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小道观又上热搜了

作者:木一了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0 章

      许清木安抚地拍了拍白美美的的头,然后起身走出房门。
      
      此时月上中天,刚过了午夜不久,凌云山本应安静下来,但远处凌云观弟子们居住的院落却异常喧闹。
      
      许清木顺着声音走过去看,刚走到院门口,还没瞧见里面的情况,就有两个小道士揪着头发互殴着从院子里冲出来,差点撞到许清木。
      
      许清木身影快速一闪,那俩人双双倒地,摔得惊天动地。
      
      但他们就像是不知道疼一样,依然互相谩骂着互殴。
      
      许清木有点奇怪怎么没有人拦他们,往院子里看去,所有人都乱了,六七个弟子现在都打成一团,其他人拉都拉不住。
      
      许清木盯了倒在地上互殴的俩人一眼,抬手掐了一个诀,往俩人眉心一按,瞬间那俩人就白眼一翻晕了过去。
      
      然后许清木才往院子里走,抓住了一个不敢劝架在旁边干着急的小道士问情况。
      
      那小道士着急地说:“我也不知道啊,就几个师兄在商量什么事情,一言不合就打起来了,怎么会这样……”
      
      许清木皱眉道:“温纶呢?他不管吗?”
      
      小道士指了指院子里打得最激动地那个,说:“大师兄在那儿……”
      
      许清木一看,那人脸都肿了,根本认不出来。而且他好像疯了一样,眼睛血红,没有一点理智,下手也特别狠。
      
      小道士简直要哭了,急道:“怎么办啊,拉不住,这也太邪门了……再这样下去他们会受伤的!”
      
      这的确不是正常的情况。
      
      许清木也没有废话,在几个小道士目瞪口呆的注视之中,他的身影像是鬼魅一样突然消失,又突然出现在了那一堆互殴的人之中。
      
      大家看不见他是怎么移动的,只看到青色的道袍衣摆轻轻扬起,所过之处,互殴的人就发出一声闷闷的呻-吟,然后悄无声息地倒下。
      
      十秒钟之后,刚才还打得热火朝天的一群人,已经横七竖八地躺了一地。
      
      几个围观的小道士都没看清楚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全都傻了。
      
      许清木蹲下,将眼前这个被打得脸和猪头差不多的人给翻过来,掰开他的眼皮看了瞳孔,又摸了摸脉。
      
      几个小道士这才缓过来,赶紧凑上来问道:“怎么样了?”
      
      许清木答道:“都是皮外伤,用些外用的药很快就能好。”顿了顿他又说,“幸好你们都很弱,打起来也不会真的伤到对方。”
      
      几人:……
      
      这是夸还是损啊?
      
      正在这个时候,晕过去的温纶突然睁开了眼睛,带着血色的大眼珠子仿佛要掉出眼眶了,他张开嘴发出一阵嘶哑的笑声,那声音一听就不是温纶的,倒像是一个老年人。
      
      小道士们瞬间就吓哭了,连连尖叫后退喊着闹鬼。
      
      温纶笑着站起来,用那种老年人的声音说:“我……”
      
      “咔”的一声,许清木迅速抓住了温纶的脖子,把他接下来要说的话都给掐断。而后,在温纶满脸的惊诧之中,许清木抬手就从他的胸口扯出一个纸片。
      
      纸片扯出的瞬间,温纶的眼神突然变得清明,许清木松开手,温纶眨了眨眼,原地愣了几秒,而后大梦初醒一般道:“我……我这是怎么了,哎呀,脸怎么这么痛……谁打我!”
      
      许清木没有回答他的话,走到晕倒的弟子身边,挨个从他们胸口扯出了纸片来,数了数,一共八张。
      
      弟子们缓缓醒来,全都不明所以。
      
      许清木抬起手,将纸片展示给众人看。
      
      这是八个剪得惟妙惟肖的纸人,五官非常清晰,像是活人,不……它们就是活的,肢体都能动,全在许清木的手里挣扎,脸上都是愤怒的表情。
      
      小道士们哪里见识过这样的情况,一个个大气都不敢出,只惊恐地盯着许清木。
      
      “纸人附魂。”许清木解释道,“不用担心,是柳德宇搞得事情。他果然是有几分道行的,能将魂魄分散在这么多纸人里。”
      
      小道士们都傻眼了,他们听岳野鹤讲过纸人附魂这个法术,但从未见过,还以为是假的。
      
      “完了,完了。”有人战战兢兢道,“得罪人了,得罪大能了,怎么办……”
      
      许清木满不在乎地道:“柳德宇算什么大能。很简单,他分了几个纸人就抓几个,全抓起来,他就跑不掉。”
      
      “全抓起来的话……”几人都开始回忆,说:“还有……还有别的师弟也不对劲,不知道是不是也被纸人控制了。”
      
      许清木点点头,跟着他们的脚步去弟子们的卧室挨着检查。
      
      众人转身之后,墙角突然闪过一个小小的白影,一片薄薄的纸人偷偷看着许清木的背影,露出轻蔑的笑意。而后,它转身,蹦蹦跳跳地朝着另外的方向去。
      
      没一会儿,它就感觉到了八卦镜所在,它顺着门缝将扁扁的身体塞进了房间,找到了那个锁着八卦镜的木盒,然后又顺着那木盒的缝隙钻了进去。
      
      确认了八卦镜完好,它就放了心,计划了一下,打算钻出去连盒子一块儿给背走。
      
      许清木就算是知道是他柳德宇偷的又怎么样?许清木有证据吗?能斗得过他吗?
      
      小纸人得意洋洋,正打算钻出去的时候,这漆黑的木盒里突兀地出现了两个白洞,太过突然把它给吓了一跳,它刚发出一声惊呼,那白洞下面又裂开了一条长长的缝隙,一口尖尖的白牙差点闪瞎了他的眼。
      
      “妈呀!好丑!”小纸人情不自禁地大喊。
      
      白美美一愣,反应过来之后怒火冲冠,一声尖叫,然后冲上去就抓住小纸人的头发,一顿猛撕。
      
      小纸人火冒三丈,在木盒里疯狂躲避白美美的拔头发攻击,但木盒太狭小了,它怎么跑都跑不掉,白美美受了很大的刺激,对准他的脑袋一阵猛拔。没一会儿就感觉自己脑袋凉了,等它好不容易艰难地从木盒的缝隙之中爬出去,突然发现外面不是暗的,而是灯火通明。
      
      小纸人抬头,看到了许清木那张带着笑意的漂亮脸蛋。
      
      “柳先生。”许清木对他挥挥手,看着它的头顶说,“发型很别致啊。”
      
      小纸人:……
      
      五分钟之后,许清木将所有的小纸人都揉在了一起,柳德宇完整的魂魄也就显现了出来。那一团比拳头略大的魂魄原本应该是大师的形象的,但很遗憾,现在被白美美给拔成了河童,十分滑稽。
      
      而柳德宇也没心情挣扎了,纸人附魂需要耗费的灵力不少,这样折腾一晚上,要了半条命,被白美美抓着就不动弹了,睁着眼睛一脸心如死灰。
      
      许清木随手拿了个泡面盒子把柳德宇的魂魄罩住,扬手对白美美道:“走了,睡觉。”
      
      白美美立刻跟上,异常乖巧。
      
      *
      
      许清木这一觉睡得很踏实,日上三竿才慢悠悠地起床。
      
      走出房门,贺星楚就不知道从哪儿蹦蹦跳跳地冒出来,说是柳家的人来找他。
      
      许清木应了,慢悠悠地洗漱完,又慢悠悠地吃了东西,这才去了客堂。
      
      刚到门口,贺星楚又窜了出来,美滋滋地对许清木道:“师兄,柳家的人一早就到了,说是要负荆请罪,态度特别恭敬,我说叫你起床,他们都很惊恐地说不要吵你,真有排面。”
      
      许清木道:“所以,以后都要好好修炼,不要偷懒,不然排面就是别人的了。”
      
      贺星楚吐吐舌头,溜了。
      
      许清木走进客堂大门,一眼就看到了站着的柳译和躺在担架上的柳德宇。父子二人现在是同框河童头,长发及肩,露着圆滚滚的头顶。
      
      光滑,透亮,纤尘不染。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捉虫~
    不留言的读者会被作者抓起来拔成河童头(威胁)
    晚安~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