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心中有白月光(穿书)

作者:Q鹿戚戚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5章

      洛叶不清楚余言这一刻在心中发了什么样的誓言。
      
      只是隐隐约约用余光看见那些身后追来的黑衣人和他们的距离越缩越短。
      
      再这样下去只怕命不久矣。
      
      她反而冷静了下来。
      
      说起来如果这段剧情她没有记错的话,最后是以女主受伤为代价,那也就是说,其实有些事情没有办法更改。不如听天由命。
      
      她想,如果到最后她发觉余言撑不下来了之后,她一定会请他把她这个包袱丢下的。
      
      江上雪的目的是吸引余言的注意,从而借此机会接近楚子浔。
      
      可是眼看两个人的距离被越拉越远,也不免有些心急,她到底是书中第一女主角,眼珠一转便计上心头。
      
      她冲那些黑衣人下令道:“你们这帮人分作两批一批来追杀我一批,紧追着那两个人不放,记住要盯死那个男人!”
      
      这批人训练有素,立刻分作两批。
      
      余言见到这一幕,不由得皱一皱眉头。
      
      前世楚子浔这个时候明明应该来到这里的。然而到现在也没有听到他半分消息。难道情况有变?
      
      这样一来他就保证不了两个人的安全了。
      
      余言心急,一急就出损招。
      
      他脚下突然一拐,换了个方向,那些黑衣人原本以为他只是想利用地形将他们甩开,于是紧跟不舍却怎么也没有想到,换了两个方向之后,他们竟然把人跟丢了。
      
      整个人趴在地上被稻草盖着的洛叶:“……”
      
      她已经猜到余言想要做什么了,正因为如此才觉得阴损——她衷心的希望这帮黑衣人今天过后不要留下心理阴影。
      
      那些黑衣人小心翼翼的四处探索或是用刀拨开些隐蔽的角落,查询里面是否有藏匿在其中的人。
      
      然而他们万万没想到十秒钟过去后,惊天一声巨响。
      
      ——余言点燃了粪坑。
      
      这个坑也不知道挖了多久,里面已经发酵出了沼气。这一点火爆炸起来,惊天地泣鬼神。
      
      满天下起了雨。
      
      ——虽然这雨实在有些恶心。
      
      洛叶身上除了稻草还很神奇的盖了一块木板。也不知道这短短一会儿工夫。余言是从哪里找来这些装备。
      
      但就算她身上没落下这些恶心的东西,也被熏了够呛。
      
      被余言挖出来之后第一句话就是:“下次这种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损招少用。”
      
      余言把她挖出来,就往肩上一扛,大步流星,跑的飞快。
      
      一边跑一边道:“非常时期要行非常事,不过娘子所言甚是,绝对没有下一回。”
      
      一次就要了亲命了!
      
      洛叶被他扛着,一路颠簸之中还艰难的支起上身往后面一看。
      
      这会儿黑衣人原先本来不想拼命的,这一会儿都撒着丫子往他们这边儿奔,显然是被恶心的不行。
      
      洛叶咬咬牙,趁他们两拨人的距离越缩越近。突然抬手一扬,一手白灰铺天盖地的洒过去。
      
      余言离得进,嗅到了那味道,突然嘴角抽了抽。
      
      他没来得及问为什么她手上会有这东西,脚下突然往前一滑顿住了。
      
      “糟糕。”
      
      洛叶一听心就一凉,还以为后面来了追兵,结果她回头这么一瞅,只见一个断崖就横亘在他们眼边上。
      
      “……”
      
      所以为什么古往今来,断崖式爱情都那么值得人歌颂?
      
      你知道身后有人追着的时候,突然见到这一幕心有多凉吗?
      
      余言突然向前看了眼,估算了一下距离。神色一喜。
      
      “这种高度跳下去我能保你无事。”
      
      这种高度老娘看着都眼晕,你能保我无事?
      
      洛叶那一把挥洒出去威力巨大,后面的人能跟上来的寥寥无几,但饶是这样从人数上来看,他们这边仍旧处于劣势。
      
      洛叶问:“你的意思是和后面这帮人硬碰硬没有赢的机会是吗?”
      
      余言点头。
      
      也不知江上雪到底是从哪里找来的江湖好手,这帮人有几个连他对上也觉得棘手。
      
      洛叶咬了咬牙,横竖都是死。不如自己选择死法,他即然说他有把握,那便相信他一回。
      
      当下整个人像只八爪鱼一样死死的扒着他不放了。
      
      余言明白她的意思,自然不敢大意,他将一身气势提到最高。一跃身向悬崖下面纵了下去。
      
      洛叶其实是有几分恐高的。蹦极之类的极限运动,她一向不敢挑战,没想到人生头一回蹦极居然都不带拴绳的。
      
      她连嘴巴都不敢张,空气灌到她喉咙里,会让她感觉不适。
      
      仿佛是过了一瞬间,又仿佛是过了好几年。
      
      她才听到余言那一声:“睁开眼吧。”
      
      她睁开眼两人果然完好无事的站在地面上。
      
      只是……
      
      她迟疑道:“你这个脸色实在难看得可怕,是不是刚刚哪里受伤了?”
      
      余言捂住肋骨,强笑道:“运气运的太过,难免会有些不舒服。不碍事的,我们趁着这个时间赶紧离开吧,万一他们等下追上了就不好了。”
      
      洛叶见他脸色青白绝不是他轻描淡写的一句,不碍事就能遮掩过去的。
      
      可是她心中有数,这个时间讨论这个无异于等死,于是也不再纠结于先前的事,摒弃先前的偏见,跑过去给他当拐杖。扶着他一步一步走远。
      
      洛叶心眼多,小心翼翼的将两个人一路走过来的痕迹复原。
      
      余言见了简直要叹一声:“要不是知道你打小养在深闺里,还真以为你是哪方行侠仗义的女侠客,瞧,这种事做的这么熟练,连我都自愧不如啊。”
      
      洛叶不说话。
      
      她本来也不是真正养在深闺里的大小姐,上大学,也是喜欢爬山运动的,再者说这么多年的狗血电视剧也不是白看的。
      
      但她这一刻难得不想反驳他。
      
      她给他做拐杖,离他离得十分的近,自然能感受到他现在只不过是强撑出一个笑脸。实际上估计连气都要提不过来了。
      
      不由得对他很是佩服。
      
      说起来向他这样的人为什么会只是一个男二呢?
      
      虽然他有时候的确十分神经病。
      
      两个人连跳崖这种狗血的事情都经历过了,再碰到一个山洞,自然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只是这个山洞十分奇特,外面只能容纳一个人躬着身子经过,但是越往里走这个山洞反而越大起来。
      
      洛叶一开始见到还担心里面会不会有什么大型猛兽,但是仔细看一看,发现里面并没有任何动物的粪便或是人类居住的痕迹,这才放下心来。
      
      山洞说是山洞便只有石头没有稻草。
      
      能隐约看见从石头缝中长出来的青草的痕迹。但是坐着十分硌人。
      
      余言这会儿工夫连逞强都做不到了,一歪身子就往地上一坐,再也起不来了。
      
      洛叶被他带了一个趔趄,倒也不生气,她又冒险出了山洞几次寻找一些干树枝。
      
      稻草是想都不要想了。
      
      她就用这些干树枝升起了一小团篝火。
      
      这山洞内的温度也十分的低。这一小团篝火压根起不到什么作用。
      
      鉴于余言是伤员,洛叶十分大方的让他离火焰近一点,却没有注意到他看她时幽深的目光。
      
      这些绝对不是一个深闺里的大小姐能会的东西。
      
      洛叶是洛家人的掌上明珠。从小娇生惯养,什么苦都没受过,什么罪都没吃过。她是怎么对这些事这么熟练的?
      
      余言心里有这样的疑问,开口却道:“你先前怎么想着给他们放迷药和巴豆粉的?”
      
      那一把粉末就是迷药和巴豆粉的混合物。
      
      有一批人是被迷药迷晕过去的,还有一批人现在应该正享受着拉肚子的痛苦。
      
      于是能追杀他们的人变得少之又少。
      
      余言想了想,忽然一笑:“或者我应该问你,你是为什么会有这些东西的?”
      
      这几乎是把他先前的疑问换了一个方式来询问。
      
      她是为什么有这些东西的?=洛家小姐为什么会这些事情?=她的真实身份究竟是什么?
      
      余言现在已经开始怀疑他眼前的这个洛叶不是真正的洛叶了。
      
      她或者是江上雪派来的探子。或者别有目的。
      
      总而言之,都能从这次的问话中听出一二来。
      
      洛叶心里‘咯噔’一声,但是面上表情十分淡然:“看话本子时一时激动,模仿了主人公,有什么问题吗?”
      
      余言盯着她看了半天,摸了摸鼻子,笑了笑:“只是好奇而已,毕竟很少有女孩家会随身携带这样的东西。”
      
      这话听起来倒像是真的。
      
      无论是逻辑还是时代背景都没有差错。
      
      但洛叶看了他一眼。
      
      把那些刑侦剧所赐,她多少对微表情有一定的了解,知道男性一旦撒谎,鼻子处会分泌出什么物质,让他们十分难受。
      
      这个时候摸一摸鼻子就能够缓解,所以男性撒谎时摸鼻子是很常见的一个信号。
      
      他在撒谎。
      
      如果他不只是因为好奇,难道是因此而对她产生了怀疑?
      
      洛叶觉得很有可能,还为此浑身紧绷了一会儿。
      
      可是想了想,这是穿书呀!
      
      身子还是洛叶本人的,没有错。
      
      既然如此,料想他就是去查也查不到什么端倪。
      
      心这才放下了些许。
      
      余言忽然靠近了她。
      
      他一扬手灭了火堆,整个人将洛叶容纳进怀抱里。
    插入书签 



    自古女二多薄命




    我姐




    他心中有白月光(穿书)




    养活一只小哭包




    我违背了所有穿越定律




    逢魔之时




    暗帝




    宿主不支持我工作




    亚城:凛冬将至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