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俩魂穿同一人

作者:牛尔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张绪没有故事05

      这是我同桌不理我的第二个星期,我们中间的三八线变得又粗又宽,所以我申请坐回了角落。
      爱理不理。

      这个行为被商佚严厉批评了。她下午过来,发现自己身处全班最后一排,又和垃圾堆在一起。

      本子上多出两道刀劈斧削般的字迹:
      最后一次,道歉。

      我和李招娣的冷战好像惹得她很不高兴。如果李招娣知道我其实不是我,那确实有可能区别对待。
      我得去试探一下。

      下课时,李招娣坐在座位上学习,我一走过去,她就像一只鸟一样炸了一身羽毛蹒跚着溜了出去。
      之后我去找她,她像是什么妖怪一样神通广大,总能在我找她的时候销声匿迹。

      你说说,这什么人,我道歉都找不到她,这能怪我吗?
      李招娣简直像难啃的骨头,我只能看着,无计可施,所以留言:她躲着我。

      商佚回复:活该。

      你看看这人,也不给我提供解决办法。
      但是我总得自己解决此事。

      我很怕商佚发火,感觉上有点儿像怕我爸发火,我爸爸发火的时候就容易把我绑在树上拿皮带抽我,抽得我嗷嗷直叫大喊不敢了才会停下。
      而商佚和我爸异曲同工,她就用六个字就达成了皮带一样火辣辣的效果,虽然她也没说我要是不道歉就如何如何,但这隐形的也不知是否存在的惩罚才让我觉得胆寒。她就这样一行字就能逼我去道歉,我觉得商佚很可怕,但是我在家里想了很长一段时间才意识到这种感觉可能是尊敬。
      我比较尊敬商佚,所以我很尊重她的态度。

      商佚真的是个很棒的家长,又教我写字又催我上进的,我配不上这么好的家长,还是每天溜达着玩,和男生厮混,把我父母剩下的钱拿出去请客挥霍,像个败家子。

      一旦把想法推到商佚头上,我就大概描出了我同桌生气的原因了。

      哪家家长喜欢自己家姑娘和男生鬼混还把自己的钱拿出去请客的?况且我也不是什么大富大贵之家,花的都是父母的性命钱。
      这孩子还跟家长说:“我不要你管!”
      活该让皮带抽。
      这么一想我醍醐灌顶,仿佛有老和尚给我脑袋开了光。

      顿悟之后我诚恳修书一封,不会的字也没有用拼音代替,反而翻出徐菀卿的字典查了查。
      字句恳切,情感真挚,我是这么觉得的。

      但是经历上次我递纸条被拒绝的经历,我还是没敢直接给我同桌。一叠两折放在本子里,请商佚代为审阅。
      有点儿像请家长检查作业。

      感受到这点儿微妙的区别后,我在商佚名字后面也加上了徐菀卿。
      她的名字可真难写,但是写上了,我感觉我还挺公平,一视同仁。

      徐菀卿批复:原是这般因果!
      ……我虽然写得像检讨书,但并不是讲故事一样交代前因后果,徐菀卿这样让我觉得她就像个看戏的,我一开始就不应该加上她的名字。

      商佚则更是直接:“画圈的删了,横线的是错别字。”

      她为人直接,但是也有些婉转的地方,比如本子上她只说能让徐菀卿知道的,客客气气的,一派融洽氛围。
      但是背地里,她可能和徐菀卿有矛盾。

      商佚来得比较早,所以她更熟悉我的情况,我和爹妈的合照相框里其实还有一层,是挂历美女,再后面一层是报纸。我看电视剧看多了,喜欢在里面藏小纸条。
      以前春心萌动的时候写过:我喜欢某某某。那是在另外一个学校的时候,某某某根本没正眼看过我。
      还有被我爸爸打的时候我写小纸条诅咒他:希望我爸活得比我妈短,希望我妈长命百岁。

      然后他们同年同月同日没了,我那时候翻出纸条,撕掉了,觉得是我存心咒人的结果。

      我一边哭一边写,把所有心事都埋进去了,除了填新内容之外很少翻腾那里,那里一直是我的秘密基地。但是商佚神通广大,一双火眼金睛就看出了猫腻。
      在我写纸条:我们校长可能是个变态放进去的时候,我看见了商佚的第一个新纸条:
      不要难过。

      所以这个地方就成了我和商佚的秘密基地。虽然商佚只说过一句话,但是也只有她知道这里。
      这天我填充新纸条:李招娣特别记仇,学习好的人可能都很记仇。

      商佚有一张新纸条让我摸不着头脑:
      堂屋柜子旁边的纸箱里有半只风筝,烧了它,不着急。
      到时候再烧了这个纸条,别告诉徐菀卿。

      可不是不着急,着急的话不能写在这个不知道猴年马月才打开的小相框里。
      但是我挺着急的,她和徐菀卿还闹矛盾?她自我问题没解决清楚就来解决我的?我得好好笑话笑话她。

      纸箱里果然有一只风筝,是只很常见的燕子,飞在这春风里也挺合适。
      端详一会儿,这风筝似曾相识。
      像电视剧里放的风筝,仔细看看,下面还有一行娟秀小字。

      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看不懂。
      算了。

      我摸了打火机出去,纸条连纸箱一起烧了。
      天色晚了,院子里起了火光格外明显。

      突然,门就被人踹开了。
      我同桌站在门口,愣愣看了一下我。
      不知道她在门口站了多久,见我家院子起了火立即进来。

      随即,她扑过来踩灭了火:“你疯了?”
      我摇摇头。
      踩烂的风筝在她脚下烧尽最后一丝火星,燕子剩半尾黑炭,纸箱子剩了半个,它厚实耐烧,保护了大半风筝,我真该先烧风筝,再将纸箱子撕开扔在炉膛里。

      捡起那燕子,我同桌仿佛和这燕子有什么情谊似的,和它深情凝望了一下。
      “你昨天做的就是这个?”
      昨天?

      商佚总不能自己点火烧自己的东西。那么她烧的是……徐菀卿亲手做的风筝!
      她们两个闹翻了?

      见我不说话,我同桌把那句我看不懂的话读了一遍,气得哭了。
      我想这应该不是什么好话,商佚和徐菀卿果然闹了这么大矛盾,惹得徐菀卿要亲手作风筝写诗骂她,而商佚又要给她放起春天里的一把火,让成果付诸东流。
      什么深仇大恨!

      但是我同桌哭了,我比她大很多,单看着她哭也显得我不太好,所以我摸出我皱巴巴的道歉信递过去。
      这回她接了,认真看了一遍,又露出了平时很骄纵的样子:“我现在没有同桌,我是班里最好的学生,大家都想和我做同桌。”

      那你怎么一个人在前排坐了那么久呢。
      “但是,我呢,我不想和男生做同桌,他们都太幼稚了,你——”
      我听出来了,我急忙说:“我可以和你做同桌吗?”

      她的脸上浮出了一丝很幼稚的得意的微笑:“那你得考试才行,我有考试选拔,科举制,最后状元才能当我的同桌。”
      我虽然不知道什么叫科举,但是我知道什么叫状元。

      “哦,那期末考试我会考第一名的。”
      反正有商佚,我吹牛不打草稿夸下海口。

      “不行!只能我是第一名!”
      “哦,好吧,那我应该怎么——”

      “明天,明天谁第一个到学校谁就是状元。”

      但是第二天的事情不由我决定,徐菀卿何时起床我也不知道。写在本上说明情况,我忐忑不安地睡着了。
      第二天第一个到校的是班里一个从来不会早来的瘦猴子一样的男生,因为他姐姐结婚他早早地去邻县吃酒席,早上才回来,就直接送到了学校。

      徐菀卿在本子上写:
      张绪姑娘,
      实在对你不住,今日一番山雨欲来之势,招娣姑娘为人豪迈,同窗刘家公子被追出去绕学校一周,万分告饶,我虽见你留字,但你的字十分奇特,不大认识,待我一一对照,招娣又生气。

      商佚写:
      解决了。

      果然商佚更靠谱一些。
      三个字就令我格外安心。

      那时我已经在全班第一排吃粉笔灰,旁边我的同桌书包里塞满了商佚给她买的零食。
      如果商佚和徐菀卿打起来,我应该会和商佚达成统一战线。

      想起那个烧了一半的风筝,我交代时轻轻掠过,只把李招娣回心转意的功劳都放到我那封道歉信头上。
      另外一半填了塞炉膛里烧干净了,我以行动投诚,和商佚同心合意。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21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