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渣男宠妻记[快穿]

作者:杜小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无家可归落难女6

      最终,徐青玄带着一身伤灰溜溜的离开了酒店,然后打了个车,让司机把自己送去医院治伤。
      
      就这样,徐青玄住院了。
      
      *
      
      徐净雅来到医院,看望生病的弟弟,问是谁打了他,她帮他出气,徐青玄却也不敢说是自己先在李瑶瑶的酒店撒野,打了李瑶瑶一巴掌,然后才被李瑶瑶酒店里的保安给揍了。再加上他虽然见过李瑶瑶丈夫的面,却不知道李瑶瑶的丈夫姓氏名谁,更不知道李瑶瑶丈夫的身份地位是什么。
      
      面对如此未知的恐惧,徐青玄忽然有种危机感,也不想贸然去得罪,于是就只好哭着对徐净雅说:“姐姐,我是被看不起咱们徐家的人打的啦。”
      
      说着,徐青玄又指着身上缠满绷带的伤口,对徐净雅呜呜哭道:“姐姐……你看现在我的处境,是个人都能随便欺负我了,你要帮帮我。徐氏如今被一个神秘人不断打压,也只有宁家能救徐氏了。要不,你就嫁给宁渊吧,你之前不是一直很喜欢他吗?”
      
      徐净雅见状,心中一痛。她一直很爱护自己的弟弟,所以才会在李瑶瑶不愿意给自己弟弟当情妇的时候去折腾李瑶瑶。如今自己的弟弟这般求着自己,徐净雅虽然嫌弃宁渊四肢瘫痪了,但又想到宁渊曾是自己喜欢的人,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同意弟弟的建议还是拒绝弟弟的建议。
      
      最终,徐净雅对自己的弟弟徐青玄说:“要我为了徐氏嫁人,不行。我如果嫁入了宁家,宁家的钱就是我的钱,徐氏现在就是一个填不满的窟窿,我才不会拿我的钱砸进去打水漂。不过,如果只是表面上让父亲以为我是为了徐氏嫁人,然后给我准备一大笔丰富的嫁妆,这倒是可以的。弟弟你也别待在徐氏了,反正徐氏迟早也要灭亡,早一天晚一天都一样,不如我们先把徐氏掏空,把钱掌握在我们自己手里,留个空架子给打压徐氏的人,这样我们才是真正的救了徐氏啊。”
      
      徐青玄听了自己姐姐的提议,心里一想,也觉得徐氏如今已经日暮西山,再救也只是浪费钱,不如趁机捞一笔,加速徐氏的灭亡,然后另起炉灶开个公司,自己当做当董事长,总比一直当个总经理,一直着老子死了再继承家业来得快。
      
      “行!就这样做,然后我们再利用从徐氏捞来的钱,自己开个公司,至于徐氏,就留给那个打压徐氏的人和爸两个人慢慢斗,让爸吸引火力吧。姐姐,我们姐弟俩真是太聪明了!。”徐青玄忍不住夸奖起了自己的姐姐。
      
      “是的。弟弟,我们两个人实在太聪明了。”徐净雅附和道。
      
      *
      
      徐净雅看望完徐青玄,便离开了医院。
      
      隔天,她当着自己父亲的面,打电话向宁家请求支援,表示自己愿意嫁入宁家,只求宁家搭手救徐家一把。这样的举动,感动了徐父,他为了报答女儿的牺牲,即使是在徐氏危难之际,也要让女儿风风光光出嫁,并且在给女儿徐净雅准备嫁妆之余,也添了许多自己多年以来的古董珍藏品给徐净雅当嫁妆。这些古董十分值钱,但却是他在徐氏危难之际,也舍不得变卖的心爱之物。如今他的女儿为了徐家甘愿牺牲自己一生的幸福,他也要为了他的女儿,将自己最宝贵的东西添给女儿做嫁妆。
      
      而徐净雅,则带着大量嫁妆以及许多徐父的值钱古董,嫁入了宁家,成为了宁渊的妻子。
      
      当徐净雅嫁人后,徐青玄也趁机卷走了徐氏的大量资金,在徐氏摇摇欲坠之时,给了徐氏最为惨痛的致命一击!
      
      等徐父反应过来,他被自己的一双儿女坑了的时,徐氏已经被掏空了。同时,他那个小三上位的妻子也抛弃了他,说要和他离婚,表示她要搬到宁家跟着女儿享福。
      
      最终,徐父只能面对妻子的离开,儿女的背叛,公司的破产。
      
      而这时候,他的前妻听说他公司破产的新闻,回到了他的身边,和他一起重头再来。
      
      在这样的情况下,徐父终于想起来,当初徐氏的建立,也是他们夫妻每天熬夜不睡觉,不断辛苦得来的。可最终,他却背叛了自己的妻子,和小三在一起,还为了小三一心要和原配妻子离婚,他对不起自己的前妻。
      
      *
      
      徐父的前妻自从当年被小三害的身败名裂后,离开S市,去了外地漂泊了。然后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在异地求生的日子。最后最后慢慢积累到了一些金钱,却一直记挂着S市的一切。
      
      她牵挂着自己的儿子,天天期盼着有朝一日可以和自己的儿子一直生活在一起。她甚至隐隐记挂着徐父,怀念他们曾经贫穷时一起相处的美好时光,也怨恨徐父在富贵之后背叛她的行为。
      
      她恨这个背叛了自己的丈夫,恨这个男人去外面找小三,恨这个男人的小三害她承受冤屈,甚至身败名裂。
      
      可这个男人曾经爱她的时候,为了她出卖了自己的肾,只为了备齐彩礼娶大了他七八岁的她。
      
      那时候她的家里很穷,她家里的父母嫌她年龄大了还没嫁出去,而哥哥又要娶媳妇。可村里出的了高额彩礼钱娶她的又没几个,所以,她的家里为了赚巨额彩礼钱,打算把她嫁给村里一大把年纪还家暴打死过几个女人的烂人。
      
      因为,那个烂人出得起巨额彩礼钱。
      
      眼见着就要被家里嫁给一个会家暴的男人时,是徐父卖掉了他自己的肾,救她于水火。
      
      那一刻,她就爱上了徐父。
      
      嫁入徐家后,没有婆婆刁难她,她脾气有点彪悍泼辣,可徐父却也一直疼爱她从来不打她骂她,一直无比包容她。他们两个曾经过的虽然艰难贫穷,却互相依靠扶持,后来又生了一个儿子,过得美满而又幸福。
      
      可是贫贱夫妻百事哀,能同患难,却未必能同富贵。
      
      徐父在贫穷是是一个真诚爱着她的小伙子,不顾她的年龄和家庭条件不好娶她,甚至为了她不惜卖掉一个肾,还一直包容着她彪悍泼辣的火爆脾气。可徐父富贵后,却嫌弃她不如小三年轻貌美,嫌弃她过于泼辣彪悍不如小三知书达理,甚至还给小三的女儿取名“徐净雅”。
      
      这一切都让她明白,徐父已经厌倦了她。
      
      而小三设计陷害她,曾经能够救她于水火的徐父这一次没有救她,反而宁愿听信小三的一面之词,漠视她被小三害的身败名裂。
      
      她怀念曾经那个真诚地爱着她的年轻小伙子,也恨徐父的薄情。
      
      但她知道,这是不止是她可以用来洗刷当年冤屈的机会,还是她唯一能够光明正大站在自己丈夫身边,能够光明正大自己儿子身边的机会。
      
      此时徐父正处于最困难的时候,她回到徐父的身边,徐父定然会和她复合,而小三再貌美却也终究抵不过她的一颗真心……
      
      她会让那个小三知道,纵使当年她身败名裂,但如今……她可以光明正大的站在所有人面前,她会告诉那个小三,她才是正宫,小三永远是小三,她回去将当年的旧账和那个小三算清楚……
      
      *
      
      因为徐净雅和徐青玄而打压着徐氏的李瑶瑶,在听见徐净雅和徐青玄已经和徐氏毫无瓜葛之后,反倒停止了对徐氏的打压。
      
      甚至,李瑶瑶还把破产的徐氏全部买下来,并且让宋子文用宋氏集团的资金注入到徐氏,令徐氏东山再起,最终又将徐氏交还到了徐父和徐父前妻的手里。
      
      而当徐净雅和徐青玄发现自己父亲的徐氏已经东山再起,还搭上了有钱的宋氏集团,想让他们的母亲回到父亲身边时,他们的父亲已经和多年以前的原配前妻复婚,不要他们那个又想小三上位的妈了。
      
      不过,因为徐氏的东山再起来源于宋氏集团的资金注入,一直以为徐氏是一个无底窟窿的徐净雅,倒是对资产丰厚的宋氏集团起了兴趣,想要见一见宋氏集团的当家人。
      
      *
      
      如今的徐净雅,已经和徐氏没有了半分关系,想要去勾搭宋氏集团的当家人,只能通过宁家。
      
      于是,徐净雅便对自己现在的丈夫宁渊说她很感激宋氏集团救徐氏于水火之中,她想见一见宋氏集团当家人的面,亲自道谢。
      
      宁渊一直很感激这个在自己瘫痪时还愿意嫁给自己的女人,在他眼里,徐净雅就是他的白月光,如今徐净雅想要见一见宋氏集团的人,他自然很乐意满足。
      
      虽然宁渊瘫痪了,但是宁家还没有倒,他想约见一下宋氏集团的当家人,自然也不是难事。
      
      于是,就在这样的情况下,宋子文和李瑶瑶,宁渊和徐净雅,这两对新婚夫妇在一家餐厅里相见了。
      
      “李瑶瑶!居然是你!”餐厅内,徐净雅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会在这样的情况下和李瑶瑶见面。
      
      “李瑶瑶……你怎么会站在宋董事长的身边?难道你做了宋董事长的情妇?好你个李瑶瑶!你不愿意做我弟弟的情妇,却做了宋子文的情妇……”徐净雅的眼中充满了不甘,她想接近宋子文还要找宁渊寻求一个机会,却完全没想到李瑶瑶直接早就陪在了宋子文的身边。
      
      哪知,李瑶瑶还没开口,宋子文却徐净雅说道:“徐小姐,请你放尊重点,虽然你是宁家的少奶奶,但是……瑶瑶是我的新婚妻子。地位一点也不比你这个宁家少奶奶的地位低。”
      
      徐净雅闻言,原本不甘的眼神,瞬间变成了嫉妒,她只以为李瑶瑶是宋子文情妇,没想到李瑶瑶是宋子文的妻子,这简直令她无法接受。
      
      “李瑶瑶以前在徐氏工作过,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小职员啊,当时我弟弟还想找她做情妇来着,没想到她竟然敢拒绝……这样给脸不要脸的人给我弟弟当情妇我都觉得不够格,宋董事长怎么可以娶这种出身平庸的女人?不如离婚找一个有身份有地位的千金大小姐吧。”徐净雅十分好心的“建议”道。
      
      宋子文却充耳不闻,没有回应徐净雅,反而对着宁渊皱了皱眉:“宁家大少爷约我出来,就是想让我看看你的妻子是如何在言语上不尊重我的妻子,还想让我看看你妻子是如何劝我离婚?”
      
      宁渊坐在轮椅上,早就愣住了,他没想到他的新婚妻子会这样和宋子文讲话,马上赔不是道:“宋董事长别生气,我妻子说错话了,她本来是想想你表达救助徐氏的感谢的。”
      
      徐净雅看宁渊帮自己解围,忽然想到自己应该先接近宋子文,再让宋子文离婚比较好,这样直接说让宋子文离婚,确实有些不好,于是立刻起身,像宋子文鞠了一个躬道:“宋董事长,对不起,我有一点口不择言了,希望你大人有大量,不要放在心上。”
      
      说着说着,徐净雅的眼睛忽然就浸湿了一般,雾气腾腾地看着宋子文,眨了眨眼说道:“其实,我是想要向您表达谢意的,感谢您注入资金救了徐氏,您想让我怎么谢谢您都可以的,只要您想,我什么都愿意的。”
      
      “你不用谢我。”宋子文摇了摇头,然后当着徐净雅的面指着李瑶瑶道:“要谢就谢我妻子吧,是我的瑶瑶救了徐氏,快向我妻子道谢吧。”
      
      瞬间就不想道谢了的徐净雅:“……”
      
      *
      
      为了缓解自己不愿意向李瑶瑶道谢的尴尬气氛,徐净雅仔细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易容,取出身上的化妆包给自己补了一下妆,然后笑着走到了宋子文和李瑶瑶的身旁,挤在了中间,然后又对宋子文笑着说道:“为了表达谢意,我就和宋董事长还有董事长夫人拍照留恋一下就是了。”
      
      说着,徐净雅又拿出小镜子继续照看自己的容颜,认真在自己刚才已经补过一次妆的脸上又扑了一层粉底,然后冲李瑶瑶挑衅一笑,紧接着将小镜子放回化妆包,然后掏出身上的手机,打开手机里的相机,然后举起手机,摁下快门,拍了一张自己和宋子文以及李瑶瑶的合影。
      
      拍完后,徐净雅便将照片分享到围脖上,自我贴金地宣布“宋氏集团董事夫妇主动来找自己合影,自己随手拍了一张。”
      
      然而,很快,就有一个转发评论出现了,是她最疼爱的弟弟在围脖下面留言了:卧槽!姐姐,我上次就是被这个杂碎打的,这个杂碎居然是宋氏集团的董事长,卧槽!老天不长眼,居然让这个杂碎有那么大份家业!
      
      打开围脖看到这条评论的徐净雅,当着宋子文和李瑶瑶的面,瞬间感觉自己更尴尬了。
      
      不过好在徐净雅弟弟还算机智,似乎是意识到了自己那样讲有些不对,于是很快把留言删掉了,徐净雅原本想着打个电话让自己弟弟删掉微博的评论留言,不过一刷新就发现自己弟弟的留言没有了,她也终于不用当众打电话给弟弟让弟弟删掉微博评论了,想到此处,徐净雅不禁松了一口气。
      
      只是,当着宋子文的面,徐净雅还是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不好意思……我弟弟的微博可能是被临时工上号了,对不起,我回家就让我弟弟把临时工解雇了。”
      
      “既然如此,挑选临时工的人眼光一定也好不到哪里去,那徐小姐干脆把自己弟弟也一并解雇了吧。”宋子文冷冷地说,显然并没有打算原谅徐净雅的弟弟。
      
      于是,徐净雅感觉自己尴尬到了不知道该怎么办。
      
      虽然徐净雅尴尬了,但宋子文和李瑶瑶却非常开心就是了,他们很愉快地吃完了宁渊请的这顿饭,并且李瑶瑶时不时地会偷偷看一看宁渊,眼睛转啊转,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而宋子文见到这样的情况,想到李瑶瑶在这个世界原本的命运轨迹和宁渊有一些牵扯,还以为李瑶瑶喜欢上了宁渊,顿时醋海翻天,直接迅速拉着李瑶瑶就向宁渊告辞走人。
      
      看着宋子文和李瑶瑶吃完饭就拍拍屁股走人的宁渊,望着宋子文的背影,忍不住皱了皱眉:“一直听闻董事集团的董事长宋子文是一个很有风度的男人,没想到百闻不如一见,竟然是这般的姿态,传闻果然欺我也……”
      
      *
      
      回宁家后,徐净雅一直在回想起李瑶瑶宁渊的古怪目光,想着想着,徐净雅不禁在心里开始打起了算盘:这李瑶瑶居然在盯着宁渊看,难道她对宁渊感兴趣?真好,如果让宁渊去勾引他,是不是我就有机会趁机接近宋子文,让宋子文和我发展底下恋情呢?
      
      然而,很快一个电话打断了徐净雅的思绪,徐净雅打开手机看了一下,是自己婆婆打来的,然后接过了电话,电话那边传来:“净雅,你弟弟和宋氏集团有什么仇?居然那样骂人家宋氏集团的董事长,微博上现在都在传他骂人是杂碎然后自删了的截图。”
      
      觉得自己今天整整一天都在陷入尴尬的徐净雅:“……”
      
      而这边,宋子文也开车带着李瑶瑶回家了,一回到家他就把李瑶瑶带到卧室,压在了床上:“你是不是对宁渊那小子感兴趣?那个人不是好人,和他在一起你不会有好下场的。”
      
      被压在床上的李瑶瑶直接的自己被一座巨山压住了,然后推了推宋子文,轻声道:“我没有,我只是看到宁渊的长相有些奇怪,他不是上次和徐净雅一起开房的秃顶男人啊。这么说的话,那个秃顶男人只是和徐净雅春风一度,他们没有发展感情。而这个宁渊的话……这个宁渊是被绿了?徐净雅的丈夫好惨……我当时在餐桌上看着他,就一直在想,我该不该告诉他,他头顶上已经绿了的事实呢……”
      
      “原来是这样,老婆……是我错怪你了。我真是不应该吃醋。”宋子文闻言道。
      
      然后,说着说着就起身解开了自己的衣服,露出修长精壮的身形以及身上的腹肌,嘴角浮起一丝淡淡的笑容:“就让老公我,用自己的身体来弥补被我错怪的老婆,好好将老婆伺候的舒舒服服的吧。”
      
      床上的李瑶瑶还未起身,就又看到宋子文朝自己压了过来……
      
      拥有一个衣冠禽兽当老公的李瑶瑶:“……”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