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很短的短篇,第一次尝试完整的写完一个故事,很粗糙
内容标签: 都市异闻 玄学

搜索关键字:主角:无 ┃ 配角:无 ┃ 其它:还债

  总点击数: 4   总书评数:0 当前被收藏数:0 文章积分:0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原创-无CP-近代现代-奇幻
  • 作品视角:不明
  • 作品风格:悲剧
  • 所属系列: 无从属系列
  • 文章进度:已完成
  • 全文字数:9472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未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还债

作者:毛绒控33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 章

      死者档案1:
      姓名:周奇
      性别:女
      籍贯:宾辽省吉兴市花园小区71栋601
      职业:吉兴大学考古系教授
      关系:妻子
      死者档案2:
      姓名:王宇
      性别:男
      籍贯:林阳省方曲市乌鱼县鸦花村04号
      职业:玉奇集团创始人之一,现任董事长
      关系:丈夫
      事件大致经过:据在场群众口述,夫妻二人来登山。三天的行程,因中途有不知名事件发生,打算第二天一早就动身离开。在当天中午,在大家一起都在餐厅吃午饭时,女子接到一通不知名电话,接完女子的情绪波动很大,并要立即登山,男子并不同意,两人发生激烈争吵。最后不欢而散。下午开始下雨,并有越来越大的趋势。女子依然坚持登山,工作人员劝阻,男子劝阻都毫无效果,最后女子在众人毫无所觉的情况下独自登山,众人发现时女士已经不见了,男子紧急去寻找,大家也一起帮忙寻找,但是等发现的时候,只有二人尸体。经初步判定,男子找到女子,两人可能又一次发生争吵,但是最后女子被说动了,两人一起下山,但是因为下雨山路太过湿滑,两人双双遇难。
      
      王欣将近十二点才到家,平常绝不会这么晚回来,但是她现在已经累到不想思考那么多,只是想赶紧躺倒床上,妹妹的睡一觉。事与愿违,她还需要给各位叔叔阿姨短信问候报平安。如果不是这次父母的葬礼,她真的不知道自己父母有这么多亲戚朋友。
      洗完澡都收拾完,终于躺倒床上的时候,已经一点了。上一秒还在思考明天要干的事情,下一秒已经失去意识陷入沉睡了。好像做梦了,又好像没有。好像回到了小时候,好像听到了什么声音。摸索着摸到了手机,接起了电话。
      “妞妞还在睡吗,都几点了,快起了。你不知道今天要干什么吗?”王欣在听到电话里的声音的第一时间,整个人都从床上弹起来了,熟悉又惊悚的声音吓走了所有的睡意。完全清醒的王欣呆坐在床上。手中关机状态的手机好像提醒她,刚才的一切只是她的幻觉。
      把手机开机,提示音响个不停,全是叔叔阿姨的短信问候,并没有任何电话打来。王欣慢慢从刚才的惊吓中恢复,深吸一口气,准备起床吃个早饭,然后就又要去忙父母的事情。
      人还没完全从床上下来,手机的铃声就响了起来。王欣拿起手机,是一个陌生号码。
      “喂,你好。请问找谁?”
      “王小姐,您好。很抱歉这么早就打扰您,因为这件事情比较紧急。首先对您父母的事情深表遗憾,其次就是您母亲在我们宝器银行存了一件东西,现在马上就要到达期限了,所以您是继续续期,还是取出来。”
      “我母亲从来没有说过还有这么一件事。你确定你们没有搞错么?”
      “这个绝对是不会搞错的,您母亲是周奇女士,您是王欣女士,所以您的决定是什么?”
      “那我去取出来吧,能知道我母亲存的是什么东西吗?什么时候可以去?”
      “很抱歉,这个我们现在阶段无法告知,您可以取走之后自行查看。请您放心,我们这几百年的老字号不会干自砸招牌的事情的。您什么时候都可以来,我们是二十四小时营业的,我们在华丰路55号宝器银行就是我们。”
      “好的,我了解,谢谢。”
      “谢谢王女士配合,不打扰您了,再见。”
      “再见。”说完最后一句,随手把手机扔在了床上。现在感觉已经没什么胃口吃东西了,只想在睡一觉,一觉睡到所有事情都过去。可惜,生活还要继续。挣扎着从床上重新爬起来,起床去弄口吃的。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不吃早饭是不可以的。父亲生前就是很看重早饭,哪怕王欣已经搬出来住了,还是坚持每天打一个电话叫她起床,要她好好吃早饭。也许刚才就是自己对于父母去世一时还不能接受,产生的幻觉。
      有父亲的督促,王欣的厨艺还是简单过得去的。准备煮个粥,在弄个鸡蛋和清淡的菜,一杯豆浆,就是完美早餐了。
      “我们家欣欣就是贤惠,做饭什么的不在话下,这早餐你要走点啥啊,妈妈好期待啊。”
      “期待啥,我就简单弄个就好...”手一抖,鸡蛋直接摔在地上,混乱又破碎的鸡蛋可能就像王欣现在的心情一样,七零八落。
      还没等王欣有什么更深的思考,门铃就响了起来。打断了她的思绪。
      透过门镜,她好像看到两个穿着制服的人。“谁呀?”
      “我们是吉兴市公安局的,关于你父母的案件还有一些问题,请你跟我们走一趟。”
      
      “王小姐,经过我们调查发现,死者在遇难之前有过三个电话,最后一个并没有接到,因为当时二人已经遇难,之前的两个,最先是你打了一通电话,使二人要回去,第二通电话又使周女士坚持冒雨登山。我能请问,你跟死者说什么,使他们选择放弃行程。”
      王欣坐在审讯室里还是有些懵的,先是两次产生幻觉,现在又被带到警察局,感觉一切都是那么虚幻,不真实。
      “王小姐,请你回答我们的问题。”
      “我,我确实打了电话,但是我只是跟他们抱怨了一下,他们走也不跟我说一声,作为他们的女儿我连他们什么时候走的,去哪里了都不知道这点,让我感到很失败,也很生气,所以,我就给他们打了电话,跟她发了脾气。后来我有感觉自己语气太差了,我就想打一个跟他们道歉,但是并没有打通,我以为他们还在生气,我就没继续打了。我知道的就这些。”
      “王小姐,据我们所知,你不是王先生和周女士的亲生女儿,您是他们收养的,对吧。”
      王欣有些不自在的变换了一下坐姿。“是的。这跟这个案子有什么关系吗?而且我父母也确实是意外,这有什么疑问吗?”
      “王小姐不用激动,我们只是想更清楚地了解一些。了解清楚一些不会对案子有坏处的。”
      “王小姐为什么这么激动,你这样更容易让我们有理由怀疑你和这个案子有很大关系,毕竟你的养父很有钱。”两个警官的一唱一和成功激起了王欣怒火。
      “你们的意思是我故意设计让我父母双双遇难,好继承遗产是吗?你们这群警察不能好好查案吗,搞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干什么,也就只有你们这种脑子才会想到这种可能。豪门小说看多了吧?就算我父母不死,我想要多少钱,我父母依然会给我,你们查案之前有好好调查过吗?”
      “王小姐别激动,我们就是调查过了,才会产生这种想法。我们查过档案,周奇女士和王宇先生因为双方父母的关系所以从小认识,之后各自稳定工作后就结婚了。但是很多年都没有孩子,所以他们选择收养了当时五岁的你,没想到的是收养你之后一年,他们就有了孩子,还是一个男孩,但他们对你还是像亲生女儿一样,你的内心有没有其他的想法暂且不说。五年之后,你们一家去了你父母遇难的那处登山,你父母登山去了,你负责照看你弟弟。最后结果就是你弟弟失踪了,至今下落未明。根据当时你的描述是,你弟弟想要去山上玩,你也拗不过他,你就同意了,带着他去了,路上他要去厕所,你就让他去树后面,然后你等了一会他没出来,你叫了他几声他没有应,你去了树后,人已经不见了。根据上面的描述,你不感觉一切都太巧合了吗王小姐。你照看你弟弟,他失踪了,然后突然你父母在你弟弟失踪的地点接到了一通电话使你母亲坚持登山。”
      “是很巧合,但这之间又有什么关系,那就是很巧合,我也没有办法。”王欣不想在听警察说下去了,就打断了他的问话。
      “王小姐,你知道那第二个让你母亲坚持上山的电话是谁打来的吗?”
      “你不说我还忘了,你们不去找那个打电话让我母亲坚持上山的人,反而来抓我,这个我就不想多追究了,我只想请你们不要再浪费我的时间在这些无关紧要的问题上面,能请你们有了具体的证据在说话,不要弄一些乱七八糟的猜测在这里烦我了,好吗?有事情请找我的律师说吧。”王欣完全不想再跟警察说任何,起身想要离开。
      “第二个电话据在场的人说是你弟弟打来的。”“你说什么?”
      王欣惊讶的看着警察,完全不敢相信这件事,表情也从惊讶变得有些恐慌。警察看着王欣不作伪的表情,第二个电话打电话的人的身份又变的扑朔迷离。警官张口还想说什么,就被敲门声所打断。
      
      “这样会不会不太好,什么都不跟妞妞说,就直接走了?”中年男子一脸内疚与后悔。
      “就三天,爬个山,爬完就回去,没啥的。”女子嘴上这么说着,脸上也是有些内疚与担忧。
      “我不管,到时候要是问起来,我就说都是你出的主意,我是被你强迫的。”
      “什么意思,宝宝不是你儿子,只是我自己的儿子呗。”女子听到男子说的话,一脸不悦的质问男子。
      男子刚想说什么,手机铃声响了起来。男子看了一眼,就转手递给了女子。
      “你自己说吧。”来电显示着妞妞二字。女子犹豫了一下接了起来。
      刚张口想要解释,可是对面没有给她解释的机会。“欣欣,其实事情....”
      “我今天去找你们,结果被告知你们已经走了。我真的失败,做女儿的,连自己爸妈去哪,啥时候走的都不知道,我真的是多余的。”
      “不是的,欣欣,你听我解释...”“不用说了,我知道您想弟弟,当年的事情也是我的错,没有看好他,我知道,您什么都不用说了。”
      说完对面就挂了电话,女子就是王欣的母亲周奇,再打过去已经无法接通了。
      “你说你没事找什么事啊,好好的在家不好吗?”王宇坐在一边抽烟。
      “我只是最近总是想起宝宝,我没有要怪她的意思,我就是最近总是梦到宝宝,我就想过来看看,没有别的意思。我真的把她当我亲女儿。我就是想看看,没有别的意思。”周奇一边说着一边忍不住眼泪就掉下来了。
      “现在怎么办吧,你说,哎。”
      “咱们回去吧,我去跟欣欣道歉说清楚,我没有别的意思。”
      最后两个人决定明天坐早班的车离开然后回去。
      “你说我给欣欣买点什么回去呢,能让她开心,不生气。”周奇一边吃饭,一边跟对面的王宇说话。
      “我不知道,你惹的事你自己解决。”“欸,你真是....”话还没说完,手机又响了起来。这个号码一直都没有换,也只有家人知道这个号码,她也许还抱着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
      “喂...”“妈妈,你们在哪啊?怎么还不来找我,我在这里好害怕,我找不到姐姐,也找不到下山的路,我真的好害怕啊!”椅子擦过地面产生了刺耳的噪音,周围的人都看了过来。
      听筒里的声音,周奇再熟悉不过,就是她心心念念的儿子额声音,她现在整个人都在抖,拿手机的手都有些不稳。
      “宝宝,是你吗,别怕,妈妈马上去找你,你现在在哪?”
      “我不知道这是哪里,我就是在山上走着走着走到了一条路上,然后这里有个电话亭,给你打电话”
      “你别怕,别急,妈妈马上过去。你先别挂电话,妈妈.....喂!宝宝?!”对面没等她说完就已经挂了电话。周奇急忙起身就走,胳膊就被用力抓住。
      “你干什么去,还没闹够吗,你怎么就知道那个不是骗子?”
      “肯定不是,我听到了宝宝的声音,那一定是他,他现在一定很怕。”流着眼泪,周奇挣扎着想要快点离开。
      “你是不是疯了?!这都多少年了啊,就算他还在,怎么可能还是孩子。你动动脑子啊,这就是个骗局!”王宇愤怒的抓着她,周奇还是哭着摇头说着,肯定是宝宝,一定是他,不会错的。
      “你疯了,你现在就呆在屋里哪都不能去,明天咱们就走,离开这里。”王宇不由分说就拖着周奇返回房间。
      
      周奇一个人呆呆地坐在床上,她知道一切都很荒谬,但是她就是莫名其妙的深信不疑,她只是想在去一次,用现实掐灭自己所有不切实际的幻想,哪怕这是一个陷阱,骗局,她也要去看一眼。
      “咔哒”被王宇从外面锁上的门打开了,“老王?是你吗?”周奇试探地喊了一声,没任何人回答,打开门,走廊上一个人也没有,非常安静,只有周奇自己的心跳与呼吸声。不自觉打了个冷战,周奇的恐惧战胜了感情,她想回去了,她慢慢的退回去,关上门。可就在门要关上的那一刻,耳边好像又出现了儿子哭泣的声音,带着哭腔说的自己害怕回不去家。周奇整个心都搅在了一起,突然涌出了无限勇气,毅然决然地开门走出去,顺着安静的诡异的走廊向外面走去。
      
      王宇在外面跟大家聊了一会,问了点问题。其实周奇接电话时,因为离得比较近,她也听到了电话那一头的声音,他也可以确定那个声音就是他们儿子的声音,虽然断断续续,但也听到了几个关键词,在森林里迷路,但是却能找到一条公路,而且在公路旁还有公共电话。怎么想也是漏洞百出,而且,问了当地的人,这附近根本没有什么公路,更不可能有什么公共电话。
      王宇坐在一旁的沙发上抽烟,眉头紧皱,为什么要说这么一个容易拆穿的谎话。越想越想不通。把烟按灭,起身回去。回到房间门口一边用钥匙开门一边叫周奇,但是里面并没有应答,一开始以为她还在生气,等到进到屋里,发现人已经不见了。
      问了前台,也问了隔壁的人,都说根本没有见过她,人就这么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王宇真是急得头发都要掉光了,一根一根的抽着烟,不停的来回走着。山庄已经报警了,但看着天色越来越晚了,雨也没有要听的趋势,王宇决定先上去找找,大家也同意了王宇的想法,几个人一起上山去找。
      王宇一边爬山,一边想着发生的事情,门从外面锁上的,她是怎么出去的。不知不觉中他脱离了大部队,回过神来就只剩自己一人了。
      天色已经彻底黑了,他也不太敢独自一人继续往里面走了,他想着在附近绕几圈。一边喊着她的名字,一边小心的往旁边挪着。
      没想到,周奇真的就在晕倒在一旁的草丛中。王宇赶紧过去小心的把人扶起来抱在怀里,恰巧周奇这时候像是做梦受到了惊吓,猛然睁眼,喊了一句“如意结”。恢复了清醒,知道了自己刚才喊得什么,一时间陷入了沉默。
      “这件事情我其实早就知道了,我父亲当年就把事情告诉我了。”王宇扶着周奇,打破了这份安静。周奇听到这话一时间惊讶的睁大双眼说不出话来。两个人互相扶持着站起来,小心的向山下走去。
      “我父亲从没有跟我说过,我是后来看到了我父亲留下的笔记,才知道这一切。然后我就把如意结存到了宝器银行。”一时间又陷入了沉默。
      “你听过那么一句话吗,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我们今天遭受的一切,都是因为我们父辈们留下的恶果和我们当初的冷眼旁观。所以我们死也是应该的。”
      “你在说什么?”周奇惊恐的推开了王宇搀扶自己的手,看到王宇一脸呆滞的重复着我们死也是应该的。
      周奇想要后退,却脚下一滑,这一系列连锁反应带走了二人的性命。掉落出来的手机又响起了熟悉的铃声。
      
      最后王欣被带出警察局时还是有些飘忽的,她从没想过竟然是弟弟打了那个催命的电话。先不说是不是真的弟弟,就算是个骗局那他的目的是什么,这么容易识破的谎言。
      “谢谢王姨啊,要不是您,我今天可能要在里面过夜了。”王欣快速整理好情绪跟身旁的女士道谢。
      “不用客气,我是你爸爸姨家的孩子,论起辈分来你还得叫我一声姑呢,都是亲戚,理应互相照顾,现在你父母都不在了更应该照顾你了。当年要不是你爷爷和你爸爸不嫌弃我们这帮群亲戚,发达了也想着一起提携我们,你阿姨我还在那个穷山沟沟里种地呢。”
      “姑,别这么说,以我对我爸的了解,当年肯定是你们一直都帮助着我爸,他也才能有今天的成就。”
      “哎呀,你这不愧是你妈亲生..亲自养育的孩子,说话都是和你妈那样会说话,不愧是那个书什么门来着,虽然有钱了,但跟人正了八经的大户人家还是不一样啊。”说着说着,不知道为什么语气开始变得阴阳怪气了。
      王欣依旧挂着疏离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姑想说的是书香门第吧,我怎么不知道我妈是什么书香门第,她从来都没和我们说过啊。”
      “那可能还是有些事情不方便说,哎,小欣别多想啊,我不是说因为你不是你爸妈的亲生女儿。主要是这事还是因为你姥姥姥爷,就是你妈的爸妈。你姥爷当年那真是很厉害的先生,别人花大价钱找他,他都不一定应。”王欣的姑对于这些陈年的八卦显得异常热情。
      “先生?我外公是风水先生?”“对,差不多,都差不多。然后你姥爷就遇见了你姥姥....”
      王欣的姑对于讲述八卦的事情异常执着,王欣抬头看见路对面有间咖啡店,便提议去哪里坐下来慢慢说,说累了还可以喝点什么。王欣的姑欣然同意了。
      两人坐下来点好东西,姑姑就迫不及待的继续想要说下去。
      “刚才说到哪了,啊,对你姥姥。你姥姥那在当时真的是大户人家,你姥姥家人并不赞成她和你姥爷在一起,然后你姥姥为了和你姥爷在一起就选择与家里断了所有联系。你姥爷为了让你姥姥过得更好,就在那段时期只要有事情他就接,后来也确实如愿了,你姥姥比在家的时候更好了,你姥姥心疼你姥爷就不让他在继续了,他就金盆洗手了。做起了一些小生意,然后认识了你爷爷。当时他生意也是刚起步,两人一拍即合成了生意伙伴。本来一切都挺好的,结果你姥姥得了什么病,一病不起。”说到这里,姑姑可能是感到口干了,就喝了一大口咖啡。
      “后来怎么样了?”王欣的兴趣完全被故事挑了起来。
      “后来你姥姥的病怎么都治不好,有人说这是报应,你姥爷泄露太多天机报应到你姥姥身上了。大概是为了给你姥姥治病,你姥爷又出来接事情了。然后就接了一个不大不小的事情,给一家人迁坟。没想到这件事情直接毁了你姥爷的金字招牌。”姑姑又端起杯子喝了一大口。
      “然后呢?”“让我先喝点润润嗓子。”又喝了一大口。
      “你姥爷给人迁坟,结果迁完没过一个月,那家人全都意外去世了。这让人更相信你姥爷是遭报应了。你姥爷在那以后一蹶不振再也没接触过任何关于风水一类的事情。不过好的事你姥姥的病慢慢好起来了,你爷爷的生意也渐渐有了起色。后来的事情你也就大概都清楚了。哎呦,我这水喝太多了,我先去个厕所。”起身快步走向了厕所。
      王欣还沉浸在故事中,消化着故事,等回过神来人已经慢悠悠从厕所那里回来了。
      “我回来了,刚才真是喝水喝太多了。”
      “刚才想的太入神了,您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王欣笑着站起来,看了眼时间。“时间不早了,我送您回去吧。”
      “哎呦,竟然说了这么久,我说我怎么喝了那么多水,哈哈。不用你送我,我送你就行了,我开车来的。”说着,就带王欣去停车场取车。
      而就在他们刚走没多久,王欣的姑姑就从洗手间走了出来。
      “欸?!人呢?!最起码的礼貌都没有吗,等我要很久吗,不是亲生的就是不一样。”
      
      王欣被姑姑送到了楼下,刚准备下车,就听姑姑说到。
      “我听说最近不太安全,你还是一个小姑娘自己住。太不安全了。今天我陪你住吧。”
      王欣有些尴尬的拒绝,说自己一直就这样,没有事的,这附近治安很好的。但是最后的结果还是姑姑和她一起回了家。等开门回到家的时候,都是有些迷糊的。不懂自己就是被莫名其妙的说动了。
      最后姑姑睡在了卧室,王欣睡在沙发上。一天经历了太多,现在精神一下子放松下来,睡意一下子包裹了王欣,沉沉的睡着了。
      “妈妈,爸,姐,你们在哪啊,怎么还不来找我?”王欣感觉自己身处一片黑暗,什么都看不见,耳边传来了他弟弟的哭喊,就在身后。
      猛然转身,眼前是一条公路,看不见尽头,延伸到了无尽的黑暗中。王欣发现自己变回了小时候,穿着那天的衣服。呼吸开始急促,她不断的安慰自己。
      “这只是一个梦,都是假的。”缓缓的调整呼吸,让自己慢慢的平复下来。
      平复下来后,她开始寻找声音的源头。她没有看见弟弟的身影,却依然听到弟弟的哭声。最后她发现传出声音的是一个公用电话亭旁的一个圆圆的东西。
      小心的慢慢移动,来到电话亭旁边,她也看清楚了那到底是什么。她开始抑制不住的颤抖。
      “姐,你终于来接我了,我好怕啊,我走错了路,回不去了....”王欣看着地上的有着他弟弟脸的头,头上的脸上带着惊喜的表情混合着泪水,终于让王欣抑制不住的尖叫,转身就跑。她听到身后那颗头在呼喊着姐姐,回来。她一直跑一直跑,不知跑了多久,身后的声音也完全消失了,想停下来的时候,脚下一空,坠落的感觉把自己唤醒。王欣从沙发上惊醒。
      后背的衣服已被汗水浸透,整个人还没有完全的缓过来。
      “欣欣,怎么了,做噩梦了吗?”“我梦到了...梦到了,我弟弟。”
      王欣抬起头,看见了她妈妈的脸。温柔的看着她。
      
      楼下一只野猫安静的舔着爪子。“砰”的一声,吓的猫所有的毛都炸了起来。渐渐地周围热闹起来了。
      第二天,王欣的尸体被运到了停尸房,等着亲戚来认领。最后一位年轻的男子自称是她弟弟,来领取尸体。最后经过亲子鉴定与核对,该男子确实是王宇先生与周奇女士的亲生儿子。
      
      “你好,我来领取,周奇女士放到这里的物品。”“您好,请问您是?”
      “我是周奇女士的儿子。”“有什么可以证明的吗,之前我们是与周奇女士的女儿联系的。”
      “有,这是亲子鉴定,而且在警局那里也有备案。确实应该是我姐姐来的,我今天本来是我过去找她的,不过昨晚她跳楼了。初步判断是悲伤过度。不过幸好让她见到了弟弟的最后一面。”
      
      最后年轻男子捧着一个盒子从银行出来。一边走着,一边轻轻的抚摸着盒子。身影消失在街角。
      
      当年周奇王宇,带着王欣和王成一起去爬山,放松心情。只不过是开开心心去,悲伤遗憾回。
      
      “姐姐,我好无聊啊,咱们能不能出去玩啊。”王成现在六岁,正是比较熊的时期,不过还好周奇家教很严,就算熊也不会做任何过分的事,顶多就是很缠人。
      “但是爸妈都不在,他们也说不让咱们去爬山的,尤其不能去山里面。”王欣看着弟弟在门口来回晃动的背影,手指在不自觉的搅在一起。
      “那咱们就在外围就好了啊,不进里面去。再说不还有姐姐吗,我信你一定能把我带回来的。”王欣表情有些犹豫。“走嘛走嘛走嘛,就玩一会,一会儿咱们就回来。”
      最后,王欣领着开心的蹦蹦跳跳的王成向山上走去。
      “姐,这边好像不太有人走吧。”“是啊,就要这边走,否则你走那边碰到爸妈,你等着挨揍吧。放心吧,我记着路的。”“好像也是欸。”王成吐了吐舌头。
      “姐,我想上厕所。”“那你去那边的树后面吧,我在这里等你。”
      王成从树后走出来,发现这里只剩下自己了。“姐,姐,姐....”王成一边喊着,一边凭着记忆找着路。
      等到王成的声音与身影都消失了,王欣缓缓从另一颗树后走出来。手已经被自己不知不觉中掐的鲜血淋漓。她一点点顺着来时路走着。越走越快,最后跑了起来。眼前变得模糊,听到了自己哭的声音。她尽全力跑回了住的地方。一边抽泣着一边说着小弟找不到了。
      那时刻的她,真的有些希望他们把小弟找回来。最后就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他们走的那条道真的太偏僻了。
      
      王成怎么走都走不出去,他的嗓子已经喊哑了,哭也哭累了,天也已经慢慢黑下来了。他感觉又饿又累。他只期待着爸妈能尽快找到他。
      他坐在一棵树下,有些困了,迷迷糊糊的感觉眼前有光闪过。以为是找他的人来了,一下子惊醒,顺着光走过去,真的走出了森林。
      眼前是一条公路,两边什么都没有的公路,他沿着公路慢慢的走着,希望能看到一个标牌之类的。最终看到了一个电话亭,他看到了希望,急忙冲过去。试了一下,好像还可以用。他按出了妈妈的电话,等了一会。他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妈妈,你们在哪啊?怎么还不来找我,我在这里好害怕,我找不到姐姐,也找不到下山的路,我真的好害怕啊!”
      “宝宝,是你吗,别怕,妈妈马上去找你,你现在在哪?”
      “我不知道这是哪里,我就是在山上走着走着走到了一条路上,然后这里有个电话亭,给你打电话”
      听到妈妈的声音,他终于感觉到了安心。也没有之前那么害怕了。看了一眼周围,想要找到什么标志的建筑或者牌子,但是什么都没有。
      王成感觉自己的视线在下落,最后的视线定格在自己没有头的身体,手上还拿着电话,电话那头还继续传来声音。
      “你别怕,别急,妈妈马上过去。你先别挂电话,妈妈.....喂!宝宝?!”
      下一秒,电话被挂断了,身体也消失了。一眨眼的功夫,就消失了。
      王成被一连串的变故吓懵了,等反映过来的时候,只剩下一颗孤零零的头了。什么都感觉不到,没有疼痛,没有血流出来。他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是怎么了,是死了吗?这是死后的世界吗?
      好像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哭喊了。他哭着,神奇的还有眼泪流出来。他哭喊着,这次他没有在感觉到累,好像有用不完的力气。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听到了声音,第一次有除了他以外的声音。转了一下眼珠,他看到了姐姐充满惊恐的脸。
      “姐,你终于来接我了,我好怕啊,我走错了路,回不去了....”然后她有眼睁睁的看着她姐姐跑远了。他终于绝望了。自己再也回不去了,没有了任何希望。他不在哭喊,与这片安静的世界融为一体,什么声音都没有,越来越安静。王成想要睡觉了。
      他闭上了眼睛,迷迷糊糊的好像回到了之前那片树林的那棵树下,这次他没有走,只是在树下睡了一觉,然后他爸妈就找到了他,他原谅了她姐,他们就一起回家了。伴随着美梦逐渐陷入更深的梦境。意识所在的最后那一刻,他听到了声音。
      “对不起。”
      但一切已经不重要了,不重要了。他终于可以回家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