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小道观又上热搜了

作者:木一了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0 章

      电话挂断以后,宋玦满脸无奈地看着这四个漂亮青年殷勤地围在他身边,眼含春水地问他需不需要帮忙,整理行李、洗漱、洗澡等等。
      
      宋玦浑身写满了拒绝,简单回答不需要,然后迅速将这几人给赶走。
      
      不过他们并没有死心,第二天宋玦刚起床不久,那四个人又来了,积极地准备照顾宋玦。
      
      宋玦受不了他们,阴沉着脸继续拒绝:“不用,日常起居我自己可以,我不喜欢和人太多触碰。”
      
      站在最前面的那个青年露出了委屈的神色,说:“可是,您这样我们会被主管处罚的,我们本来就是您的专属护理,怎么能什么都让您自己做呢?”
      
      他的眼睛不停地眨,仿佛要抽筋,声音也是扭扭捏捏令人不适。
      
      宋玦想,这些人怎么回事,就算自己有一天真的想不开喜欢男人,也不会喜欢这样的。
      
      他没心情继续和这些人掰扯,就说:“那你们打扫一下房间。”
      
      说完宋玦就操纵着轮椅到了阳台看书晒太阳,眼不见为净。
      
      那四人总算是找到理由继续赖着不走了,以宋玦为圆心,展开了打扫工作。
      
      银河疗养院里有不少有钱人,但像宋玦这么优质的从来没有过,所以那几个人简直把“想要巴结”几个字写在脸上了。时不时找点理由和宋玦聊天,什么都要问——家里几口人、人均几亩地、地里几头牛,恨不得祖宗八辈都给你挖出来。
      
      宋玦正烦的不行,许清木就发来了一条信息。
      
      【许清木:现在有情况吗?】
      
      宋玦烦躁地拍了一张几人打扫的照片发过去。
      
      不知道是因为许清木刚用手机不太会操作还是因为躲在屏幕那头幸灾乐祸,很久之后才回了消息,四个字:您辛苦了。
      
      宋玦快速敲着屏幕回复。
      
      【宋玦:最开始只是说让我来调查一下情况,可没有说要出卖色-相。】
      
      【许清木:您受累了。】 
      
      宋玦几乎都能想象出许清木在屏幕那头偷笑的样子,一口一个阴阳怪气的“您”,小模样不知道多坏。
      
      宋玦咬了半天牙,觉得自己不能就这么吃亏,又回了过去。
      
      【宋玦:也不是不行,但这是另外的价钱。】
      
      宋玦现在的处境让许清木实在是太欢乐了,于是心情很愉快地回复。
      
      【许清木:您说您说,您牺牲太大了。】
      
      【宋玦:我要带厨师上山,你家孩子做的菜实在是太难吃了!】
      
      【许清木:您现在这样子,才像是抱人裤腿要糖吃的小孩。】
      
      宋玦要炸了,但许清木今天很体贴地没有再惹他,又回了过来。
      
      【许清木:行,但是也只能带一个人哟。】
      
      这小没良心的。
      
      宋玦咬着牙,快速回复和许清木讨价还价,俩人说着说着又开始斗嘴,一斗嘴就停不下来,很快就打发走了一天的时间。
      
      就这样隔空吵架了好几天,除了宋玦被那四个人烦得不行,依然一切正常,许清木则是把太阳岛都逛完了也没发现什么情况。
      
      而且来之前担心白美美的存在会暴露身份,许清木暂时把他交给了沈良才带。
      
      于是许清木连个说话的鬼都没有,非常无聊,只好打电话去找宋玦麻烦。
      
      结果又一不小心按到了视频电话,而且又被宋玦接起来了。
      
      不过,这一次,许清木从屏幕里看到的不是之前那四个人,而是另外一个青年。
      
      这个青年穿着银河的工作服,长相比起之前那几个人来说,只能算是清秀。但他的气质很不一样,干净温和,眉眼弯弯,给人一种非常舒服的感觉。
      
      许清木微微歪头,看了看那青年,但他和宋玦都还没有开口,那青年含着淡淡的微笑,对宋玦说:“宋先生,您先通话吧,我一会儿再来和您说。”
      
      说完他就微微点头致意,退出了宋玦的房间,体贴地关上了门。
      
      许清木眉毛一挑,似笑非笑地开口说:“哟~”
      
      宋玦阴沉沉地说:“哟什么哟,唱rap吗?”
      
      许清木继续用那种怪怪的语调说:“这小漂亮是谁啊,大眼睛水灵灵的,真讨人喜欢。”
      
      “新换的专属护理,之前那几个人太烦我投诉了。”宋玦斜眼看许清木说,“你能不能正常说话。”
      
      显然是不能。
      
      许清木继续阴阳怪气:“多大了?看上去真年轻,也不知道有没有婚配……”
      
      宋玦问:“你想说什么?”
      
      许清木“嘿嘿”地笑,说:“我想说终于出现转机了。看来之前那几人只是试探,这才终于进入了正题。”
      
      宋玦的脸已经彻底黑了,道:“你够了吗?”
      
      “其实说起来,小漂亮年轻貌美,气质清丽脱俗,您虽然也还行吧,但毕竟也是大龄剩男老油条,谁吃亏还不好说呢。”许清木眨着眼睛,故意做出一副严肃的样子来,“但是,您万一把持不住着了道,可是会变智障的。”
      
      宋玦半天没说出一句话。
      
      许清木尾巴要翘上天了,正要单方面宣布自己的胜利,就见宋玦唇角勾了勾,轻笑起来。
      
      许清木心里想着不好,要挂电话,但没来得及,宋玦就开口了:“你吃醋了?”
      
      “……”许清木嘴角抽动,“什么玩意儿?”
      
      宋玦慢吞吞地继续说:“你不必有危机感,我现在暂时没有感情需求,如果有的话,也优先考虑你,毕竟都叫过老婆了,得对你负责。”
      
      许清木脸一凉,说:“你知不知道,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和我说话。”
      
      “哦。”宋玦轻笑,“那看来我对你还挺特别的。”
      
      许清木被老油条的厚脸皮气得炸毛,跳起来用小学鸡式的威胁道:“你等着,总有一天掐死你。”
      
      宋玦面不改色地发表小学鸡反击:“我等着,不来是猪。”
      
      然后俩人都气鼓鼓地沉默了。今天这一架打得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双方都被膈应得不行,疯狂掉san值,也不想吵下去了,同时发出一声冷哼,然后挂断了电话。
      
      宋玦自己安静了一会儿,敲门声再次响起,外面的人问:“宋先生,我能进来了吗?”
      
      宋玦整理了一下表情,“嗯”了一声,刚才那个青年才又开门走了进来,继续刚开始没有说完的话:“宋先生,我叫孟安靖,是您的专属护理,您有什么需要,都可以对我说。”
      
      宋玦刚才都没有仔细看这人,现在上下打量了两眼,又想和许清木杠了。
      
      哪里年轻貌美,哪里清丽脱俗了?什么审美。
      
      宋玦转过身去拿了本书自己看,然后漫不经心地说:“你打扫一下房间吧。”
      
      孟安靖应了一声,利落地开始工作。
      
      比起之前的那几个,孟安靖的确是识趣得多,从头到尾都没有发出任何声音,要是宋玦有电话来,他还会主动回避。他完全没有打扰宋玦,但又一直照顾着宋玦的需求——杯子里永远有温度适宜的茶水,房间的空调永远在最舒服的温度,想看的书永远都在手边。
      
      孟安靖不刻意和宋玦套近乎,但也没有在维持雇主和雇员冰冷的关系里。他时不时会对宋玦提出一些不讨厌的建议,比如,推他去院子里晒晒太阳,或者是给他推荐书和电影。
      
      这个人,还算不让人讨厌。
      
      但要说他有意勾搭宋玦,又不像。
      
      如此相安无事地过了好几天,有天下午天气不错的时候,宋玦同意了孟安靖提出的推他去楼下晒晒太阳。
      
      孟安靖推着宋玦,沿着岛边的小路走,正好能欣赏太阳湖广阔的湖景。
      
      的确是很漂亮,但宋玦的眼睛在这里,心却想着凌云山落日的云、五颜六色的野花,以及和许清木那些气急败坏的吵架。
      
      虽然这样显得自己仿佛有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似的,宋玦不得不承认,比起在这里,他更喜欢待在凌云山。
      
      或许,自己只是想快点结束这些事,回去将腿上的毛病给医好。
      
      宋玦不出声,孟安靖也很久都没有说话,直到一阵有些凉意的微风拂过,孟安靖道:“宋先生,天有点凉,我给您腿上盖一张毯子吧。”
      
      宋玦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孟安靖就从轮椅后背挂着的袋子里拿出一条薄毯,走到宋玦身前蹲下,盖在了宋玦的腿上。然后,他拉起宋玦的手,小心地放在毯子的外面。
      
      在皮肤被触碰到的时候,宋玦心里对这人还不错的印象瞬间崩塌,他眉头一皱,条件反射地就想收回手喷酒精。
      
      在动作的那一瞬间,二人的目光对上了。
      
      因为是蹲着,孟安靖只能微微抬头看宋玦,他的眼角微微下垂,泛着些红,黑白分明的眼里有些无措和茫然,总结一下就俩字:无辜。
      
      宋氏旗下有影视娱乐公司,他偶尔也会去视察,所以多少了解艺人的表情管理,其中有一项非常重要的就是无辜感。
      
      无辜感很能蛊惑粉丝,让他们放松警惕,产生怜爱,不知不觉间就打开了钱包。
      
      眼前这一位,显然是比很多花瓶更加有天分,这无辜和脆弱掌握得恰到好处。
      
      宋玦的第一反应是把他签下来给自己赚钱,缓了缓才想起,不对,他这是在勾搭自己。
      
      所以,他终于是开始行动了。
      
      要结束了。宋玦想着,于是忍住了立刻抽出自己的手用酒精消毒的念头,用一种人模人样的虚伪笑容面对着孟安靖。
      
      孟安靖松了一口气,也对着宋玦笑,然后站起身,说:“您的头发上,有一片落叶。”
      
      “……”宋玦勉强微笑,咬牙问,“哪里?”
      
      孟安靖上前一步,从宋玦的头发上将那片落叶拿了下来,不知道是不是故意,手指缓缓在宋玦的发间揉搓了一下。
      
      宋玦:……
      
      没什么大不了,只是想把头摘下来消消毒。
      
      “好了。”孟安靖的笑容放大,眼睛弯弯得很是讨喜,充满活力地说,“宋总,您的头发可真好,又黑又亮。”
      
      宋玦敷衍应道:“哦,是吗?”
      
      孟安靖继续弯着眼睛笑,然后说:“我爸爸是理发师,所以我也会不自觉地注意人的头发,头发好的人我就特别容易有好感。”
      
      宋玦有点装不下去了,还不知道怎么回答,突然听到非常轻的一声笑。
      
      宋玦和孟安靖同时转头,看到了坐在不远处凉亭里,正捧着脸看他们的许清木。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宋总:外面的小妖精勾搭我,被老婆看到了怎么办,挺急的在线等。
    晚安~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