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俩魂穿同一人

作者:牛尔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徐菀卿讲故事05

      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匪报也——
      徐菀卿无法再继续想下去。

      依她来瞧,她亲手做的风筝一夜之间消失这件事实在诡异,若不是下午的商佚来,就是张绪来拿走了。
      张绪为人粗心,并不能想到家中各个角落,就连自己的书有几本也不清楚,更不要说落了灰的柜子边会仔细看了。

      徐菀卿将目光锁定在商佚身上。
      若是商佚,怕是已经看见了她表示心意的话。

      她松一口气,仿佛落下一块石头。只是残存一丝念想,想将风筝亲手放起来,如今看来怕是不能的。
      商佚对她有几分关怀,还这样体贴她的心意,以书相赠,她无以为报。
      若要列举商佚的好处,徐菀卿也知自己列不出来,一件件一桩桩都记得,许多事,甚至一个眼神,一句话凝起,化作一团感激的火。

      小丫鬟才从外头进来,因嫌外面热,提了酸梅汤进屋之后就不肯出去了。
      天渐渐热了,徐菀卿自己也知道,书房也透不出冷热,她落了笔,才意识到汗流浃背了。

      拿帕子揩汗,捧了才抄完的《金瓶梅》又读了一遍,忘了屋内闷热,读到她认为巧妙之处,便欢喜笑出声,惹得小丫头只拿手扇风,愣愣地盯着她瞧。

      到了晚上吃饭,母亲夹了一片青笋过去,淡然间又压不住热络,说了件喜事:“城西的王员外要续弦,打听了你,说你相貌出众,知书达理,年纪又小,有意——”
      她略微抬了眼:“菀卿不想嫁。”

      母亲略微诧异,顿住了刚要说的,舌尖囫囵了一圈,以一种无可推诿的口吻道:“就这月二十五,你是二次出门的,见不得光,不算大操大办,你也提前置办些什么,将你那些劳什子书带去。王员外大户人家,比王秀才不同,别人多少黄花闺女也想嫁还求不得,你倒嫌弃。在家里日日夜夜地读书,坏了德性,街坊邻居哪个不知你被休了,天天等着你出门,瞧你的笑话。你不出门也还好,我们出门臊得脸红……”

      “只照母亲意思就好。”她轻声而及时地扼断余下的话,一餐饭静默无声吃罢,母亲特意给这件事压上最后一把锁:“你父亲与兄弟都同意了。”

      “知道了。”

      小丫鬟不知晓她心里所想,只慢慢道:“我们又要搬家了不成?”
      “跟着我受苦呢,不如留在家里?”徐菀卿对孩子多了分笑容,轻捏了小丫鬟的脸。
      “小姐嫁了是要受苦的?那每家姑娘都要嫁呢,岂不是都在受苦。”

      童言无忌,她笑而不答。
      金瓶梅压在箱底,如此惊世骇俗之作绝不可见光,上面盖《四书》这些正经书,再上面盖女诫,一箱子装饰得很乖顺。
      她收拾东西时,小丫鬟跟在身边忙前忙后。

      “你别跟着了吧。”
      “我跟着小姐!”

      徐菀卿还是去找母亲,替自己换了个老妈子来。料想自己去大户人家必定受气,带着小孩子怕是不妥。
      自己文弱,不能保护她。
      临出嫁,老妈子端详她一双脚,替她新做了一双鞋,缀红蝶两对,透着喜庆。

      母亲很喜欢,母亲喜欢这样的老妈子时刻来教她规矩,免得丢了自家的丑。

      小轿出门,夜里自偏门进了王员外家。
      员外身形高大,衣衫洁净,见了她,先一歪头打量,屏退下人。

      她暗自害怕。
      嫁王秀才时,秀才对她不大温柔,母亲早早教过她会发生什么,却从未想过如此难堪与羞耻,似乎为了落红,秀才才那样用力,但依她看,只怕是弄伤了才留下了朱红点点。

      拘谨坐在床边,眼前立着个男人。
      红烛且摇且晃,手帕拧紧,叫汗打湿了。
      “你都看些什么书?”

      “不大看书……不过认得几个字罢了……”她想起那《红楼梦》来,一时明白了黛玉的处境。
      “你也这样说?”

      员外人到中年,鬓角有些白发,眼角有笑纹,看着并不可恨。只是比她高那么多,又壮硕,能装下两个她。

      似乎很失望一般,轻声道:“你休息吧,明日我再来瞧你。”

      听得门关了,她蹑足掀开一层帘子瞧,见男人果然走了。
      男人是试探她是否读书?
      她并不想透露底细。

      第二日她就要去未来世界,心神不宁,竟是半夜未睡。
      醒来时,看看日历,是该去上学的日子。

      因时刻担忧员外如何看自己睡得昏沉,竟然一上午提心吊胆心不在焉,连后桌的男孩子也看出不对来,揪她头发,说:“张绪你怎么了?”
      “没事。”

      同桌李招娣似乎又想以学习来激励她,每逢老师点名,一定要把她拽起来一起,而她心神恍惚并不晓得答案,上午引来许多责骂。

      难熬了到下午回去,王员外坐在床边,她冷汗顿起,坐了起来:“……员……夫君。”
      “你可睡得真沉,昨日怕是没睡好吧?”

      她不能每天都没睡好。想起王秀才的前车之鉴,她艰难道:“我有怪病,每隔一日边昏睡不起,直到午时。”
      “噢,那请郎中瞧过没有?”
      “只说我气血不足,并不知晓病根。”
      “我改日请个高人来,不足为虑,既然如此就好好休息,其他都还好?”
      “甚好。”

      “对了,你们都下去。”员外将一群人遣散,自己摸出一打草稿来。
      恍若一盆凉水泼到天灵盖,徐菀卿慌乱之间竟然抬手去抢,员外身高马大,把手臂举高,她便够不着。

      “瞧,我猜对了,果真是你的手笔。没想到你竟然有如此眼界,西门庆最后那结局另有深意,我实在小看了你。”
      徐菀卿怔立当场,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不如这样,我拿去书局里印了,如今人人爱看小说,得了钱,我们三七分,你占大头,如何?”
      “这实在不是我的……”
      “莫要自谦。”

      “此书作者另有其人,乃是我梦中得着的!”
      情急之下她编造了个托梦的故事,只说兰陵笑笑生是哪路神仙梦中指引自己,又说另有几位神仙各有神通,绝非自己能写出来的。

      “你不会写?”员外似乎信了,格外失落。
      她颔首。

      “我知道你提防我,日后我们再好好谈谈,这书就以兰陵笑笑生的名字出了,得了钱,还是三七分。我娶你并非见色起意,只是我恨女子不读书,面目可憎。于我而言,既然女子都大抵相同,不如找个看着顺眼的,我并不恨你,也无心爱你,但相处久了,总还要交个朋友。”

      男人走了。
      冷汗浸透全身,徐菀卿从床上下来,只觉此事复杂,许多心事梗着。
      她得和商佚说。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21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