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谷仙梦录

作者:拥城屠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章-神笔马梁

      
      狂腾乱飞,发了一阵疯,仙力略感不支,手脚并用,我就近爬上一朵肥圆的祥云,静静躺着喘息。额上沁出密密一层汗,虽一颗仙心早已不跳,但周身妙喜又好似万丈佛光,烘得我暖洋洋好不舒服。
      
      躺着痴想了一刻,突觉有些不妥,忙趴伏到云边探出半张脸,偷偷打量那株仔苗。虽说从前为人,犹爱树木花草,但躬身亲种,实乃破天荒的第一回。方才只顾欢喜,看得不甚仔细,也不太确定这苗儿长得是高是低,是肥是瘦,是好是歹。
      
      小心翼翼挪飞至土包上空,支着脑袋细瞧。也不晓得是不是所有的幼苗长相都差不多一个样子,手指粗的瘦枝,顶着两叶嫩芽,芽儿虽也不怎的大,却因为枝干实在有些太瘦,显得托着的芽儿头重脚轻,怪吃力的。
      
      我伸出食指,打算轻轻触上一触。指尖才刚碰着芽尖,就听得一声细软的啼哭,“哦哇~”。
      
      声音极微弱,却惊得我手指猛地一缩。
      
      这,是它的声音吗?
      
      我左右一顾,只看到站得远远的小白仙童,忙对它招招手,悄声道,
      
      “小白,你过来。”
      
      小白拖着双脚,慢吞吞上前,头上的铃铛发出细碎的脆响。
      
      我拿食指嘘在唇上,又指了指苗儿,凑到小白耳边悄声道,
      
      “它好像会哭……”
      
      小白仙童疑惑的转过头瞧我,似乎不信。
      
      我又伸出手指,极轻地戳了一下芽尖,果然,又一声微弱的奶音传来,“哦哇~~”
      
      这回,我与小白都听得真切,互相一对眼,步调一致地作出了个讶异的神色。
      
      我挠了挠头,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苗儿,你……饿不饿?”
      
      身边的小白一楞,瞥了我一眼,眼神中,很有些嫌弃的意味。
      
      我尴尬地“呵呵”干笑两声,心下暗自腹诽,就算我确实毫无抚育地经验,却也轮不着它一只猫公公前来嘲笑吧。
      
      换了个更甜软地语调,我又问道,
      
      “苗儿,你是不是渴了?要不要喝点雨露呢?”
      
      “嗯~ o(* ̄▽ ̄*)o哇~~”仔苗一句奶音,好似回应。
      
      得了这句,我忙落下地来,对着小白颇为得意地一瞥,熟练地招来一朵祥云,化出细雨,直浇下去。
      
      “哇哇哇~~~~”却不想,这苗儿扯起喉咙,啼哭起来,声音虽没什么气力,却也听得出甚为不满。
      
      我一时慌乱,不晓得哪里做得不对,忙移开祥云,俯身去瞧。只见小苗浑身湿漉漉地乱颤,两叶嫩芽都皱在了一起。
      
      我咬住下唇,左思右想。突然记起,昨夜天书似乎对我提了一句,别浇太多水……难道,是涝着它了?
      
      我赶紧蹲下身子,翻出左掌,从丹田处运来三股浩然真气,绕着苗身,缓缓绕圈。慢慢地,小苗儿身上的水珠蒸出水汽,它也渐渐止了乱颤,舒展了两叶嫩芽。
      
      我长长嘘出一口气,放下心来。
      
      静候半响,听它低低吐纳气息,芽儿慢慢低垂了下去,一滴未干的水珠闪着晶莹的光泽从芽间滚落,好似酣睡的小宝宝残留在睫毛上未哭尽的泪珠。这才轻手轻脚地罩上仙障,拉着小白离开。
      
      回到改册室里,翻开册子,拿起狼毫笔,干瞪了半天,满纸的字,却一个也看不进去。心下暗叹道,盼星星盼月亮盼着树种发芽盼了好几百年,终究是盼来了。却从未曾想过,自己一只大龄单身女仙,对于抚育之事真真是毫无半点经验,且别说经验了,连基本的准备都没有,这可怎生是好,真是旧愁未消,新愁又起啊!
      
      正长吁短叹得起劲,听得门外一句酸溜溜的清音,却是净空在唤我,
      
      “陶仙子君……小仙净空前来觐见!”
      
      我翻个白眼扁了扁嘴,扔下笔站起身来。慢吞吞飞到大厅,一翻手,打开了大门。
      
      净空见我并不上前来迎他,只好自己跨入门来。我只自顾自坐下,也不瞧他。
      
      毕竟打了几千年的交道,于彼此的脾性总有些熟悉,他很不见外地翻出我司里的茶盏,热好一壶水,凭空抓出一袋茶,掷入我怀里,大剌剌道,
      
      “上好的桂花茶,你且闻一闻,喷喷香,我就只得了两小包,谁也没给,第一个拿来孝敬你。”
      
      我懒懒地拿起来,送到鼻子前嗅一嗅,一股甜腻直钻进来,精神为之一暖,八月的味道。
      
      虽然喜欢,我脸上却仍没半点好颜色,把茶袋往桌上一扔,淡淡道,
      
      “多谢净空仙者,百忙之中,还能想到我。”
      
      净空见我这样难伺候,也有些来气,在我旁边拉出木椅坐下,道,
      
      “好啦,我晓得你被白泽子君惹得正一肚子邪火无处可发,好心好意前来劝慰,你作出这样一副冷脸给谁看啊,又不是我招惹得你!”
      
      “切!既然是你上司,你若真拿我当兄弟,就不晓得早一步来知会一声,非得等他打上我家大门,你再来做这个好人,这种虚情假意我不稀罕!”
      
      “你这话说得好没良心!我对你陶仙如何,日月可鉴,打你一飞仙,我就念着你我都是人族,拿你当亲妹子一样关照着,如今你一朝官大,说话做事竟这样拿起谱来!”净空拿手拍着膝盖,胀红了面皮争辩道。
      
      瞧他是真急了,我只好压下怒气不吱声,只端起茶喝了一口,又重重放下,震得桌子一记闷响。
      
      “你当我是故意不想前来提醒你嘛?我这新上司可不比从前的计蒙子君那样宽宏。所谓新官上任三把火,他一继任,将阎罗司上上下下烤得都焦透了!你仔细想想,我有多少时日没来找你喝酒唠嗑了?每日里我被他支使得连飞也飞不动……”见我不继续数落他,净空忙赶着大倒苦水。
      
      “他……都叫你做些什么?”被净空一顿抱怨,倒是挑起了我这种光杆司令的好奇心,很想看一看像阎罗司这种兵强马壮的大单位管理起来又是怎样一番光景。
      
      “事情多了去了。上来第一朝,便命我将司里所有的无常使的履历重新编纂一回,需详详细细将每个的仙龄,仙力,仙史都调查好了记录在案;而后,便照着我的记录一个一个的召见,一问就是好些时辰,若答话与履历不符的,全部留下盘查!搞得现在司里是,仙心惶惶啊!”净空说完,一脸疲倦地叹了一口长气。
      
      我仔细端详了一刻他的脸色,确实惨白惨白的很有些萎靡。
      
      “这么说,倒真是难为你了。你们司里仙虽多,文职好像只你一个吧。”瞧他可怜,我也不好意思继续拿他撒气。
      
      听我语气软下来,净空拉着椅子往我跟前挪近了几寸,神神秘秘道,
      
      “今儿,我也是趁他去了傀史馆的当口,偷着溜出来寻你。”
      
      “我说,那个什么傀史馆,到底什么来头,为何我从来没听闻过?”我被他感染了,莫名其妙也压低了嗓门道。
      
      “那个地方啊,能不去还是不去的好。”净空对我挤一挤眼睛,语重心长道。
      
      “为何?有什么玄机,说来听听。”我兴味盎然地追问。
      
      见我入了套,净空便来了精神头,很多余地左右一瞧,更压低了一个音量道,
      
      “都是那些魑魅魍魉的腌臜事,看多了白白污浊了我等的仙气不说,掌事的子君脾气又极乖张,谁的面子都不给,连陆判子君上门,有时候都被撂下不理!”
      
      “哦?子君是哪一位?”明知净空惯会吊人胃口,仍忍不住跳进坑里。
      
      “名号很是有些意思,叫神笔马梁!”净空最是乐意看我求着他打听的模样,放出的消息跟财主被逼着布施一般节俭。
      
      “神笔马良?!”听到这个名号,我很是吃了一惊,倒不是说,这个名号是个多厉害的神仙,只是常识里晓得的那个故事,跟梵谷里这个神秘单位的子君着实搭不到一起去。
      
      “哪个马良?是我们凡界说的那个 ‘神笔马良’的马良?那不就是个小屁孩嘛?哎,你活着那会有这故事了吗?”我一头雾水继续问他。
      
      “我知道你说的是哪个故事,织女的教训,你都忘啦?凡界那些杜撰的传说,你也当真?飞仙好歹也有时日了,怎的还如此天真!”净空又拿瞧乡下仙的眼神瞥了我一眼。
      
      “哦……又是同名不同命啊!”露了见识短,我有些悻悻然。
      
      “这回,连名字都不同。你说的是良人的 ‘良’,这位可是 ‘梁子’的 ‘梁’!”净空道。
      
      “啊?!这名字叫得寒碜。”我不禁好笑。
      
      “很是恰如其分呢,这老头,可是最会结梁子的。咱们那位白泽子君,够威风了吧,连你这儿,也是说闹就闹,没得含糊的。但只这傀史馆,日日上门去空侯,如今连子君的面还没见着一回呢!”净空说得好似出尽了加班的闷气,寡淡的眉眼也生动了许多。
      
      “切!那日里,他对着我说得那样的了不得,我当他是盘好菜!原来,自己也是百顾茅庐,不得其入啊,哈哈哈……”得了白泽吃尽闭门羹的好消息,我心下顿时畅快起来,连带着对他的气也消了几分。
      
      “不过,既然不是个好地方,又不得待见,又为何非要觐见呢?我办差事也办了些时日了,倒也不觉得有什么地方短缺,急需去什么傀史馆啊?”高兴头过了,我还是不解。
      
      “怎生说好呢?”净空凝眉想了片刻,沉声道,“大概,只有去了傀史馆,得见了神笔马梁作画,咱们才能好似从雾里瞧见真花,水中捞着实月,对神界的天机悟得更深切一些吧……”
      
      “天机?天机不是已然明了吗?那些事,我都明明白白历经了一次了……”我听他这样感叹,心里一团澄澄亮的白日,又突然罩入了乌云。
      
      “陶仙子君啊,陶仙子君,瞧你的年纪也是可做得一个祖宗了。怎的这心性,还跟女娃娃一样单纯啊?天机若是被你这样就堪破了,会不会太容易了些?”净空一脸高深玄妙得瞧住我的眼,只瞧得我七上八下,入坠云间。
      
      我问道,“那这么说,你是见过了?”
      
      “咳咳……没……”净空答。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女读者:净空这种千年备胎男五号能不能戏份少点!婆婆妈妈不爱看......
    拥大妈:经济适用男瞧着烦,当个蓝颜还是阔以的呀!
    长梧:哼!树种种得倒很尽心么!伺候本君没见这样殷勤!
    陶仙:...长...梧...有话私聊,别在这吵...
    男读者:zzzzzz......啊,啥,更了嘛?有武打了再叫我...zzzzzzzz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