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偶像,我是职业的

作者:蛀牙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悲歌、乐曲

      主唱组的练习,没有什么体力的部分,主要就是分一下歌词和找音准。
      
      队友都是比较清醒看得开的性子,比起谁是C位他们更重视舞台作品的完成度,因此大家提议每个人唱一段副歌,投票决定。
      因为《不为谁而作的歌》C位的部分是最难唱的。
      这首歌本来音域就很高,旋律中又炫技一般地加了非常多的变音,最难的还是如何在不间断的开口音中换气。
      好在他们是一个队伍在唱,难度比起原唱还是降低了很多。
      但对于C位而言,最难的副歌部分几乎都是C位一个人在开口,唱得不好,一首歌都会毁掉。
      
      首先大家都各自准备10分钟,副歌一共八句,短短20秒。看上去简单,但是轻易开口唱的话非常容易破音。
      
      10分钟后闹钟响起。
      第一个是冉前,他深吸一口气,“梦为努力浇了水……”一口气唱完,乍听起来很顺利,但是中间有一句气没换好,很明显就听出来了。
      
      第二个是祁弘毅,他换气勉强成功,但是拍子快了,为了赶气赶紧唱完结果快了一点点,还是有瑕疵。
      
      接下来的是牧阳泽,他看着歌词,暗自吐出一口气,缓缓开口,气息绵长,音准在线,态度从容,感觉不到一点紧张。
      表现完全可以打非常高的分数了,不亏是经验丰富的“老”选手。
      
      最后一个是李益,他仔细看着歌词,镇定地开口:“……一定有个人他躲过,避过,闪过,瞒过,他是谁。”
      李益的嗓音是非常清亮的少年音色,他唱的时候并没有用什么学到的技巧,全凭天赋在唱歌,反而有一种未经雕琢的璞玉般的质感。
      音准、拍子都没有任何问题,感官上更是超过了所有队友。
      木一闵,C位当选。
      
      下午,他们去声乐老师的课上展示了一下初次练习的成果,让老师帮忙把关一下还有没有什么问题。
      声音老师听完演唱以后,首先是很满意地笑了一下:“你们这组的完成度已经很高了,才一个上午这种程度已经问题不大了。”
      夸完了才接着说:“就是有几个问题,可以改一下……”
      
      老师针对每个人的演唱提了不同的问题和改进方法,整体的话,还是要求要多练默契度才能提上来,和音才能更美。
      还传授了一些使用的小技巧,唱慢歌时如何在换气时藏住换气的喘息声,对着话筒不同的距离和角度有不同的效果。
      这些都是要摸索很久才能发现的诀窍,李益非常珍惜地学着,因为就算是星焰这样的大公司,里面的专业老师也没有教过这个。
      节目组请到的老师,真是卧虎藏龙。
      
      上完课以后,他们又一起练了两个小时,主要是在和声的时候,怎么样配合出最好的感觉还是要靠长久的练习。
      不过他们为了保护嗓子,也不能长时间的用嗓,因此八点多的时候,就解散了,回去琢磨自己的部分,尽量让嗓子得到休息。
      
      回去的路上,李益路过了很多练习室。
      有的是Rap组的成员,正在抓耳挠腮地趴在地上写歌词,时不时还要点头数着拍子看看是不是押韵的。
      有的舞蹈组刚刚抠完舞蹈,正在一个一个动作地练习,专注地盯着镜子,汗如雨下,目光没有却丝毫地外移。
      
      已经是晚上了,月光洒在宿舍的楼顶,熠熠生辉。
      练习室的灯光一直亮着,那是汗水和努力的少年闪耀着的光芒。
      
      第二天早上李益起床的时候,再次看到了室友难看的脸庞。
      他昨天早早睡下了,不知道舍友是几点回来的,看到他们难看的脸色,问道:“你们脸色好难看,没事吧。”
      “我好累,好想睡觉,我昨晚做梦都在跳《Uptown Funk》。”黄登澄一如既往地躺在床上根本起不来,崩溃道。
      他们组选的歌节奏轻快,非常出名,编舞据说非常难而且快。他这两天都没有睡满十个小时,黑眼圈都出来了。
      
      尹佩默默不说话,浑身散发着低气压。
      他们组他要一带三,三个新人连拍子都找不准,各种基础都要重头教,他头都大了,不敢想写词的时候怎么办。
      
      柏安镇皱着眉头,他的改编不太顺利,而且声乐老师对他改曲子这件事并没有太赞同,让他觉得有点挫败感,只能寄希望于成品出来以后让老师改看法了。
      
      看着众人,李益不由觉得大家都好辛苦,还好他们组挺顺利的。
      想是这么想的,谁知道接着他们组也出了问题。
      
      “牧阳泽的嗓子出问题了。”节目组的工作人员对他们说。
      昨天他们停止练习的比较早,因为选的歌曲实在太费嗓子,所以尽量在表演前不过多使用。
      他们一起练的时候都比较适可而止,练几次休息一段时间,而且一直在喝淡盐水。
      
      牧阳泽因为上次排名比较高,为了不掉下去,一直在拼命练习。
      昨晚他们走了以后,他还一直在练,高强度、快节奏的高音一直没停过。
      早上起来的时候,已经发不出任何声音了,一大早被节目组送进了医院。
      
      李益他们三个人在练习室里互相看着,沉默不语。
      越重视才越拼命,拼了命反而没办法上台。他们知道牧阳泽对舞台有多渴望。
      李益说:“我们去看看他吧。”
      
      医院里,牧阳泽刚刚接受完医生的检查。他依旧没办法发出声音,医生也叮嘱他不要说话。他乖乖点头,在纸上写到:“我什么时候可以恢复?”
      医生推了推眼镜,说道:“短时间肯定是不行的,你这个首先是病毒引起的感冒加上劳累和过度用嗓。养的话最起码还要三天。这三天你什么都不要说,三天以后,你还不能再过度用嗓,要休息个把月才能完全没有问题。”
      
      一盆冷水浇下,练习时间也就还有两三天,马上就要比赛了。
      如果现在不能用嗓,他等于前功尽弃,谁知道下一个机会在哪。
      牧阳泽握紧手中的笔,写道:“三天后,我必须要唱歌。医生,请你帮我!”
      医生已经看过无数这一行的人,为了各式各样的理由,不顾安危提出这种请求。他镇定地问道:“勉强自己唱出来,声带受到的损伤是不可逆的,你确定么?”
      
      “确定。”写下字的时候,牧阳泽并没有一点犹豫。自己已经没有什么好失去的了,以后的损伤还在遥远的未来,眼前的机会才是真实可见的。
      
      李益他们到医院的时候,牧阳泽刚刚看完医生,正在挂水。
      看到队友的到来,只能微笑。
      陪同他看医生的节目组人员把情况都说了一遍,也说了表演当天牧阳泽会给嗓子打一针,表演不会有任何问题,让他们安心。
      几人叹息,给嗓子打封闭会有多大的损伤他们会不知道么?
      没办法,那是最重要的舞台啊。谁也没说话,只是默默走到牧阳泽身边,握住他的肩膀:“我们一定能表现出最好的舞台。”
      牧阳泽对着几人露出了微笑,点了点头。
      
      ————— 
      之后几天的练习,牧阳泽都没有缺席,他没有发出声音,但他一直在和队友提高着默契,音调他已经刻进心里。
      此刻,他只想用身体,用嘴巴记住所有的歌词。
      李益看在眼里,有一天,他突然问道:“牧阳泽,你确定演出那天你的嗓子没问题是么?”
      牧阳泽点了点头。
      “好的,我们把歌曲改一下吧。”李益抬起头,坚定地说道。
      
      彩排时,牧阳泽握着话筒站在队友身边,无声地走位,和音。
      少了一个人的声音,自然是不完整的,底下的老师表面上没有说什么,心里却在担心。
      
      表演当天,晚上七点开始比赛。
      牧阳泽已经打完针,声音听起来已经恢复如初了。
      他们四个人穿着黑色的小西装,头发向后梳起。
      神色冷静,不苟言笑。
      上台前,他们小声地一起跟着伴奏练习了几遍。
      然后,站定,走向明亮的舞台上。
      
      “原谅我,这一首,不为谁而作的歌……”冉前低沉的音色响起,带着厚重的质感和藏在其中的哀伤气息。
      “曾经有,那一刻,回头竟然认不得……”祁弘毅温柔地接唱,微笑着看向镜头,明明是笑着的,你却莫名觉得悲伤。
      
      牧阳泽拿起话筒:“需要从记忆再摸索的人,和他们关心的地方,和那些走过的,请等一等!”
      熟悉的音色,但开口的那一刻起,又仿佛不是以前的他。
      
      观众还在思索着牧阳泽的声音,马上就被一连串紧凑哀伤又明亮的歌声惊醒,那是李益。
      
      “梦为努力浇了水爱在背后往前推,当我抬起头才发觉我是不是忘了谁。”副歌的第一部分,短短四句词,让人听得心酸。
      牧阳泽拿着话筒,接着也是四句副歌“累到整夜不能睡,夜色哪里都是美,一定有个人他,躲过!避过!闪过 !瞒过!”
      和声:“他是谁。”
      
      ————
      “副歌我唱前四句,后四句留给你。”李益冷静地分配着歌词,将C位的部分留出一半给了牧阳泽。“我知道这四句有点难,没事,我会给你垫音。只有四句的话,换起来不会很辛苦也不太容易被看出来。”
      然后转向剩下的队友,说道,“最后的他是谁,三个字,我们和吧。”
      “不管C位不C位,最重要的是歌曲,歌曲赢了我们就赢了。”
      
      ————
      牧阳泽站在台上,明亮的灯光打在他的身上,他热烈高亢地唱着,声音饱满动人。
      
      身后的队友轻声和着,音乐逐渐变小,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在广阔的舞台上盘旋着:“梦为努力浇了水爱在背后往前推,当我抬起头才发觉,我是不是忘了谁!”
      
      喉咙隐隐作痛,口中腥甜,他感觉不到,只高声唱着。
      听到了么,我的粉丝们,我在歌唱。
      
      李益低声唱着最后的歌词,听到牧阳泽有些高亢到有些嘶哑的歌声。
      听到了么,我们的粉丝们,他在歌唱。
      
      牧阳泽跪在舞台上,唱出最后一句:“他是谁……”
      这是一个偶像的悲歌,也是他的乐曲。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乐曲,也是le曲
    本来这个剧情是打算给主角的,但是想了想还是算了
    太悲情啦
    喉咙对偶像还是很重要的呀
    而且这章主要是想让李益成长
    成为一个有担当的队长型人物
    ps.《不为谁而作的歌》真的很难
    关于歌曲的相关描写都是搜来的,外行人真的很难写这种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