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三个大佬的白月光

作者:明桂载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4 章

      ……
      
      被抱起来的那一瞬间,小狗猛然浑身一僵,半天没有动弹。
      
      而不知道是不是谭冥冥的错觉,她居然从怀中的小狗仰起的漆黑的小圆眼睛里读出了不敢置信,警惕、震惊、以及还有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谭冥冥:……
      
      一定是自己的错觉,狗怎么可能有这么多情绪?!
      
      小狗在她怀里僵硬了几秒钟之后,才反应过来,突然剧烈挣扎起来,想要逃走。但因为两只后腿没什么力气的缘故,两只前爪扒拉在谭冥冥的臂弯上,看起来就像是奶宝宝在蹬人。
      
      因为挣脱不开,它终于忍不住,“嗷嗷”两声,虽然意思应该是威胁,但是它太小了,听起来毫无震慑力,反而是惊慌失措又绝望无助的样子有点可怜。
      
      难道是不习惯被抱?又或者是以为又要被欺负?
      
      也是,这只小狗肯定在外头受尽了苦楚,浑身是伤,又饿又冷,对人类充满不信任也是正常的。
      
      谭冥冥一下子就对这只小狗比别的狗更多了几分怜悯的情绪,毕竟刚才自己不小心踹它的那一脚,让它惊慌失措,那小眼神可真够让人心疼的。
      
      “小东西,别动。”
      
      谭冥冥轻柔地揉了揉小狗的脑袋,在它差点就要挣脱出自己怀抱的时候,重新一把将它捞了回来。
      
      小狗本来又要愤怒地反抗,可——谭冥冥动作那样温柔。
      
      ……没有抓它的脖颈的皮,也没在它挣扎时立刻和别人一样像是对待什么垃圾一样将它重重掷向墙壁上、不管它骨头是否会碎裂、是否会痛苦嘶叫,而是一只手从它腋下环绕,一只手拖住它小屁股,然后两只胳膊将它搂在怀里。
      
      在外面冻了太久,刺骨的寒风将骨头都快要冻碎了,暖和的滋味是什么样,它早已忘记。
      
      ……然而这一瞬间,它被抱在一个温暖的怀里,温暖的温度竟然让它浑身血液都更加哆嗦起来。
      
      谭冥冥以为它冷,把它抱得更紧了。
      
      小狗愣愣地仰头看着谭冥冥,终于没再拒绝……因为,太暖和了,暖和得每根刺痛的骨头都渐渐没那么疼痛,暖和得饥肠辘辘的胃也没那么痛楚……以至于思维都变得缓慢。
      
      可是,自己身上还有藓,这难看的、该死的藓,它眼里划过对自己难堪又厌恶的情绪,又在谭冥冥怀里扭动了一下。
      
      谭冥冥抱着小狗往门口走,感觉怀里的小东西在动,就低头看去。
      
      只见这只小狗竟然努力用无力的后腿蹬着,想要在自己怀里换个姿势。它背上有藓,不知道是不是觉得太丑陋,还是怕传染给自己,竟然努力地想要将长藓的位置移到寒风中去,不贴着自己。
      
      ……不是,狗哪来这么多想法的?!
      
      谭冥冥深深怀疑是不是自己脑子出问题了,估计这小狗只是在自己怀里待得不舒服,所以才挪动,自己就不要想七想八了!
      
      不过,她不记得小时候从哪里听说过,狗虽然听不懂人的话,但却是能够听懂人的情绪的,于是,还是好心地安慰了一句:“没事,小猫小狗得的藓,一般不会传染给人类,何况我身体素质这么强。”
      
      “即便不幸中了小概率的招,被传染了,也只是会长几块铜钱藓,抹一点药立刻就会好。总之都不是什么大事儿。放心吧。”
      
      她笑着拍拍小狗的脑袋,完全不在意,丝毫不嫌弃地将小狗狗抱在怀里,完全没注意到小狗又僵硬了一下的身子,以及眼底划过的一些复杂的情绪。
      
      ……
      
      谭冥冥觉得自己和这只小狗有缘分,而且,她觉得这只小狗好像比里面那些猫狗都要可怜。
      
      才三个多月大的年纪,就瘦得不成样子了,看起来也像是被里面那些猫狗驱逐出来的,眼神里写满的惊慌、恐惧、憎恶也实在让人不忍心。
      
      如果自己不带它回去,它在外面多呆一天,便不知道哪一分哪一秒会悄无声息地死去。
      
      所以当工作人员在资料上给她备注记录时,问她:“确定要这只吗?”
      
      她立刻点点头:“对,就这只。”
      
      带回去肯定是没办法乘坐公交车的,得打车,但是即便是打车,回到家也有一会儿。
      
      天寒地冻的,她觉得这只小狗看起来像是已经快要饿得晕过去了,于是恳求工作人员弄了个鸡蛋来,装在盘子里,放在地上让小狗吃。
      
      小狗落到地上,爪子重新接触冰冷的地面,冻得哆嗦了一下,但这丝毫不妨碍它嫌弃警惕地盯着面前脏兮兮的盘子里的半个茶叶蛋。
      
      旁边还有些牛奶,它肚子饿得快瘪掉了,发出难受的抗议,虽然那牛奶看起来也不太干净,但它实在是饿坏了,于是还是拖着残破的后腿,凑过去。
      
      但还没碰到盘子里的牛奶,盘子就被谭冥冥拿开,对它微笑道:“吃鸡蛋吧,小狗狗不可以喝牛奶,肠胃不耐受,会拉稀,很臭臭哦。”
      
      小狗:“……”
      
      谭冥冥:“……”等等,这狗的眼神是怎么回事?
      
      大概实在是饿极了,再不吃点东西恐怕会死,所以小狗还是强忍着嫌恶,嗅了嗅那半个茶叶蛋,犹豫了一下,然后就低头狼吞虎咽起来。
      
      谭冥冥一边做着登记,工作人员一边又对她问了一遍:“小姑娘,你确定、要养这只?”
      
      谭冥冥飞快雀跃地填写自己的姓名、联系方式:“对啊,怎么了?”
      
      工作人员嫌弃地看了眼地上的小狗,叹了口气,道:“这只狗,简直是我见过的脾气最坏的,坏到我同事都想把它安乐死了,我劝你一个小姑娘,还是挑一只乖一点的,咱们救助中心还有只走失的泰迪串串,洗干净了还挺漂亮的,你养那种比较好。”
      
      谭冥冥不解:“这只狗怎么了?”
      
      “这只狗是从街头打狗队手下救回来的狗,浑身是血,在咱们这里躺了大半个月才勉强好转。长得也不算丑吧,但脾气简直太恶劣了,谁抱回去都想要丢了。”
      
      “之前也有人领回去过一次,可这狗不肯吃剩饭剩菜,打不听、骂也不听,也不会对主人撒娇,连舔一下主人都不肯,整天凶巴巴的,警惕极了,你说这种狗捡回去有什么乐趣?”
      
      谭冥冥心中一悸,问:“然后呢?它不会挨打了吧?”
      
      工作人员道:“肯定的。那个主人家里有个小孩,拿棍子逗这只狗,差点被这只狗咬伤,于是那主人发了飙,将它狠狠揍了一顿,关在厕所三天没给饭吃没给水喝,奄奄一息了才扔到我们救助中心外面,捡回来的时候一身藓,肋骨都断了两根,真是造孽啊。”
      
      “肋骨断了?”谭冥冥紧张道:“现在好了吗?”
      
      那刚才自己草率地将它抱起来,它岂不是会很疼?
      
      ……
      
      小猫小狗和小孩不一样,它们不会说话,即便再痛,也表达不出来。
      
      有时候小狗趴在地上安静的陪着你,其实可能已经正在煎熬着、抽搐着、痛苦得快要死去了。
      
      “肋骨倒是自己长好了,但是两条后腿你也看到了,一直拖着,还没好,救助中心几百只小猫小狗,哪里有那个钱给它治疗,只能让它这样了。它这样之后,就没有人肯愿意养了。”
      
      听见肋骨是好的,谭冥冥松了一口气。
      
      “我劝你,小女孩,还是别养,这个冬天冷得很,你把它救回去还要花好大一笔医药费,治腿、治皮肤藓、打疫苗,加起来可能一千多块吧。它还不一定感恩,它待在救助中心,能不能熬得过这个冬天就看命了。”
      
      工作人员好心好意劝着谭冥冥,两人都没注意到,脚底下的小狗不知何时停下了吞咽的动作。
      
      小狗浑身一片紧绷,眼底嘲讽、冷意、森然、一片复杂。
      
      又是要被遗弃的下场吗,也是,它都流浪这么久了,也没见到几个真正善意的人类,毕竟它毛发这样肮脏、浑身是藓,又丑又难看,不知道要花多少医药费,简直就是个无底洞。
      
      ……这人刚刚还对自己露出笑容,现在就已经开始动摇了。
      
      与其跟着这个人回了家,又被这个人扔到大街上,它倒不如就留在这里,反正也是捱不过这个冬天的……
      
      想到这里,它吞咽下最后一口,转身就朝着铁墙房子那边费力地挪去,想自己回去。只是形同残废的后腿还没有好,让它挪动的速度像是爬。
      
      谭冥冥刚签好字,一低头,就看见小狗居然在往回爬。
      
      怎么回事?!Σ(っ°Д °;)っ
      
      难道不想跟自己走吗?还是有什么骨头之类的宝贝藏在那边,想过去叼过来?
      
      谭冥冥小跑过去,又两只手搂住小狗的腋下,一下子将它抱了起来:“跑什么?”
      
      可是这一次,小狗却挣扎得前所未有地激烈,甚至比最开始激烈百倍,它呲开牙,凶恶地瞪着自己,简直像是叛逆期到了一样,疯狂地蹬自己,想要跳下去。
      
      甚至张开嘴巴,威胁式地朝自己手腕咬过去!
      
      谭冥冥当然怕被咬,也吓了一跳,但是并没有惊慌失措地将它摔出去,而是急忙蹲下来,将它放在了地上。
      
      小狗后退几步,踉踉跄跄,竭力稳住,然后抬起头冷冷盯着她。
      
      “小姑娘,你没事吧?!”工作人员赶紧跟过来,见谭冥冥没被咬到,才松了一口气,随即就捡起棍子,要去打狗:“这畜生,竟然咬人!真的不管教不行!万一给你传染上狂犬病就完蛋了!”
      
      小狗显然被棍子狠狠抽了一下,发出痛苦恨意的哀鸣。它心中那点因为温暖怀抱而升起的些许希冀也终于彻底消失,重新坠入不见天日的黑暗当中。
      
      它一边躲避,一边嘲讽地想,果然,又是这个下场。
      
      棍子卷挟着风,即将抽到身上来。
      
      可是,不知为何,这一次,预料之中的痛楚却并未到来——
      
      “停停停。”谭冥冥拦住了工作人员道:“算了算了,刚才是我抱的姿势不太对,估计弄疼它后腿了。”
      
      “我已经登记了,现在可以抱它走了吗?”
      
      “你还要这只狗?”工作人员都愣了。
      
      “对,就这只吧,它挺聪明的。”谭冥冥走过去,重新一捞,将趴在地上剧烈喘息的小狗重新抱进了怀里。
      
      这一次,小狗浑身一僵,彻底呆住,不敢置信,怎么回事,自己差点咬伤她,脾气这么恶劣,她怎么还……?
      
      别的人肯定会气急败坏地将它扔到墙上去,骨头快断裂的痛楚它尝过不止一次了。可她怎么——
      
      它浑身突然轻轻颤了颤。
      
      见这一回小狗终于不挣扎了,而是在自己怀中露出迷茫的表情,谭冥冥终于露出笑容,拍了拍狗头。
      
      别的主人和狗怎么相处她不知道,但是这只即便挣扎,却也没真的弄伤她。
      
      ……她莫名觉得,这只小狗简直像是有人类的情绪似的。
      
      所以,带回家吧。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出场顺序是A、C、B,杭祁要和一只狗争风吃醋了hhhh。
    明天入个v呀,大概是早上九点更新吧,万字大肥章。
    啊啊啊我感觉头要秃了,一旦v了就得多更新了,然而,以我的手速……
    明天请大家捧个场,只要评论了都会发红包,红包就可以抵消订阅钱吧,应该差不多。
    不捧场的话,那我就……去阳台上惆怅地吹吹冷风。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