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主最会伪装

作者:良猫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八章

      禾倾回到房中很快就睡了过去,这一觉睡得十分安稳,等到醒过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到了黄昏。
      
      禾倾迷迷糊糊的从床上爬起来,这才想起来,自己竟然忘了问那个少年的名字,也没有问下次在哪里见面。
      
      想到此,禾倾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她还想吃。
      
      禾倾推开门,外面的凉风吹进来,让禾倾的脑子清醒了不少,院子里还是空落落的,想来意渺言还没有回来。
      
      竟然出去了一整天,还真是够逍遥快活的。
      
      禾倾走到院中的石桌旁,然后端起茶壶,先喝了一大口水,润了润嗓子,刚转身,便听见了后面传来了一个轻飘飘的声音。
      
      “醒了?”
      
      禾倾被这个声音吓得没拿稳手中的茶壶,一下子掉了下去,好在另一只手速度极快的接住了。
      
      禾倾这才看清了站在自己身后的人,“意、仙主。”
      
      也不知道意渺言究竟是什么时候过来的,反正是一点声响都没有,禾倾差点还以为自己撞鬼了。
      
      回来就回来,干嘛站在人身后故意出声吓人。
      
      意渺言将茶壶放回桌上,然后斜眼看了一眼禾倾,丹凤眼中似笑非笑,“喝酒了?”
      
      禾倾一愣,然后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喝了酒之后,可是一直都没有换过衣裳,想来身上还沾着酒味儿。
      
      也不知道烤鸡的味道有没有沾上去……
      
      “只喝了一点。”禾倾轻咳一声,实话实说,反正只是喝酒,洞庭中不准吃肉,可没有说不准喝酒啊。
      
      意渺言轻笑了一声,“还是桃花酿,看来今日我离开,你倒是过的潇洒。”
      
      禾倾干笑一声,没有说话。
      
      不过确实挺舒坦的。
      
      意渺言看着禾倾,然后微微凑近,“而且你身上的味道,怕是不止喝了一点吧。”
      
      禾倾被意渺言突如其来的动作给吓得往后退了好几步,倒不是因为羞涩,主要是害怕被意渺言闻到身上的烤鸡味道……
      
      “仙主既然回来了,那我去给仙主将饭菜端过来吧。”禾倾不动声色的笑着,然后转身就要跑。
      
      结果还没跑出两步,后边的领子就被拽住了,禾倾浑身一僵,难道真的闻到了?
      
      “仙主?”禾倾一脸忐忑的回眸看过去。
      
      对上了禾倾湿漉漉的眼睛时,意渺言眼眸微微一深,却很快又恢复了原状,“不必了,我今日不想吃东西。”
      
      “那我去给仙主打扫房间。”禾倾说道,语气殷勤,只想赶快离这只大尾巴狼远一点。
      
      意渺言一挑眉,然后笑了起来,“今日你怎的如此乖巧,平日里让你沏茶都是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模样。”
      
      禾倾一个扭身,逃离了意渺言的魔爪,然后一笑,“怎会呢,仙主这般仙人容姿,风流倜傥,我巴不得给仙主做事呢。”
      
      意渺言看着禾倾,半晌,点点头,“竟不知你居然如此积极,那便去吧。”
      
      禾倾大大的松了一口气,脚上抹油,一下子就溜走了。
      
      意渺言看着女子的身影消失在院子中,这才坐在了石桌旁,抬头看向天空。
      
      天色已经黑了下来,天上繁星成群,意渺言指尖轻点桌面,目光凝聚在了天上的一个方向。
      
      前些日子,便有异星突现在他洞庭中,而凌云仙境上空的星却突然黯淡了下去。
      
      意渺言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轻笑一声,然后垂下了头。
      
      真相究竟如何,就让他拭目以待吧。
      
      意渺言又坐了一会儿,然后才站起身来,隔着窗口,可以看到里面正在忙活的身影。
      
      意渺言勾起嘴角,刚要推门进去,便听见了一声惊叫,然后就是噼里啪啦东西掉落的声音。
      
      意渺言抬到一半的手微微一顿,然后面色如常的推门走了进去。
      
      原本收拾的十分规整的房间如今已经变成了一片狼藉,地上全部都是瓷器的碎片,就连桌上的茶杯也可怜的倒在了地上。
      
      而摆瓷器的架子就这样倒在一旁,禾倾站在一旁,手中还拿着一块抹布,一脸怔忪的看着,一副没有反应过来的样子。
      
      意渺言眼角一跳,便看到禾倾似乎想要走过来。
      
      “站住。”
      
      禾倾一顿,看到了门口的意渺言,然后慢慢的将脚缩了回去。
      
      她还真的不是故意想要搞破坏的,谁知道她刚才不小心踩到了自己的裙摆,然后往旁边一倒,刚好就撞上了架子,然后……
      
      就变成了这样。
      
      不过看意渺言的神情,应当是非常心疼这些个玩意儿的,这么一想,禾倾又开心了起来。
      
      一直盯着禾倾的意渺言当然没有错过禾倾眼中一闪而过的狡黠,眼中闪过一丝笑意。
      
      “仙主……”禾倾一瘪嘴,摆出了一副可怜的模样,配上她干净的眼睛,倒是十分的有说服力。
      
      意渺言就这样站在门口,看了一圈地上的碎片,“这些都是好几百年的好东西了,其中还有不少珍品,照这个样子,估计是修复不了了。”
      
      禾倾一愣,按照这家伙的性子,就算是心疼,不也是会惺惺作态的放过自己吗,如今怎么有种要秋后算账的感觉。
      
      “唉,只能让你找些东西过来摆上了。”意渺言说着,还惋惜的叹了一口气,弯腰从地上捡起了一块碎片,在禾倾面前晃了晃。
      
      禾倾松了一口气,这还好,这还好。
      
      “是。”禾倾爽快的应了下来,不过是找些东西,他也没说一定要等价的东西不是吗。
      
      找几块石头不也可以。
      
      禾倾说完,就打算直接踩在碎片上过来,意渺言却是一拂手,地上的碎片就这样迅速聚成了一堆,禾倾忍不住抬眼看了看意渺言。
      
      这家伙不会是怕她踩在碎片上伤了自己吧。
      
      这个想法一闪而过,禾倾就看到意渺言似乎还想要说什么。
      
      按照直觉,禾倾觉得意渺言的下一句话肯定不是什么好话,几乎是一瞬间,禾倾就做出了决定。
      
      “哎呀。”禾倾往一旁一倒,靠在了墙上,捂着自己的肩膀,“刚才撞到了架子上,我手好痛啊。”
      
      意渺言一挑眉,“哦?”
      
      禾倾用力点头,“嗯,真的很痛。”
      
      “既然如此,原本想要你将这里打扫干净,那也算了吧。”意渺言说着,“你出去吧。”
      
      禾倾眼睛一亮,“是!”
      
      看着兔子一样跑出去的女子,意渺言无奈的摇摇头,自己动手将房内的狼藉收拾好,然后才准备躺下休息。
      
      第二天一大早,意渺言就去了山峰上修炼,等到修炼了一个早晨,回到院中的时候,刚好撞上了过来禀报的贺成。
      
      “仙主,您回来了?”贺成眼中一亮,“昨日您突然间不见了,我找了您一整天,禾苗那丫头也没告诉我您已经回来了。”
      
      意渺言一摆手,“我是昨晚才回来,可有何要事?”
      
      一边说着,意渺言往自己房中走去,贺成就这样跟在身后,“昨日您不见之后,我们几人又在凌云仙境中找了一圈,仙境中并没有什么其他不同的事情,问了好几个精怪,也没有任何的线索。”
      
      这已经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意渺言微微颔首,伸手推开了门。
      
      在原地整整站了许久,意渺言也没有抬腿走进去,贺成有些讶异的看向意渺言,“仙主?”
      
      莫不是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却见意渺言直直的看着房内,贺成一时间也有些好奇,想要探头去看,却被意渺言挡了个严严实实。
      
      “事情我已经知道了,你先离开吧。”意渺言说着。
      
      贺成虽然好奇,但是也不敢逾越,只能拂身应道,“是。”
      
      等到贺成离开,意渺言才抬腿走进了房间,看着那一架子五颜六色的……肚兜,嘴角抽搐。
      
      这丫头……
      
      看了半晌,意渺言闭了闭眼,突然笑了起来,起先是低低的笑,随后便是毫不掩饰的大笑。
      
      还记得当年,有一个丫头也是这样,那时他们一同下山,那丫头不知从哪里偷了一个女子的肚兜,偷偷塞进了他的袖中,结果在路上掉了出来,引来了众人的视线。
      
      这事情,也算是他洞庭仙主的最丢脸的事情了。
      
      一直在门外偷听的禾倾原本以为会听见意渺言生气的声音,却没想到那家伙居然笑了起来。
      
      他居然望着一架子的肚兜笑了!
      
      禾倾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抖了抖,然后一脸嫌弃,这家伙果然从里到外都不是好人,还是个色狼。
      
      普通人谁会看着一架子五颜六色的肚兜这么开心的。
      
      不过禾倾也没有想过,普通人又怎么会在人家架子上摆这种东西。
      
      禾倾回到房中,闷闷的一捶床,原本是想要恶心恶心那家伙的,毕竟当年下山碰到这东西的时候,这家伙可是局促的不行,整张脸都涨得通红,谁知道现在居然已经这么没皮没脸了。
      
      禾倾往后一仰,然后躺在了床上,脑子里开始思考下一次往上面摆什么。
      
      普通的东西肯定不行,一定要让这家伙一早上起来看到就神情气爽的。
      
      嗯……若是以往的话,她倒是想要往架子上摆上烤鸡,看看那只大尾巴狼是什么反应。
      
      可惜可惜,她自己现在都吃不到烤鸡呢。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禾倾:每天都在思考怎么恶心死对头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