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小道观又上热搜了

作者:木一了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2 章

      轻微的头疼让许清木的思绪断了,他立刻打住,不为难自己。
      
      因为再多看一眼,许清木心里就隐约升起了些烦躁,总觉得看到这个人就讨厌。
      
      他失去了前世很多记忆,这一世的前面十几年又都是混混沌沌的,或许什么时候见过这个人却忘了,只记得讨厌。
      
      那就不用想起来了。
      
      许清木移开目光的同时,本来一直乖乖挂在他腰上的挂件白美美突然“吱”了一声,对着那男人冲了过去,一把抱住了男人的胳膊。
      
      许清木:???
      
      男人看不见白美美,也听不到他的声音,目光一直在许清木的身上,白美美就特别着急,两只白眼对着男人不停地眨。
      
      要是他有尾巴,现在肯定都摇起来了。
      
      白美美的举动让许清木烦躁升级,他对着白美美瞪了下眼,白美美“嘤”了一声,不愿意回来。
      
      以前没见过白美美亲近别人,许清木再瞪几眼他都“嘤嘤嘤”不肯回来。
      
      许清木看那男人就更不顺眼了。
      
      但表面上许清木依然面色沉静,他迅速转身,没有管白美美。
      
      那肤浅的小东西,要走就走,不走以后就别想跟着他了。
      
      白美美左右为难,嘤嘤嘤了半天,委屈巴巴地准备跟上许清木时,男人突然开口,道:“请等一下。”
      
      这声音很低沉又温柔,是很能蛊惑人的好听的嗓音。
      
      落到许清木的耳朵里,却只觉得烦。
      
      可许清木还是站定了脚步,半转过身用凉凉的目光看着男人。
      
      男人将他的轮椅转了过来,用正脸面对着许清木,问道:“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男人的正脸更好看,双眼水盈盈的,眼角像是印着桃花粉色的光。
      
      白美美似乎完全沉浸在男人的美貌之中,盯着男人一动不动。
      
      许清木很少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但这时候真的是火气蹭蹭蹭地往上窜,于是干脆利落地回道:“没见过。”
      
      男人听出了许清木语气里的不耐烦,他犹豫了片刻似乎是想说点什么,许清木却注意到了他手里拿着的几根树枝。
      
      那是新折的桃枝,上面的桃花开得正好。
      
      许清木心里那点无名火总算是找到地方发泄了,他盯着那几枝桃花,凉悠悠地开口道:“先生,这花在树上开得好好的,你把它摘下来,问过花的感受吗?”
      
      男人要说的话被堵了回去,他低头看了眼手里的桃花,接着说:“这是……”
      
      许清木语气不善地打断男人继续说:“山里应该到处都立着告示让不要摘花吧?你没看见吗?还是你不知道这些桃花除了观赏还是村民重要的经济作物?一朵花将来就是一个桃,你看看你摘了多少?得有一筐桃了吧?”
      
      男人张了张嘴想解释,但看到许清木眼里的烦躁,也明白自己不招人待见了。于是男人不再开口,也没有再继续保持礼貌,冷下脸来直接将轮椅转了回去,再次用背影对着许清木。
      
      许清木没管白美美,大步离开,白美美嘤嘤嘤一阵,还是老老实实跟了上来。
      
      还没能走两步,就撞见了全叔和黄老板,他身边还跟着个西装革履的青年,三人正在说着什么,心情很好的样子。
      
      黄老板瞧见了许清木,就高兴地将他给拦下,道:“小道长!你来了啊,来的正好,我来给你介绍一下宋总!”
      
      说着黄老板就不由分说地把许清木再次给拉到了那个男人面前,热情洋溢地开始互相介绍。
      
      旁边那个穿西装的青年人应该是助理,很快递上了一张名片给许清木,上面写着男人在宋氏集团的一堆头衔,以及男人的名字:宋玦。
      
      宋玦……
      
      想不起来是谁,没有记忆。
      
      黄老板继续喜滋滋地说:“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不得了啊,二位都如此年轻有为,肯定很谈得来。”
      
      “很谈得来”的俩人对视一眼,相看俩厌。
      
      黄老板完全没有发现问题,还在一头热地说:“宋总,小道长很厉害的,您有空都可以去凌云观拜拜。”
      
      宋玦浅浅地笑了,看着许清木的道袍,用他那好听的语调轻轻慢慢地说:“嗯,小道长一看就佛法高深。”
      
      许清木:……
      
      黄老板有点尴尬,忙说:“不是,小道长修的是道。”
      
      “哦,是吗。”宋玦拉长语调,有点欠欠地说,“这圆滚滚的小脑袋,不剃秃瓢真是可惜了。”
      
      许清木:……
      另外俩人:……
      
      许清木缓了缓,微笑起来,也用欠欠的语调开口道:“宋总谬赞了,您一看也是红光满面、精神矍铄、老当益壮、老骥伏枥、老而弥坚。”
      
      宋玦:……
      另外二人:……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傻子都看出来这俩人互相不对付了。
      
      黄老板连忙打圆场,说:“二位真爱开玩笑哈哈哈。”
      
      二人继续皮笑肉不笑,并且同时轻微地翻了个白眼。
      
      “额,那个……”助理开口打断了不和谐的气氛,对全叔道:“就谈到这里吧,后续合同的问题我们会让律师过来和你们谈的,今天我们就不打扰了。”
      
      全叔连忙说:“好的,慢走,谢谢了。”
      
      接着,在白美美依依不舍的目光之中,助理把宋玦给推走了,黄老板给许清木拱手道别,也赶紧跟上。
      
      全叔送了几步,又回到许清木身边,有点不解地抠着脑袋说:“小道长,你们之前认识吗?怎么突然就掐起来了?”
      
      “可能前世有仇。”许清木心里还窝着火,没忍住又多问了一句,“他们刚才说什么合同?”
      
      一说到这个,全叔就高兴,说:“哦,那个宋总好像是个大老板,想想和我们签桃子的超市供应合同,黄老板帮我们牵的线。嘿嘿,直接卖给他们比我们自己零售方便多了,今年花开得好,我们之前还担心销路,现在都解决了。”
      
      许清木微微一愣,又说:“那……那他干嘛折花枝?”
      
      全叔道:“不是他折的啊,那是我今天修枝修下来的,本来是不要的,但那花开得好看,扔了可惜,我看衬着宋总合适,就送给他了。话说,宋总真是好看啊,我活这么大岁数了,见过最好看的人就是小道长和宋总了。”
      
      许清木:……
      
      额,所以刚才是冤枉了宋玦,还劈头盖脸把人给训了一顿。
      
      许清木心里升腾一丢丢微微的小愧疚,白美美又在这个时候拱火,叽叽喳喳地乱叫,像是慌忙想给宋玦解释。
      
      许清木一把捂住白美美的嘴不让他出声,干脆地把那一点儿小愧疚都给扔了。
      
      反正只是一个第一眼看到就讨厌的陌生人,以后也不会再见了,误会就误会。
      
      许清木被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宋玦给弄得没心情看桃花了,想了想,索性下山去散散心。
      
      告别全叔,许清木很快地朝着山下走。
      
      路上白美美还不死心,一直在叽叽喳喳,许清木听不懂他的意思,就问:“你是不是觉得那个姓宋的长得好看,想长成他那样子?”
      
      白美美点点头,又摇头,丑脸上满是焦急,可就是不会说话。
      
      许清木捏了下他的脸,说:“你别那么肤浅。好看只是皮相罢了,再说这世上好看的人多得是,我回去就给你买一百张当红明星的照片,你想参照谁长就参照谁长。”
      
      白美美很急切地叫了半天,可还是没办法表达自己的意思,便十分沮丧地不再出声,安静地挂在了许清木的腰上。
      
      许清木只当他睡着了,也没再管,优哉游哉地溜达下了山。
      
      这是许清木清醒过来之后,第一次离开凌云山的地界。
      
      世事变迁,如今的人间相当繁华喧嚣,高楼广厦,车水马龙,从前修道者们穷尽一生幻想的仙境,也不过如此。
      
      许清木以前还傻着的时候,有几次和岳野鹤到市区里逛了逛,现在想起来都觉得有些难以适应。
      
      好在凌云山脚下并不属于城市,仍然是一个偏僻的小乡村,这里还有大片的农田和瓦舍,路上的行人也不像是城里一样密集,许清木在其中闲逛也不会有太强烈的割裂感。
      
      沿着大路走了很久,许清木才碰见第一个行人。
      
      那是一个走得很慢的年轻人,打扮和面容都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但他还是引起了许清木的注意。
      
      他微微低头,眉头深锁,完全没有一点年轻人的活力,整个人都透着一股颓丧的气息。那股气息简直快要实体化了,变成了一团黑雾紧紧笼罩着他。
      
      擦身而过的时候,许清木特意多看了两眼,这个年轻人没有被脏东西缠上,他就是单纯的自己很丧。
      
      他恍恍惚惚地从兜里掏东西,一张卡片顺着掉了出来,但他没有注意到,仍然沮丧着往前走。
      
      许清木捡起卡片,叫住了年轻人。
      
      “你好,你的东西掉了。”
      
      年轻人茫然地回头。
      
      许清木虚晃了一眼,看到卡片上贴着年轻人的照片,写着“枝城市人民医院实习医生:沈良才”。
      
      叫做沈良才的年轻医生勉强露出笑容对许清木说:“谢谢。”
      
      他一边说,一边点头致意,伸出手要接工作证的时候,目光往下撇,落在许清木腰间的时候,他猛然一抖,然后“啊”地一声尖叫了出来,接着又迅速倒退几步,惊恐万状地快速喘息。
      
      他一直盯着许清木的腰间,像是马上要晕过去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这位哥哥好像在哪里见过,一看就想打他doge
    晚安~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