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魔尊后我成了团宠

作者:鹿拾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4 章

      青梧话音还没落下,白蛇身上的气息陡然变了,刺骨的寒意从它身上蔓延出来,白霜迅速铺满整个桌面,空气中细小的水气凝成了冰晶。
      
      青梧连忙抽回自己差点被冻在桌上的手,只感觉空气中的寒意顺着呼吸,把嗓子都冻得生疼。
      
      他脸上的笑容有点挂不住,呼出的气变成了白雾:“不……不用这么生气吧师兄,你自己说了你不肯下手,那还不允许我上吗?总不能便宜了那群妖。”
      
      白蛇身上透出逼人的压迫感,乌黑的眼睛直勾勾地凝视着面前的人:[就算我不上,也轮不到你,轮不到你们任何人。]
      
      “你这就有些不讲道理了……”青梧暗暗运转起灵力御寒,心道他跟师兄之间果然还是存在着境界上的差距,哪怕对方只有元神在这里,对他造成的威压依然不减。
      
      [我便是道理。你若不同意,判仙台等你。]
      
      判仙台是仙界的决斗场,修真者可以在这里进行一对一的决斗,答应决斗就等于签下生死状,哪怕一方被击破仙体、碾碎仙骨也不过分,敢上判仙台的基本都是双方之间有血海深仇,不死不休的那一种。
      
      晏临说出这三个字的时候,青梧就知道他是真生气了,终于收敛起那份不正经,撤掉隔音诀,起身往门外走。
      
      晏临:[去哪里?]
      青梧:[去找三妖窟的入口,早日完成任务,早日回家。]
      
      晏临并未拦他,四周的寒意慢慢消失,恢复成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
      
      青梧人已经出了房间,又忽然探头回来,恶作剧般冲他一笑:[不过,我可是不会轻易放弃的。]
      
      --
      
      闻朝这一觉睡得并不好,总觉得有人在旁边对他动手动脚,不是摸他的脸,就是摸他的手。
      
      他吃力地睁开眼,好几秒才让眼神聚焦,便对上晏临那张近在咫尺的脸。
      
      闻朝吓了一跳,猛地翻身坐起:“师尊?”
      
      坐在床边的人又瞬间消失了,房门开了一半,留下一道一闪而过的白影。
      
      闻朝愣在原地,只感觉脑子里嗡嗡的——师尊怎么会在这里?他怎么过来的?他的腿不是受伤了吗,怎么能行走自如?
      莫非又像上次一样强行冻住了自己的经脉?
      
      他一边想,身体已经先一步行动起来,追着那道白影出了屋子。
      
      脑袋很沉,思路甚至跟不上步伐。
      其他人去哪儿了?
      他分明是跟承衍和小师叔一起睡下的,怎么现在只有他自己?
      
      他追着白影来到客栈外,外面不知何时起了浓雾,晏临的身影瞬间消失在雾中,闻朝四下环顾,不知道对方去了哪个方向,只好喊道:“师尊!你在哪,师尊!”
      
      白日里喧哗的千幻城此时静得可怕,夜深雾重,月光被浓雾隔得模糊不清,他摇摇晃晃地往前走了几步,又看到一道闪过的白影。
      
      他立刻跟上去:“师尊!等一下,等等我!”
      
      晏临终于被他叫住了,待在原地没动,默默等他跟上来。闻朝在雾气里有点呼吸困难,气喘吁吁地停在他面前:“师尊,你……你怎么会过来?”
      
      晏临转过头来,声音清冷一如往日:“为师不放心你。”
      “有小师叔在,弟子不会有事的,”闻朝直起身,视线下移,“师尊,你的腿……”
      
      “腿?”晏临漆黑的眼瞳定定地凝视着他,眼中似有奇异的光彩涌动,“为师的腿,怎么了?”
      
      “呃……没、没什么。”闻朝跟他对上视线,不由自主地被那双眼睛吸引,怎么也移不开目光了。
      
      他好像……忘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师尊的腿……腿怎么了?他为什么要执着于想着师尊的腿?
      
      他大脑一片空白,满心迷茫地立在原地,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
      
      忽然,晏临伸出手轻轻托住他的脸颊,生着薄茧的指腹缓缓在他脸上摩挲:“此处太危险了,随为师回去吧。”
      
      闻朝愣愣地看着对方,直觉告诉他这过分亲密的动作似乎有什么不妥,可晏临掌心出奇的温暖,素来缺乏血色的嘴唇也比平常鲜艳,眉眼间仿佛带着天然的蛊惑力,一不留神就要深陷其中,难以自拔。
      
      闻朝艰难地想挽留自己最后的理智:“可是,我们还没拿到……拿到……”
      拿到什么来着?
      怎么突然想不起来了呢?
      
      “随为师走吧,”晏临的声音格外温柔,像甘醇的美酒一般诱人,光是听听便醉了,“为师会保护你的,保护你,一辈子不受伤害。”
      他缓缓牵住闻朝的手:“有为师在,没有人再敢碰你。”
      
      闻朝迷迷糊糊地被他牵着走,那清冷而温柔的声音不断在耳边回响:“从今往后,只做为师一个人的徒弟,好吗?”
      “只做我一个人的……”猎物。
      
      闻朝被这声音蛊惑,几乎就要脱口而出一句“好”,而就在这时,他脑子里突兀地蹦出另一个声音:
      “不论今夜发生什么,你们都不要轻举妄动。”
      “畏火是妖的天性,若你遇到危险,第一时间用你的火。”
      
      他眉头陡然拧紧,理智在瞬间回笼,用力挣开对方的手:“你不是我师尊,你是谁?!”
      
      白衣的背影转过身来,脸上的温和骤然收敛,竟隐隐地透出一丝不耐烦:“我是你师尊,你是我徒弟,我们的关系,有什么值得质疑?”
      
      “师尊才不会对我说出这种话,做出这种举动!”闻朝掌中招出一簇火焰,抬手一扬,火焰猛烈地燃烧起来,长龙一般向对方席卷而去。
      
      那身影发出一声烦躁的“啧”,转瞬消失在原地。
      
      火焰寂寞地在空气中燃烧了一会儿,缓缓熄灭了。
      
      ……不见了?
      冒充他师尊的家伙是怎么做到的,幻术吗?
      
      雾气较之前更浓,几乎到了伸手不见五指的程度,闻朝四下环顾,视线之中除了雾什么都没有,连他们落脚的客栈也寻不到了。
      
      他感觉呼吸更加困难,体内运转的灵力都变得滞涩起来,只好用最原始的方法,冲着天空大喊:“小师叔!承衍!你们在哪儿!”
      
      “风鸣师弟?风鸣师弟是你吗?”后方突然有声音传来,“这雾太大了,风鸣师弟你在吗?”
      
      闻朝心头一震,连忙寻着声音来源摸索过去,就看到承衍一袭紫衣的身影一瘸一拐地往自己这边接近:“风鸣师弟?真的是你!快快快,扶我一把!”
      
      闻朝上前架住他的胳膊:“你这是怎么了?”
      “别提了,”承衍踮着一只脚,有些上气不接下气,“我本来睡得好好的,半夜醒来看到你们都不在屋里,给我吓的,赶紧就出来找,结果外面起了这么大的雾,什么都看不见,一不小心绊了一跤,把脚给扭了。”
      
      闻朝听他的声音真真切切,忍不住松了口气:“你还记得你是从哪个方向来的吗?其他人呢?”
      “其他人不知道啊,我这一路过来,半个人影都没看见,”承衍回身,“我是从……啊这,这雾这么浓,东南西北都分不清楚,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过来的了。”
      
      “没关系,你脚扭了,我们先在这里休息一下,”闻朝扶着他坐下,伸手摸向储物戒,“我这有……”
      等等,药呢?
      他一个储物空间那么多的仙药呢?
      
      其他东西都还在,所有的仙药却不翼而飞,让他简直以为自己撞鬼了。
      
      承衍摆摆手:“没事你别找了,我歇一下就好。”
      
      闻朝不敢走远,只好想其他办法联系剩下的人,他摸出一支传递信号用的烟花,对着天空点燃,烟花嗖一声在高空炸开,炸出一片红色。
      
      这么浓的雾,也不知道烟花的可见范围有多远。
      
      他在原地焦急地等了一会儿,忽觉耳边刮起了一阵风,回过身,果然看到青梧的身影飘然而至:“终于找到你们了,说了让你们不要轻举妄动,怎么还是到处乱跑?”
      
      闻朝没好意思说自己是被“师尊”吸引出来的,看到青梧就在眼前,他彻底安下心来:“小师叔,其他人呢?”
      “在前面,”青梧转向承衍,“快点起来,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快些离开。”
      
      承衍坐在地上哼哼唧唧:“我走不动了啊,我早就说别在城里过夜,你非说城里安全,现在好了,雾这么浓,大家一样失散,安全个屁。”
      
      “承衍兄,现在不是搞内讧的时候,”闻朝伸手试图拉他起来,“再坚持一下吧,我们快点去和其他人汇合。”
      
      承衍不情不愿地抓住闻朝的手,而就在抓住的一刹那,他眼中突然浮现出一抹诡异的光。
      
      青梧不知察觉到什么,神色陡变,一把将闻朝推开:“师侄小心!”
      
      闻朝被他推得一个踉跄,连忙回头,就见寒光一闪即逝——承衍手里攥着一柄足有一尺长的骨刃,直直捅进了青梧的腹部。
      
      鲜血顺着雪白的骨刃淌出,闻朝瞳孔收缩:“小师叔……”
      
      青梧眉头紧锁,他用力攥紧那柄骨刃,同时衣袖一挥:“滚!”
      瞬间爆发出来的强风将承衍整个人击飞出去,落地之时化作一缕青烟,消散在了雾气里。
      
      ……又是幻术?!
      
      闻朝浑身汗毛倒竖,浓雾严重影响了他的感知,他完全察觉不到附近有任何妖气!
      
      青梧咬着牙,忍痛把骨刃从自己身体里拔出,骨刃惨白的颜色在惨淡的月光下愈加诡异:“这是……用妖骨锻造出来的,专门克我们这些修仙者……”
      
      他说着身形一晃,就要向后栽倒,闻朝连忙扶住他,焦急道:“小师叔,怎么样,你……你还好吗?我的仙药全都不见了,我还……我还能做什么?我……”
      
      他一时间有些语无伦次,好像他穿过来这么久,从未像现在这般无助过。
      
      现在同行弟子不知所踪,小师叔又为保护他受伤……
      
      青梧搭住他的肩膀,他身材纤瘦,身量不比风枢高上几分,此刻靠在闻朝怀里,竟像随时能被风吹散。
      鲜血不断从他指缝里溢出,他那双好看的桃花眼渐渐失去了神采,断断续续地说:“风鸣师侄……你愿意……”
      
      “小师叔?小师叔!”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