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魔尊后我成了团宠

作者:鹿拾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9 章

      闻朝皱眉,连忙上前查看,只看到药田内一片狼藉,所有仙草最尖端的嫩叶都不翼而飞,断口极不平整,不是被人掐掉,像是被什么野兽啃掉的。
      
      仙草就只有顶上那一点尖尖蕴含的灵气最充沛,他每次采摘时都只小心翼翼地取一片嫩叶,好让新芽能继续生长。现在好了,整个尖端全被啃坏,甚至连根拔起,这片药田几乎是废了。
      
      那个来捣乱的家伙,到底懂不懂什么叫可持续发展!
      
      闻朝气不打一出来,这片药田怎么说也是闻风鸣辛苦栽培的,现在两个月的心血付之东流,他只想把捣乱的野兽抓来扒皮,给师尊做毛领子。
      
      他一言不发地蹲下身,把歪七倒八的仙草扶正,试图挽救一点是一点,忽然他在地上发现了什么——是爪印。
      
      闻朝生前是学生物的,一眼就判断出这是猫科动物留下的爪印,并联想起他杀兔子时被偷吃的内脏,雪地上也留下过一枚爪印。
      是同一种动物,甚至可能是同一只。
      
      “师兄,”风枢满脸心疼地看着那些仙草,“这……怎么办啊?”
      闻朝指着地上的爪印:“你知道扶云峰上有什么动物会留下这样的痕迹吗?”
      
      风枢仔细辨认一番:“没有,山上的动物就只有师尊养的鹿,小师叔的雪鸮,雪兔、狐狸和仙鹤,靠近山脚应该还有雉鸡一类的飞禽,但是它们不会上来。”
      
      这些东西,都不可能留下这样的爪印。
      这山上一定还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灵兽。
      
      闻朝没再追问:“没什么,你回去吧。”
      
      “等一下师兄,”风枢用力咬唇,“我……我新学的法术,让我来试一下。”
      他说着集中精力,掌中浮现出点点青光,青光化成一颗一颗微小的粒子,飘散进药田里。
      
      原本已倒伏的仙草就在青光中一点点挺立起来,尖端的伤口愈合,重新生出娇嫩的新芽。
      
      闻朝看得吃惊:“风枢,你……”
      复生之术第一层,让植物起死回生,一般来说需要金丹期的修为才能做到,风枢居然……
      他的小师弟,果然是天才中的天才。
      
      “我、我成功了吗?”风枢自己还都有些难以置信,脸上红扑扑的,显然非常激动,“风枢帮到师兄了吗?”
      “嗯,帮到了,”闻朝揉了揉他的头发,“谢谢,风枢帮了师兄大忙。”
      
      风枢高兴得手舞足蹈,离开赤乌小筑时都是蹦蹦跳跳着走的。
      像朵……被最喜欢的人亲手浇过水后向阳而开的小花。
      
      闻朝被这个比喻逗到了,在药田边鬼鬼祟祟地干了点什么,回到屋内躺下休息。
      
      一夜安眠。
      
      --
      
      第二天一早,青蛰拿着从师弟那借来的掌门印,将扶云派所有金丹期以上的弟子都召集到半山腰一片空地上。
      
      青蛰扯开大嗓门:“今天把大家召集过来,目的只有一件,昨日天剑门前来挑衅的事,大家也都看到了,元苍平那老儿被你们青崖掌门和风鸣师兄联手收拾了一番,放在通天梯下展览示众——这说明什么?说明实力才是硬道理,又赶上我派镇派灵兽丢失,因此掌门决定派几名弟子前往妖界,寻找新的灵兽,以‘收服灵兽’为目标举行试炼,增强自身实力,扬我扶云派威严。”
      
      闻朝站在底下听着,心说青蛰仙尊倒是个演讲的好材料,能把“强取豪夺”这种戏码说得这么冠冕堂皇,也算是一种本事。
      
      青蛰继续道:“由于本次试炼难度较高,我们会派出一位化神境高手作为领队,保护大家的安全。”
      “是青蛰仙尊亲自带领吗?”
      
      青蛰咳嗽两声:“不是我,是你们青梧师叔。”
      
      他话音刚落,弟子们立刻蠢蠢欲动起来,一个接一个举起了手:“青梧师叔?我可以!”
      “我也可以!”
      “我要去,我要去!”
      
      “青梧师叔可以,我就不可以?先听我把话说完!”青蛰板起脸,“我扶云派的护派灵兽,至少需要三千年以上的道行,而这样的大妖在妖界也屈指可数,因此本次妖界试炼的目标定在‘三妖窟’,三妖窟中的三只大妖,任何一只都行。”
      
      弟子们面面相觑:“青蛰仙尊,这……也太难了吧?据说三妖窟中的三只大妖,修为最低的也有四千年,我们去了,不是给人家当饭后点心吗?就算有青梧师叔保护,也……”
      
      闻朝听得眼睛发亮——三妖窟,银枝玉叶草就在那里。
      
      青蛰不为所动:“所以,报名需要勇气。现在再来告诉我,谁愿往?”
      
      闻朝第一个举起了手:“我愿往。”
      
      青蛰一看是他,表情顿时垮了一半,故意装没看见:“没人吗?没人愿意去吗?据说三妖窟中有只大妖身负龙的血脉,最喜欢收集珍宝,你们若能打倒它,那珍宝就是你们的。”
      
      弟子们兴致厌厌:“我们这些修仙的,要珍宝有什么用啊,要是仙籍我还有点兴趣。”
      
      被忽视的闻朝莫名其妙,用更大的声音道:“弟子风鸣,愿往!”
      
      青蛰继续装听不见:“快点啊,真的没人报名吗?你们刚刚不还想跟青梧师叔同行,怎么一个个的都蔫了?”
      
      闻朝挤到他面前:“我,我!”
      青蛰:“真的没人?”
      
      闻朝皱起眉头,猛吸一口气,用尽全身力气吼道:“师伯!你是故意的吗!我说了,我愿往!”
      
      以前从来都是青蛰吼别人,这会儿突然被别人吼,他还颇不适应。他一咧嘴角,伸手把对方扒拉到一边:“你……你不行,下一个。”
      闻朝不服:“我为什么不行?”
      
      青蛰低声:“别闹了好不好,你师尊昨天才把我揍了一顿,那么危险的地方,你去了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师尊不得把我一剑一剑地活剐了?”
      他说着将对方轻轻推开:“听话,边儿去,边儿去。”
      
      闻朝急得直皱眉头,那银枝玉叶草就生在三妖窟里,他不去怎么行?
      
      他疯狂朝旁边的承衍递眼色,承衍看到之后连连摇头,意思是“我也不敢违逆掌门”。
      闻朝冲他连做口型带比划:“你不是说好答应我提出的任何条件吗?”
      
      承衍被他一通威胁,终于被迫妥协,梗起脖子,大声道:“弟子……”
      
      青蛰眼前一亮:“你愿……”
      承衍:“弟子觉得,风鸣师弟可当此重任!”
      青蛰:“……”
      
      承衍冒着被师父活活打死的风险,闭着眼,继续大义凛然道:“弟子认为,妖界排斥仙界,排斥我扶云派已久,反而更亲近魔族,而风鸣师弟身为魔修,或许更招妖界喜欢,有风鸣师弟在队内,能降低妖界对我们的敌意。”
      
      他这一番信口开河成功把所有人都唬住了,包括闻朝在内。
      
      青蛰拧起眉毛,抬头就要扇在他胡说八道的徒弟头上,却被一只纤细的手腕轻飘飘地握住了。
      青梧不知何时出现在他身边,眨眨眼道:“抱歉来迟了。风鸣想去,就让他去呗,大师兄难道怕我护不好风鸣师侄吗?”
      
      青蛰面有难色:“倒不是因为这个……”
      
      青梧示意他退开,对弟子们道:“除了风鸣,还有其他人自告奋勇吗?师叔会保护好你们的安全的。”
      
      承衍悲痛欲绝,大声嘶喊:“风鸣师弟都去了,我有什么理由不去!”
      其他弟子也附和道:“风鸣师兄去的话,那……那我也去!”
      “算我一个!”
      “能跟风鸣师兄同行,死而无憾!”
      
      闻朝表情奇怪地看着接连报名的师兄弟们,心说他的魅力比小师叔还大吗?他到底拿的是什么剧本?
      
      旁边偷偷打量他的女修不小心跟他对上视线,飞快地捂住脸,红着耳朵不敢再看他。
      
      闻朝疑惑地摸了摸自己脸上的魔纹。
      是魔修啊,没错。
      
      青梧最终挑选了十名弟子,包括闻朝和承衍在内。下来之后闻朝凑到他跟前:“多谢师叔。”
      “不客气,不过我建议你快点回你的住处看看,你在药田里下了阵法陷阱吧,好像逮到了不得了的小东西呢。”
      
      闻朝脸色一变:“谢师叔告知,我这就回去!”
      
      待他的背影消失,青梧才松一口气,自言自语道:“这下可麻烦了。”
      青蛰:“出什么事了?按他的性子,应该会先回他师尊那里吧,你故意把他支开,二弟那里……”
      
      “嘘,我们装什么都不知道。”
      
      --
      
      与此同时,白鹿居内。
      
      仙尊最常用的那个茶杯在地上粉身碎骨,茶水泼了一地,晏临浑身僵硬地坐在轮椅上,看着暗道所在的方向,已经坐了许久。
      
      他昨天睡得太沉,一直到今早才醒,根本不知在他睡着期间,他的徒弟都在这里做了什么。
      
      直到他发觉书架机关那里残留着一道不属于他的灵力。
      那是他徒弟的灵力,温暖、炽热,像引诱飞蛾的火。
      
      为什么?
      他亲手设的机关,竟会被别人打开?
      难道是因为他之前给闻朝渡过灵力……
      
      晏临一颗心像泼在地上的茶水一样冷——他进去了吗?
      他看到什么了吗?
      密室里的东西加过禁制,他应该什么都看不到才对。
      
      即便知道闻朝可能什么都没看见,他还是不由自主地往那方面联想,以至于双手都在微微颤抖。
      看到他在屋子里留了一间密室,他的徒弟会怎样想他呢?
      会觉得师尊奇怪、阴暗、可怕吗?
      会再也……不理他了吗?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朝朝心中的密室:一定是师尊修炼的地方!
    师尊心中的密室:那其实是准备用来关你的……
    朝朝:嗯……嗯?!
    小黑屋那必然是有的,箱子里的东西嘛……大家懂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