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小道观又上热搜了

作者:木一了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5 章

      这是这三个月以来,沈良才睡得最好的一次,手里握着小电筒,他感觉自己好像是有了强有力的后盾。
      
      接下来的半个月,他还是有看到鬼,但因为有了小电筒,他感觉那些鬼都不敢靠近他了。
      
      然后,他积极地健身、调整作息,努力让自己不那么害怕,并且准备好了投入工作。
      
      就在沈良才收拾行李准备回城里上班的那一天,小宝儿又发烧了。老夫妇二人还是跟着巫医拿着小宝儿的衣服在田埂上喊魂。
      
      沈良才在家门口远远瞧见了这景象,顿时脸色一变,行李也不收拾了,赶紧就跟着那群人跑到了巫医的小诊所。
      
      沈良才还没有进门就看到小诊所被一团黑气笼罩着。他心里咯噔一下,明显感觉到了这次的鬼物比上一次的更加厉害。
      
      “没事……我有护身符。”沈良才低低地安慰了自己两句,然后握紧了小电筒,大步走进了小诊所。
      
      然后,沈良才就对上了那个缠着小宝儿的鬼物。
      
      这鬼物是个人的形状,但已经没有人的样子了,它半边脸像是被火烧过一样满是狰狞的伤疤,另外半边脸则满是没有愈合的刀伤,不停地往下滴着粘稠的污血。它全身上下都没有一块好的皮肤,到处都是脓疮。
      
      沈良才倒吸一口凉气,握紧了小电筒才没有让自己转身逃走。
      
      巫医继续他那套发疯一样的跳大神,但那鬼物根本无动于衷,一点儿也不怕,甚至用黑乎乎的舌头舔着嘴唇,想咬巫医一口。
      
      巫医注意到了沈良才,立刻不满地说:“你怎么又来了?”
      
      沈良才根本不管他,直接走到了小宝儿面前,用手掌探了探小宝儿的额头,烫手得可怕。
      
      “这样烧下去会出问题的!”沈良才厉声对这老夫妇说,“必须马上送小宝儿去医院!”
      
      五奶奶着急地一把推开沈良才,说:“大师马上就会治好小宝儿的,你别捣乱!”
      
      巫医冷哼一声,道:“拦住他。”
      
      几个村民立刻上前抓住了沈良才,在他耳边说:“大师很灵验的,很快就能医好小宝儿。”
      
      “知道你是为了孩子好,但你也不要捣乱啊。”
      
      沈良才快急疯了,眼睁睁地看着鬼物的舌头和爪子在小宝儿的身上划拉。
      
      “他是骗子!他都看不见那个鬼!”沈良才着急地喊着,但没有一个人理他,大家都在看着巫医念咒语。
      
      唯有那只恐怖的鬼物转过了头,用那张流着脓的鬼脸冲着沈良才“嘿嘿”地笑,明显是挑衅。而后,它尖利的长爪一把掐住了小宝儿的纤细的脖颈。
      
      小宝儿身体猛地一僵,在五奶奶的怀里疯狂抽搐起来,他的意识已经完全模糊了,呼吸非常困难,因为缺氧,整张脸都涨得通红。
      
      众人都吓了一跳,瞬间炸了锅,巫医也愣了愣,然后又慌慌张张地烧了一张符纸把灰烬融在水里,叫嚷道:“快给他喝!”
      
      沈良才简直要哭了,在两个村民的桎梏下猛烈挣扎,喊着:“不要喝,朱砂遇火会析出汞,有毒的!”
      
      没有人听他的话,五爷爷和五奶奶把疯狂抽搐的小宝儿按在地上,掰开他的嘴,准备让巫医给他灌符水。
      
      而那鬼物满脸都是狰狞的笑意,只等这碗符水灌下去,它就要狠狠地咬一口小宝儿。
      
      一向温和的沈良才,生平第一次暴发了冲天的愤怒,这愤怒让他有了可怕的力气,他猛地挣开了抓着他的村民,飞身朝着小宝儿扑过去,在那碗符水碰到小宝儿的嘴唇之前,一巴掌给掀翻在地。
      
      那鬼物眼看着到手的食物飞了,立刻勃然大怒,它张开血盆大口冲着沈良才发出一声尖厉的怒吼,震得沈良才的耳朵嗡嗡作响。
      
      “我不怕你……”沈良才握紧小电筒低声自语,而后又抬头,对上鬼物狰狞的脸,发出撕心裂肺的狂吼,“我不怕你!”
      
      那鬼物在一瞬之间愣了愣,而后缓缓向后退了半步。
      
      沈良才趁着这个时间,一把抱起了小宝儿,推开众人就往外面跑。
      
      巫医连忙喊道:“拦住他!”。
      
      村民们立刻就呼喊着追了上来。
      
      沈良才知道,村民和那个鬼物都在追他,但是他不能停下,他只能一路狂奔。
      
      他这二十多年的人生,有过很多次毫无意义的狂奔。
      
      比如九岁那年,他拼命朝着工地狂奔,依然赶不上见父母最后一面,只能留下一生的悔恨;比如十七岁那年,他拼命朝着书店狂奔,依然赶不上打折的最后一套参考书,只能咬牙吃了半个月馒头买下;比如二十岁那边,他拼命朝着公交车狂奔,依然赶不上打工结束的末班车,只能冒着雨徒步两小时回家,节约了十五块的打车费。
      
      但这一次,他不能让自己的狂奔没有意义。哪怕是他跑断了气,跑折了腿,他也不能让怀里的这个孩子出事。
      
      他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只知道在他快要晕倒的时候,前方出现了一辆警车,一老一少两个民警下了车,瞧见他赶紧上前,紧张地:“这是怎么了?”
      
      沈良才终于抓住了希望,气都来不及喘,忙说:“这孩子发烧抽搐,后面那些人要给他灌符水!快,让我给他做一点简单急救,我是医生!”
      
      两位民警一看那孩子的状态,也有点吓到,赶紧就拉开警车门让沈良才上车,然后利落地拦下了追过来的村民们。
      
      村民们见到警察以后倒是不敢再瞎闹,但仍然围着警车,开始控诉沈良才。
      
      沈良才顾不上那群人,他小心地将小宝儿放在座椅上,调整好姿势,又解开了上衣,让孩子的呼吸顺畅些。休息了两分钟,小宝儿的抽搐已经停下了,但温度依然很高。
      
      两位民警还在教训那群村民,沈良才将脑袋从车窗伸出去,说:“必须马上去医院,还有,警察叔叔,你们有没有温水?得给孩子做一下物理降温。”
      
      民警应了声,快速丢开那群村民上车,一人迅速发动警车,另一人把车上的保温杯和矿泉水瓶给了沈良才。
      
      沈良才兑好水给小宝儿降温,这时候,年轻的那名民警才注意到,沈良才的左边小臂上有一排深深的牙印,正在不停地渗血。
      
      年轻民警惊呼道:“哎呀,你的手怎么了?”
      
      沈良才看了一眼自己的小臂,说:“刚才孩子抽搐,怕他咬到自己的舌头,情急之下找不到东西,只能让他咬我了。”说着沈良才又急忙解释,“放心,我刚做过体检,没有血液传染病,孩子不会有危险的。”
      
      年轻民警愣了愣,然后郑重地说:“你辛苦了。”
      
      沈良才没有应声,只是一边专心地给小宝儿降温,同时不停地往后看。
      
      老民警注意到了他的举动,就安抚道:“我开车又快又稳还不违章,那些人追不上来,保证用最快速度把孩子送到医院。”
      
      沈良才苦笑,轻轻“嗯”了一声。
      
      他哪里是怕村民们,他怕的是那只鬼物。
      
      它现在还跟在警车后面,一双不甘心的死鱼眼瞪着沈良才,沈良才稍微退缩,它就会立刻上前。好几次,沈良才都感觉到了它身上脓疮的黏液滴在了自己的身上,冰凉刺骨,让人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我……我不怕,我有护身符。”沈良才小声嘀咕,时不时摸一下小电筒。
      
      到医院的路途极煎熬,警车终于停下的时候,沈良才飞快下车抱着小宝儿就跑去了急诊室。儿科医生很快开始给半昏迷的小宝儿诊断治疗。
      
      沈良才闲了下来,坐在病房外面的长椅上发呆。
      
      到现在,他依然能看到鬼,但他突然发现,其实只要不是厉鬼,和生人也差不多的。
      
      我好像,不那么害怕了。他想着,嘴角露出一丝疲惫的笑,然后捂着脸靠在墙上闭上了眼睛,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
      
      不知道多久以后,沈良才被一阵叽叽咕咕的声音吵醒,他刚一睁眼,就对上了白美美黑乎乎的脸。
      
      许清木把白美美拎回来,说:“你别吵他。”
      
      沈良才清醒了过来,站起身道:“小道长,您怎么也来了?”
      
      许清木笑了笑,说:“我一直都在的,不然你以为警察怎么会那么巧就出现在了那个地方?”
      
      沈良才“啊”了一声,一脸懵逼。
      
      许清木继续说:“我担心那个神棍又搞事,所以一直让白美美盯着他。今天出事我就赶过去了,如果你处理不了,我就会出手。”
      
      许清木顿了顿,拍拍他的肩膀说:“不过,你真的很棒,出乎我的意料。”
      
      沈良才的脸色微微泛红,不停地对许清木表示感激。
      
      许清木用下巴指了指沈良才的胳膊,“刚才你同事给你消毒包扎了,你太累了都没醒。要保护好自己啊,虽然是小孩儿,但在意识模糊的状态下,牙齿的咬合力还是很惊人。你这双外科医生的手,不能受半点伤。”
      
      沈良才傻笑,说:“我自己也知道,所以用的胳膊,没用手指……”
      
      二人说着话,病房里传来了小宝儿的笑声,沈良才也顾不上许清木了,立马就冲进了病房。
      
      孩子已经退了烧,现在精神很好,老夫妇和两位民警都在,正在说着什么。
      
      沈良才缓缓走近病床,看着小宝儿的笑,忍不住就湿了眼眶。
      
      许清木轻声宽慰道:“哭什么啊,你救了他。”
      
      沈良才又含着泪轻笑了起来。
      
      他哪里是救了那个孩子,他分明是救了在那个泥潭之中苦苦挣扎、看不见希望的自己。
      
      他终于……再次活过来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大家帮忙捉虫,我觉得我仿佛是个瞎子……检查好多次也会漏掉好多错别字_(:з」∠)_
    哭泣。
    晚安~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