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灵感来源东京夏日相会。

一句话文案:

想逛夏日祭的黑步误入平行世界,和原作侦探社相遇。

1.乱步×黑步,双步cp,嗯,这个也可以自己站社乱。

2.平行世界设定,黑步是平行世界没有遇到福泽,成为犯罪组织智囊的乱步。

3.短篇,不虐,结局开放。

4.参考文野小说《侦探社设立私话》

5.黑步在文中称乱步。
原作步步在文中称江户川乱步。
内容标签: 综漫 少年漫

搜索关键字:主角:乱步 ┃ 配角:江户川乱步,福泽谕吉 ┃ 其它:文豪野犬

  总点击数: 22   总书评数:0 当前被收藏数:7 文章积分:44,526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衍生-纯爱-近代现代-其他衍生
  • 作品视角:主受
  • 作品风格:轻松
  • 所属系列: 文豪野犬
    之 1
  • 文章进度:已完成
  • 全文字数:3756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未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文豪野犬]黑步

作者:栗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夏日祭

      “乱步先生,这是新出的甜品。”
      
      ——无聊。
      
      “乱步先生,晚上有一场宴会,参加吗?”
      
      ——没意思。
      
      “乱步先生,果然不出你的意料啊,成功截货。”
      
      “哐当!”
      
      是椅子被踢翻的声音,那些说话的人一瞬间闭嘴摒气,冷汗直出,战战兢兢的怕惹那位先生不开心。
      
      价值令人咋舌的黑色外套被主人一点也不珍惜的铺在桌上,上面摆着各种零食和甜点。
      
      始作俑者仿若没有感觉到紧绷的气氛,低垂着比翡翠还要美丽的瞳眸,黑色的发丝垂到脸颊,外表看分不清是少年还是青年。
      
      “那么明显,不知道的你们是大——笨——蛋!”他坐在桌上晃荡着腿,语调懒洋洋的拉长,听起来像棉花糖一样,带着丝丝甜意。
      
      他从桌上蹦下来,拍了拍白衬衫上的零食碎渣,“我要出去了,不准跟着我。”
      
      抬手指着一个一个像鹌鹑的属下,乱步无趣的撇嘴,扬声不满的说道,“给我外套,那个脏了啊。”
      
      “嗨…嗨,先生请玩得高兴!!!”×3
      
      ……
      
      “早知道下个导航了。”甩开一大堆监视的乱步在同一个地方路过五次终于停止乱晃,他看向从他面前走过的路人,眯着眼睛实在不想屈尊降贵问路。
      
      乱步大人是无所不能的!
      区区迷路而已。
      
      “在这之前,先填饱肚子。”
      
      他手伸向口袋,掏了半天什么都没有,鼓起腮帮子一脸苦恼,“那群笨蛋,知道我要出去还不给我塞钱!”
      
      现在,身上只有找剩的零钱。
      
      ——“妈妈快点去夏日祭啊,好慢,我要看烟火,烟火!”
      
      ——“别催,我知道了,宝宝乖啊。”
      
      听着传进耳朵的话,乱步立刻掐断要回去的想法,兴冲冲的捏着仅剩下的零钱,“夏日祭听起来挺好玩的。”
      
      烟火?是那种一群人一起看的。
      嘛,反正乱步大人想看。
      一个人无所谓。
      乱步大人才不要和笨蛋一起看。
      
      “……”
      “电车怎么坐……?”
      
      最后乱步拨通属下的号码,根据他们提示上电车,坐到位置,撑着头观望外面的风景,翡翠色的瞳眸什么都没留下。
      
      就这样安安静静的到达目的地就好了,可偏偏有人不想让他顺利下去。
      
      ——“小弟弟一个人吗?”旁边座位的大叔亲和的微笑。
      
      离我远点,没有水平的小偷。
      
      忍耐不了旁边喋喋不休的声音,乱步一脸厌恶的踢了踢桌子,“我没有钱哦,大叔~”
      
      他那样平静到诡异的盯着大叔,说出的话却让他冷汗直流,“大叔很爱自己的孩子吧,我现在还不想打军警电话,会扰乱我的心情,所以可以安静一点吗。”
      
      他用陈述的语气说道。
      
      “你,你再说什么啊。”
      
      乱步听都不想听,扭头继续看风景,随手拿起桌上的水,纠结成包子脸,还是喝下去了,“我不想再说一遍,大叔。”
      
      没过一会儿,身下突然一轻,乱步知道那个扒手大叔已经慌忙的离开了。
      
      乱步见怪不怪的晃荡着腿,掰着手指数时间。
      
      3。
      
      2。
      
      1。
      
      到了。
      
      兴致很高的乱步迈开腿,无法察觉的细小波动迅速蔓延开,他穿过不可视的透明壁,本人丝毫不知情。
      
      “还有这个地方啊。”
      乱步嘟嚷着,探头探脑的望向周围渐渐增多的小吃摊。
      
      他忽然笑了起来,漆黑外套带来的令人窒息的某些黑色物质,隐匿了。
      
      “呜哇,要吃哪个呢?”
      
      ……
      
      “乱步先生,啊,在这里,找到了!”陌生的声音很响亮的叫着他的名字,让嚼着丸子的乱步一脸不满的转头。
      
      那是一个白发少年,浑身干净的不会是认识他的人。
      
      “乱步先生,你怎么在这里,大家都在找你啊?”白发少年快步跑过来,站在他的身边。
      
      “大家和社长都在找乱步先生。”
      
      “乱步先生怎么突然换了一身衣服?”
      
      “……”
      
      乱步知道那份从下车就感觉到的强烈违和感是什么了。
      
      翡翠色的眸子沉淀着黑色,看着中岛敦的背影仿若虚无。
      
      中岛敦疑惑的问道,拉着他的袖子向大部队走去,忽然发现拽不动了。
      
      “怎么不走……了。”中岛敦转身,却有些愣住。
      
      中岛敦看见侦探社的团宠,总是在说自己世界第一名侦探的乱步大人一脸迷茫,声音脆弱的像是迷路了一样。
      
      “你说的那些人……是谁……社长…他是谁,我认识吗?”
      
      乱步揪着胸前的衬衫,胸膛传出的陌生情绪让他适应不了,习惯不了。
      
      他应该知道的,这里不是他的世界。
      下了电车之后,一切都不对劲了。
      这个人是谁?
      他不认识。
      好烦!
      
      “乱步先生,你在说什么?”中岛敦一脸不明白,看他的脸确实是乱步先生啊。
      
      但是,中岛敦皱眉。
      
      乱步先生,有点不对。
      
      心情一下子down到谷底的乱步拨弄些自己的衣服下摆,神色烦躁。
      
      “我不认识你们,你们找错人了。”
      
      他不会有同伴,也不会有朋友。
      他一直都是一个人。
      一直。
      
      被弄迷糊的中岛敦定睛仔细一看,蓦然发现眼前的乱步先生和侦探社相处的乱步先生虽然一模一样,但气质不一样。
      
      眼前的乱步先生一身衬衫黑裤,黑衣懒散的穿着,扣子都系不全,黑发凌乱的披散,而且,他们的眼睛所露出的神色不一样。
      
      眼前的乱步先生,他的眼睛,太死了,平静的像是死水,虚无和孤独紧紧的缠绕在一起,深藏于眸底。
      
      世界上,有这么像的人吗?
      
      太荒谬了!
      
      但是,中岛敦的直觉告诉他,他是乱步先生,又不是。
      
      不确定的时候,问一下就好了。
      
      “你是,乱步先生吗?”
      
      仿佛猜到他要说什么,冷着脸的乱步瞬间就说:“不是,我不认识你。”
      “我也不认识这里。”
      “我迷路了。”
      没错,乱步大人迷路了。
      
      迷路到一个他有朋友有同伴的世界。
      
      又来了,那种仿佛看见在黑暗中深深哀恸的孤独小孩。
      
      中岛敦不由自主的向前一步,伸出手。
      
      ——“敦君,你在干什么?”
      
      ——“真是的,乱步大人的时间都被找敦你浪费了。”
      
      ——“敦,这里有好多好吃的。”
      
      中岛敦听到侦探社的声音却全身僵硬,他缓慢的像机器人一样侧身,露出自己身后,一脸平静的诡异,身着黑衣的‘江户川乱步’。
      
      “……”
      众人沉默,空气陷入死寂。
      
      被撞脸的江户川乱步睁开翡翠色的眼睛,直直的盯着和自己一样的人。
      
      他们全员浴衣,不用脑子都知道是夏日祭散心的。
      
      自己搅和了吗?
      乱步甚至有些阴郁的想。
      这不关乱步大人的事。
      
      “你是谁?”江户川乱步首先打破这个氛围。
      
      “……我是乱步。”
      
      乱步好像不服输的回看过去,抿着唇一点都不像成熟的大人。
      
      伤害人,与世界为敌。
      现在的乱步,就是这样的人。
      他的父母,最不期望成为的存在。
      
      乱步扯了扯嘴角,勉强有耐心的回答:“是另一个平行世界的‘江户川乱步’,很快就能回去。”
      
      他不想,在这里呆了。
      
      乱步鼓起腮帮子,翡翠的眸子虚无一片,他强调道,“这里一点,一点都不好玩。”
      
      这个世界的‘江户川乱步’,过得比他好。
      他不开心。
      
      最年长,一头银发的中年人意料外的开口,“……乱步?”
      江户川乱步睁着眼,沉声说道,“是‘我’,没有遇到你的‘我’。”
      
      乱步向前靠近他们,眯着眼睛,微微勾唇,露出虚伪的让自己都口区吐的笑容,语调依然带着个人主义的懒散,“大叔,你是谁啊?”
      
      “……福泽谕吉,乱步。”心情复杂的福泽,他看着眼前不被任何人理解,一直在冰冷的,孤独中走的天才少年。
      
      “不急的话。要和我们一起吗,乱步?”
      
      福泽发出邀请,他不能无视眼前的少年,他走上了一条最极端的路,至少,在这短短的时间,能让他改变一点,哪怕,只有一点。
      
      乱步看着他们,觉得这个世界太恶心了。
      
      “不要叫我乱步!我不是。”
      “……”
      
      乱步盯向另一个自己。
      
      另一个自己过得很好,有人拉住他的手,指引他面对这个世界。
      
      那是他曾经假设过的HE。
      
      他生的世界,不对吗。
      “福泽谕吉吗……我的世界,没有你。”
      
      14岁,他丧失双亲,被警校踢出,一个人身处在陌生的横滨的乱步。
      
      他遇到石田村,被吸纳成组织人员,在组织倒闭后,踏着他们尸体成为国际犯罪组织的智囊乱步。
      
      他在组织解散后又遇到一个危险的男人。
      那个男人是犯罪集团的首领,他一眼就看出来了。
      那个人说邀请他成为集团的智囊。
      他是在利用乱步大人,乱步大人知道。
      乱步大人知道那个人手上沾染无数鲜血,被军警通缉。
      乱步大人知道。
      但他还是同意了。
      
      因为,这个世界,他找不到可以容身的地方了。
      
      他就站在即将坠入悬崖的地方。
      没有人伸出手。
      
      在犯罪集团的日子也不好,每天充满监视,几乎只能待在办公室,听着他们说‘脑经急转弯’然后解开。
      
      他很强大,但也很弱,在犯罪集团格格不入。
      
      集团有时候会松懈,他被敌对势力抓住,他们毒打很疼,忍不了,乱步大人很想死。
      没有双亲的世界糟透了。
      但是……
      他还是想活下去。
      连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活下去。
      明明这个世界,无聊透顶。
      一步一步,迷茫的向极端走去。
      最后成为令人闻风丧胆的犯罪集团智囊。
      
      没有人认为他是一个稚嫩,弱小的人类。
      他们只能从他身上看见无穷无尽的利益。
      却害怕着怪物一样的他。
      
      江户川乱步受不了他脸上的表情,重重上前伸手推了他一把。
      
      乱步茫然的后退一步,身体不稳摔倒在地。
      
      一系列动作做完的江户川乱步转身,伸出手毫不客气的指指指,“敦,太宰,国木田,还有你们,去别处,现在。”
      
      “这里只留下我,社长,还有他。”江户川乱步指向没有任何动作的乱步。
      
      福泽出声,“听他的。”
      
      “知道了。”此起彼伏的答应声,哪怕再好奇,社长都发话了,也不能留下来。
      
      ……
      
      人都走完,江户川乱步低头俯视,果然看自己的脸有些诡异。
      
      江户川乱步伸出手,一脸嫌弃,“起来吧。”
      
      乱步赌气坐地上,当做没看见。
      
      江户川乱步也气,他不是委屈自己的主,强硬的抓住他的手,一把拉起。
      
      “重死了。”江户川乱步嘟嚷着。
      
      被拽起来的乱步瞪了他一眼,还没心疼自己贵的吓人的黑衣脏了呢,他居然先他一步抱怨。
      
      乱步平静着脸,虚无的翡翠色眼睛因为他们的来临,只是溅起了波澜,很快平复。
      
      “我走了。”
      “不会给你们带来麻烦。”
      
      低垂着眼,黑色的发丝遮住微红的眼眶,他冷声说道。
      
      转身朝电车走去,翻卷的黑衣上还沾染着灰尘。
      
      ——“我请你吃红豆麻糬。” 江户川乱步忽然出声叫住他。
      
      他报以闪亮的微笑,神态轻松自在,“你饿了吧。”
      
      “就我们,和社长一起吃。”
      
      “看完烟火再回去也不迟。”
      
      忘记了吗?
      今天是夏日祭。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嗯,后面宝贝们自己想象吧。

    只是想写一个邪教。
    不知道你们吃不吃。
    反正我吃了。
    想逛夏日祭的黑步
    没有人宠着的黑步。
    一个人从14岁活到现在的黑步。
    没有福泽谕吉领导教育的黑步。

    红豆麻薯是乱步和社长第一次见面,社长请的吃的。

    乱步迷路——原TV有中岛敦和侦探社会陪他。
    不会坐电车——原TV有侦探社的社员负。

    我果然还是喜欢开开心心,侦探社团宠的乱步宝贝。

    《侦探社设立私话》没有遇到福泽的黑步if线。
    写的不好,还是凑表脸要评w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