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小道观又上热搜了

作者:木一了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3 章

      许清木低头,和有点懵逼的白美美对视了一眼。
      
      讲道理,白美美虽然黑丑,但看顺眼了还是丑萌丑萌的,不至于这么吓人。
      
      白美美感觉自己又受到了侮-辱,冲上去就想薅这人的头发,许清木连忙抓住他往袖子里一塞。
      
      沈良才没有修为,但能看到白美美。这并不奇怪,有些人就是天生的阴阳眼,能看见很多常人看不见的东西。作为一个普通人却一天到晚都能见到鬼,这大概就他看上去那么丧的原因。
      
      许清木有些抱歉地说:“你看到了啊?不好意思,吓到你了吗?他没有恶意的。”
      
      沈良才还是没能缓过来,浑身都在抖,听到许清木的声音以后才回神,他猛地一咬牙,嘶哑着嗓音说:“我没看见,我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没有!”
      
      说完,沈良才立刻转身拔腿就跑,连工作证都没拿。
      
      “唉,你的东西……”许清木出声,换来的是沈良才更加矫健的步伐。
      
      白美美从袖子里探出头,相当不忿。
      
      许清木无奈,只能暂且将沈良才落下的东西收好,打算找找有没有派出所或者村委会,把沈良才的工作证放下。
      
      又走了一会儿,远处的田埂上出现了一群村民,他们敲锣打鼓,高呼着乱七八糟的口号,听上去就像是某种奇怪的仪式。
      
      走近许清木就听清了,这群人在喊着“小宝儿快回来”,领头的是个穿着长袍的老男人,翻着白眼神神叨叨的念着奇怪的咒语。
      
      这是给生病的小孩儿喊魂,旧时的巫医经常用这手段给小孩儿看病,遇到好的巫医,倒是能解决问题。
      
      但许清木看这老男人就觉得不行,比柳译还不靠谱。
      
      只是他现在逛到的区域,距离凌云山已经挺远了,这里的村民应该有自己的信仰。他们从来没有去过凌云山朝香,也都不认识许清木,他说什么,这些人应该都不会信。
      
      所以许清木没有贸然开口,只是跟在这群人的身后,看着他们一路喊魂,到了巫医的小诊所。
      
      诊所的大门上一边贴着红十字,一边贴着奇怪的符文,对比起来,实在有些好笑。
      
      许清木抱臂往里看,果然是看到了一个四岁左右的小孩儿,正病怏怏地被一对老年夫妇抱在怀里,脸色微微发着红,小眉毛皱得很紧,看上去非常难受。
      
      这孩子身上倒是有一些鬼气,魂魄也确实是很不稳,在肉身周围飘飘忽忽。
      
      有些小孩儿身体弱魂魄轻,容易被脏东西缠上,其实也是小问题,很容易解决。
      
      巫医开口,语气却相当凝重:“这孩子……怕是很危险啊!这样隔三差五地发烧,哪个小孩儿承受得住啊。”
      
      抱着他的老年夫妇立刻慌了,连忙道:“大师,您可要想想办法救救小宝儿,我家可就这一个孙子,他不能有事啊!”
      
      旁边热心的村民也都着急了,七嘴八舌地喊着“大师救命”。
      
      巫医撩了撩自己的胡子,说:“虽然很麻烦,但只要有我在就不是问题。小宝儿也是我看着长大的,不管要费多少功力,我都一定会救他。”
      
      老夫妇二人面露喜色,急忙感谢。
      
      巫医微笑着道:“小宝儿的爸妈一直在城里打工,也算是我们村里比较有出息的了,做法事需要的一些祭品,都没问题吧?”
      
      老夫妇一边掏自己的包一边表态道:“只要能救小宝儿,无论要多少钱,我们都会尽力拿出来的。”
      
      许清木听不下去了,正想要出声教训一下这个神棍,身后却突然传来了一个年轻的声音。
      
      “等一下!”
      
      许清木回头,看见了刚才那个满脸丧气的年轻人,沈良才。
      
      沈良才的注意力全在生病的小宝儿身上,都没看见刚才吓得他不轻的许清木和白美美。
      
      因为生气,沈良才的脸色看起来没那么丧了,还微微有些泛红,他急匆匆地推开人群,走到小宝儿和老夫妇身边蹲下,恳切地说:“五爷爷,五奶奶,让我看看小宝儿吧。”
      
      老夫妇对视了一眼,又看了看巫医。
      
      巫医一脸不屑,道:“让他看,他能医好就怪了。”
      
      沈良才脸涨得更红了,眼里有些屈辱,他咬了咬牙,没吭声。
      
      老夫妇犹豫片刻,还是同意了。
      
      沈良才赶紧探了探孩子的体温,又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了一只小电筒,看了孩子的瞳孔和喉咙,轻声说:“小宝儿不是撞鬼,和以前一样,还是扁桃体发炎引起的高烧。我之前不是给你们说过吗?小宝儿天生扁桃体肥大,很容易感染,还会引起呼吸困难。他现在高烧不退,必须得去医院看儿科,如果实在是频繁感染高烧,就要考虑扁桃体切除手术了。”
      
      老夫妻沉默了片刻,五奶奶就开口了,面色为难地说:“孩子,我知道你从小就成绩好有文化,考得也是名牌大学。但是……你说小宝儿不是撞鬼是生病,让你给他开药你又不肯,我们这不是没办法才来找大师的吗。”
      
      沈良才道:“我现在只是在实习,不能贸然开药,而且我的专业是外科,轮值儿科岗的时间很短,经验不是很足。儿科方面需要慎重,一定要看专业医生。”
      
      五奶奶又说:“你说的什么啊,我都听不明白,你们不都是穿白大褂的吗?还不是什么都能医,你看大师就是,一副药治百病。”
      
      沈良才深吸一口气继续说:“高热处理不当的话可能会引起癫痫等后遗症,一定要抓紧去医院,你们……”
      
      “我不是针对你啊,你别生气。”五爷爷打断了沈良才,面色为难地说,“医院不就是骗人的吗?去了就给你开一堆这样那样的检查,一样检查都好几百,都是有辐射的,没毛病都给你查出毛病来。”
      
      旁边的村民们附和着,七嘴八舌地指责起了医院。
      
      “我家老头子不就是被医院给坑了吗?明明只是胃痛而已,送到医院去,十来天好好的人就给医没了。”
      
      “以前的老中医悬根丝就能把病给你瞧出来,现在的医生连把脉都不会了,一点都不靠谱。”
      
      “话说回来,这生病和撞鬼还是不同的,你看看小宝儿这样子,分明就是沾了脏东西,之前好几次都是大师给瞧好的。”
      
      “孩子这么小这么能开刀做手术呢?平白无故切一刀少块肉怎么行。”
      
      ……
      
      沈良才握紧自己的小电筒,鼻翼轻轻扇动,看样子是有些生气。但看着小宝儿幼小的脸上满是痛苦,他也不想和人争辩,站起来说:“我给他爸妈打电话,他们肯定会让你们送小宝儿去医院的。”
      
      听到这话,老夫妻的脸色瞬间就变了,五奶奶满脸瘪了瘪嘴,开口就阴阳怪气,说:“良才啊,我说句不中听的话,管好你自己就行。小宝儿好了,我自然会给我儿子儿媳说这件事情,咱们虽然是沾亲带故,但也还轮不到你管我家的事情吧?”
      
      五爷爷也脸色不善地开口:“给他们说又能怎么样?我儿子小时候就从来没有去过医院,现在不也是好好的。儿子我都养大了,还养不大孙子吗?他们不得听我的?”
      
      这些话说出来,沈良才不窒息,许清木都要窒息了。
      
      沈良才说不过去他们,再次握紧了小电筒,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总之……必须去医院。”
      
      众人都不搭理沈良才了,他只能站着干着急。正当这个时候,小宝儿又发出一声痛苦的嘤咛,然后睁开眼,“哇”的一声吐了一地。
      
      沈良才急了,不管不顾地上前,一把抓住了小宝儿的手。
      
      巫医也不高兴了,抓住了小宝儿的另一只手,厉声道:“你这个毛孩子懂什么!赶紧走开,我好不容易把小宝儿的魂给喊回来了,现在只要把缠着小宝儿的鬼赶走,他立刻就会好!你别耽误事了!”
      
      沈良才挺直胸膛,大声给自己壮胆,吼道:“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鬼!”
      
      话音刚落,小宝儿的身体里就发出一阵“嘻嘻嘻”的怪笑声,一个青面獠牙的怪东西从小宝儿的背后窜了出来,血红的大眼睛死盯着沈良才。他伸出长长的舌头,像是要在沈良才的脸上舔一口。
      
      沈良才被这突然冒出来的鬼物给吓得脸色煞白,他控制不住地在鬼物的逼近下颤抖着快速后退,一个踉跄身体就不稳了,仰着往后栽倒。
      
      许清木上前一步,一把扶住了沈良才。
      
      沈良才握着自己的小电筒,用极低的声音自语道:“幻觉……是幻觉……”
      
      他一边说,一边挣扎着想要上前和鬼物搏斗,但他看着那鬼物就双腿发颤,一动也不能动。
      
      接着,他感觉到那个扶着自己的少年将他给推到了一边。他转头去看,看见少年随手捡了一片地上的落叶,快速在那落叶上画了几道,落叶上就出现了一层淡淡的金光。
      
      沈良才惊奇不已,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更让他震惊。
      
      少年轻描淡写地抬手将那落叶往前一抛,轻飘飘的落叶突然就变成一枚及其可怕的利刃,以破风的速度猛地朝着鬼物射去。
      
      一眨眼的工夫,落叶狠狠钉在了鬼物的胸口,鬼物根本来不及发出一声惨叫,在剧烈的挣扎之中四分五裂,然后化作一道黑烟,连同那片落叶悄无声息地消失在了虚空之中。
      
      这一切,只有沈良才一个人看见。
      
      他微微张着嘴,机械地转头,看到的是许清木那张过分年轻、又过分漂亮的脸。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晚安~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