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颜值郎君一无所有[穿书]

作者:执竹赠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六章

      这可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柳姨娘居然敢这么说,庄怜云甩了袖子,正要冲上去和这个贱人理论理论,却被秦氏身边的大丫鬟拦了下来:“小姐,这时候你可别闹了。”
      
      庄怜云看着柔弱,其实跳脱的很,让这些丫鬟下人头痛无比。
      
      柳姨娘想说的还不就是那黄龙坞,还点名道姓指坞主媳妇儿照顾庄怜月的事。这事庄府的人在打听的时候都知道了,柳姨娘犯不着像抓了什么把柄似得讲出来。
      
      在庄府的人看来,黄龙坞的都是罪不可赦的恶人,照顾庄怜月是其良心发作。
      
      再者,从身份来看,至多就是个下人的角色,柳姨娘居然称之为娘,简直就是把庄家的身价向泥潭子里拉。
      
      秦氏眸中不愉,柳姨娘说话太不过脑子了。刚进府时还是一个讨喜的机灵姑娘,现在都敢胡乱编排嫡小姐了。
      
      虽然秦氏很想把柳姨娘撕了,只是想到目前庄府境况,她只能暗暗咬碎一口银牙。
      
      庄怜月则是心中一紧,这柳姨娘分明就是要把火力转移到自己身上,本来现在自己在庄家就是尴尬的,诉说的感情都是披着脆皮不经考验的。
      
      要是母亲被柳姨娘的话扰的烦了自己,那之后可就糟了。
      
      庄怜月心神一动,扑通一下就跪下了,含泪望着秦氏:“母亲,月儿这些年一直在不能为母亲尽孝的自责之中,虽与他人相处,但也是因母亲教导我需良善。”
      
      先不说庄怜月膝盖磕地的声音是有多么让人感到牙酸,她立马就梨花带雨地哭了起来。
      
      “怜月......”秦氏眼中水光微闪,接着起身亲自扶起庄怜月:“真是苦了你了。”
      
      众女眷纷纷拿出帕子开始擦泪。
      
      庄怜云趁机拽住柳姨娘:“姨娘,我记得院里的西府海棠开了,你前月不是还念叨着这事呢。”
      
      然后庄怜云就开始把柳姨娘向外拉,柳姨娘暗骂“小兔崽子”,想办法稳住下盘,不被庄怜云拖出去。
      
      这两人都是身娇体弱,半斤八两,这样子堪称菜鸡互啄。
      
      只是庄怜云比柳姨娘更年轻,活动的时间更多,所以两只菜鸡啄着啄着,庄怜云就成功地把柳姨娘拖出了屋子。
      
      到外面后,柳姨娘直接推开了庄怜云。
      
      “小兔崽子!”她骂了一句,胸口起伏。庄怜云和她算是长期绑定的互怼选手,也不恼,只柔柔一笑。
      
      “姨娘,我去歇了。”庄怜云柔弱可人,语声轻轻。
      
      说完,庄怜云毫不犹豫地迈着小碎步离开,柳姨娘看着庄怜云的背影,气得快要把手里的帕子绞烂了。
      
      ···
      
      院子里牡丹花开了一丛丛,国色天香。
      
      庄承书紧跟宋道之,笑眯眯地:“没想到宋公子竟有如此雅致,在下愚钝,未曾想过这庭院还有这般用途。”
      
      宋道之古怪看他,怎么?这年头在庭院中休息也都是什么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事吗?
      
      只能说庄承书这人有时候说话不太靠谱,纯粹就是应付了事,也不管话的内容是什么。
      
      摆着一张和煦君子的脸,再谦恭地说些夸赞的话,说的话再骗鬼也有人受用。
      
      “在下与宋公子谈讨一番后,简直就是醍醐灌顶。”庄承书说这话时的表情不似作假,好像真的是真心实意这么感慨的。
      
      宋道之疑惑看他,他们有探讨什么吗?明明都是庄承书一个人在自言自语。
      
      接着庄承书看着院里的花草,悠悠道:“初如胭脂点点然,及开则渐成缬晕明霞,落则有若宿妆淡粉。”
      
      这话刚说出口,系统出来了,它奇怪道:“这诗不是说海棠的吗?”
      
      他们面前的分明是牡丹花丛。
      
      宋道之闻言却看向庭院深处那棵海棠树,红花点缀枝头,暗香缥缈,庄承书看的花。应该是那上面的海棠花吧。
      
      这时,却突然有一个小厮匆匆走过来:“大公子。”声音略显焦急。
      
      被打断了雅趣的庄承书眉头皱了一下:“何事?”
      
      小厮看见宋道之在庄承书旁边,犹豫了片刻,接着小声与庄承书耳语几句。
      
      庄承书表情变了变,闪过惊讶与无奈:“姨娘她?”
      
      接着他转身,对宋道之拱手行了一礼,带了些不能奉陪的歉意:“宋公子,在下有事需要离开一会儿。”
      
      “没事,有下人陪我就行了。”宋道之摆摆手,不以为然,还想着这个烦人的家伙终于要离开了。
      
      宋公子可真是大度啊,居然没有生气的迹象。本来还以为他孤傲不近人情的庄承书松了口气,然后他就跟着小厮离开了花园。
      
      而宋道之却发现,庄承书他家的下人一直盯着他,仿佛他一有什么风吹草动就要去报告,和庄承书一样惹人烦。
      
      宋道之一直待在这个庭院中,而那些下人跟着他,站在不远处也一动不动的。最后宋道之实在是受不了这种被监视的感觉,这些人都被宋道之以各种理由支走了。
      
      【你当皇帝那次,那么多宫人都不见你烦。】
      
      系统觉得宋道之这孩子咋变得矫情起来了呢。
      
      宋道之:皇帝和寄人篱下的人能一样吗?
      
      系统:“你个末代皇帝好意思说吗。”
      
      暖风拂过海棠花,宋道之慢悠悠走到了树下,修长指尖扶着树干,抬头,看到娇嫩花瓣悠悠扬扬地倾洒下来。他背影修长似竹,远远望去,竟有些萧瑟。
      
      树下郎君,凝望海棠。
      
      他突然问系统:“附近还有人吗?”
      
      在惩罚世界,系统功能被封锁,不能直接看地图,不过作为一个优秀的系统,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帮助宿主,也是很有必要的。
      
      所以系统观察了周围,一通计算后,笃定:“没有了。”
      
      听到它如此笃定,宋道之也放心了,他把手放下,双臂张开,直直地躺在了海棠花瓣中。
      
      系统:“······你干什么呢?”
      
      接着系统震惊了。
      
      宋道之抱起胳膊,在地上开始打起了滚。
      
      他只觉身上五脏六腑都是难受的,酥酥麻麻还掺着疼痛。
      
      其实刚才和庄承书走着的时候就开始了,所以宋道之提议到庭院里歇一下,然后宋道之只能忍啊忍,直到身边终于没有人了。
      
      系统同情地看了他一眼:“同生共死的效力,游仙儿那边应该是遇到了什么。”
      
      宋道之欲哭无泪,清隽淡雅的面庞,现在盈满了委屈,如白玉中掺了一条细细的碎缝,海棠花瓣铺在身边。
      
      游仙儿皱眉落在院中那显眼的海棠树上,垂眸看到宋道之,愣了一下,接着轻飘飘地落到了他身边。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初如胭脂点点然,及开则渐成缬晕明霞,落则有若宿妆淡粉。
    《群芳谱·海棠》(明代·王象晋)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