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心中有白月光(穿书)

作者:Q鹿戚戚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8 章

      押镖的头头身量很高,长得很帅。
      
      脸上有一道疤痕,但是并不会给人狰狞的感觉,反而多添了一分野性的魅力。
      
      这样的人放在原书中不是男二也是男三。
      
      然而他却的的确确只是一个炮灰而已。
      
      在那一次绑架男主的行动之后,被男主以及凄惨的方式报复了回来。
      
      他上前一步,为余言诊了个脉。
      
      余言不着痕迹的将一身真气默默的散于经脉之内。他此刻身体里千疮百孔,倒的确也符合重病难愈的形象。
      
      这位镖局头头眉头皱了起来,同情的看了他一眼。
      
      “他这一身经脉像是被什么人以内力摧毁了,从此之后必定疼痛难忍。只是在下心中多有好奇,我观二位不像江湖人士,缘何这位兄台会受如此重的伤?”
      
      他这话本来只是疑问,但洛叶看到他眼中探究,知道他对这一身伤起了疑心。
      
      她那戏精本质立刻暴露,声泪俱下道:“说了也是造孽。我们家中原本也算富庶,一次出游,无意间撞上江湖追杀那帮人穷凶极恶,对来往之人一律格杀勿论,我家相公中了那代人一掌,好歹命大,死里逃生,只是那之后便落下这一身的伤病,将家中财产花个精光也不见好转。可怜小女子那之后夜夜寝食难安,若不是那时我嘴馋,非要喝酸梅汤,我家相公也不至于遭此毒手……”
      
      她这故事将来太过匪夷所思,然而她声泪俱下的样子不像是作假。那些押镖得不由得信了几分。
      
      她忽然一巴掌拍上他的后背,余言一口气没上来,瞬间“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那头头一见也不好强行让人家让路,只好一抱拳:“在下南山镖局葛远东,今日确实是要护送一批重要的货物南行,否则本应该抽出人手送二位求医的,只是现在……”他为难的看了眼身后的货物。
      
      “若是二位方便,可否借个道,放我这帮弟兄过去。”
      
      眼看着目的就要达到。洛叶怎肯轻易放人?
      
      她忽然‘咦’一声,奇道:“不知葛先生要南行去什么地方?”
      
      葛远东心中突然涌起一股微妙的不安:“……关南。”
      
      洛叶眼中立刻一喜:“那我们正好顺路,我们是要南行去鬼谷子老人家的住所去的。这附近所有出名的实力我们都拜访过了,这对我家相公的病情无可奈何,想来鬼谷子老人家妙手回春定能有办法医得我家相公。”
      
      她搓了搓手,眼神饱含期待:“既然顺路……各位大哥,不知能否捎我夫妻二人一程?”
      
      葛远东:“……”
      
      他禁不住眯了眯眼,尽管他们走江湖时都以自己原本的身份行走。但他们暗地里的身份还是时刻要保密的。
      
      皇城出了这么大的事,作为三皇子的直系下属。绝对不可能一无所知,他们此次行镖便是有秘密之事要做。
      
      在这个当口,突然有两个形迹诡异的人出现在他们面前,由不得他不多心。
      
      没想到洛叶忽然又加了一句:“各位大哥,如果能捎我们一程,还是麻烦你们一些事情……我夫妻二人这一路行来,身上的钱财都花光了。要是可以不知道几位大哥能否帮助我们……”
      
      葛远东:“……”
      
      这还蹬鼻子上脸了她!
      
      然而最后他还是将他们二人捎带上了。
      
      他身边有些手下并不理解他为何要这么做。忍不住询问:“大哥这种时候不大妥当吧……”
      
      葛远东冷笑一声:“就是这种时候才要把他们放在身边严加看管,若是他们隐藏在暗处,有些事情反而不利于我们观察。看着吧,他们究竟想要做什么,在我们眼皮子底下绝对无所遁形。”
      
      何况……
      
      那个男人的伤势虽然古怪,但并没有问题。那个女人更是没有半点会武功的气息,这样两个手无缚鸡之力之人,量他们也翻不出什么大风浪来。
      
      洛叶余言二人就这样顺理成章的混进队伍了,由于他们两个中间有伤员(洛叶严重怀疑他们是嫌弃他们拖累进度),葛远东十分大方的腾出一辆小马车来给他们做。
      
      余言低声道:“每一次你编的故事都让我叹为观止。”
      
      而且还十分担心日后成了亲,你会不会在我面前也编瞎话编的这么利索。
      
      洛叶皱着眉,忽然问了句:“人数不对呀。”
      
      余言一凛,问:“如何不对?”
      
      洛叶没有察觉,顺口道:“少了一个使刀使得特别利索的小矮个子。”
      
      这个小矮个子是书中一个很重要的配角。电视剧找不到书中所描写的那么矮个子的人。勉强找了个一米七的人来扮演。没少被原著粉吐槽。
      
      她无心之言,余言却忍不住看她。
      
      他先前问那话,只是因为女孩子心细,总有一些事情可能是他遗漏的,但是被她所发觉。
      
      可是她这样一说,他就不免有些怀疑了。
      
      他自己本身是一个懂武功的高手。对使道之人的一些小习惯看得一清二楚,队伍中的确没有这样一个人,从一开始她们搭讪的时候就不存在。
      
      洛叶突然说这话,只能让他想起那本书中的确有描写过这样一个人。
      
      或许……
      
      他之前有些猜测和想法是正确的。
      
      洛叶丝毫不觉自己已经掉了马,她皱着眉仔细回想这段剧情,但她毕竟当初连原著都没有读完电视剧也看得七零八落,这会儿工夫绞尽脑汁也想不起来到底是什么情况。
      
      一想就有些焦躁。
      
      焦躁着焦躁着……
      
      就睡着了。
      
      余言受回放迷药得手。
      
      实际上为了不引人注目,这些药量并不是很多,等一会儿开窗通通风也就都散出去了。
      
      但架不住洛叶对这些药抵抗性不高,这些日子连轴转多少又有些疲惫,这一睡就睡死过去了。
      
      只是马车内空间到底有限,她整个人蜷缩成一只虾米,睡得不是很舒服的样子。
      
      余言忍着疼,将她的头挪到自己的膝盖上,让她能枕的舒服一些。
      
      这些日子他行动不便,跑上跑下都由她一个人承包了。不管是打听消息还是和人套话,她都做得十分出色。
      
      只是她到底是一个女孩子,体力和精力都有限,这些阵子强撑着像是一张绷紧了的弓,早晚弦会被绷断的,倒不如趁这个时间好好休息,休养好精神再做打算。
      
      只是……
      
      他皱着眉隔着轿帘看了一眼。
      
      三皇子手下招揽的这批人不是什么好人。
      
      他们不像整齐有素的军队,是真真正正的江湖草莽,没有受过太多的约束,行为模式上也更接近江湖人。说白了就是武功高的地痞流氓。
      
      刚刚其中有几个人看着洛叶的眼神,让他十分不舒服。
      
      那是一种特别不怀好意的眼神,只希望这些人能懂得分寸,不然他也不希望节外生枝,毕竟他现在出手还是太勉强了些。
      
      他复又低头看了眼洛叶。
      
      这张脸长得十分漂亮,不是那种温婉的漂亮,而是一种十分张扬的漂亮。就算易了容也能看出有一副好颜色。
      
      她有一双丹凤眼,平时看人的时候总像是在嘲讽别人。只有睡着的时候能够看出,她也不过是一个没长大的孩子。
      
      你是洛叶吗?
      
      还是从另一个世界来这里的灵魂?
      
      这个疑问就这样被他埋在心底。不主动询问,也不沉没不理。
      
      洛叶这一觉睡的是久违的舒坦。这些日子连轴转,也确实让她的精神有一些疲惫,因此即使知道是余言算计她,也没跟他生气。
      
      她掀开帘子看了一眼,天色已经晚了,镖局众人正找了一个客栈进行补养生息。
      
      她也就装成一个小媳妇儿模样将余言扶下车。
      
      葛远东看她一眼,道:“今晚便先在这里休息,你们看着办吧,明日记得不要迟到,迟到了我们是不会等你的。”
      
      洛叶连忙点头如捣蒜,看样子生怕被人落下。
      
      然后她接过葛远东递给她的房牌,忽然一愣。
      
      对啊。
      
      她昨天说和余言是夫妻关系,那当然是睡一间房。
      
      可余言到底是一个伤病号,那床肯定是要让给他的,难道要自己打地铺?
      
      洛叶却不敢让葛远东看出端倪来,她一笑,十分自然的顺手扶着余言上了楼。
      
      然后,两人无言的尴尬。
      
      余言明显也想到了床位分配问题。只是他想的更多一些,他到底是这个时代土生土长的人。纵然知道他所处的世界只是文字的寥寥几笔,然而多年习惯不是那么容易改的。
      
      比方说怎么能和女孩子同房呢?坏了人家清誉怎么办?
      
      可他这么一想就知道再开一间房是不可能的。葛远东明显已经起了疑心,这间房子只是第一个试探。
      
      然后他又想到,他们两个先前早有婚约,只是差一个拜堂的仪式。
      
      那这样之后在将这个仪式补上就好了。也不用怕自家媳妇儿跑了。
      
      不得不说他这难的忧患意识还忧患到了点子上。
      
      只是他现在并不知道自家媳妇儿确实想跑。
      
      只是觉得到手的鸭子不能让它飞了,于是十分自然道:“愣着干嘛?休息吧。”
      
      洛叶:“……”
      
      洛叶:“???”
    插入书签 



    自古女二多薄命




    我姐




    他心中有白月光(穿书)




    养活一只小哭包




    我违背了所有穿越定律




    逢魔之时




    暗帝




    宿主不支持我工作




    亚城:凛冬将至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