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心中有白月光(穿书)

作者:Q鹿戚戚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4 章

      余言并不知道他那层马甲被一个奇怪的城管给扒了,他正费心费力的试图往外捞人。
      
      但是架不住二把手太讨厌。
      
      这个人也不知道是吃错了什么药,整天就跟那没断奶的猫崽子找妈妈一样粘着他,上个茅房也巴不得呼他脸上。
      
      余言虽然不觉得自己做的事情见不得人,但整天被一个长的不怎么地,人也并不熟悉得大老爷们跟进跟出,心里也是十分有意见的。
      
      就比方说今天。
      
      他好不容易打点好上下的关系,送完该送的礼,就等第二天升堂把人捞出来啦,二把手却忽然拉着他要洗澡。
      
      他貌美如花,风貌年华,虽然这两天的确不修边幅了一点,可也是正正经经一颗帅草,在看二把手,五大三粗,虎背熊腰,每天盯着他……的身体(?)看的目不转睛,心里越来越不对劲。
      
      “……我娘子还在牢里,我那有什么心情收拾自己?还是不要了吧。”
      
      二把手身负重任,憋了这么久好不容易想出这么一个办法,那肯轻易把人放走?
      
      他恨不得身有八丈宽,把余言去路全部锁死才好。
      
      “这个不急。”他眼珠子乱转试图编瞎话“你看你这幅样子,明天到了公堂上,让你媳妇见了也担心不是?倒不如好好收拾收拾,精神利索的去见她,也让她安心嘛。”
      
      这王八蛋明显已经忘了他是导致对簿公堂的罪魁祸首,一张口颠倒黑白的能力让余言目瞪口呆。
      
      他更控制不住的多想了,到底是什么让他这么积极得撺掇他去洗澡?
      
      是性向的扭曲?还是节操的沦丧?
      
      他默默的用衣裳把自己包的更紧了。
      
      二把手:“……”
      
      他一计不成在生一计,余言正端着碗热粥寻思着垫垫肚子,他忽然带着一大堆碗碗碟碟过来说要和他拼桌。
      
      山珍海味杯盘满桌,但最丧心病狂的是正中间的一大锅火锅热汤,余言看着他笑眯眯的样子,忽然有一种危机感。
      
      让他十分的——蛋疼。
      
      他上上下下活了两辈子,头一次碰到这种情况——被一个同性大献殷勤,他浑身别扭不得劲,十分想一剑戳死他。
      
      然后接下来,他一锅热汤兜头兜脑的全泼在了他身上。
      
      那是一锅海鲜火锅,弹牙的虾肉和新鲜的海贝全挂在他脑袋上,他该庆幸那锅汤不是太热,否则现在他的脸也会被毁掉。
      
      只是他换下那身脏衣服的时候突然心里一个咯噔。
      
      ——二把手这么处心积虑,到底还是让他洗了澡。
      
      他表情要哭不哭,突然觉得前途一阵渺茫。
      
      此时此刻,被当成变态的二把手,正在像一个变态一样翻找着他换下来的衣裳。
      
      那块传说中的玉令,压根就没有影子。
      
      余言这一晚上都没睡好觉,正襟危坐,生怕有人夜袭。
      
      洛叶并不清楚就在这一晚上,余言正经历着什么样的折磨,只知道第二天一早,就有衙役解了她牢房的锁。
      
      上一任牢房扛把子眼含热泪送她出门,好像看着一个负心汉一去不回一样。
      
      洛叶听明白是要开堂听审,整个人精气神都不一样了,雄赳赳气昂昂,仿佛去的不是公堂而是运动场。
      
      旁边那个衙役止不住的看她,估计干了这么多年活,没见过这么奇葩的姑娘。
      
      洛叶被带到堂前,被乌泱泱一帮围观群众给晃了个花眼,有衙役摁着她往下跪,她特别不习惯,但还是跪下了。
      
      堂审估计已经进行了一会儿了,县太爷并不是很在意这么个姑娘,下意识觉得她翻不了什么风浪,审话的时候也审的有气无力。
      
      “堂下下跪何人啊?”
      
      他一句话拖出三个调调,听着让人犯困,偏偏他身旁那堆衙役懂他心意,“威武——”喊的特响。
      
      那棍子敲的颇有打狗棒法的精髓,乱七八糟十分提神醒脑。
      
      洛叶也不矫情,当即把自己当初编瞎话糊弄镖局众人的鬼话拿出来又糊弄县太爷。
      
      他们俩的路引拿的别人的做不得伪,她又一副坦坦荡荡的表情,路人就算有怀疑也会忍不住偏袒他们这一边。
      
      只是洛叶一抬起头到底还是忍不住瞅了瞅嘴角。
      
      不要以为你穿了内增高又换了身官袍我就认不出你了官丞!
      
      那小弟弟抬起头,在他人看不见的角度微笑了一下,洛叶就忽然觉得脑子里似乎有什么念头一闪而过。
      
      县太爷已经开始下一个问题了:“现如今,南山镖局状告你夫妻二人盗取一对金钗,你可认下这个罪名?”
      
      二把手趁机添油加醋:“大人!我那兄长武艺高强,镖局离他不得!如今兄长被恶妇所害,剩我一人,可如何撑的起这镖局荣辱啊!”
      
      那个念头越来越清晰,洛叶若有所思的看了官丞一眼,迟迟没有出声。
      
      她不讲话,堂下声音却越来越嘈杂,有说:“这不是默认了吧……”
      
      有说:“这是什么情况?被人胁迫了吗?”
      
      甚至还有说:“这姑娘长的不错”的。
      
      余言耳力好,听到这话脸色一黑,同时又有些担忧:上辈子那个人就是这样,一道关键时刻就掉链子,像被什么不干净的东西魇住了是的,难道这辈子换了一个人也要重蹈覆辙吗?
      
      不干净的东西·官丞:“……”
      
      堂下喧哗声音越来越大,县太爷忍无可忍,终于拍了惊堂木:“肃静!下跪小妇人速速回话!”
      
      洛叶一抬头,一个诡异的笑:“民妇认罪!”
      
      余言:“!!!”
      
      他万万没想到纰漏这么大,一张脸色苍白如同见鬼。
      
      可还没等他张开嘴想说什么,洛叶忽然整个人炮弹一样拿起一根金簪,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向二当家。
      
      她动作又快又猛,别说堂上坐着的县太爷,就连余言也险些没反应过来。
      
      他本想拼着内伤反噬出手阻拦,心里却莫名有一种‘不可如此’的感觉。
      
      硬是逼的他左右为难,没来得及动作。
      
      他没动作,二把手却动了。
      
      洛叶声势虽猛,但到底是个不会武功的女人,他手长脚长,轻飘飘一脚踢得洛叶向后划出几步,咳出一口血来。
      
      偏偏从洛叶动手倒被踹出去,说起来看似很久,但其实只是眨眼之间的事情,县太爷愣是等二把手怒极要动第二次手的时候才反应过来。
      
      他怒不可遏的把惊堂木拍的‘啪啪’响,说话抖着嗓子,想下一秒要打鸣一样。
      
      “反了反了!公堂之上!你们这是在做什么?藐视公堂?还是藐视本官?”
      
      这老公鸡发起火来声势浩大,且胆大包天,连三皇子的名头都可以先放在一边。
      
      “统统给本官各归各位!再有下回,一律打五十大板!”
      
      老公鸡凭自己尖利的嗓子和不怎么结实的五十大板镇住一片唔央的菜市场,正准备和洛叶好好聊聊她刚才认罪了的这个问题,却见那姑娘忽然颤颤巍巍的跪好,行了个大礼,声音不如刚才清澈却比刚才坚定。
      
      “民妇方才说了谎。民妇不是盗贼。如今民妇要状告南山镖局贼喊捉贼,诬告民妇之罪。”
      
      县太爷:“……”
      
      那老公鸡还没忘记刚才这姑娘一个人搅和起来的兵荒马乱,这么会儿功夫她竟然就翻供了!
      
      他过了这么久也没见过这样的人,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不对——她撒谎那证词还可信吗?
      
      他自觉拿住她把柄,正要开口驳斥,却听见洛叶又加了一句。
      
      “以及——二当家手刃南山镖局扛把子聂远东一罪。”
      
      县太爷:“!!!”
      
      这神来一笔成功将骚乱镇住了三秒钟,之后变本加厉的骚动,那噪音震得人耳膜流油。
      
      县太爷一脑门子的官司,不懂这又关一个死人什么事,但他清楚的明白一点,盗窃之罪只要说的模糊一点,谁也瞧不出破绽,但要是杀人之事在对方手里有把柄,这事儿除了暗中处理,只怕不是三皇子的面子能压的下来的。
      
      二当家更是汗如雨下,县太爷能想到的事情他自然也能想到,问题是他本来就不是真心忠于三皇子的,这次办这事都是假传圣旨,暗中处理?谁?
      
      洛叶大方的很,任他们自顾自打眼皮子官司,她八方不动的态度像一剂定魂针,余言一瞬间就不慌了。
      
      只是他也忍不住的好奇,她手上到底有什么东西能拿来栽赃陷害的?
      
      那天验尸他也在场,除了那具尸体,压根就没有其他有用的线索,要不然他们也不用投鼠忌器。
      
      ——等一下。
      
      他心里忽然有一个十分不靠谱的猜想。
      
      不会吧……
      
      然而下一秒,洛叶道:“民妇有证据,证据就在堂外,且请县太爷为民妇申冤!”
      
      县太爷:“……”
      
      他万万没想到洛叶连证据都给他准备好了,拖延时间的机会也不给他留,众目睽睽之下也不好做的太过分,只得委委屈屈的派人将证据请上来。
      
      拿证据的一人正是官丞。
      
      他和另一人带着‘证据’上堂,那人简直怀疑人生,和他的愉快形成鲜明对比。
      
      随后,他将‘证据’放到地上,白布一掀。
      
      聂远东几近腐烂的尸体赫然堂上。
    插入书签 



    自古女二多薄命




    我姐




    他心中有白月光(穿书)




    养活一只小哭包




    我违背了所有穿越定律




    逢魔之时




    暗帝




    宿主不支持我工作




    亚城:凛冬将至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