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主最会伪装

作者:良猫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章

      拿到钥匙后的禾倾当然不会浪费时间,径直的就去了藏书阁。
      
      洞庭的藏书阁涵盖了天文地理,有无数的高级功法,是世人趋之若鹜的地方。
      
      站在面前精致古雅的藏书阁前,禾倾不禁再次感慨一声,虽说那只大尾巴狼不是什么好人,但是这些东西还真是没有藏着捏着。
      
      藏书阁一共十七层,从第一层到最顶层,功法也是由低到高,每一层都会有不同的试炼,弟子们自行挑战,然后才能继续往上走。
      
      当然,想要试炼也必须是要有洞庭弟子的玉牌的。
      
      所以……
      
      禾倾能够来的地方,也就只有藏书阁的一楼,靠着一把从意渺言那里得来的钥匙。
      
      禾倾推门走进去,一楼大多都没有什么人,这倒是方便了禾倾找自己需要的东西。
      
      功法入门……
      
      禾倾看了看四周,一下子从书架上将这本书抽了出来。
      
      想她一个尊主,如今竟然看起了这些个书。
      
      当年她可是势如破竹,这些个基础只需要师父说上一遍,她便能融会贯通,可是自从有了这么一个废柴身体之后,她才体会到了修炼不易。
      
      禾倾找了一个隐蔽的位置,然后翻开了这本书。
      
      书面已经破破烂烂,显然是被人经常翻阅。
      
      这倒是让禾倾颇感意外,毕竟能够进入洞庭的,多多少少都已经有了些基础,根本不需要看这个,没想到居然还有和她同病相怜的。
      
      压着心头浓浓的别扭,禾倾仔仔细细的看了起来。
      
      看着这书,倒是让禾倾脑子里杂乱的记忆一下子清晰了起来,形成了一个脉络。
      
      手上动作慢慢变快,禾倾甚至是一目十行的看了下来,就在看到最后一页的时候,禾倾手尖一停,目光定在了那一行并不明显的小字上。
      
      虽然小,还有着一丝稚嫩,却已经透出几分潇洒的气息来。
      
      【师妹结成金丹,以烟火贺之。——陵园十三年。】
      
      陵园十三年……
      
      禾倾脑子里似乎闪过了什么,但是却被一旁突然间出现的声音给打断了。
      
      “哟,这不是禾姑娘吗?”
      
      禾倾将书合上,然后抬眼看去,便看到一张娇艳的小脸,带着不屑看着自己。
      
      “你谁?”禾倾打量了一下面前的女子,觉得有些眼熟,不过既然对方对她没什么好脸色,她也不会笑脸待之。
      
      柳心茹原本准备好一堆讽刺的话,结果因为禾倾这样的反应,倒是噎了噎,然后才一脸怒意的吼道,“我是柳心茹!上次你与大师兄送功课的时候,我见过你!”
      
      禾倾这才一拍脑子想了起来,“哦,就是那个喜欢陈师兄的柳师妹啊。”
      
      闻言,柳心茹脸上一红,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你、你不要胡说!”柳心茹羞恼道,然后又趾高气昂的问道,“你这么个丫头怎么会在藏书阁!”
      
      说完,也不等禾倾开口,就冷哼一声,“哼,就算来了藏书阁,你看的也是这种没用的书!”
      
      禾倾眨了眨眼,然后瞥了一眼自己手中的功法入门,然后觉得有些好笑,“你说这书没用?”
      
      “自然!”柳心茹抬着头,一脸不屑,这功法入门,怕是连洞庭里新来的小师弟小师妹都不会看。
      
      禾倾靠在墙边,显露出几分慵懒的姿态,嘴角的笑意带着几分高深莫测,“你说这书没用,这功法入门,可是基础,不论是修道修仙还是修魔,都是必须熟读于心的,但你竟然说这书没用?”
      
      说这话时,禾倾神情平静,可是柳心茹竟然从禾倾的身上看到了那位仙主的模样。
      
      明明姿态语气都不一样,可就是说不出的……相似。
      
      禾倾也没打算为难这个脾气不好,脑子也不好使的丫头,转身要走,便听见一旁传来了一阵鼓掌声。
      
      “禾姑娘这话倒是和仙主说的一样。”
      
      听到这个声音,柳心茹猛地转过头,就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的陈远之,一下子脸色涨的通红。
      
      “大、大师兄。”
      
      看到柳心茹娇羞的模样,禾倾好笑的摇头,刚想要借口离开,便看到陈远之走到了自己面前。
      
      “禾姑娘怎么会在藏书阁?”陈远之目光疑惑。
      
      柳心茹脸色一僵,脸上的红晕一下子退了下去,大师兄竟然理都不理自己,然后走到了这个女子身边!
      
      而自己居然一瞬间被这么个丫头给震慑住了!
      
      想到此,柳心茹狠狠地瞪了一眼禾倾。
      
      禾倾对于这种目光倒是不怎么在意,毕竟作为凌云尊主,她接受过不少形形色色的目光,早就已经习惯了。
      
      “是仙主让我过来看看的。”禾倾说着,晃了晃手中的钥匙。
      
      陈远之正要开口,一旁的柳心茹就冷哼一声,“仙主怎么会在意你这样的侍女,这钥匙不会是你偷来的吧。”
      
      陈远之一皱眉,“师妹。”
      
      柳心茹瘪着嘴,“本来就是,要是仙主真的让她来藏书阁,干嘛不收她为徒!而且就算仙主给她钥匙,估计也就是可怜她是个废物!”
      
      陈远之神情冷了下来,“师妹,注意言辞!”
      
      “我又没有说错,师兄你居然为了她凶我!”柳心茹见陈远之居然还为禾倾说话,心头愈发恼火,也愈发觉得陈远之似乎对禾倾有些不同。
      
      陈远之皱着眉头,脸上的笑意消失,倒是显露出几分大弟子的威严出来,“若是刚才你的话传到仙主耳中,你知道仙主的脾气。”
      
      柳心茹动了动唇,原本想到反驳,可是想到意渺言,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快给禾姑娘道歉。”陈远之拉过柳心茹,说道。
      
      柳心茹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眼圈一下子红了,“师兄,你居然让我给她道歉?!”
      
      禾倾就这样拿着书站在一旁,若是手里有点小零嘴的话,估计她能一边吃一边看。
      
      “我不要!”柳心茹一下子甩开陈远之的手,哭了起来,带着几分幽怨的看了一眼陈远之,转头瞪了一眼一旁风轻云淡的禾倾,“你给我记着!”
      
      说完,就这样跑开了。
      
      禾倾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也打算离开,然后便给一旁的陈远之叫住了。
      
      “柳师妹就是这样的脾气,但是她心肠不坏,还请禾姑娘原谅她的言行。”陈远之说着,略带几分歉意的说道。
      
      “嗯。”禾倾颔首,“我自然是不会与她计较,不过……”
      
      陈远之一愣,“不过?”
      
      “她的脾气最好还是改一改,若是改不了,你也最好看着她一些,若是惹到了什么不该惹的人,可就没有人能救得了她了。”禾倾说着,然后摆了摆手,将书放回原处,就这样离开了。
      
      陈远之看着禾倾离开的背影,过了半晌,这才抬腿离开。
      
      禾倾一路慢慢朝着院子的方向走,一边尝试在体内运气。
      
      一开始遇到的瓶颈,在看完功法入门之后,似乎都已经不是问题,这一次她顺顺利利的运行了一周,浑身轻松了不少。
      
      抖了抖身体,禾倾脚步轻快地走进了院子,然后便看到了坐在院子里,手心捧着一团灵气的意渺言。
      
      余光瞥见了走进来的禾倾,意渺言一挑眉,然后手心一捏,手心的灵气团一下子破裂开来,一点点的光点落在了地面。
      
      禾倾看着渐渐地消失的光点,目光有些怔忪,然后脑子里断掉的那根弦……
      
      连上了。
      
      那一年,她年纪不过八九岁,然后终于聚成了金丹,自认为比起体内只有一个灵气团的意渺言厉害了许多。
      
      更重要的是意渺言那个时候年纪也小,长得粉雕玉琢的,十分讨喜,禾倾便生出了豪云壮志,一定要保护好意渺言。
      
      如今回想起来,自己还真是单纯的傻!
      
      禾倾为了庆祝,便拉着意渺言去了山上,打算看看第二日山峰的日出。
      
      那个时候天还黑,他们好不容易爬到了山顶。
      
      “小禾苗,我给你看个东西。”
      
      小小的意渺言神秘的凑到了禾倾身旁,然后偷偷从背后摸东西出来。
      
      禾倾瞪大眼睛,心头窃喜,平时看这小子呆呆的,没想到居然还准备礼物了吗?
      
      意渺言一笑,然后拿出了一堆烟花。
      
      他们生在山上,都从未玩耍过这些东西,一时间两人都十分兴奋。
      
      原本也算是美事一桩。
      
      结果……
      
      意渺言这家伙不知道从哪里买来的玩意儿,居然炸了!
      
      一堆烟花全部在原地炸开,糊了禾倾一脸的黑灰,意渺言那家伙抬手一挡,身上虽然脏了些,脸却还是干净的。
      
      对比起禾倾来说,已经算是不错了。
      
      为了这事,她闹了好长的别扭……
      
      后来怎么样,她已经忘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意渺言——一个想要哄媳妇,结果总是干错事的家伙。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