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小道观又上热搜了

作者:木一了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6 章

      病房外传来急切的脚步声,房门被人推开,小宝儿瞧见来人,立刻扬起手,高兴地道:“爸爸妈妈!”
      
      年轻的夫妻俩从外地开了五个小时车回来,一刻都没敢休息,一看小孩儿纤细的手臂上挂着的吊针就心疼不已,赶紧迎上前问医生情况。
      
      医生说:“这次没有大碍,不过这孩子的扁桃体的确是有些肥大,应该再详细检查,考虑切除手术,否则下次就不好说了。”
      
      听到这里,五爷爷和五奶奶面露羞愧之色,小宝爸爸实在是忍不住了,转头对着老夫妇道:“爸,妈,我不是之前说过,小宝儿要是不舒服,一定要及时送医院的,你们是不是又去找那个假医生了?”
      
      五爷爷道:“以前几次,他都医好了……大家都说他很灵验……”
      
      后面的话越说越小声,他自己大概也知道没什么底气,缩着脖子就不吭声了。
      
      站在一边的老民警开口道:“那人就是个神棍!他根本没有医师资格,已涉嫌诈骗和非法行医,现在我们的同事正在进行调查,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的。不过,你们也是,随随便便开的药怎么能给小孩儿吃呢?也不怕出事。”
      
      老夫妻再看了小宝儿一眼,满脸都是愧色。
      
      经过民警这一下午的批评教育、又对比小宝儿经过治疗以后的状态,他们终于意识到了及时就医的重要性,也知道了自己之前是多么愚昧。
      
      五奶奶脸色微红,缓缓开口道:“我们一辈子都在种地,没有什么文化……所以才会被骗的,真是对不起,给你们添麻烦了,谢谢警察同志……”
      
      老民警指了指沈良才,说:“你们应该感谢这个年轻人,要不是他急救措施做得好,这孩子能不能撑到医院来都是个问题,瞧瞧他这胳膊被咬成啥样了?”
      
      老夫妇又转头将沈良才,脸涨得更红。之前他们挤兑沈良才的那些话,现在都变成了一个个实质性的巴掌,不停地打他们的脸。
      
      沈良才摆摆手,不在意地说:“我小的时候,你们一家人也一直很照顾我,我都记得。我现在当了医生,就要尽医生的职责,你们不用太在意。”
      
      这样的大度更让老夫妇羞愧,他们别扭地不知道说什么好,恨不得找一个地缝钻进去。
      
      小宝儿的父母便上前,抓住沈良才的手不停地感谢,并且表示一定会负责他被咬伤的医药费和营养费。
      
      沈良才被这么多人盯着夸,实在是不好意思,他挠挠头,说:“也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还得感谢……”
      
      “小道长”三个字没能说出口,因为沈良才回头想找许清木,发现这人又神不知鬼不觉地消失了。
      
      沈良才愣了愣,心里不由地又对许清木多了几分崇敬。
      
      小神仙就是小神仙,不会为世俗所动,做好事不留名,果然是……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
      
      事实上,这位“不为世俗所动”的小神仙只是犯了懒病,打着哈欠回去补眠了。
      
      又是睡了长长的一觉,醒来贺星楚就来通知许清木,沈良才找他。
      
      许清木叹气,对白美美说:“哎,这掌门当得好累,每天都有人找,我要不干脆开个挂号收费好了。”
      
      白美美没听懂,但晃荡着许清木的胳膊催促他赶紧去。
      
      许清木笑说:“你喜欢这个医生?”
      
      白美美点点头。
      
      “越来越像人了。”许清木捏着白美美的黑脸,说,“你明明应该只是一个混混沌沌的鬼物才对。现在却知道美丑,也有了好恶。真好奇是什么样的墓,能养出你这个小东西。”
      
      白美美又听不懂了,歪着脑袋看许清木。
      
      许清木也不给他解释,起身去了客堂见沈良才。
      
      这一次再见到沈良才,许清木就明显感觉到了他的不一样,从前那股颓丧之气一扫而空。现在的他,眼神发着光,充满了年轻人应有的活力和希望。
      
      精神状态的改变对一个人的影响实在是相当大,连他原本平淡的脸都变得生动了几分。
      
      他一见到许清木,就立刻笑了起来,然后对着许清木行了一个标准的作揖礼,郑重又恭敬。
      
      许清木道:“也不用这么正式。”
      
      “要的,现在村民们终于肯相信我了,那个神棍也被带走调查了,村委会也开始做科普宣传工作了,一切都好起来了。”沈良才严肃地道,“我不知道怎么才能表达我的感谢,如果不是您给我的护身符……”
      
      许清木“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沈良才顿了顿,有点紧张地:“怎么了?我说错了什么吗?”
      
      许清木咳嗽了两声,说:“你真的相信,我给你的小电筒做法了吗?”
      
      沈良才瞪大眼,“啊”了一声。
      
      许清木继续说:“我没有对小电筒做什么,它依然只是一个普通的小电筒。我只是看你钻进牛角尖了,必须给你一个希望而已。”
      
      沈良才眼睛瞪得更大,有点激动地说:“怎么可能,它明明打败了那个鬼物。”
      
      “不是的。”许清木摇摇头,看着沈良才的眼睛,认真地说,“打败鬼物的,是你的勇气。”
      
      沈良才猛然怔住。
      
      许清木就继续说:“人真的是一种很奇妙的生灵,既脆弱又顽强,既渺小又伟大。脆弱起来的时候,仿佛一颗烟尘都能压垮,而顽强起来,面对万千厉鬼也能面不改色。”
      
      沈良才依然没有懂。
      
      “而且,医者本身就是很特殊的。”许清木温和地看着沈良才,说,“即使看不见鬼物,也能从鬼物手里抢回人命。你们靠得从来都不是什么灵力道法护身符,靠得是智慧,是脑子,是几千年来一代一代的医者们传承下来的珍贵经验。所以,能打败鬼物的,并不只是高深的道法,还有一切积极的特质:勇气、善意、信念、光明、纯粹、智慧。用一个最简单的词来说,那就是邪不压正。”
      
      “邪不压正……”沈良才缓缓地重复这一句。
      
      许清木道:“很多时候,人并不是因为被鬼缠上了才生病,而是因为本身体质不好或者精神脆弱才会被鬼缠上加重病情。那小孩儿就是体质不好又一直没有得到好的调养治疗,才会有鬼物频繁趁虚而入。你救了他,以后他们家里人只要能相信医生,好好调养,那孩子就能健健康康长大。医者天然拥有鬼物惧怕的光明特质,非常了不起。旧时许多医者也修行,治病救人,匡扶正道。所以命运给你这天眼也许并不是为了折磨你,或许对你有用。你继续坚持下去就好,不需要什么护身符的庇佑,因为你自己就很了不起。”
      
      这一大段话让沈良才受到了极大的震动,他怔怔地看着许清木,眼眶又泛起了红。很久以后,他哽咽着对许清木道:“我明白了,但……还是,非常感谢您,我……我会继续坚持下去的!”
      
      看着沈良才目光坚定,精神振奋,许清木非常欣慰,语重心长地说:“维护世界和平的重任就交给你了。去吧,时光宝贵,不要辜负韶华,快去奋斗。”
      
      沈良才挺起胸膛,气壮山河地应道:“好!我现在就去!”
      
      许清木庄重地点点头,沈良才再次郑重地一鞠躬,飞快地跑了。
      
      讲了这么一番大道理,只觉得疲惫,许清木长长松了一口气,低声自语道:“终于走了,带孩子真累。”
      
      许清木微笑,正打算再去睡个回笼觉,贺星楚的脑袋突然从门边冒了出来。她一双大眼睛水盈盈的,像是马上要哭了。
      
      许清木吓了一跳,问道:“怎么了?”
      
      接着又是七八个小道士的脑袋都冒了出来,一群人星星眼地看着许清木。
      
      许清木:……
      
      “掌门。”一个小弟子泪眼汪汪地看着许清木说,“掌门的话,太让人感动了。”
      
      “我已经都哭了……”
      
      “掌门果然是有大智、大道……您还能给我们讲讲道吗?” 
      
      许清木:……
      
      好困,想睡觉……
      
      收回那句“当掌门还不错”的话。许清木心道,带孩子真的、真的……太累了!
      
      *
      
      接下来的一个月,许清木每天都要面对孩子们诚挚的眼神,必须得忍痛牺牲一个时辰的睡眠时间,给孩子们讲道法。
      
      但好的是,这群孩子也因此受到了鼓舞,每天修炼都十分积极,好几个弟子都进步了不少,贺星楚甚至都能拿着那面八卦镜看到一点点隐隐约约的鬼气了。
      
      而且这一个月都没有人蹲点来找许清木,许清木过得非常悠哉,每天都能抽时间下山溜达一圈消消食。
      
      今天许清木也和以前一样悠哉地溜达,但没想到的是,刚出山门就又撞见了沈良才。
      
      许清木心里咯噔一下,赶紧掉头。但没来得及,沈良才看见他了,老远就举起手喊道:“小道长!”
      
      许清木无奈站定,转头看着对方阳光明媚地朝着自己跑过来。
      
      “太好了,我正好有事情要找您。”沈良才喜气洋洋地道,“您果然是神机妙算!肯定都知道我要来,所以特意下山来等着我吧。”
      
      “……”许清木无奈道,“你说是就是吧。那什么,有事情直接说,能拉一把的我就不会踩一脚。但是……不要让我带孩子了。”
      
      沈良才有点迷糊地说:“怎么扯上带孩子了……那我就直说了吧,就是,我老师有一个病人,非常奇怪,他的腿没有知觉,站不起来……”
      
      许清木脑海里突然闪过了宋玦那张俊朗又讨厌的脸,然后心里又开始烦躁,迅速摇摇头让自己忘记宋玦,然后说:“带他检查病因不就完了,你是专业的。”
      
      沈良才道:“奇怪就奇怪在这里——检查不出病因。他是从小就双腿没有知觉的,国内外的专家都看了不知道多少了,依然没有效果。我刚开始以为他是被什么脏东西缠上了,但我看了发现不是。然后,我触碰到他,发现他好像……怎么说……魂魄有点奇怪,好像是不完整的……但是我不敢确定。”
      
      许清木“咦”了一声。
      
      魂魄有残缺,那不是和自己的情况一样?许清木还以为自己已经很特别了,没想到居然还有人也是这样。
      
      见许清木有兴趣,沈良才就继续说:“但我只是有一种隐约的感觉,您知道,我没有别的能力,只是简单地开了天眼,也看不真切,所以想来问问您。”
      
      许清木道:“倒是可以去看看。不过,你给他提过这方面吗?也许人不信。”
      
      沈良才道:“据我所知,他自己也研究玄学,这些年也没少有大能帮他看,所以我也就给他提了一句,他就说麻烦您去看看。他人特别好,很好说话的。”
      
      许清木点头:“那行,他既然腿脚不方便,就不让他上山了。你找他约个时间地点,到时候去就行。”
      
      沈良才特别高兴,又开始没完没了地夸许清木,吵得许清木头疼,只能赶紧把他给哄走。
      
      过了两天,沈良才和那边联系好了,就找了辆车来接许清木,去了约好的餐厅。
      
      许清木和沈良才来得有点早,就在包厢里等着,餐厅的服务很好,来了人就先送饮料和小吃。其中,瓜子仁深得许清木的心,都不用自己磕,还能拿着小勺子一勺一勺地享受。
      
      许清木心情倒是不错,等了没一会儿,包厢门被推开了,一个坐着轮椅的男人出现在了许清木眼前。
      
      这就是那个传说中的,“特别好”的——宋玦。
      
      二人目光相对,同时怔住。
      
      许清木:……
      宋玦:……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又和这位哥哥见面了doge
    晚安~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