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谷仙梦录

作者:拥城屠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番外二-月亮上有棵树,树下有只猫

      
      山里的人都说,我是个鬼娃子。意思就是,我生来特立独行,不像个山里人。
      
      其实,我并不太明白,山里人,应该是个什么样,就该祖祖辈辈,吭哧吭哧白日种田,晚上造人?
      
      哼!这种日子,我才不要过。
      
      我生来,就是要走出去的,看看这花花世界,尝尝这人间百味。
      
      也不知道祖坟上冒得什么青烟,本君生得,那是玉树临风,风流倜傥,举世无双,尤其是一双眼睛,用村里那些花痴我的大姑娘小媳妇的话说,
      
      “你这双眼珠子,往女人身上那一提溜,人家骨头都酥成了汤水~~”
      
      切,我承认,我有些得意,然而,这些女人,我一个也瞧不上,我是要走出去的,不可能跟村里别的眼光短浅的小伙子那样,一过十六,个个猴急得想婆娘。
      
      在本君我人生的前十七年,一心扑在学业上,因为我知道,只有靠这个,我才能真正的走出大山,融入这花花世界中去。
      
      果不其然,我家祖坟上的青烟不是一绺两绺那样简单,我不仅模样生得俊朗,脑子也特别好使。十年苦读,一朝高考,立即榜上有名。
      
      进了大城市,上了大学,于我而言,真是如鱼得水。我白日读书,夜晚谈情,暑期打工,寒假学雅思,啥也没耽误。
      
      这不,去英国交流两年的名额,虽只两个,仍被我搞到了手。
      
      临别夜里,我搂着新近认识的姑娘娇柔纤细的身子,心下也不是全然没有惜别的伤感,但是与飘洋过海,一番崭新的游历相比,那一丝伤感,实在太淡。
      
      她倒是在我胸口,期期艾艾地淌出许多眼泪,这软软的身子,少女的清香,再配上几颗朝露般清澈的泪珠,简直就是最猛的□□,一夜销魂,极尽缠绵。
      
      第二日,天光才微,我便轻手轻脚起了床,想了一想,只悄悄吻了一下她的额角,便回了宿舍。东西,早就打包好了,我一个人,泡了一壶茶,静静喝着,望着窗外的树影,在朝日中,轮廓渐渐清晰,然后,我提起了行囊,头也不回地向着机场而去。
      
      在飞机上,我睡睡醒醒。醒着的时候,便塞着耳机,边听音乐,边喝洋酒,洋酒不太好喝,一股怪味,不过没关系,本君适应能力是超强的,一切新的东西,我都要尝一尝,品得多了也就自然觉出了滋味。
      
      窗外的蓝天飘着白云,渺渺茫茫,无边无际,瞧得出了神,身子似乎轻飘飘翻飞而去,闭上眼睛,想象着足踏祥云,腾飞而上,我轻轻笑出了声,心想,这要是成了神仙,是何种滋味呢?玄妙啊玄妙,却又好似无极,无聊。
      
      正想得发呆,身边有人轻轻推我,一转头,一双碧眼盈盈,一个金发美妞露齿一笑,对我说,
      
      “Hi, I am Rose. ”
      
      我微一发愣,马上沉下气,熟练的露出招牌八颗牙,坦然得直视着她的眼睛,说,
      
      “Hi,I am Wutong, You can call me Jack, since you are Rose.”
      
      她显然听懂了我的小幽默,低头一笑,又歪头露出些调皮的神气朝我眨眨眼,接着问,
      
      “You are Chinese Student”
      
      我也回她一个眨眼,笑答,
      
      “Yeah, I am Chinese and a student.”
      
      突然,她换了语言,用洋腔洋调的汉语对着我说,
      
      “那太好了!我正需要一个中文老师呢。你要去哪儿?是英国吗?”
      
      我抿嘴一点头,说,
      
      “是啊,我是要去英国留学,穷学生,还正发愁怎么能找个兼职呢。这还真是巧了。不过……”
      
      我微不可查得朝她靠近了些,眼里放出几毫安的电波,轻声道,
      
      “你有钱吗?我的课时费,可不便宜……”
      
      她仰头哈哈大笑,身子都抖了起来,紧身红衣下,波涛汹涌。
      
      “Jack, 你是一个有趣的人,不太像那些容易害羞的中国男孩。”
      
      接着,她也朝我靠了靠,身上的香氛浓浓得钻进我的鼻尖,学着我刚才的腔调,神秘地说,
      
      “我很有钱,我的爹地,是亿万富翁……”
      
      疲倦的长途飞行,在身边这位佳人陪伴下,显得活色生香起来。后来,我才知道,她没骗我,这个洋妞,还真的是个不折不扣的富家女,而我,也真的成了她的中文老师,座上宾。
      
      伦敦的阴郁,有时让人很不舒服,满街冷漠高傲的异乡人,也会让我偶尔想念山里的爹娘,但毕竟,只是偶尔。
      
      学业很紧,需要我一日掰成两日,青春很短,也需要我一年过足两年。熬了两夜,我终于完成了教授们泰山压顶似的作业,报告。冲了个澡,刮干净了胡须,随便挑出一件紫色衬衣穿了,微湿着头发,披星挂月,我出了门,Rose家今天举办慈善晚宴,她也邀请了我去,所谓名流豪门,集聚一堂,这样的热闹,说什么也得去凑上一凑。
      
      按了门铃,有管家模样的拘谨老太给我开门,我还没开口秀出苦练多日的伦敦腔,Rose就小鸟一般飞奔了出来,温香软玉入怀,她的发丝搔得我有点发痒,“啵”得一口,她亲了亲我,愉快地叫道,
      
      “吴,你怎么这么晚!”
      
      随她穿过了典雅如宫殿一般的大厅,我端肃起派头,并没东张西望。跟她直接到了卧室,一股淡雅的薰衣草香味,满屋的肉粉色,呵呵,我在心里暗笑,这个金发碧眼的富家小姐,外表看起来再如何性感热辣,终究仍是难丢一颗少女心。果然,对付这种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小姐,落拓才子最有吸引力。
      
      “啪”一本书扔进我的怀里,我淡笑着接住,看了一眼,问她,
      
      “约,咱们大小姐,啥时候对中国古典文化产生了浓厚兴趣?怎么,要学四书五经?”
      
      她撅起红艳艳的双唇,歪在床上,斜勾住一只高跟鞋,恹恹说到,
      
      “我爹的说了,以后将是中国时代,有眼光的人,都应该学习中文,了解中国,才能开发中国这个大市场。今天开始,你就得教我这些!从《诗经》开始!”
      
      呵呵,我心里冷笑,真是十年河东,十年河西,以前管我们叫东亚病夫,现在又个个想来淘金捞钱。
      
      “行啊!没问题,大小姐,想学哪首?”我随意地在她身边躺下,稀里哗啦翻着那本诗经。
      
      她一把夺过去,随便翻到一页,指着说,“今天没时间了,就这首吧,比较短,一会,party就要开始了!快点!”
      
      “君子阳阳,左执簧,右招我由房。其乐只且!
      
      君子陶陶,左执翿,右招我由敖。其乐只且!”
      
      我轻轻念着,原来是这首,唱着歌,跳着舞,送别自己的爱人……君子陶陶,陶陶,这两个字,怪顺口的,以后,若是我生个女儿,就叫她陶陶吧。
      
      正在胡思乱想,门砰地被撞开,一个棕色头发,灰色眼睛地青年倚靠在门口,吹了声口哨,怪声怪气道,
      
      “They all said you have hidden a secret lover here, it seems to be true.”
      
      他说着眼神不善地瞧瞧我,颇有点挑衅地意思。我只微微一笑,并不作答。
      
      Rose跳起来,把他一把推出去,带上门,叽里咕噜,不知道吵些什么。我耸耸肩肩膀,放下书,走到窗边。
      
      窗边驾着一座天文望远镜,Celestron最新版的,到底是富家女,装备都是最顶级的,我百无聊赖凑上去把玩。
      
      镜头早就对准了月亮,今晚的天空没什么云,很是清爽,很清楚地就能看到那轮圆月,有人说,国外的月亮都要比国内的圆些,真是一群白痴,我边骂边闭上一只眼。
      
      小时候,外婆拍着我入眠,总给我讲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传说故事,什么牛郎织女,精卫填海,嫦娥奔月,说月宫里,住着一个凄清的仙子,孤孤单单,只守着一棵树,树下蹲着一只玉兔,陪在她脚边。
      
      猛地一惊,我忙直起身子,揉了揉眼,不可置信地摇摇头,又换了一只眼,凑上镜头,细细调了清晰度,镜头中的月亮大得不可思议,我仿佛是看到了一株大树,树下没有什么仙子,瞧着倒好像是有只小物蹲着,忽然间,它弓起了身子,翘起了尾巴,两爪向前,伸了个懒腰?!!这,分明,像一只山野里,寻常可见的猫儿。
      
      身后砰地一声,门又开了,Rose气呼呼地踩着高跟鞋走了进来,走到全身镜前扯了扯有些不整的紧身短裙,然后拿起梳子刷了几把金色波浪,又随便旋开一只唇膏,涂抹了几下,深呼吸一口,她走到我身边,一把拖住我的手,对我娇声说到,
      
      “吴,你在干什么?party已经开始了,你还不来?!”
      
      我闭了闭眼,使劲甩了甩头,把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深远的影子甩脱,对她邪魅一笑,一把搂住她的纤细的腰肢,说,
      
      “Sorry, 我在像一名绅士一样,安静得等待女士解决完自己的事情。”
      
      她朝我一记白眼,又甜甜一媚。
      
      夜,这才开始,霓虹万丈,娇懒无限。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