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不如捡破烂

作者:百香果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书背完了

      既明将洗干净的碗筷放好,重新回到堂屋,月初背对着门,正揪着头发极力想将卧兔钗戴头上。
      
      杀鸡揉面得心应手的月初一遇到自己头发就只有投降的份,她挽起左边的头发右边的头发便散了,挽起后面的头发前面的头发就散了,折腾好一会也没挽起个像样的发髻。
      
      月初气呼呼地将发钗放在桌上,噘着嘴很不开心,开阳在一旁悠闲地喝着竹叶泡的茶,乐得看徒弟气急败坏的模样。
      
      “我来吧。”既明实在看不下去了,再折腾下去,估计月初的头发就要被她扯完了。
      
      月初回头怀疑地望着既明:“你会梳头吗?”
      
      “我可以试试。”既明顿了一下,有月初作对比,他对自己的手还是有信心,至少不会比她自己梳得更糟糕。
      
      月初将信将疑地将手里的木梳子递给他,既明接过木梳,木梳上粗糙的毛刺让既明的动作停了一下,心中再次对开阳起了些许不满,怎么连把梳子都这么寒掺?凌霄门现在已经穷到这个地步了?
      他托起月初一缕头发,从上到下慢慢梳顺。
      
      月初的头发像是上品天蚕丝一样柔顺,乌黑的发丝十分有光泽,一看就十分健康,像她本人一样朝气蓬勃。
      
      既明以炼器为长,一件极品仙器除了威力惊人外当然也少不了精美的外观,在炼器这一项上得心应手的既明面对小姑娘的头发却显得十分局促,只见他捧起一缕头发,眉头不自觉地皱起,全部心神都在手中的乌发上,态度之认真比得上他炼制自己的本命仙剑。
      
      他努力回忆那些爱美的仙子们最喜欢的梳的发髻,好像是这样,然后在那样,一刻钟后,既明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的杰作。
      
      月初看不见,只能眨巴着眼期待地问道:“梳好了吗?”说着就要摸头发,还想起身去院子里的水缸照照。
      
      “没有。”既明一把将起了一半身的月初按了回去,迅速松了头发,面不红气不喘道:“我突然想起来一个新发髻,你别动。”
      
      “哦……”月初挠挠头,重新做好,乖巧地挺直腰背由着既明的手在她头发里穿来穿去。
      
      “好了。”又一刻钟后,既明将卧兔钗插在月初发间,然后后退两步看了两眼,满意地点点头。
      
      月初摸摸头顶的包包,跑到水缸前努力低下头看师弟给她梳的发髻,好像和自己梳的也没有什么不一样……
      
      月初又摸了下包包和垂下的头发,好像就是扎得高了些,还多了一个小白兔发钗。
      
      嗤!
      
      她好像听到师父的笑声,月初抬起头看向屋里,却见开阳正襟危坐,神色淡淡,一副世外高人的神秘莫测样,可能是自己听错了吧。
      
      月初又低头看了眼,好像是比自己扎得好看一点点,月初伸手摸发钗,越看越觉得满意,她抬头对站在门口的既明甜甜一笑:“谢谢师弟。”
      
      既明微微点头:“不用谢。”其实梳头也没那么难,就比炼器难那么一点点而已。
      
      “师父,我的发钗好看吗?”“好看好看。”
      
      “啾啾,我的发钗好看吗?”“啾啾啾啾。”
      
      “白湛,我的发钗好看吗?”“……”
      
      ……
      这样的对话在一天里反复出现了多次,就连门口路过的麻雀都没有放过,麻雀可能以为月初改了挑食的毛病,当场吓晕过去,惹得没有得到回应的月初不高兴了好一会。
      
      即使如此分心,月初也只用了一上午就背完了剩下的书。
      
      “祖师爷的名字真难背。”月初伸了个懒腰,小声嘟囔一句。
      
      在一旁拿着书装模作样的既明手一顿,“祖师爷的名字不用背。”
      
      “不用背吗?”月初一脸不敢相信:“可是师父没说不要背。”
      
      既明:“……”他深吸一口气,“师父也没说要背。”
      
      “师父说了要把书背完,祖师爷的名字也在书里,当然要背,师弟你可不能偷懒。”月初一脸“我看你就是想偷懒”的表情。
      
      抓住书的手紧了紧,既明觉得自己无言以对,他默默将书翻到最后几页,好在他记忆力惊人,只扫一遍就能背下来。
      
      半个时辰后,既明放下书,对无聊的抠手的月初道:“我也背完了。”
      
      月初顿时精神抖擞,连话都没来得及说一句,一阵风似的冲出房间,不一会又一阵风似的冲了回来。
      
      “师弟!师父说明天就带我们出山!”月初快乐疯了,当即开始收拾东西,眼看她将桌椅板凳都塞进镯子里。
      
      既明已经站起身,准备和月初一起去接受开阳的检查,可月初只顾收东西,一点没有提到此事。
      
      “师父没有交代什么吗?”在月初将被褥都收进镯子里后既明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
      
      “有啊,”月初道。
      
      既明颌首,总算开阳还算个合格的师父,知道检查徒弟功课。
      
      “师父说,这次出山可能要很久才能回来,让我们下午去竹林和崖顶看看有没有红果和竹笋。”
      
      “师傅没说其他的?”
      
      “还要说什么?”月初奇怪地看着既明,一脸莫名其妙,师弟今日怎么话这么多?
      
      “师父没让我们去他面前把书背一遍吗?”身为师父,检查徒弟的功课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为什么要去师父面前背书?”月初不明白他的意思,背完和师父说一声不就行了,为什么还要浪费时间再背一遍?有这功夫都够多摘好几颗竹笋了。
      
      月初将房间里的东西一扫而空,然后丢下一句“师弟你快点收拾,下午还要去竹林和崖顶,要抓紧时间。”就出去了,留既明一个人在空荡荡的房间里,这么信任他们吗?说背完了就背完了?不检查一下就不怕他们偷懒说谎吗?
      
      既明满脑子都是疑问,他将信将疑地走出房间,看见开阳躺在廊下的竹椅上闭目养神,既明走过去行礼,“师父。”
      
      开阳很随意地挥挥手,示意既明不要打扰他,看起来并不打算查他们背书。
      
      既明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他虽说是祖师爷,但是也不好插手后辈怎么教徒弟,只是这种直接甩本书然后完全放养的教育方法着实让他不习惯。
      
      他当年是被恩师精心教导,直到他筑基后师父才完全放开手不再过问他的修炼进度,像月初正是爱玩的年纪,该严加管教才对,怎么这般放纵?
      
      从没有收过徒弟的既明又起了惜才之心,若是月初是他的徒弟就好了。
      
      幸好开阳不知道他心里想的,不然估计要把他逐出师门自生自灭,他辛辛苦苦把月初从一个奶娃娃拉扯这么大,费了多大功夫才养得活蹦乱跳活泼可爱?能让你摘了桃子?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趁着妹妹看书,在酒店阳台上一边养蚊子一边码一章,中考折腾的是家长吧╥﹏╥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公子笙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