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女阿黛(重生)

作者:岫云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 章

      温青黛在一声巨响中惊醒。
      
      她已有段时间没能好好睡上一觉,今晚实在是太累,不想还没睡多久便被吓醒了。
      
      “探梅,外面出了何事?”温青黛从床上坐起,屋里没点灯,黑漆漆的一片,她可以听见外面嘈杂的声音,却无法辨别出了什么事情。
      
      在一旁小憩的探梅轻轻的将房门打开一条缝。
      
      她们住的这间屋子很是老旧,用土砌成的墙在此时看来一点儿也不能让人安心。
      
      温青黛不安的穿好衣裳从床上下来,探梅很快缩回头,话语里带着惊慌,“小姐,不好了,是……是蛮夷破城了。”
      
      “怎么会……”温青黛呆愣了一瞬,随即清醒过来。
      
      她与探梅所在之处乃一边陲小镇,城墙外边便是蛮夷的地盘,她来此处不久,虽然时常能感受到骚乱,但蛮夷这么快就破城而入实在是意料之外。
      
      “小姐,我方才听外边的喊叫,似乎……似乎那些贼人已经快过来了,我们该如何是好?”探梅说这些话的时候不受控制的抖了抖。
      
      蛮夷之所以被成为蛮夷,与他们的残忍暴虐分不开,据说他们所到之处烧杀抢夺无恶不作,喝人血、食人肉,若是落到他们手里,定然不会有好下场。
      
      温青黛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她阻止了探梅想要点灯的动作,将母亲留下来的遗物一股脑的塞进了怀里,至于水还有干粮,通通都让探梅带着。
      
      这屋里只有她和探梅两人住着,她们两个女子,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此刻唯一能做的就是逃命。
      
      逃命自然得以轻便为主,温青黛简单快速的收拾好东西,带着探梅悄悄打开了后门。
      
      门一开,凄厉的惨叫声立刻传进了两人的耳中,从未经历过这种事情的二人霎时被吓白了脸。
      
      温青黛用力的咬住唇瓣,疼痛让她越发的清醒,但此时的情况却不容乐观。
      
      这小镇人口极少,所处的位置也十分荒凉,四处都是黄土和围墙,根本没有可以遮挡的地方。
      
      那属于蛮夷的喊叫之声越来越近,火光也越来越近,温青黛急的额头冒出了一层一层的冷汗,旁边的探梅也是六神无主。
      
      温青黛觉得不能再等下去,于是循着记忆往南边的太守家跑去,她的父亲生前与这太守交好,在这紧要关头去找他,他定能够给自己指明一条活路。
      
      这么想着,温青黛几乎是用最快的速度在跑着,她没敢走大路,而是穿梭在弯弯绕绕的小道上,镇里此时已经完全乱了,能看到北边火光冲天,也不知道是哪家的房屋被烧,桀桀的怪叫与凄惨的哭喊混在一起叫人头皮发麻。
      
      路上到处都是慌忙逃命的人,男女老少皆有,温青黛此时顾不得许多,只憋着一口气不停的跑着。
      
      在巷子的拐弯处,她猛地停下脚步,继而瞳孔猛地收缩,落后她几步的探梅看到这一幕忍不住尖叫出声,温青黛急忙用手捂住她的嘴,两人背靠着墙,脚软的几乎都要走不了路。
      
      他们面前躺在一个胸口插着数根利剑的人,那人死的时候双目尚未合拢,阴沉沉的盯着一个方向,表情因为痛苦而扭曲着,他的身、下是大滩的血迹。
      
      从没见过这样场景的二人闻着那股血腥味只觉得腹中翻涌,再多看几眼就会吐出来。
      
      温青黛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恐惧让她的神经崩的死死的,她拉着探梅转身换了另一条小路,即使已经跑得脚底刺痛,她也一声没吭。
      
      太守家近在咫尺,温青黛的脸上终于闪现了希望,她与探梅皆是气喘吁吁,若是换了一年前,她们根本无法想象会遭遇今天的事情。
      
      就在探梅打算上前敲门之际,温青黛察觉不对,一把拉住了她,两人躲到了墙角的阴影处,马蹄声很快就到了跟前,来者竟是方才入城的蛮夷。
      
      温青黛看着领头之人从马上下来,未有片刻,太守府的门便开了,那个她认为能给予帮助的太守此时正对着蛮夷的首领点头哈腰,满脸谄媚。
      
      到了这个时候温青黛哪里还能不知道,今日的破城之举,完全是里应外合,可怜的是百姓,全都被蒙在鼓中,任人宰割罢了。
      
      温青黛掩饰不住心中的失望,她给了探梅一个眼色,示意不用进去了,还是得去想别的法子。
      
      探梅跟着温青黛这么多年,对于温青黛的一举一动都了然于心,她愤恨的转身,脚下却一不留神被石头给绊住,差点儿摔了一跤。
      
      她们本来就不是会隐匿气息的人,此时这点动静在学武之人耳中早就被放大了无数倍。
      
      温青黛听着后面渐行渐近的脚步声,再来不及思考,推着探梅跑了起来。
      
      她们两个弱女子,在这样惊心动魄的晚上,早就将体力耗尽了,哪里能跑得过那些训练有素的士兵。
      
      温青黛循着空隙朝身后一看,那些蛮夷都停在了原地,刚才所见的领头之人手中拿着□□正对准她们,蓄势待发。
      
      利箭的呼啸之声划破夜空,温青黛只觉得胸口一痛,浑身的力气在一刹那都被抽走,就连探梅的喊叫也变得虚无缥缈,她躺倒在地,嘴唇蠕动着,想让探梅赶紧逃命,但是紧接着探梅也同她一样,成了濒死之人。
      
      温青黛吃力地看着不远处摇曳的火光,她能感觉到自己的生命正在一点一点的流逝。
      
      其实这样也好,凭着她和探梅两个人,根本没有可能从镇中逃出去,与其被□□还不如就这样死去。
      
      她也许就快要和父亲母亲团聚了,只是可怜探梅,当初如果她没有跟着自己来这个地方的话,也许便不会丢掉性命。
      
      温青黛眼前走马观花的闪现了过去的事情,她用最后的一点力气,握上了探梅的指尖,这个世间对于她来说,似乎没有什么东西好留恋的了。
      
      十五岁之前,温青黛被养在深闺,不谙世事,却在十七岁这年死于他乡,她还没有经历过人生就踏上了死亡。
      
      温青黛心中有怨,却不知道应该怨恨谁,是怨那个昏庸无道的君王,将她一心为朝廷的父亲流放至此?还是怨那个投靠敌国的太守,引狼入室?
      
      温青黛想,她太累了,没有力气去怨那些人了。
      
      首领纵马上前,他亲自用手探了探二人的鼻息,确定已经没有呼吸之后这才转身,这首领杀了两个人之后波澜不惊,仿佛只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他重新上马,带着一群人朝着南边的城门而去,加入这乱世纷争之中。
      
      *******************************
      
      万景十七年,春,京城。
      
      温家的下人这两日过得皆是战战兢兢,原因无他,温家的大小姐温青黛前几日从马车上摔了下来,昏睡许久都未苏醒。
      
      家主请了不少大夫过来诊治,都说小姐的伤势没有大碍,就是不知为何会一直昏睡,这怎能不叫人着急?
      
      温青黛醒来之时以为自己尚在梦中,胸口的疼痛她还记的清清楚楚,只是一睁眼却仿佛从来没有存在过。
      
      她还在京城,还住在那个她熟悉的屋子当中,就连探梅,也依旧活的好好的。
      
      温青黛摸了摸缠着纱布的头,她刚刚醒来,对于眼前的一切还有些恍惚。
      
      是老天看她可怜,便给了她一次重活的机会么?
      
      觅春殷勤的端了茶水过来,嘴里絮絮叨叨说的全是在温青黛昏睡这段时间她有多么的担心,反观站在一旁的探梅就安静了许多。
      
      温青黛喝下茶水后便让觅春先出去,留下探梅在屋中服侍。
      
      觅春出去的时候颇为不情愿,温青黛当做没有看见,等屋里只剩她们二人之后,她这才问道:“探梅,如今是何年何月?”
      
      探梅诧异了一瞬,而后回答道:“小姐,今年是万景十七年,现下是三月。”
      
      她动手帮拿了靠枕垫在温青黛身后,温青黛脑中乱糟糟的,她在嘴里默默的念着,“万景十七年,三月?”
      
      三月,也就是说那件事情还没有发生!
      
      温青黛眼中放出异样的光彩,给她苍白的脸色一下子增添了几分生气,就是嘴角也因为这个消息而翘起了一个弧度,变得明媚起来。
      
      探梅不知道温青黛因为什么事情高兴,但小姐高兴了,她也跟着高兴,虽然嘴上没说,她的眉眼也带上了笑意。
      
      温青黛伤得并不重,只是头有些昏而已,没有多久就下了床,这身体似乎已经在床上躺了许久,感觉骨头都僵硬了,她揉了揉有些酸的脖子,看着外头春光正好,便打算出去走走。
      
      探梅服侍温青黛换了一套衣服,头上的纱布也拿了下来,温青黛坐在梳妆台前,镜中她的额头上确实有点儿红,但却也没有那般严重。
      
      都死过一回的人了,这点小伤她还不放在眼里。
      
      探梅帮温青黛梳好头之后,便打开房门,扶着她走了出去。
      
      这一开门,温青黛就看到不远处的院子里面跪着一个人,看上去形容很是狼狈,“探梅,那是何人?”
      
      探梅稍微落后半步,说道:“小姐,前段时间是您把他带回来的。”
      
      温青黛脚步顿了顿,想起了这件对她而言有些久远的事情。
      
      此人确实是她带回来的,确切的来说是被她捡回来的。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啦啦啦啦!今儿个520,爱你们,所以特意挑了这个日子,大家多多留言,开文三天都会有红包雨哒~~~
    新文求收藏呀!感激不尽!
    《嫁给豪门秦先生》点击专栏进去就能看到~~
    秦煦洲是青城的官三代,富二代,根正苗红半点没长歪,在青城没人敢不买他秦小爷的账。
    而在外边凶的可以吃人的秦煦洲,在家里恨不得身后长一根尾巴,时时刻刻都冲着孟亦禾摇。
    “老婆!我领带呢?”
    “老婆!我袜子呢?”
    “老婆!我内裤呢?”
    一天要喊八百遍老婆的某人脸上被扔了一条内裤,他一点儿也不恼,拿在手里乐呵呵的去换了。
    外界传闻抢了姐姐位子嫁进秦家的孟亦禾此时正揉着酸痛的腰,说好是高冷不近女色,她嫁进来只要做个花瓶就行的呢?!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