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谷仙梦录

作者:拥城屠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一章-好一本破书

      回到司理处,不见神君影踪,我也暂时没力气花痴念他,下意识中,我慢吞吞的飞去了十一楼,进了第九间。
      
      看着满屋的册子,我突的一阵头晕目眩。这全部都要清查一遍,全然靠我一个啥也不懂的糊涂小仙。都说得道飞仙,是件顶逍遥快活的美事,怎么轮到我这里,却这样累!
      
      不行了不行了,哪怕明日,天就要塌,我也管不了了!牛脾气一上头,我决定撂挑子,一溜烟飞回自己房间,往床上一摔,本仙今日,就要睡它个天昏地暗,地老天荒。有本事,让神君来吻醒我啊,who 怕who 啊?
      
      发了一阵痴狠,我闭上眼睛准备就睡。突觉身下有物硌着,伸手一掏,却是那罐胭脂膏。
      
      不看也罢,一看之下,我就想起与神君那一番“亲密接触”,只想得我咬牙切齿,羞愤难当。
      
      把小罐往边上一扔,我翻了个身,把头埋进枕头,手插入枕下。
      
      从小到大,不管生气还是难过,我都习惯这样发发小脾气。父亲就会坐到我床边,一下一下,摸着我的头发,用他那老夫子一样,慢吞吞,文绉绉的调子,讲一些是似而非的话。
      
      我也不是全懂,但也不知怎的,听着听着,也就慢慢地平了心,消了气。
      
      那一双手,又大又暖,只是如今,再也不会有了吧。
      
      心下怆然,我正打算掉几滴神仙泪。左手一摸,感觉枕下似有一件东西,抽出来一瞧,却是那本《天书》。
      
      心念一动,我翻身坐起,提了一口仙气,缓缓翻开了书。
      
      皮是好皮,纸也算是好纸,天书两个大字,也颇飘逸,算得两个好字。可是,除了这两字,还是他妈的空白一片,啥也没有!
      
      我长叹一声躺倒,心里笑话自己,不知期待些什么。难道过上几日,天书上就平白无故写满了答案?!我想知道的那些,就能都一股脑儿的倒出来得个痛快?地上吃不着的馅饼,天上看来就掉不出!
      
      算了算了,不如睡去。我复又躺倒,手里仍抓着那书,闭上了眼睛。
      
      大概真是累了,睡意很快袭来,意识还没完全混沌之前,我似乎听得自己的声音一句嘀咕,“你这本破书,有毛用啊......”
      
      醒来的时候,我不知怎的,并没躺在床上。看看四周,也不像我的房间。渺渺茫茫,倒似回到我刚死去又活来的地方。
      
      怎么?我被重启了?
      
      我一下子警觉了起来,飘忽立起。
      
      前方一片雾气蒸腾,好似有个人。一身玄色衣服,背着身子。
      
      不会吧,真重启了?前面不会又是那个日本老和尚吧。
      
      我游移不定的飘身上前,那人听得声响,缓缓转过身子。
      
      花白的头发,温和的眼睛,四四方方一张脸,鼻梁上架着一副玳瑁色的眼镜。
      
      “爸爸!”我失声叫道,不敢相信。
      
      “怎会是你?!你也飞仙了吗?” 我心里一阵翻江倒海,心头却堵的发狠。
      
      “爸爸,我好记挂你!你别丢下陶陶一个。” 那一刻,我好似走完了半生的长路,卸下了千斤的担子,心下一松,怔怔的掉下泪来。
      
      “爸爸”就站在我面前,还是记忆里那样,温和的瞧着我。然后,噗呲一笑,极难看的裂了个大嘴,露出森森然一口白牙。
      
      我心下大骇,倒退了几步,
      
      “你,你不是我爸,你是谁?!”
      
      “爸爸”的眼珠骨溜溜滚了一圈,嬉皮笑脸的道,
      
      “我是谁?你猜猜看?”声音又尖细又油腻,居然还拿着点不伦不类的戏腔。
      
      我听得毛骨悚然,仙毛倒立。
      
      “你别过来啊,我可是仙,我老板是神,你别惹我啊,小心我一发仙弹毙了你!”我一边后退,一边做了个防卫的姿势。
      
      “哎呀,开个玩笑,莫怕莫怕,陶陶,我是你的天书呀!” “爸爸”眉飞色舞,一脸亲热的对我说道。
      
      天书?天书!天书!!!!站在眼前,堂而皇之,COSPLAY我父亲大人的这货,居然就是天书!!
      
      我的体内涌起一腔洪荒之怒,仙可杀,不可辱!敢模仿我老子的玩儿我,我管你什么天书地书,教科书,找扁!
      
      撸撸袖子,正打算冲上去一顿干。发现那册天书还抓在我左手,我更气了,一把扔在地上,正想踩几脚泄愤。只听得那货一声鬼哭狼嚎,
      
      “哎约喂!要死要死要死,别...踩...!女仙饶命!那可是我的真身啊...... ”
      
      “哼!” 我一声冷笑,抖了抖手里的书,“这,就是你的真身?”
      
      “正是正是,在下区区一本天书,众多天书中着实算不得个什么,但也好歹有个真身,平日里甚是爱护。此番赐予仙子,你我也是有缘啊。” 这货恬着我爸的脸,搓着我爸的手,细着我爸的嗓子,对着我说。
      
      我深吸一口仙气,努力按下三味真火,轻轻抚了抚书皮,咬牙问道,“真身又怎滴了,神仙多数不都有真身,神通大了,真身神马的都是浮云,又怎会怕受损伤。”
      
      “哎呀,陶陶啊,你也说了,神通大了。我们天书,叫么叫天书,实则,还不就是一本书,能有多大个神通。造了出来,也就是陪着主子说个话儿,解个闷儿的。那些个真神老仙儿早就用不着咱们了,也就是你这样的嫩仙,还用得着。”
      
      天书这货说到最后,居然从眼镜里朝我飞出个媚眼儿。直飞得我一阵恶心。
      
      举起手里那册,我就朝他脑袋上招呼,一边打一边操着全智贤女神的口音,骂道,
      
      “阿西吧!!”
      
      天书抱头鼠窜,嘴巴里吱哇乱叫,
      
      “要死要死要死!你这女仙婆娘怎的这样泼辣!别打头,别拿我打我!哎约,疼啊疼啊,女仙奶奶,女仙娘娘,女仙真神!”
      
      一番他逃我追,他躲我踢的折腾,我总算累了,撑着仙腰停了下来,呼呲呼呲喘着仙气,道
      “你换个样子,不准变成我爸!”
      
      “是你自己老想着你爸,我有甚办法,那你换个人想想。”
      
      天书顶着一头大小不一的包,蹲在地上带着哭腔,委委屈屈道。
      
      我看着他披着我爸的样子,撅了个嘴,一脸不服气的神色,又好气又好笑,问道,
      
      “非要有个什么样子吗,你不就是一本破书吗,你就做你自己不好吗?”
      
      “天书与主仙之间本就靠着心念沟通,你自己才疏学浅,不得法门,好不容易心念志诚唤我出来,也不好言软语,上来就一番拳脚,哪有你这样的仙子!我瞧着,简直就是泼妇!”
      
      我又敲了计他的脑袋,“还不老实?”
      
      “噢!” 天书受气包一样扁嘴不语。
      
      “那你好好站着,不许挤眉弄眼的!站直了,立正!稍息!向右看!立正!”
      
      我倒背着手,紧紧攥住书,围着天书喊口令。
      
      那货倒也乖乖的做了,只是看着“我爸”一把老骨头颤巍巍的立正稍息,明知只是幻象,却也心生不忍,但一时又不得法门,想不出个别的模样来给天书。只好放柔了声音说,
      
      “原地休息。”
      
      天书一屁股坐倒,累得够呛。我挨着他坐下,问道,
      
      “你是我的天书?那,跟别的神仙的都一样吗?”
      
      “当然不同,天道之玄机,包罗万象,然其中奥妙,全凭各自领悟。”天书背书一般道。
      
      “那,是否我问你什么,你就会答什么?”我继续问道,
      
      “书亦有道,有所答,有所不答。”天书一脸高深莫测。
      
      我一个爆栗,“好好说话!”
      
      “啊!说好了不打了呀!”天书赶紧抱头,“天机不可样样泄露,陶陶你虽已成仙,然时日未久,仙元未固,很多事儿还不能告诉你,这都是为你好!”
      “长梧神君真身是什么?!说!” 一计爆栗。
      
      “啊!不能说......”
      
      “神元,灵元都是什么玩意?!说!”两计爆栗。
      
      “啊!也不能说......”
      
      “为何要造命格册?造好了咋整?种什么因咋个种法?!说!”三计爆栗。
      
      “啊!还是不能说......”
      
      “苍离说前段日子不太平,指的是什么?!说!”四计爆栗。
      
      “啊!就是不说,不是不是,别打别打,是不能说!!”天书呜呜咽咽。
      
      “那你到底能说啥?!”我河东狮吼道。
      
      “天机不可早泄啊,我也没法子啊,555555…..”
      
      我恶狠狠的盯着他的脸,拎起一页纸,作势要撕。
      
      “啊啊啊啊啊啊!”天书惊天地泣鬼神的一声嚎,竟然忽地化作一股仙气,呼啦呼啦往书里灌入。
      
      我一看不好,眼明手快,忙合上书,正巧夹住尚剩一绺烟屁股,我稳稳声音道,
      
      “你且出来,我不打你。好生与你说话。”
      
      “信你是天狗,我才不出来。” 书里闷声闷气传来一声。
      
      “那我真撕了啊。”我威胁道。
      
      “姑奶奶,你别逼我了,我真是不能说啊,天机不可早泄,只能侧漏,你实在想知道,去问净空,他这人好酒,灌醉了问啥说啥。”
      
      “哦?”搞了半天,总算得了一点有用的,我不由一放松,那绺烟屁股一扭,跐溜一下全然钻入,又飘出半句话,
      
      “他最喜欢杨梅酒,多放些蜜糖!”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