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小道观又上热搜了

作者:木一了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9 章

      许清木从容地回答他的问题:“凌云观掌门,许清木。”
      
      柳译绞尽脑汁也没能想起这么一号人物,很久以后,依然是不敢置信地说:“这么可能……我真的没有感觉到那里会有大墓……这不可能……不可能……”
      
      许清木带着些怜爱,轻声说:“也不算你学艺不精。当年建墓时的那个风水师相当厉害,用了不少手段将那墓给隐藏起来。再加上这些年山川地势也有了很大改变,你发现不了才是正常的。”
      
      柳译惨白着脸看他,说:“可是你怎么会发现……”
      
      许清木懒得回答,只是抱臂看着他。
      
      柳译的手机再次响起,来电人依然是姚远,柳译听着那催命一样的电话铃声,终于从恍惚之中清醒了。
      
      他现在必须要立刻回到工地,想办法尽量安抚姚远,无论如何要保住他自己和柳家的名声。
      
      想到这里,柳译猛地抹了一把脸,捡起手机迅速转身就要离开。
      
      许清木叫住他,道:“东西留下。”
      
      柳译身体一僵,咬牙切齿地站定了脚步,回头看着许清木。
      
      许清木用眼神示意了一下躺在地上的那张契约,那东西现在正在隐隐地泛着金光,正准备发挥反噬的作用。
      
      柳译顿时感到心脏一阵绞痛,但他还没有来得及叫出声,许清木就说出了更令人扎心的话。
      
      “想秃头吗?”
      
      话音刚落,白美美已经忍不住了,子-弹一样瞬间冲到了柳译的脑袋上,猛地抓住几根可怜兮兮的头发,一把扯了下来。
      
      柳译发出一声惨叫,慌忙伸手去护自己的头发,发疯一样到处瞎跑起来。但白美美相当灵活,一边躲着柳译的手,一边利落地在柳译的脑袋上快速除草。
      
      原本柳译的头发虽然稀疏,但遮遮掩掩还勉强不会露出头皮,可现在,没一会儿工夫,白美美就给他扯出了标准的地中海。
      
      躲在各个角落里的小道士看不见白美美,但他们能看见柳译突然就发疯了,还秃头了,惊奇之余,实在是忍俊不禁。
      
      贺星楚看得目瞪口呆,许久之后才惊呼出口:“天呐,他怎么会突然变成了河童?”
      
      另又一个小道士喊道:“是反噬!他们立的契真的有用!”
      
      听到这句话的温纶情不自禁地摸了摸自己的头顶,一阵后怕。
      
      柳译简直要哭了,受不了地大叫起来:“行了!行了!给你还不行吗!”
      
      说着一把扯下了八卦镜,扔在了地上。
      
      这时候,白美美也终于满意了自己给柳译设计的新发型,喜滋滋地飞回了许清木的肩膀上站好。
      
      头上和心脏传来的疼痛瞬间停止,柳译跌坐在地,艰难地大口喘气。
      
      许清木上前一步,脚尖踩住了那张契约,小小的火苗瞬间燃起,那张契约在眨眼之间已化为烟尘。
      
      柳译喘了很久,再抬头看许清木和白美美一眼,他想说点什么,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慌忙捂着脑袋迅速逃走。
      
      人跑远以后,贺星楚第一个跳出来,激动抓住了许清木的衣摆,满眼崇拜地道:“天呐,师兄,你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我都不知道?”
      
      其余躲着的人也都一个个走了出来,看着许清木的眼神越发奇异。
      
      许清木没管那些人,只是对贺星楚笑笑,弯腰捡起地上的八卦镜,递给她道:“送你了。”
      
      周围瞬间一片沉寂,每一双眼睛都瞪大了看着那面八卦镜。
      
      他们都知道柳家,也都听说过柳家的八卦镜能鉴妖邪,是个很厉害的法器。虽然不知道真假,但光看这镜子的做工和材质,就知道这玩意儿肯定很值钱。
      
      许清木居然毫不在意,随手就送了。
      
      贺星楚也愣了,半晌才说:“给我?这也太……不行,看上去好贵,我不能……”
      
      许清木不管,直接塞到她手里,说:“这太厚了,不适合垫我的桌角。”
      
      众人:……
      
      太嚣张了!
      
      贺星楚犹犹豫豫之时,许清木打着哈欠走了,一边走一边说:“但是要小心,姓柳的好像很在意这玩意儿,应该没那么容易放弃,如果遇到什么问题,立刻来找我。”
      
      贺星楚喊道:“师兄……”
      
      许清木快速道:“别烦我了,好困。”
      
      贺星楚原地站定,那群想跟上去的小道士也都不敢了,一窝蜂涌到了贺星楚的身边,七嘴八舌地让贺星楚给他们展示一下那面镜子。
      
      唯有温纶,一个人站在角落里,满脸都是委屈。
      
      *
      
      许清木也没能清静一会儿,当天下午,贺星楚就来找许清木了,说是柳家的老太爷柳德宇给他来了电话。
      
      许清木没有手机,也不知道柳家的人是怎么辗转联系上了温纶,又把电话拨到贺星楚那里的。
      
      许清木看着手机有点不想接,对贺星楚说:“这姓柳的真的回家找爸爸哭了。”
      
      贺星楚皱了皱鼻子,说:“没出息。”
      
      许清木说:“他爹也不懂事,有求于人都不亲自登门,一个电话就完事儿了?”
      
      贺星楚说:“说是他年纪大了,不方便走动。不过,真正原因是……柳家是协会管事之一,应该觉得他家老爷子来找你一个后辈没有面子。”
      
      许清木心道,这帮人才是后辈,叫他们一声孙子都给他们抬辈分了。
      
      但他还是接了电话,懒洋洋地“喂”了一声。
      
      柳德宇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低低慢慢的,很符合柳家高深莫测的大师形象。
      
      “喂,是许小道长吗,不好意思,叨扰了。”
      
      对方语气还算好,许清木也就放缓了声调说:“嗯,是我。”
      
      柳德宇接着说:“小道长应该知道我来电话的目的,所以我就直说了。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我已经了解了,犬子的确是做得不太好,不过,小道长也有不对。你应该知道,玄门势微,成立协会就是为了大家能通力协作,为振兴玄门做贡献。我们在玉泉山立石麒麟是协会同意的。哦,对了,你们凌云观不怎么参加协会工作,可能对很多大的方针政策有不理解的地方,所以难免产生冲突。但都是误会,说开了就好。”
      
      许清木听得叹气。
      
      这柳家的不要脸还真是祖传的,反复拿这个破协会来压人。
      
      于是许清木语气就不怎么好了:“我不知道你们协会的事情,只知道自古以来玄门最大的规矩就是强者为尊,愿赌服输。立了契就得遵守,不遵守就反噬。”
      
      电话那头顿了顿,或许是觉得自己拉下老脸来和许清木讲道理没有作用,再开口语调也冷了些,说:“是犬子技不如人,低估了小道长。老夫也是孤陋寡闻,没听说过小道长这一号人物,有机会的话,真的很想向小道长请教。”
      
      “小人物一个,不足挂齿。”许清木轻笑道,“不过也扯平了,我也没有听说过柳先生啊。”
      
      柳德宇:……
      
      又安静了一会儿,柳德宇压住怒气说:“八卦镜对柳家来说,是很重要的传家法器,要使用得道行够深,一般人拿着也没用。”
      
      许清木道:“谁说没用的,送给我师妹盖泡面了,挺香的。”
      
      柳德宇:……
      贺星楚:惊恐.jpg
      
      半晌后,再也憋不住的柳译在电话里怒吼道:“你竟然用它来盖泡面!你竟然……”
      
      后面气急败坏的脏话许清木就当没有听见。
      
      柳德宇制止了柳译的狂吼,微微喘着气说:“我就说最后一句,小道长何必得理不饶人呢?八卦镜对柳家来说非常重要,希望小道长能将它归还给我们,就当是卖我一个面子。”
      
      “不卖。”许清木干脆利落地道,“而且你说了四句。”
      
      到这里,柳德宇终于是装不下去了,猛然拔高音调道:“你这个小兔子崽子,敬酒不吃吃罚酒,你不知道你得罪的……”
      
      许清木“啪”地一声挂断了电话,手机扔给贺星楚,说:“拉黑。”
      
      贺星楚目瞪口呆半天,瑟瑟发抖地说:“师兄……太……太嚣张了……”
      
      许清木微笑问道:“爽不爽?”
      
      贺星楚又深吸一口气,道:“爽!”
      
      许清木微笑:“那就行了,其他的不要担心。”
      
      贺星楚笑盈盈道:“师父以前就说你是小神仙,我一直就非常相信师父的话。师兄,以后得道了,可不要忘了我啊。”
      
      许清木戳了下她的脑袋,把这闹腾腾的小姑娘给打发走了。
      
      屋里就只剩下了许清木和白美美,许清木爬上床开始打坐,白美美又乖乖地站在床边守墓。
      
      相处久了,现在看这丑东西都眉清目秀,许清木拎起白美美说:“你要守着就好好守,要是柳家的人来找事,就迅速地叫醒我。”
      
      白美美裂开丑嘴一笑,非常乖巧地点头。
      
      许清木摸摸他的头,安心打坐,神识很快陷入虚无,直到被白美美的一阵乱叫给叫醒。
      
      许清木睁开眼,看见白美美的两个白洞一样的眼睛瞪着他,叽叽咕咕地发出怪叫,像是十分着急。
      
      许清木微微扬起唇角,说:“这么快就来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如果有错别字欢迎大家捉虫~作者会给捉虫的小可爱发红包滴~
    谢谢大家~
    想要很多评论呜呜呜。
    晚安~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