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谷仙梦录

作者:拥城屠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二章-杨梅酒

      请人吃饭,是门学问。特别是当你有求于他的时候。
      
      既不好太热络,谄谄媚媚直贴上去,让人一眼就看穿了,起了防备;又不好太随便,令人怀疑团购的优惠券要过期了,只得胡乱拉个人凑数,不够庄重。
      
      请仙喝酒,想必亦是如此,要请得艺术化。
      
      自暴打了天书,得知净空好酒,可作一个突破口到今日,本仙我真可谓是鞠躬尽瘁。每日里,除了本本分分的改改册子,便冥思苦想,琢磨着造酒。
      
      一门手艺,要想精通,便需苦练,心念造物,更是如此。
      
      然而,可叹的是,本仙生前人称,一杯倒。啤酒,烧酒,葡萄酒,就算喝碗甜酒酿,也要昏上好一会。所以心里对酒实在惧怕,要造出美酒,自是难上加难。
      
      终究,功夫不负有心仙,倒腾了林林总总,或苦或涩的三十几坛后,我总算熟能生巧,造化出了一坛差强人意的。偷尝了一口,也有几分甘中回烈,口齿留香,凑合着用吧。
      
      趁着递册子的当口,我摘了朵祥云,捏成个云虫,送给皮金,哄得他欢蹦乱跳,高高兴兴的应承帮我去请净空。
      
      只是麻雀成了仙,脑壳还是一样不灵光,一句“净空仙君,苍离大人有事相询,烦请随我移步陆判所。”来来回回教了几十遍,就是不成。
      
      一会说成,“净空仙君,苍离大人移步有事......” 一会又说成“净空净空,苍离大人随请烦我......” 看他小小一个人,皱巴着张脸,夹缠不清可怜样儿,我心下不忍,只得长叹一声,道,
      
      “皮金,没事,你就说,‘净空仙君,苍离大人找你,你来一下。’ 可好?”
      
      “好......” 皮金乖巧应道,眨巴着一双龙眼核,尽翻来覆去瞧牢云虫。
      
      “那你说一遍我听听?”我轻声软语道。
      
      “净空净空,苍离大大找你,你来吧。”皮金蹲在地上,拍着云虫的脑袋,漫不经心的麻雀学舌。
      
      “......说得......不错,去吧。”我捏了捏他两个圆圆的发髻,无奈道。
      
      半晌,皮金一蹦一跳的抱着云虫回来了,后面果然跟着净空。
      
      我佯装抬头研究着陆判处匾额上的字,也不看他。
      
      直等他到了门口,我才假装不经意一扭头,瞧见了他,忙躬身作揖,
      
      “呀!净空仙君,好久不见,近来可好?”
      
      他见是我,也客客气气还礼,道,
      
      “陶仙,可巧,你也来此公干?”
      
      “嗯,有几本改好递过来的册子,神君突然想起来说,要看一看,我便急着来取。不巧,苍离大人似正入定,我只得在外等上一等。仙君也是来找苍离大人吗?”
      
      “又在入定?这种上边才使得的劳什子真不懂他为何执意要练。”净空低声嘀咕了一句,嘴巴一撇,“喏,他遣了皮金来找我,只说有要事相询,来了又不见人。”
      
      净空说着转头,四下里搜找皮金,要问个明白,却哪里还见他的踪影。
      
      我仙手一摊,作了个无奈状,道,
      
      “看来今天,怕是一时半会也见不着正主了。”
      
      见他不语,我弯出一个甜甜的月牙笑,道,
      
      “既然要等,不如去那边略略坐会吧。”
      
      两人捡了张干净的石桌石凳,坐了下来。
      
      净空端着个架子,一撩袍子,翘起个二郎腿,并不说话。
      
      我瞄了他一眼,闲闲的开口道,
      
      “前些天啊,我突然念起家乡的杨梅酒,便造了几坛,以慰乡愁。味道尚能入口,本想着哪日专程送一坛去阎罗司。却巧,今日就碰上了仙君你。来,现下无事,不如我们就把给苍离的这坛先喝了,日后,我再拿别坛送他。”
      
      这一番说辞,在我脑里早已滚了百余遍,总觉得前前后后,已然不着痕迹。
      
      哪知,听我这样一说,他脸色大变,盯着我的眼睛,一瞬不瞬,直看得我心里发毛。
      
      “谁告诉你的?”他突然开口,神色凛然。
      
      “啊?什么?无人告我啊?净空仙君,你这是何意?”我强装镇定。
      
      “别唬人了,谁告诉你我喜欢喝杨梅酒的?” 净空平平淡淡如同一碗白米饭的脸,此刻的却有点吓人。
      
      我瞧着瞒不下去,只好招供道,
      
      “天书说的…”
      
      “天书?!你已开启了天书?倒也不慢,比我那会,还快了些。”净空得了这个答案,反倒放缓了脸色。
      
      “你那天书,怎生个模样?”他又问道。
      
      “他啊,嬉皮笑脸,油腔滑调,极不靠谱......”
      
      “还很欠揍对吧?” 净空接口道。
      
      “正是!”想到天书顶着我爸的样子对我飞媚眼,我就余怒难消。
      
      “哎,多少年都过去了,他还死性不改。”净空叹道。
      
      “酒呢?拿来我瞧。” 我以为这回必然没戏,却没想净空开口要酒。
      
      我从空中抓出,轻轻递给他。
      
      净空呆看了半晌,才伸手接过,拿起来凑到鼻头,闻了一闻,幽幽的道,
      
      “五月的杨梅熟了一片,趁早上摘下,就着朝露,用白糖腌好,若有蜂蜜,加上一两勺。过上半个月,再一起封入酒坛,九九八十一天,开坛便是好酒。”
      
      我瞧向他的脸色,已不见刚才的警备,倒有几分恍惚,又带些许凄然。
      
      “你好像很懂酒。”我小心得问道。
      
      他拿手摸索着坛身,笑了笑,道,“家里的营生,从小看到大,自然是懂一点的,可惜父亲去的早,祖传的手艺就这样断了。”
      
      净空拿着酒,默默无语端坐良久。似陷入了沉思。我拿眼角瞟了几回,见他脸色忽晴忽暗,猜不透在想些什么,也只好陪在一旁缄口不语。
      
      又过了好一会,他突然“呵呵”两声苦笑,接着又“哎......”的长叹一声,摇了摇头,一把起开了封口,像下了个重大的决定一般,猛一仰脖,咕咚咕咚连喝好几口。
      
      看他这一气灌,我有些害怕,忙劝道,
      
      “你慢点喝,我那还有,虽不如这坛,你若喜欢,也都给你。”
      
      净空拿袖子抹抹嘴,干干笑了两句,道“成了仙,还喝什么酒啊,数十万年都不曾碰过了,说来,我要谢谢它,若不是喝了它,我也到不了这里,过不上这神仙日子。”
      
      我心想,妈的,八成被天书那货耍了,他说净空好酒,可明明他成了仙就没喝过了,枉费我一番心血,现在搞得哭丧似的,还能打听出个毛线天机。
      
      身旁的净空毫不理会我,自顾自地喝一阵,停一阵,发一阵呆,又喝一阵。一会的功夫,一坛杨梅酒竟只剩下小半坛。
      
      乖乖,好酒量啊!这家伙如没飞仙,必是个应酬场上的好苗子。我心悦诚服的感叹。
      
      眼瞧着打听是无望了,我便喏喏地起身,正欲溜走。
      
      净空这才看向我,木然说道,
      
      “问吧,你想知道什么?”
      
      被他这样直白一句,我倒失了分寸,支支吾吾道,
      
      “也没什么,就是太多事搞不清楚,稀里糊涂的,挺难受。”
      
      “你且问问看。”
      
      得了他这个翎子,我飞快得在心里盘算,这些个疑问,先问哪一条好?心下已定,便试探着问道,
      
      “听苍离说,前些日子不太平?”
      
      净空面上褪了萧索,换上个精明的样子,说道,
      
      “这事,还得怪你们司理处。”
      
      “怎么说?”我立刻追问。
      
      他喝了口酒,语气冷冷的道,
      
      “原本我们司也算得清闲,百余年才出一两个大家伙,无常们一起动动手,也能了事。自打你家那位大神就任,可就了不得了。隔三差五,冒出个大的,几十个老无常都整治不了,前几日那只,更是极难对付,听跟去历练的小无常回来讲,池子的一角都僵了一小块,若不是我赶着去请了神君,真是想都不敢想。”
      
      他顿了顿,又喝了口酒,
      
      “他神通虽大,今儿我净空也在这,壮着胆子说一句,这也是他该的!”
      
      “大家伙?是什么大家伙?” 怎的这些个仙,一个两个,说话都这样没前没后。
      
      “你问我也白搭,我又没瞧见。我一个洋行里混饭吃的,就算成了仙,也只做得些文职。是,我平时也好打听个事,但有些事,不该你知,就还是不知道的好,知道的太多,被招去当了无常,指不定哪日,就落得个有去无回。义勇这种事,我喝多了酒,脑子发热已做过一回,如今想来,还在后怕。我劝你啊,也少盘根究底。”
      
      净空的脸,微微泛起了红,眼神也渐渐迷离。
      
      我怕他醉倒,无法再问,连忙唤他,“净空净空,你没事吧?”
      
      “没事...... ” 他仰天吐出一口酒气,木木朝我一笑,“想是太久没喝了,有点上头,杨梅酿的酒别看喝起来香甜,后劲也是不小。”
      
      “你别气恼,是我不好,不该听信了天书,拿酒来诳你。只是现下,要我每日里,改那么多的册子,我真是不明白,到底有什么用?”
      
      “有什么用?”净空朝我看了一眼,冷哼了一声,“用处大了去了,再不改册,真不知道这些个冤孽再入轮回,又会轮出个什么!”
      
      “就是此处我想不通,皮金说了,既有天道轮回,无可左右,那为何又要我们造册呢?”
      
      “天道轮回......自然是有天道轮回,只是陶陶,你也做过人,难道你还不知人是个什么?”
      
      “是什么?” 听得这句,我心下莫名猛地一掉。
      
      净空看住我的那双平淡无奇的眼,慢慢地现出一种特异的肃淡,他一字一顿的说道,
      
      “众生万物,本都遵着天道,自入轮回,从不问缘由,也无甚缘由。然则,你我这样的人中,总有些,斗天挣命,弄得心上破出个老大的窟窿,非但无知无觉,不想法子补,还任由着越破越大,终究守不住灵元。失了灵元,又怎能再入天道?”
      
      这一番话,像一计焦雷,霹得我皮开肉绽,生来为人,我向来只管做人,稀里糊涂的活了四十载,从来也没真正的想过,人到底是什么。
      
      如今,却飞了仙,再不是人,难道,我还是要一样,稀里糊涂的作这个仙?
      
      怔怔想了许久,再转头看身边,净空已经醉了,扑在石桌上,嘴里呜呜咽咽,
      
      “小五,小六,是哥哥不好,那日我不该去喝酒。可是他们来了,洋行倒了,我两手空空,拿什么回家,养活你们?老二走了,小三也跟着走了,小四他…那个孩子,眼睛长得真像小四,小四明明没了,我亲手埋的,可他实在太像,我还是不放心,想去瞧瞧…是哥哥太傻,人又怎么敌得过炸弹,一个是死,两个抱着,不还是个死...死便死了,我本也倦得很,可哥哥死了,你们,又要怎么活......”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