,水芝妹妹你扭捏起来,也是了不得呢!”
      
      “去!”水芝不客气地抬起秀腿踹我,红着脸支吾道,“谁,谁肉麻了……”
      
      我一边跳着躲开,一边大声背道,
      
      “ ‘缥缈云深处,
      独挂无所住;
      此生缚缱绻,
      终得君子顾’
      
      哪位仙君啊,叫水芝妹妹这样惦记着!该不会是咱们那位女里女气的净空仙者吧!”
      
      水芝又气又急,忙扯过我捂住嘴恶狠狠道,“姐姐再说,我可不客气啦!”
      
      我被怪力少女捂得个严严实实,叫不出声,忙抱拳讨饶连连摇手示意不说了不说了。水芝这才松开我,愁容满面地坐倒在草地上,折了一枝桃花拿在手里把玩,却闷闷地不说话。
      
      我瞧她神色有异,便也挨着她坐下,柔声道,
      
      “妹妹这是怎么了,好端端地如何发起愁来?”
      
      “陶陶姐,上回我问你,若是梦里曾痴念着的良人变了个模样,你说还值不值当……”水芝轻叹了一声,小声道。
      
      “妹妹是何意?”我继续柔声问道。
      
      “我本被一丝缱绻念力困住了一角仙元,在缥缈林内独自挂了不晓得多少年,不得解脱。终有一日被一名仙君所救。我心内十分感激他的恩情,总念着他,想着他,认定他便是我天定的良人……后来,我真的见着了他,又觉得他与我念想的却不一样。好似自一个长远的梦中惊醒了。可虽如此,我仍是放不下他。姐姐,你说,如若真心对他有情,即便他与我想得不同,我是否也不该忘却他的恩情就此便断了情意?”水芝一口气说了许多,有些激动,本就如桃花一般的粉脸上更是染上了两朵绯色,好似春色尽染,百花怒放,着实明艳动人。
      
      我瞧着她的淳然至美有些发痴,一时竟忘了答话,被她连连摇了几下胳膊,才回过神来。想了一刻,答道,
      
      “好似不该。”
      
      “那我该如何做呢?勇往直前?”水芝一双丹凤眼澄澄亮地瞧牢我,期盼着跃动着。
      
      “这情爱的事……姐姐我实在是个外行……我也不晓得该如何做才对……”我被她盯得有些发窘,只好支吾道。
      
      “我去问水芸,她只让我顺其自然,现在来问你,你却推脱说不晓得,都是我的好姐姐,偏偏遇上事便都不管了!”水芝撅起樱唇,愤愤然道。
      
      “不是我不想管,是我真的不晓得怎生是好,这情爱的事情,确然是天底下最缠七搞八的难解之事,我要是闹得明白,便也不会……”不晓得是不是受了水芝的感染,我心下也黯然起来。
      水芝愁愁地拿丹凤眼瞥了瞥我,长叹一声
      
      “哎~~~~真是愁煞吾也……”
      
      我也跟着她长叹一声道,
      
      “哎~~~~确实愁煞吾也……”
      
      两只仙长吁短叹了一回,我细想了一下觉得不对,便问她,
      
      “哎?你到底愁些什么?”
      
      “我愁死了,一不晓得如何向净空仙者表明心意,二不晓得净空仙者欢喜些什么,三不晓得我欢喜些净空仙者什么,四不晓得我们彼此该如何互相欢喜……”水芝托着腮帮子,一脸愁苦道。
      
      我听得好笑,打趣她道,
      
      “你都不晓得欢喜他什么,为何便认定要欢喜他呢?”
      
      “别的我是不晓得,但是我要欢喜他,便是天定的。若是没有他,我今日便不能坐在这里好端端的跟姐姐你说话,也不能见到我的亲姐姐水芸,还兀自浑浑噩噩挂在缥缈林里不得解脱呢……如此的恩情,我自然要欢喜他的!”水芝一本正经道。
      
      “你们左一个缥缈林,右一个缥缈林,缥缈林到底是个什么所在,到底在何处啊?净空去那里做什么?你又为何会被困在那里?”我忍不住岔开话题问道。
      
      “我也不晓得缥缈林是何处,我醒来便在那里,睡着也在那里,只晓得那里有许多许多冢,终年雾气环绕,云深不知处……净空仙君为何去缥缈林我自然不晓得,这还需得去问他……我么,我好似被谁的念力困在了那里,那股念力十分强韧,想必是有些神通的,但那丝念力总是缱绻缠绵,愁思万缕,我有时候迷迷糊糊半睡半醒,有几分知觉的时候,常会听道一个女仙的声音幽幽地仿佛在叹 ‘哎~~~君往何处去,妾往何处寻’……”水芝双眸泛起一丝雾蒙蒙的水气,好似陷入了回忆。
      
      我一把扶住头,脑子里嗡嗡作响,心下叫苦,又来了,这云山雾绕,神神秘秘,何时才能到头……
      
      呆想了一刻,这才回过神来,水芝还在恋爱的烦恼中惆怅呢,忙一把扯过她,在她耳旁低声道,
      
      “别的我着实不晓得,但是净空他欢喜什么,我还是略知一二的……”
      
      水芝一听,眼睛一亮,忙朝我靠了靠,也低声问道,
      
      “姐姐快说!”
      
      “第一,他欢喜酒,各种各样的酒,尤其是,杨梅酒。第二,他……好像,欢喜你姐姐水芸那样的仙子……”
      
      “……原来,他也欢喜姐姐……”水芝听罢,一脸颓唐呢喃道。
      
      我一瞧急了,忙摇手道,“非也非也,我不是那个意思,我觉得净空他也并非真的欢喜你的姐姐,他都没跟水芸说上过一句话,我的意思是,他欢喜的仙子该是你姐姐那个,你懂吗?啊,就是那个调调的,那个feel……”
      
      “啊?姐姐你说什么?”水芝不解地问。
      
      “我的意思就是,你啊,以后穿衣打扮说话行事,多学学你姐姐的模样,兴许净空他就满心欢喜了……”我作出一副狗头军师的样子循循善诱道。
      
      “学姐姐的样子……”水芝若有所悟地点了点秀美的头颅,掏出一块丝帕轻轻掩上了嘴。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