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谷仙梦录

作者:拥城屠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四章-织女

      陪着神君吹了好一阵风,我总算回到自己屋里。
      
      合上眼睛,唤来了天书,不知道该念着谁,又实在不想他变作父亲的模样,我只能使劲去想皮金那只麻雀。
      
      果然,不一会儿,天书皮金数着麻雀腿就蹦跶了出来。
      
      “来啦。” 我盘腿坐着冷淡的招呼。
      
      “啦啦啦,陶陶心肝儿小姐姐,我来啦,你想我啦?” 天书皮金腆着小脸,嬉皮笑脸凑到我鼻前。
      
      “坐好。”我脸一板,一把按住他。
      
      天书皮金小嘴一撅,小屁股一扭,小肥胳膊一举,奶声奶气道,
      
      “人家不要嘛,宝宝要抱抱。”
      
      “王八羔子,你真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我忍无可忍,挥书欲敲。
      
      “啊啊啊啊~~小孩你也打啊,陶陶你心也忒狠了些!”天书皮金蹲在地上,拿手护住两个圆发髻,龙眼核里充满了惊恐。
      
      哎,明知这皮金里面包着的是天书那根贱骨头,但瞧着这身玉雪可爱的皮相,实在下不了手。只得悻悻作罢。
      
      “你别闹了!我有正事问你。”把脸板得更方正了几分,我道。
      
      “噢。什么事?”天书皮金滚在地上懒懒的说。
      
      “长梧神君跟我说,要有仙者来教授我种因,你可听说了?” 我看他在地上左滚右滚,心下烦起来。
      
      “早就传遍啦,也就你个傻子不知道。” 他滚得烦了又倒头翻起了筋斗。
      
      “你别动来动去,晃得我眼晕。”我呵斥道。
      
      “小孩都是这样的,我这叫变啥像啥,演员的修养懂不?” 天书皮金振振有词。
      
      “你给我过来!立正,稍息,向上看,立正!”我一把揪起他,就是一番整顿。
      
      天书皮金短胳膊短腿的挥来摆去,倒有几分童子军的模样,我不觉好笑。
      
      “是哪位仙者负责教授我,男的女的,是神是仙?帅不帅?说!”
      
      “报告!是位女仙!蝉联十届梵谷选美冠军!若拿她比凤凰,陶陶你就是草鸡!”
      
      “阿西吧!”我再也顾不上看皮金的面了,一个爆栗敲下去。
      
      “要死要死要死,你又拿我打我,皮儿都打卷啦!我的皮儿啊......”天书皮金拉开个嗓子,泼娃一般大嚎起来。直听得我烦恶欲呕,猛一收念,醒转回神。
      
      哎,本想打听个底细,做点准备,这本破书真是胡搅蛮缠,烂泥糊不上墙。
      
      第二日,果然来个位女仙。
      
      从小到大,女仙的故事听过千千万,真实得见,还是第一回。
      
      眼前这位,衣袂飘然,翻飞而至,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肤皎如雪,颜艳若丹,真真一个“届笑春桃兮,云堆翠髻;唇绽樱颗兮,榴齿含香。”
      
      天书这个死球,这点倒说对了,虽她不太可能真是只凤凰,但与她相比,我确然是只草鸡,还是十里八村,毛最稀拉的那只。哎......我自惭形秽一阵哀叹。
      
      “这位毓秀可人的仙子,想必就是神君说到的陶仙吧,” 女神仙和煦的瞧着我,道。
      
      哎,美人必然配一个好嗓,这天籁一样空灵清悦的声线,听得我每个毛孔都慰贴了。
      
      “不敢不敢,小仙正是,仙子只管唤我陶陶。”
      
      “这个名字好,叫着又顺口又亲切,像个女孩儿家般乖巧。” 女神仙连说话都这样让人舒坦。
      
      “敢问仙子名号?” 我怏怏的,像个斗败的土鹌鹑。
      
      “本仙是缎练处的织女,专职种因之事,此番受神君之命,前来授业与你。”
      
      织女?哪个织女,不会是那个牛郎织女的织女吧?我一阵嘀咕。
      
      “你这就挑几个和顺的册子,随我去锦域那吧。”织女和颜悦色道。
      
      我随手拿了几本陆判所刚发还的册子,跟这她到了屋后。
      
      她拿了一册,翻看了一刻,合上了妙目,凝神不动。须臾,她微微一笑,似有所得,美目微启,腾空飞起,飘至锦域某处,袅袅而立,柳腰微俯,纤若无骨一双巧手,忽得捻起一丝金光,还没等我看真切,又忽地捻起另一丝金光,行云流水一番抽捻,她所在的锦域上旋即便出现一个小洞。又见她翻转水袖,把手中抽捻的金光定在空中,又是一番蝶飞霞舞,刚刚还纷乱的金线不知怎的成了一小片粼粼缎面。织女停手端详,轻轻拨弄了几处,转头对我翩然一笑,道,
      
      “这就成了。”
      
      旋即,兰花一指,那小片缎面就缓缓降至之前破出的小洞处,合得个天衣无缝。
      
      这一场眼花缭乱,看得我呆直了眼,长大了嘴,这哪是什么种因?分明集了舞蹈,瑜伽,巫术,戏剧,杂耍于一身啊!让我学这个??不如叫我嫁给天书算了。
      
      “陶仙,你可瞧明白了?”织女飞回我身旁,盈盈笑道。
      
      “没.......” 我已然蔫成了只瘟鸡。
      
      “呵呵......”织女掩口娇笑,又道,“不妨不妨,你莫怕,种因只是瞧着花哨,其实不难。来日方长,待我一样一样慢慢地教你。”
      
      “织女仙子......”我很踌躇的道,“小仙我在世为人之时,是女娃娃中出了名的笨手笨脚,打小,手工什么的都不曾做好过,这个种因如此精妙细致,我看我怕是学不成的......”
      
      织女不说话,只拿眼柔柔的瞧着我,和暖之极。缓缓开口道,
      
      “长梧神君自来了梵谷,从来都是深居简出,独行独往,我从未听他夸过哪个仙好。此番,他既说你可以,我便信他的话。他一个神都信你,你为何不信自个儿?”
      
      长梧神君他,信我?......
      我心里一颤,涌起一股感激。想起昨日里,我站在他身后陪他听着风声,虽然并不明白他所说的仙乐之高境,却也眼笑眉舒,欢喜异常。
      
      所以,他信了我,我便不能辜负,再难再累,去做便是。想着我心下毅然,抬头对着织女抿嘴一笑,道,
      
      “织女姐姐,我能叫你一声姐姐么?飞仙至此,所见净是男仙,你是我见到的第一位仙子,生得又是神仙一般的绝色容颜......”
      
      织女听得低头,噗呲一声娇笑。我顿时了然自己说了傻话,
      
      “我知你本就是神仙,但我以前是凡人,凡人夸一个女子美到了极处,实在无法形容的时候,就只好说,神仙一般。但今日见到了姐姐,我才知道说的并不错,神仙一般的人物,也只姐姐这样的人才配称的。”
      
      织女看我的眼神更如春色一般柔媚了,她道,
      
      “你自然可以叫我一声姐姐,我也没有妹妹,神界虽大,梵谷却小,来来回回的,也就我们这些仙。我也时常想着,若能有个娇憨的妹妹,那真真是好。不曾想,今日便得了一个。”
      
      说着,她牵住了我的手,好一双云柔水秀,触及忘怀的手啊。
      
      我有点羞赧的抽了抽,有点后悔还活着的时候经常懒得保养,护手霜都不愿意多涂,如今皮糙肉老的,真是拿不出。
      
      “织女姐姐,那以后要多多劳烦你,妹妹我笨得很,一日两日也不一定能学得些皮毛,你莫嫌弃我才好。”
      
      “怎会,姐姐必倾囊相授,这个手艺,也确该早日传下去,现时不比以前了,越来越不太平,多一个人会种因,神界也就多一个保障,梵谷诸仙,本就该众志成城些才好。”
      
      接下来的日子,就是好苦好苦的日子。
      
      之前以为,清册,改册,递册,还册,已经算是辛劳的极限了。没曾想,工作没有最累,只有更累。
      
      现如今,得了个神仙般的姐姐,每日里我除了改册,就是种因,除了种因就是递册。说什么,神君夸我,神君信我,只忙得我头发蓬乱,仙姿凌乱,我才算是得了明白。最阴险的老板,才不会挑你错,罚你钱,赐你小鞋穿,而是正神君子一般,带你喝茶,跟你谈天下,讲情怀,燃起你的小宇宙,你赴汤蹈火去了,他却形隐神遁,不知在哪里逍遥。
      
      哎,所谓劳碌命,想来便是我这种。
      
      织女姐姐,是极好的性子。光就捻丝这一节,就教了我不知多少遍。她的曼妙我也打死也学不成了,只得回想着拉面,胳膊一使劲,凭一股蛮力捻出金丝,只是经常不是粗了,就是断了,好不容易拉出几根粗细均匀,长短合适的,又来不及定好,刚解开了缠住的丝尾,又乱了线头。
      
      见我瞎眼蛾子一般乱飞,织女这位师傅也从不发怒,只拿温言劝我,软语激励我。不厌其烦的一遍遍的演示给我看。到了最后,大半的册子倒让她范例之中给种完了。不由得让我好一番内疚。
      
      有一日里,看我累得实在抬不起胳膊,织女轻叹了一句,
      
      “看你确不善织造,这也真真是难为你了,且歇一会吧。这些着急的册子,还是姐姐替你种了。”
      
      我感激几欲涕零,拉着她绯色的衣袖摇摇,
      
      “姐姐......我好笨好笨好笨......”
      
      “好啦,傻丫头,你且立在一旁,再仔细瞧着。”她嗔我一眼道,手下又翻飞起来。
      
      我唤了朵祥云在她身边,四仰八叉得躺倒,摊开了手脚。
      
      “一个仙子,生的倒也秀气,怎的做派这样不讲究。”织女见我这样,又嗔道。
      
      “人家好累嘛。”我撒娇道。
      
      歇了一阵,我突然想起一事,换了个趴姿,托着腮帮子,饶有兴致道,
      
      “姐姐,其实,你的名号在凡界很是响亮呢!你知不知道?”
      
      织女手势突地一滞,并不答话。
      
      我当她种得专心没听到我说话,就继续道,
      
      “凡界有个传说,叫牛郎织女,这个织女跟你的名号一个样,不过传说里她是王母的女儿,后来跟凡界一个放牛郎相好了,还生下了两个娃娃,只是天不遂人愿,王母不愿神女嫁牛郎,只得分开。每年七夕那一日,才能踏着喜鹊搭成的桥得以相会,传为千古美谈呢。不过啊,好多个当妈的,都特别羡慕织女,说是一年只需跟老公见一面,平时也不用管娃娃吃喝拉撒念书考学,只管自己逍遥,这才是真真的神仙日子呢!”
      
      说到此处,我已经滚在祥云上,嘻嘻笑着。身边的织女却还是没有半句声响。
      
      我觉得不太对,抬头望她,只见这个一向里娴雅温润的大美人突得面色铁青,柳眉倒竖,嘴唇都抖了起来,一团金丝也紧紧攥在手里。
      
      我吓了一跳,忙问,
      
      “姐姐!怎么了,我说错了什么?”
      
      织女嘴唇抖得厉害,有似风中的枯叶,半晌说不出一个字。
      
      我忙起身去扶她,竟被她一把甩脱,她咬牙说道,
      
      “你们这些从凡界上来的人,一个两个都要编排这件事情来笑话我。我当你是个好的,不曾想,你竟也这样不要脸!”
      
      被她这一顿好骂,我顿时蒙了,支支吾吾道,
      
      “我没有笑你的意思啊,我只是随便说说,这个传说确实是有的,还有小人书呢,电视上演过几回的......”
      
      “你再说,我就立即禀了神君去,纵是得罪神君,你,我也不教了!!”
      
      “姐姐姐姐,别啊,我错了,我不说了,你别生气。”我一下慌了手脚,忙去拉她,一把搂住了腿,央求道,
      
      “好姐姐,天上地下最好的姐姐,我错了错了,你打我两下出出气吧,你不教我,谁来教我啊,我这样笨,再没有性子比你好的肯收我作徒弟了。”求得动了情,我的眼眶里真的急出了泪。
      
      织女看了我的模样,心软了下来。拉脱了我的手。闷声不响的松开金丝,又转身织造了一番,补全了缺洞,一眼也不瞧我。
      
      我唯唯诺诺杵在一边,一声也不敢发,心里好生奇怪,这么一个普通的传说,怎么会引的织女勃然大怒呢?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读者们可以在评论区猜猜牛郎织女的事实真相呀~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