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魔尊后我成了团宠

作者:鹿拾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0 章

      闻朝匆匆忙忙地回到自己住处,还没接近,就听到一声气急败坏的咆哮。
      
      他昨晚偷偷在药田里下了个诱捕阵法,就等着那只捣乱的灵兽自投罗网——仙草被风枢用复生之术复活之后,散发出的灵气只增不减,如果偷吃的灵兽当真急需补充灵力,那它一定会再次光顾。
      
      果然不出他所料。
      
      破坏他药田的罪魁祸首现在正被法阵困在半空中,嗷嗷乱叫,疯狂挣扎,可任凭它怎么挣扎也无法逃脱。
      
      闻朝居高临下地看着它,用师尊最常用的那一种冷漠口吻道:“抓到你了。”
      
      黑色的小兽冲他呲牙咧嘴,尽力显得自己很凶。
      
      然而它动物的本能出卖了它——闻朝捏住它命运的后颈皮,单手将它提起,就看到原本凶巴巴的小兽逐渐收敛表情,缩起爪子,夹住尾巴,被迫乖巧成一团毛球,不动了。
      
      这小东西长相酷似黑猫,却比黑猫更短小精悍一点,双眼是非常漂亮的金色,额头顶着两只短短的角,身侧竟还生着小巧的翅膀。
      
      他从没见过这样的灵兽,将它提在手里打量了好半天,那眼神好像在探寻“将这小东西的皮全扒下来能给师尊做多长的围脖”。
      
      闻朝这具身体到底是入了魔,纵然他本人是个小太阳,身上时不时逸散出来的魔气却像是时常活跃的太阳黑子,神秘而危险。
      
      妖物鼻子很灵,小妖接触到他的瞬间就闻到了他身上不同于寻常修仙者的气息,并判断是这就是那天晚上横空出现并肆虐在整个扶云峰的恐怖魔气。
      
      这让小妖浑身一抖,好妖不吃眼前亏地把耳朵往后一背,发出一声撒娇似的:“喵……”
      
      闻朝:“?”
      他刚刚还在想,这货会不会是原书中那只“额生利角、背覆双翼、尾长于身,身负穷奇血脉”的大妖,对方便给了他答案——不可能。
      这角也不够利,翅膀小得支撑不起它的体重,最重要的,它若真有穷奇那种凶兽的血脉,怎么可能发出这样谄媚的猫叫?
      
      闻朝看它的眼神透出一丝嫌弃:“弄坏我的药田,我是不是应该把你扔进丹炉里炼丹?”
      
      小妖金色的眼瞳中透出不可思议——它都这么低声下气了,居然还不放过它,这还是人吗!
      小妖怒从心头起,当场翻脸,抬起爪子就往对方手上挠去。
      
      闻朝眼疾手快地把它往空中一抛,换只手继续提溜,让它短短的爪子落了空。
      
      小妖愤怒咆哮:“嗷嗷(放开本大爷)!”
      闻朝听不懂兽语,不知道这小东西在喵喵叫个什么,把它往怀里一揉,用宽大的袖子将它遮盖严实,转身往白鹿居走。
      
      --
      
      闻朝敲开师尊房门的时候,晏临还坐在那里没有动。
      事实上他都没听到有人敲门,他浑身像刚刚在雪水里浸泡过,冷得失去了思考能力。
      他修道至今已逾千载,从未像今天这般失态过。
      
      闻朝敲门没得到回应,还以为师尊睡着了,便自作主张地把门推开一条缝,探头探脑地往里瞧,却看到晏临浑身僵硬地坐在轮椅上,盯着地上摔碎的茶盏,一动也不动。
      
      闻朝有些不好的预感,连忙钻进屋来,轻声唤道:“师尊?你怎么了?杯子怎么碎了?”
      晏临恍然回神,脸色较寻常更加苍白,他强行控制住几近颤抖的嗓音:“为师……没事。”
      
      闻朝收拾了茶杯的碎片,看到对方的兔毛护腕被茶水打湿了一点,很自然地握住对方的手,用火焰将上面的水渍蒸干。
      
      谁料这过分亲密的动作却惊到了晏临,他猛地抽回自己的手,动作之大让轮椅都被惯性往后带了一点点。
      
      闻朝愣在原地:“师……师尊?”
      
      “……没什么。”短时间内二度失态的晏临立刻意识到自己表现得太明显了,迅速平静下来,轻咳道,“你……报名了妖界试炼,是吗?”
      “啊,”闻朝差点没跟上这个话题跳跃,“是,师尊已经知道了吗?”
      
      晏临垂着眼,视线甚至不敢与对方相接,他手指不安地搓着那柔软的护腕:“风鸣……不想留在为师身边吗?”
      
      “嗯?”闻朝觉得自己追不上师尊的思路了,“为什么会这么问?”
      
      晏临:“听说你是第一个报名的,你就那么迫不及待想去妖界……”
      想从为师身边逃离吗?
      
      他内心疯狂的控制欲再次发作起来,让他几乎无法自制,连带着身上的气息都变得冰冷了些许。
      很想问问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要急不可耐地离开他,是不是因为看到了那间密室,发现了他那些不能拿到明面上的小东西。
      
      闻朝回答得十分自然:“对啊,银枝玉叶草的生长周期就只有三个月,当夏天过去,草籽就会沉入地底,来年开春才再次被春风唤醒——扶云峰的雪终年不化,但现在妖界那边刚好是夏天,如果现在不去,就要再等上一年了。”
      
      他这回答仿佛当头一棒,把晏临敲蒙在了原地,脸上浮现出少有的茫然:“银枝玉叶草……是什么?”
      “师尊不知道吗?”闻朝也傻了,“是为师尊治疗腿伤的药,就生长在这次的目的地,三妖窟。”
      
      在原著中,明明是师尊自己去三妖窟采的药,还顺手降伏了一只妖回来,替代死去的镇派灵兽,怎么现在……师尊竟不知道这药草的存在?
      
      他穿书带来的蝴蝶效应,已经造成这么大的影响了吗?
      
      晏临皱眉:“为师……并没有听说过。”
      
      “唔,”闻朝挠了挠自己的脸,“师尊不爱吃我炼的药丸,那我只好快点去把药草采来,早点将师尊体内那股我的灵力化解掉,让经脉复原,师尊就不用再疼了。”
      
      得到了出乎意料答案的晏临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
      他眼前莫名变得有些模糊,闻朝的声音也像被扭曲拉远了似的,有一种微妙的不真切感。
      
      闻朝继续道:“师尊是担心我吗?虽然师伯也说三妖窟很危险,可有小师叔在,应该不会有事的吧。”
      
      晏临迅速定了定神,几乎是机械地附和道:“嗯,对,有你小师叔在……你不要愣头愣脑地往前冲,保护好自己的安全,青梧不会让你们受伤的。”
      
      闻朝用力点头,随即不知为什么脸红起来,心虚地挠了挠鬓角:“那个……师尊,昨天我整理书架的时候不小心……发现了屋子里有……有一间密室,然后我还不小心打开机关进去了。”
      
      晏临刚要放下来的心突然停住,不上不下地悬在了半空。
      
      闻朝没留意到他的神色变化,继续道:“希望师尊能……原谅我私闯密室的行为,我当时太好奇了……”
      
      晏临嗓音喑哑:“你……在密室里……看到什么了?”
      “看到好多仙籍!”闻朝眼睛亮了起来,“弟子能不能不要脸地……跟师尊讨一本?风枢师弟想要木系仙籍,我本来想去找小师叔要,但是想想,师尊这里应该也有吧?”
      
      晏临不着痕迹地松了口气,感觉自己胸腔里那颗心脏从未像今天这般活泼过,他几乎有些体力透支:“自然,你师叔那里都是拓本,扶云派所有仙籍,都在掌门手里保存着,我密室里放的仅仅是部分而已。”
      
      他说着将轮椅停在书架前,打开通往密室的门:“你随我来。”
      
      密室里没有光亮,闻朝自觉充当了火把,便见晏临抬手一点,从书架上飞下两本书:“一本给你,一本给你师弟,但为师所修行的功法与风枢相去甚多,有些地方无法指点他,若他看了书有所疑惑,可以去找青梧解答,就说是为师命令的,他不许拒绝。”
      
      闻朝接了仙籍:“多谢师尊。”
      
      晏临抬头看他,见他的脸映在火光下,鲜红的魔纹也像是跳跃的火焰,让人视线移上去,便不想再挪开。
      
      他到底在……想些什么啊。
      
      他徒弟的心比燃烧的火焰还要干净,根本不可能想到平日冷如冰霜的师尊内心有多少阴暗滋生,他就算再怎么暗示,也不能让对方往那方面联想。
      
      他竟想把这朵滚烫的火焰,将这颗高悬天空的太阳摘下来,关在暗无天日的密室里,只为自己一个人照亮。
      
      闻朝得到了仙籍,有点乐得找不着北,当场就把他来找师尊的目的忘了,他风风火火地跑去把仙籍交给风枢,没看到晏临始终盯着自己的背影,那眼神是难以形容的复杂。
      
      晏临坐在窗前,轻轻伸手,窗外的冷气凝结成雪花,一片一片飘落在他的指尖。
      
      从天上落下来的雪,是最脏的。
      会沾满无数细小的灰尘。
      可它们落满地面,又变得无比洁白,看起来是纯净无瑕的。
      
      晏临目不转睛地看着那些雪花,内心竟前所未有的迷茫起来。
      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心里那份对徒弟的“爱护”,转变成了“爱”与“占有”?
      
      正当他沉浸于剖析自己内心时,已经离开的闻朝又急急忙忙地跑了回来,他抱着一只黑漆漆的小妖:“对了师尊,差点忘了,这个家伙昨天弄坏了我的药田,它是谁养的灵兽吗?”
      
      小妖被他在袖子里裹了一路,差点被活活闷死,此刻正蔫头耷脑地瘫软在闻朝怀里。
      
      一人一妖忽然对上视线,小妖那双金色的瞳孔骤然收缩起来,它直勾勾地看着晏临,整只妖骤然紧绷,发出一声极不友善的低吼,浑身毛都炸了起来。
      
      晏临微微眯起眼,几乎有了拔剑的冲动。
      他的徒弟……果然还是不能没有他。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跨频聊天的俩人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脑回路对上啊,急死我了急死我了急死我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