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魔尊后我成了团宠

作者:鹿拾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5 章

      闻朝蹙着眉头,心道他跟师尊只是纯粹的师徒之情,这个承衍这般揣测他……果然还是不应该给他那瓶仙药。
      
      他起身便要走,承衍看出他生气了,忙上前挽留:“是我又胡言乱语了!风鸣师弟你别放在心上。”
      闻朝凉凉地扫他一眼:“我要回去处理这张兔皮。”
      承衍挠头:“噢。”
      
      闻朝走出去两步,又折返回来,准备把之前扔下的兔子内脏烧掉,却发现内脏竟少了一部分,旁边还有拖拽的痕迹。
      
      这么快……就被野兽叼走了?
      
      他问承衍道:“你刚才有感觉到有东西靠近吗?”
      “没有啊。”
      闻朝自言自语:“难道是鹰?”
      “哪里有鹰?”
      “天上飞的那不是吗?”
      
      承衍抬头看了一眼天空,还真有几个当空掠过的白点:“那是小师叔养的雪鸮,是灵兽,不会吃腐食的。”
      
      “……好吧。”闻朝蹲下身,忽然在雪地上发现了一枚小巧的爪印,像是猫一类的动物。
      这雪山之上,会有猫吗?
      小东西还蛮挑的,吃内脏只叼走了心肝肺,其他的一概没动。
      
      闻朝没再细想,一把火将余下的内脏烧了,将雪地恢复成他来之前的样子。
      
      他跟承衍道了别,对方还挥着手冲他喊:“有空去我那里玩啊!”
      承衍兄……心肠到底不坏,就是有点憨。
      
      闻朝把轮椅带回白鹿居,见晏临还没起来,忍不住自己先坐上去试试。
      
      浸润在雪山里的树木仿佛也天生带着寒气,他坐了一会儿就感觉皮肤发凉,遂用火将轮椅烤上一遍,让里面的寒气蒸发掉。
      
      随即他尝试用灵力催动轮椅,结果没掌握好力度,一下子注入的灵力太多,轮椅噌地一下窜了出去。
      
      ……糟了,前面就是晏临的屋子,要吵醒师尊了!
      
      闻朝拼命想把灵力往回撤,情急之中却撤不回来,轮椅完全失控,眼看着就要撞上房门。
      
      就在即将撞上的一刹那,紧闭的房门突然向内打开,轮椅在门槛上一卡,闻朝被惯性甩出,却让一道温凉的灵力托住,他踉跄两步,再站稳时,正好停在晏临面前,跟他对上了视线。
      
      晏临坐在榻边,似乎刚刚起身,未束的青丝披散肩头,身上还残留着一丝睡梦初醒的慵懒,淡化了那股与生俱来的冷漠气息。
      
      闻朝视线垂落:“师尊你……腿还疼吗?”
      
      晏临微微抿唇。
      他经脉里有一股滚烫的灵力,无论他用什么方法都无法压制和驱除,这灵力天生与他犯克,经过哪里,就在哪里留下灼烧般的痛楚。
      
      然而他脸上一丝痛苦的表情也没有,仿佛正在忍受灼烧的不是他一般:“不疼。”
      
      闻朝才不相信他不疼,他清楚地记得晏临被灼痛折磨了五百多章,最严重的时候,连心脉都被灼伤,彻夜呕血不止,打坐入定都不能。
      
      他越想越觉得可怕,他已经没时间继续耽搁下去了,须得快点找到书中所说的药材,给师尊疗伤才行。
      
      晏临视线落向他身后,定格在轮椅上:“这又是何物?”
      “是我给师尊做的轮椅,”闻朝果断把门槛拆了,把轮椅推到晏临面前,“师尊要试试吗,只用很少的灵力就能催动。”
      
      晏临的关注点只在第一句:“你……亲手做的?”
      闻朝点头。
      
      晏临被他扶上轮椅,胳膊搭在扶手上,便觉余温未退——这高山之上的寒木,竟变得如此温暖,可见是用火仔细地烤过了。
      
      他神色动容:“风鸣有心了。”
      他的爱徒,在他休息时亲手为他做了一把轮椅,细心地打磨好每一个零件,甚至想到木材之中存有寒气,特意以灵火烤之,不让寒气侵染他的身体。
      
      如此这般,叫他如何……
      如何能按捺住那颗时常悸动的心呢。
      
      如何能不想将他失而复得的爱徒永远留在身边,留在白鹿居内,留在那间无人知道的密室里,用精美的镣铐锁起来,便再也没有人能将他从自己身边抢走,再也没有人能折了他的双翼,再也不会让他受到一点伤害了。
      
      晏临抓着轮椅扶手,用力到指节泛白,觉得体内那股滚烫的灵力疯狂地翻涌起来,像是在对他进行无情的鞭笞和惩罚。
      
      身为仙门首座,他竟有这种……不齿于人的念头。
      甚至在被烈火灼伤时他都不愿躲开,只要是徒弟给的东西,哪怕是伤,他也愿意接着。
      他时常觉得,自己迟早有一天会因此道心失守,在天劫之中灰飞烟灭。
      
      闻朝见他神色异常,慌忙询问:“师尊……伤口又疼了吗?”
      
      “无事。”晏临缓缓吐出一口浊气,整个人放松下来,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他已克制了百年,便不难再克制下一个百年,下下个百年。
      风鸣是一只鸟,是赤乌,自当振翅高飞于蓝天之上,而非被他关在金丝笼里。
      
      他拿起案边一盏茶,茶是冷茶,正好浇灭他心头的火:“近日扶云峰上下可能不太`安宁,你多留心些,若有什么行迹可疑的人,不要接近,第一时间回来告知我。”
      
      闻朝没懂:“为什么会不太`安宁?”
      
      晏临刚要接话,忽然听得一道声音在门外响起:“师尊!不好了,出事了!”
      
      风枢急急忙忙地跑进来,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天剑门掌门突然造访,带着一群弟子堵在山下,说什么也不肯徒步上通天梯,非要我们撤了法阵……有几个师兄弟去劝阻,现在他们吵起来了!”
      
      晏临目光一凛——来得还真快。
      他放下茶盏:“他们来了多少人?”
      风枢:“大概……一百多个。”
      
      一百多个,怎么都不像“拜访”,倒像是“找茬”。
      
      闻朝皱起眉头,他已经反应过来晏临说的“不安宁”是什么意思——扶云派素来为正道魁首,稳立“第一仙门”的位置已千余载,树大招风,引无数人景仰,也引无数人嫉妒。现在,第一仙门竟出了一个魔修,有人迫不及待地出来想以此生事,撼动扶云派的地位,好从中分一杯羹。
      
      若扶云派倒了,将被无数窥伺已久的其他门派蚕食。
      
      闻朝攥紧拳头,心说这帮人未免也太不要脸,以前接受扶云派庇荫的时候,一个个觍着脸来巴结,现在扶云派出了一点小问题,便放下碗骂娘。
      
      至于这个天剑门……他有点印象,在数百年前,天剑门似乎也能排得上数一数二的仙门大派,只可惜自视甚高,掌门一届不如一届,口碑越来越差,如今已行将没落了。
      
      看起来,天剑门现任掌门狗急跳墙,想从扶云派身上啃下一块血肉来,好延续他们门派的寿数。
      
      闻朝开口道:“师尊,我……”
      
      晏临抬手打断了他:“这件事你处理不了,如今你入魔之事已无法隐瞒,天剑门来挑衅不过是个开始,若不施以雷霆手段,不及时告知外界我们的态度,这事只会没完没了。”
      
      闻朝一颗心紧绷了起来——昨夜师尊明明让全门派弟子都陷入沉睡,消息居然还能传得这么快,外界不知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扶云派。
      
      晏临把他叫到面前:“你答应为师,日后不管发生什么,都要坚守道心,不要为浊念所染,能做到吗?”
      闻朝用力点头:“我能。”
      
      “好,”晏临便不再多说,“去牵本座的鹿来。”
      
      那群仙鹿就养在白鹿居侧边的院子里,风枢牵了三只到门前,担忧道:“师尊,你的腿……”
      “无碍。”晏临翻上鹿背,“随为师下山。”
      
      --
      
      闻朝他们抵达山脚的时候,便看到一群扶云派弟子正在和天剑门弟子争吵,两拨人吵得不可开交,而嗓门最大的那个,一身明晃晃的紫衣,竟是承衍。
      
      承衍已经气得快冒烟了,隔着老远都能看到他通红的脸颊和额头的青筋。
      他扯着嗓子大喊道:“入魔又怎么了?我风鸣师弟一没伤天害理,二没杀人放火,惹着你们天剑门什么了!”
      
      闻朝听到他的声音颇为震惊——他记得这位昨晚还在说扶云派和魔修不共戴天来着。
      
      若不是其他弟子拦着,承衍怕是要当场冲出通天梯,招来天雷劈死面前这一群嗡嗡乱叫的苍蝇。他指着前方一个老者的鼻子:“为老不尊的东西,扶云派给你们的恩惠还少吗!不过是有弟子不慎走火入魔,至于你们这么兴师动众?!”
      
      那老者须发皆白,正是天剑门掌门元苍平。他慢慢地捋着胡须:“贵派的小辈还是这么无礼。世人皆知,扶云派门规森严,素来与魔修不共戴天,而今贵派竟出了魔修,难道不应将他交出来,当场斩杀之,以立我正派威严?”
      
      他这话一出口,扶云派的弟子纷纷不干了:“凭什么要将风鸣师兄交给你,你算什么东西,管得着我们派内之事?”
      “少给自己脸上贴金了,就你还想代表正派,滚吧!”
      “别吵了别吵了,掌门来了!”
      
      人声鼎沸之中,白鹿忽然而至,鹿背上的人影白衣乌发,单是这么无声无息地现出身影,便让在场所有人纷纷闭了嘴,退到通天梯两边,为他让出一条路来。
      
      晏临从鹿背上下来,顺着石阶一步一步往前走,他走得很慢,每下一个台阶,散发出来的威压便重一层。
      清冷的声音结着寒霜,准确地刮进了每一个人耳朵里:“元掌门,原来扶云派的门规,是你替本座定的?”
      
      这话一出口便充斥着浓浓的火`药味,一干弟子连大气都不敢出。
      
      “贵派的手未免伸得太长了些。”晏临与对方隔着十几个台阶的距离,“听门下弟子说,元掌门觉得我这通天梯碍眼,无妨,本座将它撤了便是。”
      他说着伸手一拂,两侧石灯同时转动方向,所有法阵瞬间关闭。
      
      元苍平蓦地后退一步,额上似有冷汗滑落。
      
      他们说通天梯碍事,不过是借此为由挑起事端,哪知道晏临一见面就给了他一个下马威,竟真的将这数百年未曾动过的法阵撤了!
      
      法阵一撤,所有人便是兵戎相见,扶云派内部高手云集,光小辈中就有数位元婴大能,他们区区一个天剑门,哪里是扶云派的对手?
      
      元苍平万万没想到晏临为护住一个魔修,态度竟如此坚决,自觉事情搞砸,忙低头道:“青崖仙尊息怒……”
      
      “多谢掌门!”承衍打断了他的话,他周身响起细微的雷鸣,“天剑门对掌门和风鸣师弟出言不逊,便让弟子……”
      
      “承衍,”晏临淡淡地瞥他一眼,“元掌门亲自来访,自当由本座亲自招待,你退下。”
      承衍一顿,收起神通退到旁边:“是。”
      
      闻朝站在晏临身后,他目光始终停留在师尊身上,见他步伐稳健,全然不像重伤未愈的样子。
      这怎么可能?
      以他现在的伤势,应该完全站不起来了才对。
      
      他按捺着内心的疑问,听得元苍平道:“我派听闻青崖仙尊昨夜被魔修所伤,故前来探访,偶起争执,还望仙尊恕罪。”
      
      “本座为魔修所伤?”晏临一把将闻朝拽到自己跟前来,“你说的魔修,可是指本座的徒弟吗?”
      
      闻朝被拉到众目睽睽之中,脸上的魔纹都未曾遮掩,魔纹鲜红的颜色让天剑门弟子一片哗然:“还……还真的是魔修!”
      “太可怕了,扶云派真的窝藏魔修!”
      “那个人是……青崖仙尊的大弟子吧?天哪,想不到竟然是他……”
      
      晏临的语气依然没有丝毫变化,冷漠且不容置疑:“本座的徒弟自然由本座管教,即便他入魔了,也当由本座引导他回归正途。元掌门一大早就来我扶云派兴师问罪,空口造谣本座为魔修所伤——是在质疑本座教徒无方,枉为人师吗?”
      
      这话说得不可谓不重,元苍平额头滚下了更多的冷汗,须发都在颤抖,苍老的手背上绷起青筋。但为了天剑门的未来,为了不辜负众多弟子的期望,他还是硬着头皮道:“话虽这么说,可青崖仙尊也不能保证这个魔修日后不会暴起伤人,若他为祸世间,仙尊又当如何处置?”
      
      “元掌门有何高见?”
      
      元苍平躬身,双手行礼高举过头顶:“在下听闻百年之前,青崖仙尊曾登上过仙界至高峰天柱山,在那里寻得一枚神火‘雪中焰’,并将此火赠与爱徒风鸣,也就是仙尊身边这位白发魔修。神火自有神性,火焰颜色会根据持有者心境而发生改变,若心性纯良,火焰便呈现红色,若心有浊念,火焰便向黑色靠拢。”
      他抬起头来:“此人是否有为祸之心,只需招出神火,一看便知。”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